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七九章 能消停才怪了

飞天 第一三七九章 能消停才怪了

    这个嘛!嬴珞环撇了撇嘴,说老实话,儿女的婚姻大事一直都是做母亲的最热心的,甭管谁家都一样,被老爹这么一说,嬴珞环细细梳理了一下牛有德这个人,发现弄来做女婿还真是哪哪都合适,越想越发现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就是强掳了一个戏子的事情让她有点膈应,不过和万一被别人家弄去了闹心比起来,那点事压根不算什么事,这么大的家门还轮不到一个戏子出头,死活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好处理。

    有些事情不惦记上还好,一旦先入为主了,那就是自己的东西。

    “我女儿岂是什么人都能乱嫁的,我得先看看人再说,万一谣传有误,长的嘴歪眼斜的怎么办?”嬴珞环嘴硬了一句,不过口气却放软了,“牛有德是左督卫的人,娶嬴家的人合适吗?”

    嬴九光道:“放平常的确是不合适,嬴家的女儿也没上赶着的道理,说出去丢不起那个人。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如意在左督卫受辱在牛有德的手上,也只有嫁给牛有德最合适了,为了自己外孙女的终身,我正好找陛下开这个口,娶了嬴家的女儿再留在左督卫也不合适了,我也正好借机把人给要过来,子孙的终身大事,想必陛下也不好拒绝,一切都顺理成章,没什么不合适的。”

    嬴珞环合掌,双手十指纠结在胸前,已经是颇为心动的样子,想想似乎还真是这样。

    念头一定,双手一放。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人。

    嬴天王怔了一下,喊道:“丫头。你什么意见倒是说句话啊!”

    急步快行的嬴珞环背对扔下一句话跑了,“我先和战平联系一下。让他见了牛有德客气一点,别把关系闹僵了,免得大家下不了台以后见面尴尬。”

    嬴天王无语摇头,这是答应了。

    战平,战如意的父亲,嬴珞环的丈夫,嬴天王的女婿,也是嬴天王的心腹手下,也是这一家能走到一起的原因。

    战平是跟随黑龙司副总镇伯约一起来到的六指星。战平虽然颇有地位,但是左督卫还轮不到他来插什么手。

    一行从天而降,落在了六指门山门外,目光齐刷刷盯在了防护大阵内的旗杆上,盯在了旗杆上那个吊着的人身上。

    战如意已经在旗杆上吊了足足超过一天的时间,也意味着悲伤哭泣了超过一天,嗓子已经哭哑了,眼泪已经哭干了,却还在旗杆上干嚎。

    战平是个性格温和平静的人。长相温文尔雅,这估计也是嬴天王放心把女儿嫁给他的原因,不用担心女儿受欺负。可是看到女儿这一幕的他,这一瞬间的脸色还是有些吓人。铁青,眼神中闪过厉色的瞬间,真正是动了杀机。

    从小到大。自己都舍不得碰一根手指头的女儿,如今竟被虐的如此惨。他几乎快认不出那个头发曲卷、面庞浮肿发黑被吊的女人是自己的那个漂亮女儿。

    他的两名随行手下亦面浮怒色,知道大小姐倒霉了。但是没想到这么惨!

    虽然战平一个人就有能力灭掉整个黑虎旗,可现实中有着许多的无奈,他还没资格在左督卫放肆,若不是伯约领他来,他压根连黑虎旗的门都进不了,他没能力改变规则,连他岳父嬴天王也不行!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令他不得不收敛了愤怒情绪,就在没多久前,他接到了夫人嬴珞环的通知,这个通知令他很不舒服。因为某些原因,权阀世家的子嗣不便再扩大,他只有一个女儿,这是在拿他唯一的女儿来做收买人心的筹码,可这是嬴天王的决定,他没办法反对,只能接受。

    察觉到一旁的伯约在窥视自己的反应,战平呼出一口气平复下情绪,目光从旗杆上挪开了,盯在了山门前走来的几人身上,尤其盯住了居中走来的苗毅。

    副总镇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何况还是自己的上司,苗毅自然要亲自率人来迎接。

    “末将见过伯副总!”上前来的苗毅率人行礼,对于其他不认识的人,苗毅这个地主拱手意思了一下。

    陪同左右的屈、牧二人看向伯约的眼神说不出什么味道,伯约却是一本正经。

    “嗯!”伯约点了点头,暂时也没介绍战平等人,当着其他人的面也不便介绍,传出去说嬴家的人能随便进出左督卫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容易让下面人心里嘀嘀咕咕。

    在苗毅等的引领下,一行入了防护大阵,进了大统领的临时官邸。

    一到正厅,伯约抬手阻止,表示不急用茶,示意一声道:“其他人先退下吧。”

    苗毅一怔,旋即回头示意了一下,包括贴身侍卫阎修都一起退了下去。

    战平也摆了下手,随行的两名手下也退了出去,苗毅注意到了这一幕,战平已经先出声道:“牛大统领,小女是不是也该放下来了?”

    小女?苗毅迟疑道:“伯副总,这位是?”

    厅里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伯约苦笑道:“这位是战如意的父亲,天庭七十二侯之一的战平战侯爷。”

    “哦!”苗毅多少愣了一下,没想到战如意的父亲会亲自来此,拱手道:“原来是战侯爷法驾亲临,失敬失敬。”

    伯约:“好啦!先把人放下来吧。”

    苗毅:“伯副总,不是我不想放,这女人跟疯狗一样,从炼狱之地开始,就一直咬着我不放,一直是她在主动挑衅,从炼狱之地追到东华总镇府,又从东华总镇府追到黑龙司,这叫什么事。我现在放了她,她说不定立马就要跟我拼命啊!总不能让末将坐以待毙吧!”

    这是当着战平的面数落战如意,战平面无表情,忍了!

    伯约:“人都被你折腾成这样了。放下来也没力气动手了。”

    苗毅:“她迟早是要恢复力气的,末将可不认为她会善罢甘休。她这样没完没了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惧于她的背景。我一直忍让着,可她要是再这样无理取闹,末将以后真的很难办。”言下之意是我以后可不会再客气了。

    伯约心想,战如意还有脸在蓝虎旗呆下去吗?

    战平出声道:“你放心,这次回去后,我会多加管教。”让女儿多吊一刻他心里都难过,何况他也知道,的确是他女儿无理取闹在先,家里夫人对女儿的管教方式他实在是不敢苟同。可是门不当、户不对的后果就是家里不是他说的算,别人能三妻四妾,他却不便再碰其他女人,由此可见一斑。

    伯约:“不要再闹了,把人放了吧。”

    “是!”苗毅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摸出了星铃下令。

    很快,“嗬嗬…”哭泣的声音从外面接近,已经不像是哭声,说不出是什么声音。嗓子哑的乱七八糟。

    战如意被屈雅红扶了进来,和抱了进来没什么区别,两只眼睛已经哭的红肿得只有一条缝隙。

    伯约看的牙疼,瞥了眼苗毅。挺漂亮的一个姑娘活生生被折腾成了这个样子。

    战平迅速上前接手了自己的女儿,施法稍作查探后,出手解开了战如意身上的禁制。可是没用,战如意还在那干嚎。而且悲伤到了一掌拍向额头想自尽,幸亏战平出手快。拦住了。

    他也不忍再看女儿哭下去,干脆一记掌刀砍在了战如意的脖子后面,直接将战如意打晕了过去,瘫软在他怀中。

    哭了一天多的战如意终于消停了。

    他能解开女儿身上的禁制,可侵入战如意身上的七情六欲中的哀意实在是太强烈了,苗毅下手太重了,一整瓶已经液化的哀,足够战如意悲伤至死。

    “伯副总,小女身上的哀意怕是没有几个月的时间难以清除干净,所以想代小女告上几个月的假,待她身体调养好了再回来复命,不知可否?”战平回头说了声。

    伯约点了点头,战平二话不说,将战如意收入了兽囊之中,当场告辞,此地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毕竟是天庭七十二侯之一,苗毅和伯约亲自将战平等人送到了山门外。

    出了山门,战平霍然回头,深深凝视了苗毅一眼,目光很深刻,给人触目惊心的感觉。

    苗毅不以为惧,拱手相送。战平神态波澜不惊,扭头迅速掠空而去。

    目送的伯约淡然道:“牛有德,你这次玩的有点过火了,这次怕是要如你所愿了,战如意估计是不会再回黑龙司了。”

    这就是老子要的!苗毅也不说什么虚话,直言不讳道:“伯副总,末将也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我和她之间必须要走一个,否则迟早要你死我活,末将是没那本事调走了,以后怕是要长期追随大人,那就只好让她走了。”

    “呵呵!”伯约可乐一声,要长期追随他,这话他爱听,双手搭在腹部,哎呀一声,微微前俯后仰观望苍天,长叹道:“走吧,走了也好,消停!”

    消停?能消停才怪了。

    数日之后,苗毅正在安心修炼,杨召青忽然来报,战如意的母亲来了,说是要见牛大统领。

    苗毅闻讯收功,开门出了房间,皱眉道:“战如意的母亲?嬴天王的女儿?她来见我干什么?想替女儿报仇?”

    杨召青摇头:“末将不知,报仇应该不至于吧,嬴家再大胆还不至于胆大到敢来近卫军报仇闹事。”

    苗毅:“你确认是战如意的母亲?”

    杨召青:“没办法确认,不过守卫传讯,倒是看到了诰命玉牒,估计假不了,人现在外空被拦下了。”

    苗毅摸着下巴沉吟了一阵,目光一番闪烁后,“传令下去,就说本座公务繁忙,岂是谁想来见就能见的,无法确认她的身份,不见!”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