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八一章 出乎意料

飞天 第一三八一章 出乎意料

    “这…”司马问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战如意是青主点了名要入宫的妃子,现在又冒出这事来,不由试着问道:“陛下答应了?”

    青主呵呵道:“无非是看中了牛有德的潜力,想以联姻的方式把牛有德拉过去,换了别人,门不当户不对,只怕嬴家考虑都不会考虑。堂堂天王为这种事情开口了,朕不会答应,也不好拒绝,把事情推给了破军,只要嬴九光能说服破军让左督卫放人,那朕也没什么理由再阻止。”

    司马问天明白了,这等于是变相拒绝了,陛下暗中打声招呼,破军能答应才怪了。又问:“战如意恢复后,怕是没脸再呆在左督卫了。”

    青主放步走下台阶,“嬴九光一起开口了,已经提了将战如意调出来的事,左督卫也不是能随意进出的地方,还是那句话,等他能说服破军再说吧。”

    转眼数月之后,战平侯府,静修的殿门打开了。

    负手站在外面亭子里的战平霍然回头,只见嬴珞环和老嬷嬷一起走了出来,双双抬手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战如意已经恢复如初了,低着个脑袋跟在两人身后走了出来,白衣乖静。

    战平松了口气,知道女儿已经痊愈了。

    足足几个月的时间,几人轮流出手帮忙清除,才帮战如意将体内的‘哀意’彻底清除了干净。也得亏是纯粹的‘哀意’,若是七情六欲齐备的话,相融相济会借助载体不断滋养,生生不息,那清除起来才真叫麻烦。

    尽管如此,战如意也还是差点丢掉了性命。若不是有足够修为的人相助,苗毅一下在她体内下了那么大的量,足够战如意悲哀致死。根本撑不了太久。

    嬴珞环和老嬷嬷都累了,需要调养休息。嬴珞环回头看了看郁郁寡欢的女儿,又回头朝战平使了个眼色,示意开导开导,怕女儿受此奇耻大辱心里过不了这道坎。

    战平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嬴珞环和老嬷嬷拖着疲惫的身体休息恢复去了。

    战平走到战如意的身边,温和道:“如意,陪我走走,我们聊聊。”

    战如意低头不语。默默跟在了他身边。被苗毅活捉后,她虽受哀意困扰,可是发生了什么她心里是清楚的,只是控制不了自己而已,受此奇耻大辱,对她的打击不可谓不大,比当年被苗毅一枪打败大千百倍。

    自信满满而去,却被苗毅如同儿戏般给拿了,现在走出了冲动之后,也清醒了。如果说当年苗毅未能杀掉她是因为手下人及时将她救走了的话,那么这次纯粹是因为自己的家世背景原因,否则苗毅没道理不杀她。

    父女两个漫步到花园中。战平看看异常平静的女儿,轻声问道:“今后有什么打算?”

    战如意慢慢摇头。

    战平停步,抬手摁住了她的肩膀,面对着她,“抬起头来看着爹。”

    战如意依旧摇头。

    战平突然一喝:“抬起头来!”

    猛然一声把战如意吓一跳,抬头怔怔看着父亲,瞪大了眼睛看着,从小到大父亲几乎没用这么重的语气对她说过话。

    战平:“还想不想回左督卫?”

    战如意终于出声了,不过眼眶也红了。“女儿只怕已经成为了天下人的笑柄,还有脸回去吗?”

    战平:“有人说爹娶你娘。无非是攀龙附凤,为了奔个好前途。失了堂堂男儿尊严去委身裙带关系。照你这么说,爹哪还有什么脸出去见人,爹这些年岂不是苟且偷生?”

    战如意惊讶了,难以置信地看着父亲,没想到父亲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有点震撼。

    战平见她有了别样情绪,单掌抚了抚她的脸蛋,“如意,祸福荣辱在我们的漫长生涯中其实只是一件经历,你外公早年曾受过胯下之辱,爹也曾苟且求生,那牛有德也曾受尽各种辱骂缩头不出,你这次被吊在旗杆上也算是一件屈辱,但这些屈辱真的重要吗?真的会像你想的那般严重?一条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有人没穿裤子,赤着下身从街道上走过,你猜别人会怎么看他?”

    战如意惊愕,没想到一向斯文温和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回道:“自然会被人嘲笑。”

    战平点头道:“那是肯定的!也仅仅是嘲笑一下而已,等他走过后,街道上的其他人顶多是当做谈资一番议论,随后都会各忙各的,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那个赤身而过的人对其他人来说其实并不重要,远不如大家自己的事情重要。而对那个赤身上街的人来说,他不当回事自然就没事,他如果因为一件衣服穿没穿好觉得出去丢人了,那只是他自己感觉到的荣辱,实际上他在别人眼里重要吗?他如果受不了别人的眼光,那只是因为别人在看着他,其实他在别人眼中真的不重要,仅仅是看看而已。如意,剔除你的出身背景,你和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没什么区别,你感觉到荣辱只是因为你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其实你在别人的眼里,远没有你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对那个赤身走过街头的人来说,他也许觉得是件耻辱,如意,如果你当时恰好在街头看到了这一幕,你这个旁观者的心中真的会像他本人那般感同深受深觉羞辱吗?如意,你在心中好好回答这个问题。”

    战如意的确在心中好好回答了,答案是不会,甚至一回头做自己的事情去后,她也许不会再想到那个人。

    见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战平继续道:“荣辱只在个人心中,你的荣辱永远都不会是别人生命的全部,甚至想占据别人一天的时间让别人惦记上个一整天都不可能,所以有些事情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那么忐忑、那么自以为是。”

    战如意试着主动问道:“爹,你的意思是让我再回蓝虎旗?”

    战平问:“我想问你,这次你自取其辱。你自己错了没有?”

    战如意点了点头:“女儿错了。”

    战平:“知道错了就好,知道错了就要谦虚,知道错了就要改进。就要引以为戒,吃一堑长一智。受一次重大挫折未必是坏事,这只是你的人生经历,也是每个人的成长代价,不单单是你,没有人不经受挫折。从今天开始,你要学会沉下心来,抛去你的出身背景面对一切事情,哪里跌倒的就要从哪里爬起来。如意。记住,你的出身背景只是你可利用的资本,只是你比别人多出来的利用选项,这只是你的优势,绝不是你的全部所有,否则在你出身背景无用的地方将派不上任何用场,学会不要盲目自大!如果你真的无法忘怀你这次所受的羞辱,就牢记这件事情,遇事时时提醒自己…好了,爹说了这么多。能劝的了你,你自然会想明白,劝不了你再多说也无益。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罢转身而去,不过没走出几步,身形一停,又背对这说了句:“如意,尊重自己的选择,自己的选择错了为此付出代价是应该的,若是应为别人帮你做出的选择而要付出代价,不值得!”

    战如意茫然,不知道父亲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有点满头雾水。

    然而战如意最终还是走了,次日就回了蓝虎旗。

    一段时间后。黑龙司招了战如意去问话,说上面让代问一声。问她愿不愿意离开左督卫,如果愿走的话,就放她离开,谁知战如意坚决不愿离去。

    之后嬴九光招了战平夫妇去,一顿怒斥,他好不容易说动了破军,让破军松了口,谁想战如意自己竟然不愿离开,这下破军更是有理由懒得理他嬴天王了。

    嬴珞环急了,亲自跑去了蓝虎旗劝说,结果战如意死活不肯走,最后女儿一躲,她反倒被蓝虎旗的人请了出去。

    嬴珞环自己不行,又鼓动了战平去劝,而战平只是敷衍了事,他早先之所以那样劝女儿,就是想给女儿自己做选择的机会,不想女儿成为联姻利用的工具。左督卫指挥使破军有时候虽然让人讨厌,可是不得不说,正是因为破军某种程度上的强硬,所以左督卫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个躲避事情的地方。

    而左督卫这边也对战如意在蓝虎旗的状况保持了极大的关注。

    状况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黑龙司大殿内,伯约上报聂无笑:“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蓝虎旗暗中虽然对战如意有不少的意见,可战如意似乎没把那件奇耻大辱当回事,反而如同换了个人一般,放低了身段,不再像以前那般颐指气使,频繁与下面的弟兄交流,认真听取下面弟兄的意见。每走到一处甚至公开道歉,频繁公开道歉,表示是她错了,是她给蓝虎旗脸上抹黑了,每到一地方都请求下面弟兄们的原谅,请弟兄们再给她一次机会。凭她的身份背景能做到如此低姿态,是占据很大优势的,博得了许多人的好感,很快将蓝虎旗上下的风言风语给平息了,蓝虎旗的凝聚力似乎更胜从前……”

    “……”聂无笑听完后,哑口无言,木讷良久后惊叹道:“一般人尚做不到她这样,她竟然…看来权阀世家的底蕴的确不容小觑,心胸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怪不得嬴家能身居高位!”回头又问:“她有没有再找牛有德麻烦的打算?”

    伯约摇头:“目前看不出有这方面的迹象,她现在的全部心思似乎全部扑在了蓝虎旗自身的事物上。”

    星辰殿,一君一臣单独奏报。

    左督卫指挥使将份内情况禀报后,又将战如意的事情报告了一下,最后貌似随口夸了一句,“战家那丫头不错。”

    他之前说到战如意都是说嬴家丫头,这次改口成了战家丫头。

    青主一只手放在长案上,手指轻轻敲击着,微微眯眼回味着破军的话,脸上渐渐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眼中目光也渐渐变得坚定,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嘀咕自语了一声,“有点意思的丫头,朕喜欢,看来这回承宇是真的有对手了。”

    破军貌似没听清他的自言自语,问道:“陛下说什么?”

    青主回过神来,知道这老货的脾气,一个不对能顶的他下不了台,哪能跟他说这事,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好了,你先回去吧。”

    “是!”破军拱手告退,不过走到大殿门口时又霍然回头看了眼,眼神中满是狐疑之色,他多少听到了一点青主的自言自语,只是不敢确认是不是自己听到的那个意思。

    ps:老树发新枝,发不了新枝就掉几片老话:十一,月票双倍,投一票变两票,求个保底月票吧!

    。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