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四五章 ‘卖女求荣’

飞天 第一四四五章 ‘卖女求荣’

    虽后悔于一时冲动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可更后悔的是既然如此那么之前为什么不带战如意走?如今既害了战如意也害了自己,这又是何必,简直是愚蠢到家了。

    有些事情让他自己也很无奈,他以为自己的血已经冷了,可发现有些骨子里的东西仍旧难改,经历过多少生生死死的磨难走到今天居然还能干出热血冲头的事来。

    他很清楚,现在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没出这事他还能离开这里,一出这事他别想再逃,凭战平的能力都无法帮自己女儿逃走,他目前的状况就更不可能逃离此地,这里可是重兵守卫的天庭核心地带。

    黑龙司上下的弟兄们沉默随行,没人吭声,只有暗暗叹息,只有暗暗摇头,只有暗中无奈交换眼色的举动,都知道总镇大人麻烦大了,估计想不死都难了。

    不过黑龙司的弟兄们也真服了这位总镇大人,连这样的事情也敢做,当年血洗天街的大名果然是名不虚传!

    杨召青脸色紧绷,徐堂然脸色发白,到了如今的地步说什么都晚了,你拒绝赏赐也就罢了,干嘛说出卖女求荣的话来,天帝纳妃怎么能是卖女求荣,就算事实上是这么回事,你也不能说出来啊,这已经不是打嬴天王的脸了,而是天帝迎娶时被你砸了场子。

    一群人寂静回到驻地,所有人都知道,总镇大人在劫难逃。

    事情很快在整个黑龙司上下传遍了,这消息有点劲爆,黑龙司上上下下一片沸腾,都在暗中嘀咕,不乏有说大人有种的人,也不乏有说大人愚蠢的。

    身不卸甲的苗毅步履沉重。一步步走进了总镇府的正堂大殿内,走上台阶,转身坐在了自己的宝座上,腰间搭手一扯,挂在腰间的宝剑摘了下来,咚!连鞘一起杵在地上,双手合搭在了剑柄上,面无表情,缓缓闭上的眼睛。

    他在快速思索。希望能找到躲过一劫的办法。

    跟进来站在下面的杨召青和徐堂然相视一眼,暗暗叹息,没有打扰。

    闻讯而来的杨庆和阎修走了进来,杨庆站在了杨召青身边眉头紧皱,暗中询问事发现场的具体情况。阎修则慢慢走到了苗毅身旁,传音道:“大人,我有一法可帮大人暂保,泄露我修炼的功法,天庭必然不会急着处理大人。”

    苗毅轻轻抬了一只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这种办法无异于饮鸩止渴,虽能暂保,可最后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阎修的底子一暴露,事情非同小可,上面人必然会查他其他的亲信,到时候连杨召青等人也跑不了。

    如果真的要出事,不如他一个人担了,这样也不会连累其他人,还能给云知秋留几个心腹手下。

    阎修也知道这个办法不妥,可现在不是实在没办法么。见苗毅不同意,他也只好肃立在一旁不再吭声了。

    不一会儿,一个雄赳赳的汉子和一个娇艳妇人快步走了进来,正是黑龙司的两名副总镇,东九真和赤烟。

    “大人,您好糊涂啊,怎能当众说出那样的话来!”东九真一走来便直接叹责一声,现在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不礼仪了。事情实在是闹得太大了。

    苗毅睁开双眼,淡然道:“覆水难收,话已经说出口了,后悔也没用。放心,事情是我惹出来的。不会连累大家。”

    东九真默然,既然你都不怕。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你如果下台了,我搞不好还要接你的位置。

    赤烟什么话都没说,盯着苗毅的明眸倒是闪烁了一下,略带欣赏的意味。

    说老实话,她一开始来黑龙司,对于这个无论是修为还是资历都不如自己的总镇做自己的上司其实多少有些不满,心里是有些看不起苗毅的,获知苗毅在嬴天王别院的举动后,也暗骂了一声好愚蠢,不过同样也换来了她对苗毅的佩服,至少蠢的像个男人!

    很快,飞红也从后殿快步走了出来,一脸担忧地看着苗毅,事情她刚才也听说了,她不明白苗毅为什么会干出这么冲动的事来。

    她慢慢走上台阶,半跪在了苗毅的膝下,手扶在了苗毅的腿上,轻声道:“让妾身去找干娘试试吧。”

    苗毅盯着她凝视了一会儿,微微点头“嗯”了声,只能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飞红起身提着裙子快步而去,身影消失在门外的夜色中。

    而苗毅也不甘心坐以待毙,摸出了星铃迅速联系寇文蓝,如今最有可能保下他的人只有寇天王了。之后又迅速联系高冠,表示了愿意去监察右部的愿望,请高冠帮他躲过这一劫,高冠不置可否,有种不予理会的感觉。他最后又联系了天卯星君,希望庞贯能有什么办法帮自己一把。

    他目前也只能找这些人一试,有没有效果他也不知道,毕竟他这次直接惹到了天帝的头上。

    下站诸人见他星铃联系个不断,也不知道在跟谁联系,但都能看出来,肯定是在找人求援。

    琼星天王府,一座殿门沉闷声中敞开,暂停修炼的寇凌虚负手走了出来,老唐迎来。事实上在苗毅求援之前,这边就已经收到了消息。

    寇凌虚抬头看了看夜空的寒星,皱眉问道:“事情确认了没有?”

    老唐哭笑不得道:“确认了,三爷那边也来了消息,说牛有德向寇家求救,肯定假不了。”

    寇凌虚嘿嘿一笑,“还真是胆大包天,现在知道怕了?卖女求荣?我也进贡了不少女人进宫,这是连我也一起骂了进去。冲动的时候不顾后果图一时痛快,现在后悔有什么用,这等于是当众羞辱了青主,青主再有意栽培怕是也不会容忍他如此放肆,他还没到那个资格,不将他凌迟处死能给他个全尸就算他走运了。”

    老唐试着问道:“老爷的意思是袖手旁观?他可是暗中向寇家透露过鬼市的消息,万一那家伙乱咬的话,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寇凌虚冷哼道:“那事青主已经做了妥协,否则战如意何以入宫,他若是乱咬的话,只能是死得更快。不过袖手旁观倒也不至于,否则我也不用出关了。”

    老唐皱眉道:“这事要救他怕是不太好办,事情闹得有点大,已经公开了,让青主的面子如何下得来。”

    寇凌虚淡然道:“是不好办,关键要看付出什么代价了。我家孙女还有几个待字闺中的,你看看哪个和那小子合适,回头我告诉青主,那小子已经和我孙女私定终身了,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让青主看着办。”

    老唐愕然,竟然要牺牲一个孙女的终身来保牛有德,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点,亲孙女至少比嬴九光的外孙女血缘近吧?不禁沉吟道:“这样倒是个保住牛有德的好办法,不过怕是死罪能逃、活罪难饶,青主必然要严惩!”

    “那小子是个可造之材,假以时日必是我手下一员悍将,纳为孙女婿倒也不辱没我孙女,总比嫁给那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子弟强。”寇凌虚说罢又仰望星空叹了声,道:“那些事情的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操控不能确定,但是我们要未雨绸缪了,要积极储备可用的人手,要忠心可靠,才能在关键时刻与我寇家拧成一股绳,这事你要放在心上…我这次救了那小子还将孙女嫁给他,他焉能不为我效死命,至少也不敢亏待我孙女。”

    “老奴知道了。”老唐点了点头。

    “出手早了情分不够,关键时刻再出手,也好让他知道鲁莽冲动的代价。走吧!咱们亲自走一趟,去看看情况再说,”寇凌虚轻笑一声,闪身远去,老唐紧随消失。

    天牝宫,夏侯承宇很生气,气呼呼在殿内来回走动,地上砸碎了一堆东西,脸色有点难看。

    她知道天帝要纳战如意,但是不知道天帝竟然将战如意封为了如意天妃,给予的地位之高出乎她的想象,更让她生气的是,她这个后宫之主事前竟然一点都不知情,让她情何以堪!

    心中虽恨天帝无情,可更怨恨的是战如意,突然跳出个丫头就要和她比肩,搞不好有一天还要把她给拱下去,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恨不得将战如意给碎尸万段去喂狗。

    本来吧,听说那个牛有德打了嬴家的脸还挺高兴的,谁知那该死的牛有德居然又冒出个卖女求荣来,那她岂不是成了那个卖价最高的女人?

    赢家不把她放在眼里也就罢了,连一个小小总镇也敢接二连三羞辱她,本就被战如意给气得够呛,又冒出这事,她欲要发泄的怒火一下就找到了倾泻口,毕竟无缘无故的话她也不好动战如意,只能先柿子挑软的捏。

    可麻烦的是,爷爷叮嘱过她,让她不要乱动牛有德,还要她想办法保住牛有德,可她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

    堂堂天后竟然拿这些该死的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气得她够呛,来回不断走动时捞住什么东西就砸什么东西。

    突然,她脚步一停,一个一箭双雕的好办法在脑海中闪过,顿时目光发亮,快步出了天牝宫。

    侍女娥眉不知道她怎么了,赶紧跟上,出门时吩咐外面的宫女赶紧把屋里收拾一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