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三八章 夏侯拓的敲打

飞天 第一四三八章 夏侯拓的敲打

    嬴九光再次大喜,双手接过,“老臣代如意谢天恩!”

    “呵呵!”青主摆了摆手,笑着离去。

    上官青拱手笑道:“老奴在此先行恭喜天王了。”

    嬴九光赶紧回礼:“大总管客气了,那丫头一贯让人不省心,今后在宫中有什么不懂事的地方,还望大总管多多担待。”

    上官青:“天王说笑了…天妃进宫事宜还望天王那边和老奴保持联系,可别让老奴这边摸不着头绪不知道该怎么做准备。”有些事情青主定下来给个名分便可,具体的事宜就是他来操作了。

    说的难听点,其中的过程青主根本不用操心,过程中该处理公务就去处理公务,该修炼就去修炼,连面都不露都没关系,只需进洞房就可以了,青主甚至不进洞房也行,后宫不少妃子的洞房青主也的确没进过。说白了,纳一个妃子而已,用不着兴师动众,若后宫每纳入一个妃子都要礼仪喧天大肆操办的话,后宫那么多妃子还得了?只怕大臣们送礼都会送得吃不消。

    除了天后夏侯承宇大办过婚事外,后宫其他妃子都只是从宫外抬进宫内而已,跨过了那道门就是天帝的女人,战如意入宫也不会例外,后宫会准备好给她的院子,进来入住就行了。

    嬴九光知道这事归对方管的,战如意进宫之前上官青还得派人来给战如意验身,不可能让青主捡破鞋或戴绿帽子,遂连连点头:“大总管放心,进度如何一定随时报知大总管。”

    “那就有劳天王了。”上官青客气一句,转身快步跟上青主。

    嬴九光站在亭子里深吸一口气,发现今天还真是个意外惊喜,也快步出了亭子跟去。至于之前惦记的把战如意许配给苗毅之事,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给青主为妃的价值岂是一个小小牛有德能给的,利益之间如何取舍不难抉择。

    在御园游玩了小半天。天帝回了天宫,大臣们也陆陆续续离开。

    获知天帝回去了,一群在农田里装模作样的女人们顿时没了应付的兴趣,从田里走上田埂的夏侯承宇放下了袖口。正准备走人,贴身侍女娥眉又来禀报:“娘娘,夏侯天翁求见。”

    “爷爷?”夏侯承宇一愣,回头睁开法眼一看,看到了远处被天将阻拦靠近的夏侯拓。当即挥手道:“快,有请!”

    娥眉迅速闪身飞去,有了天后的旨意,夏侯拓过来自然是没问题。

    飞身落在夏侯承宇跟前,夏侯拓拱手规规矩矩行礼,“老臣参见天后娘娘。”

    夏侯承宇无奈,她说过很多次了,让爷爷在自己面前不用这么多礼,说自己受不起,可是在这一点上夏侯拓很坚持。坚持礼不可废,并且要求夏侯家族上上下下的所有人都必须如此。

    拒绝不了,只能是受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每当这个时候她的确是找到了高高在上的感觉,以前在夏侯家族并不出众的她,如今夏侯家族所有人见了她都要规规矩矩、客客气气,一点都不敢怠慢。而每当这个时候,她在宫中受的一些委屈就会烟消云散,觉得一切都值了。

    “天翁不必多礼。”夏侯承宇赶紧伸手扶了一下。

    礼毕的夏侯拓直起腰来,看了看四周。呵呵笑道:“果然是上行下效,都勤劳着呢。”

    夏侯承宇见其顾左右而言他,知道是有什么话跟自己说,当即笑道:“有日子没见天翁了。不介意的话,陪哀家去林子里聊聊家常吧。”

    “既是娘娘懿旨,老臣自当遵命!”夏侯拓一口应下。

    “娥眉,这里你收拾一下吧。”夏侯承宇扔下一句话,转身领着夏侯拓走了。

    峨眉知道她的意思,这是有什么私话要避开人说。领命收拾落在田间的农具。

    进了小树林,夏侯拓施法扫了遍四周。夏侯承宇见他谨慎,不由问道:“爷爷,有什么事吗?”

    夏侯拓盯着她看了会儿,叹了声,“承宇,今天你下令鞭挞牛有德的事,做的有点过了,陛下刚将他提拔不久,你却对他用刑,岂不是有和陛下对着干的嫌疑?丫头,和陛下对着干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一说到这事,一想到牛有德事后连报都不报一声就扔下她这个天后跑了,哪有一点将她这个天后放在眼里的意思,不禁冷哼一声,“我就不信陛下能为了一个小小牛有德和我翻脸,级别更高的我不是没处置过!也得亏是看陛下的面子,否则他今天焉有命在!”

    夏侯拓摇头道:“好吧,别的理由我就不说了,你应该记得吧,我曾说过,咱们家欠他一个人情,如今人情未还,你就把人家给打成那样,是不是过了点?”

    夏侯承宇呵呵好笑一声,“多大点事,不就是帮了龙城一把么,如今龙城已经过世了…好,我不说这个,我只摆现实,难道我这个天后的颜面还比不上他那点小人情吗?竟敢当众顶撞我,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么多人看着,让我情何以堪?我若是连这点威信都没有,还如何坐镇后宫?”

    见她竟然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夏侯拓老眼骤然眯起,攸地拄拐上前一步,眼缝里渗出的目光如利刃般刺出,那被老态所掩饰的气势迸发而出,惊得夏侯承宇下意识后退一步。

    “丫头,不要被女人那最不知天高地厚的虚荣心蒙蔽了心智,起码的清醒不能丢了,坐不坐镇后宫不是你说的算,夏侯家族如果不想让你坐镇后宫,后宫之主的位置你坐得稳吗?所以千万别干有损夏侯家族利益的事,若是夏侯家族垮了,你会有什么后果想必不用老臣多说!”夏侯拓徐徐出声,几乎是一字一句警告,目光慑人。

    事实上就是敲打,他发现不敲打不行了,夏侯家族把她扶上天后的位置可不是为了扶个人来跟夏侯家族对着干的,若是控制不了的话,那还得了?

    夏侯承宇吓了一跳,她当然知道自己爷爷的能量有多大。连一代又一代的天下霸主都毁在了爷爷的手中,自己这个天后在爷爷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要毁了自己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真可谓是一棒子就把她从愤恼中给敲清醒了过来,心中吓得一激灵。赶紧主动上前扶了爷爷的胳膊,撒娇道:“爷爷,您说哪去了。算了,既然爷爷您不高兴,我放过那牛有德就是了。”

    “不!”夏侯拓摇头道:“不是要你放过他。该找他麻烦就继续找他麻烦,不要有任何改变。”

    夏侯承宇一愣,有点搞不懂了,刚才还警告我,现在又让我照样,这是什么意思?不禁狐疑道:“爷爷,孙女听不懂您老人家的意思。”

    夏侯拓:“你是后宫之主,该有的脾气不能丢了,用不着对一个小小总镇委曲求全,不过也要照顾陛下的面子。不要和陛下对着干,不要做的太过了。你对那小子小打小闹可以,但是不能玩真的,不要让他在这里出事,不仅如此,一旦那小子在这里遇到了危险,你还得想办法救他,在不牵连自己的情况下尽量保住他!”

    夏侯承宇越发懵了,茫然道:“孙女愚笨,还是没听懂爷爷的意思。”

    夏侯拓偏头看着她。郑重告知:“丫头,不懂没关系,其他的也不需要你多问,你只需要记住。留着那小子对我们夏侯家族有用处便够了!”

    这次夏侯承宇明白了,尽管不知道爷爷要干什么,但是能让爷爷亲自跑来交代,那就说明牛有德对夏侯家族有大用处,这让她不敢轻视了,点头道:“爷爷。您放心,孙女知道怎么做了。”

    “呵呵!”夏侯拓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把手从她臂弯里抽了出来,再次拱手行礼道:“娘娘怕是要回宫了,老臣就不打扰了,老臣告退!”

    夏侯承宇将他送到林子外,目送他离去后陷入了琢磨中。

    一帮的祖宗、大爷全都走了,苗毅也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再拖着受重伤的身子继续经受折磨了,回到总镇府便趴下了,赶紧养伤,飞红在旁抹着眼泪悉心照顾……

    “小姐、姑爷,你们回来了!”

    一阵既熟悉又陌生的问好声在一侧响起,刚走入嬴天王府邸的战平和嬴珞环夫妇不由回头看去,看到打招呼的人后,可谓双双停步愕然。

    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的天元侯,如今自然要把那个‘侯’字给去掉了。不但没了那个‘侯’字,连当初常穿的华衣也除掉了,穿着六节紫甲,在那尴尬而又恭敬地打招呼。

    夫妇二人相视一眼,心中感慨唏嘘,对于天元的遭遇两人自然也听说了,牵涉到人丑星君一案中,涉险谋反,从堂堂位列仙班的朝臣直接贬成了这样,沦落到了守卫天王府大门的地步,实在是让人同情。

    两人走了过去,战平抬手拍了拍天元的肩膀,叹道:“天兄,命保住了比什么都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有天王照应,迟早会有天兄东山再起的那一天!”

    天元貌似坦然地呵呵笑了笑,伸手相请道:“天王让我在这里等二位,让告知一声,二位来了可直接去‘小拙园’找他老人家。”

    战平拱手谢过,嬴珞环也点头致意了一下,夫妇二人旋即转身离去。

    目送远去,天元轻轻叹了声,有些东西就是命啊!

    他和战平当年都是嬴天王的亲随,最早嬴天王还是很看重他的,有意让他娶嬴珞环的,奈何那女人大小姐的脾气他实在是不敢恭维,不想娶个祖宗回去,加之对年轻貌美的碧月一见倾心。他那时还没单独在官场上混过,还比较单纯,只想着和碧月白头到老,嬴天王也就没勉强他,也还是给他安排了一番前程,奈何岁月侵蚀之下多少东西变成无情物,人心如世事多变,不堪回首!

    而今,自己又被打回到了原点,战平的位置稳当当且前途可期,他可以肯定,若是自己当初娶了嬴珞环,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摇了摇头,转身而去的天元又是一声叹息……(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