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三零章 人心惶惶

飞天 第一四三零章 人心惶惶

    一朝天子一朝臣,聂无笑的离去不仅仅是一些骨干的任免,趁着现在有聂无笑旧部的支持,如同当初的黑虎旗一般,各虎旗人马再次进行混编,人员全部打散再组合。

    正式调黑龙司进驻御园的法旨还没来,黑龙司原地待命,而总镇大人的客人却来了。

    白凤凰来了,苗毅离开了黑龙司单独前往私下见面。

    至于两人私下谈了些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是事后苗毅给了阎修一只储物镯,阎修独自秘密离去,奉命将东西交给云知秋……

    天元星天街,群英会馆,阁楼内,佳人风华依旧。

    苗毅高升的消息传来,换来的却是皇甫君媃倚靠在窗前眺望远方,手中拿着那只红蜻蜓发簪幽幽一叹。不知道怎么回事,苗毅爬的越快,她却感觉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守城宫内,伏青登高望远,同样是一声长叹,听到苗毅高升的消息同样也高兴不起来,不是不为苗毅高兴,而是因为他刚从外面回来。

    四兄弟在外面秘密碰头见了一面,一番商议后的结果很残酷,而有些残酷的现实也不得不面对,随着下面本是平等的人中有人高升有人居于人下,已经有些不太和谐的怨言出现,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冒出的怨言让四人心惊肉跳,似乎已经威胁到了所有人的安全,四人最终决定,等到下一次地狱考核的到来,将一些弟兄诱入地狱参加考核,不会再让他们活着回来。

    曾经在小世界为了抵抗六圣团结一心的局面在面对现实利益的侵蚀时终于人心不在。

    东华总镇府,在碧月夫人屋内一翻发泄后的天元侯走出了房间,坐在了外面的亭子里发呆。

    收拾整齐后的碧月夫人也慢慢出了房间,脸上没有表情。说不出是恨还是不恨,已经被天元侯强行侵犯成了习惯。有些事情没办法,在世人眼中他们就是夫妻,类似事情天元侯怎么做都不为过,不会有人为碧月夫人鸣不公。

    说来也好笑,双方之间感情出现危机后,天元侯来这边反而来的勤快了,一年至少会过来三四回,虽然亲热的方式有些野蛮。可对曾经能把夫人扔在一角甚至百年也不见上一面的情况来说,如今反而更像是夫妻了。

    斜了一眼亭子里的人,碧月夫人也意识到了天元侯这次的状况有些不对,明显有些患得患失,她太了解他了,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不过两人之间早已不再有什么交流,有的只是天元侯的野蛮和强迫,碧月夫人快步而去,想离天元远一点。

    亭子里,天元侯目光一动。落在了她身上,轻轻叹道:“夫人,我们能谈谈吗?”

    碧月夫人脚步一停。背对道:“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吗?”

    天元侯苦笑道:“人丑星君可能要下台了,我这侯爷的位置也岌岌可危了。”

    碧月夫人身子一震,眼中闪过震惊神色,她缓缓转过了身来,犹豫了一下,不想过去,可终究还是想知道究竟什么事情会这么严重,慢慢走入了亭子里。坐在了他对面,语气生硬道:“出什么事了?”

    天元侯苦笑道:“鬼市的事情想必你也应该听说了,天庭在鬼市设下陷阱,将一群心怀不轨者给一网打尽了,而你那个旧部牛有德因为介入了此事,已经是踩着一堆官帽子连跳了两级。”

    牛有德高升倒没什么,碧月夫人早就见识过苗毅的能力,对此并没有太过惊讶之处。已经传讯恭喜过了,顺便问了下女儿的境况。她吃惊的是别的,忍不住急忙问道:“难道你也在鬼市那边插了一手,你的人也落入了法网?”

    天元侯摇头道:“这事我倒是没有参与,虽然鬼市也有我的眼线。我也想得到那批破法弓,不过我有自知之明。那么多豪强觊觎的东西,凭我的能量就算能找到也抢不到,也就没做那非分之想。”

    碧月:“那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天元侯长长轻叹了声,“我没参与不代表上面的人没参与,我已经听到消息了,星君以上的只怕是人人都脱不了关系,下面都有人落在了高冠的手上。陛下借由此事夺权的意图已经是图穷匕见、势在必行,试问一旦人丑星君出事,换了陛下的人接任,焉能容得下我继续占着这个位置,我不但是人丑星君的旧部,还是嬴天王的旧部,不除掉我们的话,新任星君必然要面临上下夹击的困境,必然会趁着陛下有借口能钳制住上层的机会快速扫平下面,一连串的清洗在所难免。”

    碧月:“天王他们又岂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陛下如此强硬就不怕下面人造反?”

    天元侯:“是差点造反,朝中人心惶惶,为了自保皆豁出去了,怂恿四位天王反了!据说还有人试探了夏侯家的态度。”

    听的心惊肉跳的碧月问:“夏侯家什么态度?”

    天元摇头:“夏侯家坚定站在陛下那一边。有些事情很明显的,陛下的个人实力太强悍了,几乎是天下无敌,就算能推翻青主的天下,也难以灭了青主,想当年对付白主的一战,多少人围攻,多少名震一时的高手死在白主手上,若不是白主为了救妖主,根本就留不住他。前车之鉴,都是能以一己之力纵横天下的人物,可想而知,事后青主完全可以凭着个人实力来逐一报复,何况青主还有佛主的支持,天下大乱不符合夏侯家的利益,在没有彻底解决掉青主的把握前,夏侯家怎么可能答应这事?再说了,夏侯家暗中的势力虽强可是强不过四位天王手中的兵权,没有硬实力夏侯家再折腾也是为他人做嫁衣,改朝换代后夏侯家也不可能超过如今的地位,人家没必要跟着折腾消耗自己的实力,自然是站在青主那边,造反的事无疾而终,就这样被上面压了下来。”

    碧月:“那结果呢?”

    天元侯:“要说谁最不想天下大乱,那肯定是陛下,只要规则和秩序还在,那就是以天下之力来供养他,他永远都能占有最庞大的资源,能让他这个强者越强,所以有些事情他肯定要让步。当然,他面子也是要的,朝堂上群臣质疑高冠的调查结果,联手力争到了复查核实的权利,这就是陛下的让步,因为这里面可操作的空间太大了。几天前我和星君面谈此事,隐隐听星君透露,上面和陛下似乎暗中达成了妥协,各退一步,上面肯定会保下大部分人,但肯定也会舍弃一部分人给陛下一个交代,元帅以上的肯定都不会有事,不然影响太大,给陛下的交代分量太轻也不行,所以四位天王可能要各舍出两个星君,具体是谁不到最后关头上面是不会公布的,否则会出乱子,现在就看谁倒霉了。我本是嬴天王的旧部,却被安插在了人丑星君的麾下…哎!”

    碧月明白他的意思,正是因为嬴天王对人丑星君不太放心,所以才会把天元安插在其麾下,换句话说,那就是人丑星君被嬴天王放弃的可能性很大!

    她犹豫了一下道:“既然如此,一旦事发的话,你何不直接投靠陛下?”

    天元侯苦笑道:“真要有事,我不投靠陛下还能有条活路,顶多是丢官去职,真要投靠陛下了只有死路一条,嬴天王岂能放过我这种级别的叛徒,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真要是不惜代价了,他让我死的办法太多了,哪怕是为了杀鸡儆猴也绝不会放过我!陛下会为了我和嬴天王撕破脸吗?”

    碧月:“那你怎么办?”

    天元侯:“还能怎么办,回头再往王府多跑几趟,多和王府曾经的同僚叙叙旧,想必天王会察觉到,希望天王考虑到不让一直跟随的人寒心的面子上关键时刻捞我一把,官做不做没关系,只要能保住性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跟你说这些的原因是想让你知道,这次走后,我怕是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看你了,否则和你来往太频繁了回头接手我位置的人怕是不会放过你,会找你的麻烦。如今看来,你我夫妻之间闹出了危机对你未必不是件好事。哎!就说这些吧,我先走了。”说罢起身离开了亭子。

    “你自己小心点。”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关心,天元侯停步转身,只见身段婀娜的碧月站在亭子里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呵呵!哪怕是为了夫人,我也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天元大笑一声,闪身消失了。

    碧月无力后退三步,一脸不堪,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天元和她毕竟是结发夫妻,不管天元是不是对不起她,而她也的确是背着天元干了对不起天元的事。关键时刻天元还能想着她,还能守着那份结发情不忘,她顿时什么怨气都消了,留给自己的反而是自责,如今身在两个男人中间,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了断……

    “什么?六道余孽一个都没有?”

    星辰殿内,青主霍然拍案而起,怒视高冠:“这不可能!高冠,你究竟是何居心?”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