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零五章 忘却旧账

飞天 第一四零五章 忘却旧账

    “黑市收破法弓?”苗毅吃惊不小。

    突然从黑市冒出这消息来,他不用多想也知道是冲迷乱星海被缴械的那批破法弓去的,那可是近九百万支破法弓,居然有人敢打这批东西的主意,想干什么?不知道犯忌讳吗?回头问道:“知不知道都有哪些势力介入?”

    徐堂然:“听黄啸天说,应该是从天庭到天庭大佬再到下面的各种势力都有,估计反贼也有,反正最近黑市那边很热闹,各路牛鬼蛇神都出来了,都盯上了那批破法弓。”

    苗毅听的暗暗摇头,破法弓这东西的炼制方法一直牢牢控制在天庭的手上,反贼想得到还情有可原,如今连天庭大佬也有可能介入其中,这都是在想干什么?都想留上一手么?

    “陛下那位置也坐的不舒服啊!”苗毅轻轻叹了声,他也能理解,到了天庭大佬那个地步的人,多少都有点自保的私心,不会任由青主随意拿捏。从某个角度来说,各位大佬能掣肘青主,也是在保持天庭势力的平衡,否则什么都由一个人说的算,那所有人的生死可真都寄托在某个人的喜怒哀乐上了,估计也没人想到看到第二个妖僧南波出现。

    他对破法弓不感兴趣,但是却关心燕北虹和黑炭的安危,他如今也不知道白凤凰去了哪里,想谈条件都联系不上,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看黑市上谁会出手破法弓,好顺藤摸瓜找到白凤凰。

    这里正在叮嘱徐堂然多关注黑市那边的消息,外面却传来一声,“报!”

    脑袋凑在一起嘀咕的二人分开,苗毅抬头道:“进来。”

    一名手下走了进来见礼,双手奉上一块玉牒。“大统领,外面有人求见,说是您的故人。”

    “故人?”苗毅摄了玉牒在手。问道:“姓甚名谁?”

    手下回:“卑职不知,门卫说对方不肯透露身份。”

    苗毅皱眉。施法查看手上的玉牒,发现里面赫然画着一只螳螂,正是他养的阴阳螳螂,心中嘀咕,难道是云知秋来了?他估计是云知秋和自己联系不上了担心自己出事所以跑来看他,遂抬头道:“有请!”

    很快,外面领了一个小老头进来行礼。

    苗毅一看对方的眼睛便知道不是云知秋,有些东西能伪装。有些东西是伪装不了的,他对云知秋的眼睛太熟悉了。

    小老头行礼后,眼中露出些许玩味,直接传音道:“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牛有德。”

    一听这声音,端坐的苗毅身躯微微一颤,瞳孔骤然一缩,白凤凰!

    他对白凤凰的声音不会那么快忘记,确认不会有错,还有那眼神也不会有错。他正在想怎么找到白凤凰,没想到对方居然主动找上门了。

    苗毅回头看了眼静静守在自己身后的阎修。又对徐堂然掸了掸手,“你先退下,没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包括如夫人。”

    “是!”徐堂然领命离去,刚到外面,就正好撞见了飞红端了茶水来,只好拦下,不让其入内。

    中军帐内,苗毅缓缓站了起来,盯着眼前的小老头。

    “呵呵…”小老头轻笑一声,身形虚晃蠕动。带着薄光,转瞬现出了原形。浑身上下雪白一袭白裙的白凤凰。

    一直安静的阎修终于大惊,却被苗毅抬手按捺住了。

    又是一个能千变万化的千面妖狐。怪不得能躲避封锁盘查跑这里来!苗毅暗暗牙痒痒,沉声道:“你胆子不小,还敢来这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对方当初并未询问自己的身份,自己也并未告知,他有点怀疑难道是燕北虹泄露了?

    白凤凰挥手扔了个东西给他,苗毅拿到手上一瞅,便知自己误会了燕北虹,正是自己的官职玉碟,上面有自己的身份,忘了这茬。

    收了玉牒,苗毅问:“你想干什么?”

    白凤凰:“继续咱们的交易,你取出我身上的东西,我把你的东西还给你。”

    苗毅眯眼道:“来了这里怕是由不得你,这里可不是迷乱星海可供你借势,一有动静四周星域会立马封锁,可没那么容易逃掉。东西我不要也罢,只要抓住了你,还怕拿不回我自己的东西吗?”

    白凤凰嗤声道:“少说那没用的吓唬人的废话,我也不是吓大的,你若是不怕死尽管试试看!我不妨挑明了,我乃玉髓成精,你就算毁了我心脏,我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死的,有足够的时间宰了你,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不怕死的人。”说着翻手一抓,直接扯出了狼狈不堪的燕北虹,“这家伙倒是嘴硬的很,死活不肯吐露你的身份,由此可见,你俩的身份不一般,要不要我先宰了他给你提提神?”

    燕北虹浑身是血,明显受过刑,抬头憾然看着苗毅。而苗毅嘴唇绷了绷,眼中也是掩饰不住的歉意。

    一把燕北虹揪出来,苗毅就知道自己没了选择,他之前还寄希望于白凤凰不清楚自己和燕北虹的交情,现已被戡破,失去了谈判的筹码,何况黑炭还在对方手上,咬牙切齿道:“我怎么相信你事后不会出尔反尔?”

    白凤凰:“诚如你所说,一旦弄出动静,我就算能逃离这里,也没那么容易逃离这片星域,我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而我这次可是发了笔大财,足够我逍遥快活许久,也不靠你这点东西。牛有德,大家各取所需,事后互不相干,怎么样?”

    苗毅绷着脸,盯着她,心里那叫一个火大,发现这女人真不是一般的胆大,竟敢直接闯入近卫军的军营中威胁自己!可他最终还是用力吐字道:“好!一言为定!”

    白凤凰翻手收了燕北虹,径直走到了苗毅跟前,“快点,别磨蹭,也别耍什么花样!”

    苗毅抬手五指需抓,隔空施法锁定了她心脏中的心焰,星火诀运转。

    “嗯…”白凤凰皱眉,微微发出一声闷哼。

    对她来说,也许是困扰她多年的事情,但是对苗毅来说,无非是举手之劳的事。那道驻守她心房的无形火焰一阵忽闪,彻底化于了无形,她感觉到了两股莫名的东西从她心房渗透了出来,再渗出胸口,化作两道无数斑斑点点组成的红蓝光雾,向苗毅五爪中汇合,渗入了苗毅的掌心,消失于无形。

    很快,苗毅手一挥,双手负于身后,冷冷盯着她道:“轮到你兑现承诺了。”

    白凤凰内视查看,脸上惊喜不已,困扰自己多年的心腹之患终于解除了,虽然心房中的那座小阵还在,但已经奈何不得她,她直接施法给强行破除了。

    以前之所以不敢破这小阵,不是她没那个能力,而是她不敢破,反而要以自身修为输出能量维护那小阵的存在,否则那失去控制的无形之焰立马能要她的命,此时没了后顾之忧自然是一举破之。

    心患解除,白凤凰长舒出一口气来,挥手扔出了储物镯和兽囊在长案上,“你自己点点,你的东西我可一样都没拿,全在这里,够守信用吧?”

    苗毅哪由得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迅速一件件捡起查看,先确认了燕北虹和黑炭都没事后,方清点了其他物品。他自己身上具体有多少东西,他自己也不清楚,那些零散的小东西他也不会去记,不过大致重要的东西的确是没少,其他的也就没必要计较了,估计人家也不会在小头上耍什么花样。

    “如果没错的话,老娘先走了,从此大家各走各路,互不相干。”白凤凰甩了甩手,变化回了那个小老头,转身就走,似乎巴不得早点脱离苗毅,不愿和苗毅再有什么纠缠。

    正因如此,收了东西的苗毅见她说走就走,多少有些奇怪道:“你就不怕我回头出尔反尔?”

    白凤凰脚步一停,转身笑吟吟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我敢保证青主还不知道你的修炼功法,否则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你这家伙真有意思,按理说对青主应该避之不及才对,竟敢混在青主的眼皮子底下。算了,不关我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就当你我从来没见过。”

    之前她还不敢确认有些事情,现在苗毅出手化解了她的心患,她倒是能确认了。

    苗毅问:“是什么人在你身上种下的禁制?”

    “你猜?”白凤凰掩嘴一笑,就是不说,也不想说,怕扯出什么旧账来,转身又成了一本正经的老头,大咧咧地离去,貌似心情不错。

    苗毅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沉吟不语,目光闪烁。

    而几乎就在白凤凰‘忘却旧账’的同时…

    仙行宫,浮云宫内,银发宛若纱衣覆身拖地的老头收了手中的星铃,银发突然无风自动猎猎飘扬,紧闭的宫门陡然自动敞开,整个人瞬间消失在宫内,以快到肉眼难见的速度驾临星空,身形一闪远逝星空深处……

    小半天后,一座乌漆漆的星门幽幽旋转,一个黑衣妇人,不靠外物,悍然直接闯入。

    另一片虚空中,身形陡然吐出后,黑衣妇人环顾四周一眼,扭头看到身后时,双眼猛然睁大了几分,整个人僵住。

    一名雪白宽大长袍笼身的老者静静浮立在星空,雪白的银发很长,盖住了半边身子,弥张飘荡在空中,一双雪白浓密的眉毛,眉心一朵金色云纹,略带褶皱的面容宁静安详,丰厚嘴唇下,是垂胸的白须。(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