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六八章 有劳二位

飞天 第一三六八章 有劳二位

    牧雨莲怔怔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想起之前无比愉悦的床笫之欢,怎么都没想到一转眼会变成这样。

    她甚至隐隐有点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中了套,否则怎么会同时和两个男人荒唐。可有些东西骗的了别人骗不了自己,从看到那四个绝色男子出场,她就知道自己怦然心动了一下,那是自己的真心思,绝不是中了什么圈套的反应,此后酒席间看到四人的歌舞则更是心思难耐。

    她可以排除有人对自己动了手脚的可能,她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自会小心谨慎。

    若非要说真中了什么圈套,那也顶多是中了美男计,可若是自己不愿意,又如何能中计,这理都没办法对外说。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事若是让伯约知道了,知道她背叛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已经穿戴好的屈雅红也同样有此担忧,正在屋内焦急地来回走动。

    偏偏两个绝色美男还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又赤条条走了过来,前后将屈雅红搂住了,又亲又搂又摸又抱的。尚有几分余情的屈雅红起先只是扭了扭身子让两人让开,然两人缠着她不放,终于将心情不好的她给惹恼了,喝了声:“滚开!”

    两男刚弱弱退开,屈雅红猛一回头,只见中军偏将尚远亭等人又冲了进来。

    “住手…”屈雅红伸手惊呼一声,没能拦住,“啊!”两刀下去剁出两声惨叫,两名美男子被直接砍翻在地。

    看着地上血流汩汩。屈雅红惊呆了,说来荒谬。可事实的确是如此,与二男一场鱼水之欢已经令她对二男别有一番情意。想将两男蓄养下来。

    然而徐堂然干这种事情一向狠毒,哪会留四名美男子活口,答应给四人的美好承诺也让他们找鬼要去了。

    本来吧,尚远亭等人多少还觉得这事有点蹊跷,毕竟仓促的太凑巧了,两位副大统领竟然同时在玩双龙戏凤,现在见斩杀了这两个男人屈雅红竟然揪心成这样,竟还想阻止他们,发现还真不愧对这两个女人的名声。

    从某个角度来说。有些事情对女人很不公平,如果是男人如此这般,似乎很正常,如果是女人这样干了,那就是人人唾弃的下场。

    将徐堂然的话带到,尚远亭等人懒得奉陪,转身就走。

    “大人,事情已经办妥了,捉个正着。现在她们的靠山伯副总反而成了她们的致命要害,准保让她们往东不敢往西,绝不敢像在地虎旗那般闹腾。”

    来到黑虎旗大统领临时官邸,徐堂然面见苗毅密报一声。

    漫步在院子里的苗毅嘴角抽了一下。反问:“我听说两人是被你同时捉住的,你不觉得太碰巧了么?”

    也不知是谁在暗地里告状!徐堂然心中嘀咕了一声,然而这事他查都不能去查。中军有人向大统领知会事情,他去查探算怎么回事?回道:“大人。那得看是对什么人,换了别人可能不行。但那两个女人的名声早就臭掉了。何况这又不是别的事,这种事情两人应该不敢声张。再说了,这事若是她们本人都不认为有问题,谁还会帮她们喊冤不成?”

    苗毅道:“她们两个没那么傻吧,两人一起出事,能看不出点端倪?”

    徐堂然换成传音道:“她们两个还不知道对方也出了事,何况末将从黑市那边弄了点好东西,动的手脚神不知鬼不觉,两人根本不可能发现。”

    苗毅好奇道:“什么东西如此有把握?”

    徐堂然神神秘秘地四处看了看,翻手摸出了一个东西,手掌捂住避人耳目,打开了那只小巧玲珑的黑玉匣子,露出了里面那略带琥珀色光华的东西,传音将其妙用解释了一下。

    几乎是瞬间,苗毅瞳孔骤然一缩,眯眼问道:“你哪来的这东西?”

    徐堂然:“让黄啸天从黑市弄来的,据传是有人杀了天庭监察左部的密探,从其身上搜罗出来的。”

    苗毅嘴唇绷了绷,目光闪烁,想不到之前一直解不开的谜团倒是被徐堂然给误打误撞解开了,挥手合上了徐堂然掌中的匣子,沉声道:“这东西你给我收好了,没得到我的允许绝不许再拿出来使用,最好是找个地方藏起来,不要放在身上,否则小心你人头落地!还有黄啸天那边,交代他,把嘴闭严实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手上有这东西,否则让他小心自己的小命!”

    徐堂然被他狠厉的语气吓一跳,心中不免觉得苗毅有些小题大做,他也知道牵涉到杀害监察左部密探不是小事,可又不是咱们杀的,查到咱们头上完全可以老实交代是从黑市买来的,花钱买的东西谁知道是从哪来的。

    心里这样想,表面上还是连连应道:“是是是,绝不会再让其他人知道。”

    飞红是监察左部密探的事情他还不知道,就更不用提知道天帝有心在考验苗毅的事。如果不牵涉到天帝,苗毅还没这么紧张,现在事情牵涉到了天帝,一旦暴露了他早就识破了监察左部的手段,这岂不是在把天帝当傻子耍,后果不堪设想。

    苗毅怕不能引起他的重视,又补了一句,“徐堂然,有些事情是你不知道的,我告诉你,这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一旦暴露,你我都要小命不保。黄啸天那边你回头再确认一下,如果有丝毫不妥,就不要留下后患!”

    他是真不知道徐堂然这见鬼的家伙竟然连这种东西都弄到了,早知道的话根本就不会让徐堂然在牧、屈二人身上用这东西,真要被人发现了还得了?黑虎旗的兵权捏在自己手上,对付这两个女人有的是办法,还不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

    这下徐堂然是真的惊着了。已经听出了苗毅话里的意思,如果黄啸天那边有什么不妥迹象就直接灭口。他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严重。

    事情已经发生了,到了这个地步。苗毅也只能帮徐堂然继续把戏给演完。

    十位赴宴的中军偏将随后来到,苗毅当面叮嘱,今晚的事情不许泄露出去,谁敢坏黑虎旗的名声别怪他不客气!

    十位偏将退下后,牧雨莲也来了,那脸色说不出有多难看。

    最后姗姗来迟的屈雅红被守在院子外面的徐堂然拦了下来,有话请到一旁说,总之暂时还不想让这两个女人知道彼此间发生了相同的事情。

    这么晚了人进人出的,飞红意图陪在苗毅身边。端了茶水进入正厅,谁知苗毅毫不留情面地喝斥道:“退下!”

    飞红愣怔之下,抿着嘴唇退下了。

    厅内灯火通明,看到眼前的牧雨莲脸色像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苗毅负手走到了她面前,叹道:“牧副大统领,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不过我已经严厉警告了所有相关人员,这是你个人私事。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了,谁敢多嘴必将严惩!对了,有一点徐堂然是做的没错的,那四个戏子杀掉了也就没了证人。其他的都是口说无凭,以后若有人说起这事,你大可以一口否认掉。”

    否认?牧雨莲现在越想越懊恼。一头撞死的心都有,那么多人看到了。怎么否认?一旦消息传出去了,伯约必然要找在场者核实。一两个人也许敢不说实话,所有人都敢说假话骗副总镇大人吗?

    排除这些不说,下面那么多人看到了她这样的丑事,以后这黑虎旗也轮不到她来插手什么了。

    牧雨莲离开后,屈雅红又进来了,苗毅依然是同样一番话。

    “大统领如果真的想帮我,那就给我个体面让我离开,大统领可找个理由上报将我调离,其他的我自己来想办法。”一直默默听着的屈雅红最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她知道自己以后在黑虎旗说不上话了,以后再见到那些亲眼目睹的人还怎么抬头,想走人换地方。

    “又没犯什么错,一点个人私事没那么严重,若是现在让你走,岂不显得牛某无容人之量!好了,回去休息吧,以后不许再提走的事,你我今后共事的日子还长着。”苗毅直接挥手拒绝了,已经将两个副大统领变成了傀儡,他怎么可能放走,放走让上面再派两个没这么好说话的来?

    屈雅红银牙咬唇,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甚至怀疑这就是苗毅设下的圈套,可是想来想去找不到确认的证据,事情一开始也的确是自己对那四个绝色男子动了心,自己中了美男计的可能性很大,可这理由没办法说出去。

    次日,十鹰旗统领集体来到,徐堂然和杨庆等人也在,屈雅红和牧雨莲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只是不再像平常那样眉飞色舞叽叽喳喳,显得很沉默。

    十一位统领逐一将麾下情况报述后,苗毅开始当众宣布,“从今天开始,天、紫、白、金、青五鹰旗由屈雅红屈副大统领负责,地、黑、红、绿、蓝五鹰旗由牧雨莲牧副大统领负责。”

    屈雅红和牧雨莲相视一眼,对于这迟来的划分,两人双双拱手领命:“是!”

    苗毅又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黑虎旗混编整顿之后,本座担心协调指挥上有什么不妥,加之本座初来左督卫,经验上有所缺失,所以想把人马拉出去磨合一下,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杨庆微微皱眉,不知道这家伙又想搞什么。

    徐堂然却是有些心惊肉跳,怀疑是想把人拉到天街去搞事,当即拱手道:“大统领,黑虎旗负责驻守此地,还要看守已经勘探出的晶矿,人马擅自调离这边上面怕是不会同意。”

    “不用全部拉出去,拉一部分人出去磨合一下也行。”苗毅摆了摆手,又对下面站在首位的两人乐呵呵道:“我对黑龙司上下运作的情况不太了解,屈副大和牧副大是黑龙司的老人,对上面请命沟通的事就有劳二位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