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七二章 捞了就跑

飞天 第一三七二章 捞了就跑

    晏掌柜也实在,双手奉上了一只储物镯。

    苗毅摄了过来,施法查看过之后,在手中晃了晃问:“什么意思?”

    晏掌柜微微躬身道:“大人当初坐镇天街时,七情铺多有无礼得罪之处,区区一点心意以示歉意,还望大人不计小人过。”说完这些就不吭声了,等着。

    伏青斜了眼苗毅手中的储物镯,明白了,感情是送礼来了。

    苗毅亦微微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瞅了瞅手中的东西,顺手扔给了徐堂然,从长案后面站了起来,“心意我领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既然知错,以后不要再犯就是了。”很是宽容大度的样子。

    “是是是!”晏掌柜拱手道:“小人谨记大人教诲。”

    “没别的事就好好做你的买卖去吧,军营之内不便留客。”苗毅挥了挥手。

    “小人告退。”前后不过几句话,晏掌柜如释重负般欣然离去。

    伏青跟着起身,苦笑摇头,苗毅留他在营内用膳,他也没心情,告辞离去,苗毅那些妾室的陆续离去,让他心情颇为复杂和惆怅,哪有什么心情和他把酒言欢。

    伏青走后,苗毅叮嘱徐堂然和杨庆,七情铺的东西由徐堂然清点造册,之后交由杨庆保管,有点互相监督管理的味道。

    两人自然是领命退下。

    出了中军帐后,徐堂然看了看手中的储物镯,嘀咕自语道:“什么意思?”

    杨庆回看了眼中军帐,抬手拍在了徐堂然的肩头。“等着瞧吧,回头还有更多的东西送来。”

    “呃…”徐堂然诧异。“这里面的东西已经不少了,七情铺还会再送?”

    杨庆笑而不语。很快,徐堂然就发现自己误会了意思…

    蓝虎旗,大统领临时官邸,端坐正堂的战如意接了手下从黑龙司带回的奏报,寒着脸看完后,手掌一握,嘎嘣一声,玉牒化作了齑粉。

    苗毅在天街‘围城’,战家那边来了消息。让她带蓝虎旗的人去捣乱,她自然是照做,何况她来此本来就要和苗毅一较高下的,亦上书要去磨合麾下人马。

    然而伯约不批准,连续三次上书,结果三次被驳回。伯约已经被苗毅要率领黑虎旗血洗天街的事给吓到了,恨不得将苗毅给招回来,若不是聂无笑压着,他已经这么做了。哪还会同意让战如意前往凑热闹。

    “凭什么他能去我就不能去!”战如意拍案而起,怒声道:“我亲自去找总镇大人要个说法!”

    天街关闭的众多商铺中,晏掌柜是最先带着手下伙计回来开张的。

    七情铺重新开张,令左右的街坊邻居们很好奇。七情铺和牛有德的恩怨不是什么秘密,晏掌柜居然还敢顶风回来,莫非真的是不怕死?

    其他关张的商铺掌柜虽然人不在。但一直关注着天街上的动向,岂能不闻此事。他们之前都以为避开风头事情就能过去。谁想牛有德率领黑虎旗人马轮流在天街外面驻守,还天天有人到他们铺子外面去看他们有没有回来。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不弄死他们不走人的意图倒是很明显,乖乖个咚,吓死个人,谁还敢回去。

    他们不断请示东家,希望东家能想办法把黑虎旗的人马给弄走,然而他们东家势大也奈何不得人家牛有德,人家没干什么违法乱纪触犯天条的事,左督卫的背景也不是谁都能乱扣帽子的,人家的背景照样是能在上面讲话有分量的。

    等了一段时间不见牛有德乱来,也不见牛有德离去,他们背后的东家反而发狠了,下令逼他们回来开张,说什么牛有德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能被派到一方做掌柜的人也不是傻子,一个个暗暗叫苦,知道上面又在开始掰手腕了,等不到牛有德动手,希望让他们回来开张刺激牛有德动手,区区一个牛有德还不在上面人的眼里,上面想要的无非是拿左督卫的把柄,左右督卫乃是天帝手下的虎狼之师,一直令其他大佬颇为忌惮,一直想将左右督卫的手脚越捆越紧才好呢。

    而他们,瞬间变成了死不足惜的棋子。

    “萧会长何以如此打扮?”

    七情商铺内来了客人点名要见晏掌柜,晏掌柜出来一见,发现竟然是乔装打扮后的萧齐真,惊讶一声。

    萧齐真东张西望一番,鬼鬼祟祟地拉了他到后院,觅了僻静之地,询问:“晏兄难道不怕死?”

    “这话说的,谁不怕死?”晏掌柜呵呵一笑,明白了他的来意。

    七情铺一开张,那些个商铺掌柜免不了联系晏掌柜,像萧齐真这样易容来的是少数,大多都是直接星铃联系,问他难道不担心牛有德乱来。

    晏掌柜表示不回来不行呐,上面给的压力太大了,暗示是去牛有德那边‘赔礼道歉’后得了牛有德的首肯才敢回来开张的。

    这有用?居然用钱就能收买!众掌柜错愕之余惊讶,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去试试,左右夹杀之下,看到了一条活路。

    只要能活下去,谁又会希望走死路?

    东家只是逼他们回来开张而已,只让他们好好做买卖,既然东家装糊涂不说明是让他们来送死的,那他们也只好陪着装糊涂了,捅穿了被东家逼得做守城宫外自尽的周燃和乌寒山,那才真是死路一条。

    很快,徐堂然嘴笑歪了,终于明白了杨庆话里的意思。

    “原来是萧掌柜,不,现在应该称为萧会长才对。”

    营寨内会客的徐堂然哈哈大笑,颇有几分小人得志后的狰狞,令前来拜访的萧齐真心惊肉跳。

    “不敢不敢,徐统领何必埋汰小人,以前若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多多见谅。”萧齐真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旋即吐露了来意。

    “哈哈……”徐堂然仰天大笑。

    萧齐真是第一个,很快不断有各大商铺的掌柜跑来向牛大统领赔礼道歉,苗毅都懒得再亲自出面了,交由了徐堂然和杨庆去应付。

    为了保命,‘赔礼道歉’的心意都是相当丰厚的,徐堂然代收这份心意真是收到有些手软了。

    “还是大统领威武啊,想不让人佩服都不行,人马往这一摆,立刻财源滚滚。”

    数日之后,该来的客人差不多都来过了,徐堂然接过杨庆递来的‘心意’清单啧啧几声,他现在倒是颇为赞同黄啸天的话,谁说离了天街就没油水了,有了权势后还怕不能发财么。

    他现在也明白了,感情大统领把人马围在这里,又命他带人去摸点,纯粹就是施压吓唬某些人。

    杨庆斜他一眼,淡然道:“快点核对,看看有没有问题,没问题就去大统领那交接。”

    “杨兄办事我还能不放心么。”徐堂然嘴上客套恭维一声,稍微大致扫了遍清单,多少又有些奇怪道:“这些礼都是那些商铺掌柜送给大统领个人的,大统领干嘛要我们正式登记造册?”

    杨庆也摇了摇头,不知道苗毅什么意思。

    两人回头联袂去了中军帐,面见苗毅后,将登记造册的清单及那些商户送来的‘心意’交上。

    坐在案后的苗毅只是拿了清单看了看东西的总数,随后又扔还给了徐堂然,“按黑虎旗的老规矩,把这些东西当战利品全部分了吧,告诉十鹰旗统领,这是本座给弟兄们的心意,不得私扣,每个人都必须发到位。”

    徐堂然和杨庆面面相觑,这可是那些商铺掌柜的买命钱,加一起可是一笔不菲的油水,相当可观的财物啊!

    徐堂然道:“大统领,这可不是战利品,这都是人家送给您个人的东西,不用跟弟兄们分的。”

    苗毅道:“本座初来乍到,也没什么好表示的,权当是见面礼吧!另外告诉下面弟兄,只要跟着我好好干,牛某不会亏待,以后有的是发财的机会。”瞅了瞅下面两人的反应,又低声补了句,“这点钱不算什么,大家以后想发财的话还得靠他们,离了天街靠我们几只手什么都干不了,这十万人马才是咱们手上真正发财的老本。”

    杨庆听的心惊肉跳,这家伙想干什么?

    对苗毅来说,他已经知道天帝看中了他,他又不傻,知道天帝对自己这个小人物青眼有加无非是他和满朝大臣关系好不到哪去,所谓的看中自己能力那都是其次,否则自己再怎么优秀也不值得高高在上的天帝来关注,上下差距太大了。苗毅更明白的是,就算以后天帝能重用自己,再怎么重用都是假的,他那乱七八糟的关系迟早是要惹来天帝震怒的,不杀他才怪了,有机会肯定要趁机多捞一点,万一以后跑路也有足够本钱。

    杨庆心惊,徐堂然却是听的两眼冒光。

    目的已经达到,东西已经顺利捞到手了,鬼才愿意继续耗在这里等麻烦,苗毅一声令下,驻扎在四城门外的黑虎旗人马迅速拔寨撤离,人马集结直接飞天而去走人,走的干净利落。

    等到城内商户们跑出来看究竟,但见四城门外遗留的空荡荡栅栏,对许多人来说这未免走的也太突然了一点,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未完待续……)

    第一三七二章捞了就跑: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