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四八章 老匹夫

飞天 第一四四八章 老匹夫

    “破军去了?”

    寇天王别院内,坐在亭子里小酌等消息的寇凌虚愣怔一声,又问:“有什么动静?高冠呢?”

    老唐知道他的意思,回:“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不过高冠走了,空手而归。”

    酒杯附于唇边慢饮思索了一会儿,寇凌虚摇了摇头,苦笑道:“怎么忘了那老货,那句卖女求荣怕是合了那老倔驴的胃口,得了,看来那小子和我孙女无缘,有破军来硬的,那小子不会有性命之忧,咱们这趟白跑了,也省事了。嘿嘿,就怕嬴九光这口气憋得难受。”

    老唐问:“回府吗?”

    酒杯一放,寇凌虚背手走出亭外,“明天再走吧,破军一来,我们立马就走,容易让人多想,今晚在此留宿吧。”

    星辰殿外,夏侯承宇款款而来,刚好撞上了返回的高冠,后者见礼,随后一前一后来到星辰殿。

    青主本意是把苗毅的事处理妥当了后回头去见战如意也好给个交代,安抚新人嘛,知道苗毅和战如意之间有过结,就当是送个顺水人情。

    却不想夏侯承宇跑来了,青主瞅了眼随后的高冠,暂时按捺下到嘴的话,先问夏侯承宇,“天后有事?”

    夏侯承宇欠身行礼后,问道:“不知陛下可知牛有德在陛下迎亲仪式上的放肆行为?”

    原来是为这事来的,青主嗯了声,“知道了,承宇有什么意见?”

    夏侯承宇略露愤慨道:“他骂嬴家卖女求荣,分明把臣妾也给一起骂了,臣妾奏请陛下把那狂徒交给臣妾来处理!”

    青主:“此事朕自有计较。”两事并成一事,看向高冠问道:“高冠,牛有德认罪伏法没有?”

    闻听,夏侯承宇眉梢微动,知道自己来晚了。其实她是有意磨蹭了一下晚来的,知道高冠被青主派遣了出去估计就是为牛有德的事,所以她故意拖延了一下。原因自然是因为夏侯拓要她救苗毅,可她心里恨着不想救。可是又不敢不救,于是故意拖延,到时候没救上也好对夏侯拓有个交代,不是孙女不想救,而是陛下动手太快。孙女来不及相救。

    高冠稍作沉默,摇头道:“没有。”

    没有?夏侯承宇愕然。

    青主双眼骤然一眯,“为何没有?难道上官得来的消息有误,或是牛有德那样做另有什么隐情?”

    上官青自然知道自己的消息不会有误,看向高冠,倒要看看高冠怎么解释。

    高冠:“臣要拿人,却不想左督卫指挥使破军闯了来,破军说牛有德所谓的卖女求荣是他命牛有德说的!”

    “……”这一刀卡的好,令青主愕然无语,他没想到破军竟然会玩这一出。旋即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砰!陡然拍案而起,“他破军当朕是傻子不成?他想干什么,想造反不成?”

    别的不清楚,有一点他却是清楚的,破军虽然是一张臭嘴,但是还不至于教下面人亵渎天威,堂堂左督卫指挥使教下面人当众说那种话,除非脑子有病还差不多,不至于连这点分寸都没有。分明是故意阻挠自己的旨意。

    “陛下息怒!”上官青赶紧劝慰了一声,他深知,真要把破军定成了造反,可就要把事情给搞大了。破军执掌左督卫那么多年,在左督卫的心腹众多,事搞大了会出事的,赶紧圆场,朝高冠暗中使眼色,道:“此事也许另有隐情也说不定。陛下不妨听高右使把事情讲完。”

    青主也知道自己这样说自己的心腹有点言重了,按捺下了火气,冷哼道:“说,具体什么情况?”

    “臣去了御园总镇府找到牛有德,正在当面查问是否当众说过卖女求荣这话时,谁知破军突然闯到,开口就是一句,是老夫让他说的,高右使有什么意见来问老夫好了……”高冠把事发时的情况详细道来,不添一分,也不减一分,可谓实事求是。

    听着听着,青主的脸色渐渐黑了下来。夏侯承宇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那老不死的居然又宣扬她不配母仪天下,总有一天自己一定要让那老不死的死的难看!

    上官青瞅了眼青主的脸色,可谓暗暗叫苦,这高冠是没看到自己眼色还是在故意装糊涂,我让你圆场,你何必把话说的这么实诚。

    果然,青主彻底怒了,待高冠的禀报一结束,哗啦!挥袖扫飞了案上的一堆玉牒,戳指星辰殿大门外,怒声道:“破军,老匹夫,竟敢欺朕,朕誓杀汝!”

    上官青和高冠无语,这话若是针对别人说,两人倒是相信的,然陛下针对破军类似的话,两人耳朵里都快听出茧来,每每被破军激怒时都有类似的话冒出来,可到底也没见陛下真杀过一回,每次都是高高举起,最后轻轻放下,反复如此。

    就连夏侯承宇也眼白一翻,鄙视了青主一眼,心想,你倒是真杀一回给我看看啊!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外面突然传来某人的大声回应:“陛下何故要杀老臣,老臣前来请罪!”

    “……”青主愣了一下,僵在空中的手一甩,“给朕滚进来!”

    一人大步从殿外走了进来,一身黑袍,精干巴瘦,个头偏小,不是破军还能是谁。

    “参见陛下!”破军站定行礼。

    “你!”青主挥手指向高冠,“把刚才的奏报再说一遍,说给左指挥使听听。”

    “是!”高冠领命,当即当着破军的面把之前总镇府内的事给说了遍。

    这里刚说完,外面又有奏报,监察左使司马问天求见。

    “滚进来!”青主喝了声。

    走了进来的司马问天倒是被吓得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事了,惹得陛下如此震怒。结果一看现场的情况,立刻明白了,和自己无关。

    青主正在气头上,无暇理会司马问天,怒视破军,“都听到了,可有说错什么?”

    破军道:“高右使擅长刑讯,记口供的工夫是一流的,句句属实,一点不落,没有任何虚言。”

    青主咬牙切齿道:“高冠已经言明是奉朕旨意去办差,你为何阻拦?”

    破军:“臣并未阻拦,臣已经说的很清楚,牛有德在迎娶现场所说之言是臣命他说的,任凭高右使将臣拿走,臣绝不反抗,也绝无怨言。”

    “老匹夫,当朕的面还敢诳朕!”青主大怒,随手从桌上抓了一只精雕细琢的玉龙镇,怒砸了出去。

    咚!一声响,殿内诸人呆住。

    只见破军稳稳站在那,不动不摇,也不躲避,任由玉龙镇砸在了脑门上,可谓当场砸的头破血流,显然也没有施展任何法力抵抗,以血肉之躯硬生生承受了一击,鲜血顺着鼻梁滴滴答答落下。

    夏侯承宇暗喜,这老不死的也有今天。

    盛怒之下没忍住的青主也怔了一下,看到血流满面站那的破军,心中怒气顿时消了七分,沉声道:“知不知错?”

    谁想破军硬气的很,拱手抱拳道:“老臣知错,错在不该下令让手下口出狂言,请陛下降罪!不过臣有一句逆耳忠言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挥手一指夏侯承宇,大声道:“此女心胸狭隘,无容人之量,在后宫做尽蝇营狗苟之事,不配母仪天下,臣奏请废除夏侯承宇天后之位,贬回夏侯家养老!”

    养老?我还年轻养什么老?夏侯承宇一张脸顿时气得煞白,气得娇躯直哆嗦,尖声厉喝道:“破军老贼焉敢放肆,你还有没有上下之分!”

    破军压根不理她,继续大声道:“陛下享用美色臣无任何异议,然陛下威震天下,功盖寰宇,何须靠一些女人来搞什么平衡,近卫军弟兄为陛下血战天下,却抵不得一个女人脱件衣服来得劳苦功高,岂不让近卫军弟兄寒心!战如意乃近卫军将卒,陛下却为了搞什么平衡将她纳为妃子,让近卫军弟兄怎么看陛下?上行下效,若近卫军都学陛下一般,只要见到下属长的漂亮就将下属纳为禁脔的话,长此以往,左右督卫成了以美色娱人之地,军心何在,还如何为陛下征战天下?后宫那么多女人,陛下用不完的,还不如把花在那些女人身上的巨大开销用来重赏将士!臣请陛下立刻放战如意回去,废除天妃之名,并裁撤后宫九成妃子,以正陛下清誉!”

    青主已经是气得脸色发青讲不出话来。

    高冠沉声道:“破军,再敢亵渎天威,可知是什么下场!”

    破军立刻挥手指向他,“还有你高冠,人人都知道你对陛下言听计从,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做事狠毒无情,从不考虑后果,你这是在帮陛下吗?陛下,处处顺你意的人,未必是真正的忠臣!还有你们一个个…”挥手又指向了上官青和司马问天,“只知道毕恭毕敬对陛下讲一些顺耳的话,没一个敢讲实话的,天下尚未太平,何故助长陛下骄气?牛有德不过是讲了一句大实话而已,嬴九光不是卖女求荣又是什么?若不是卖女求荣那必是心怀不轨!牛有德何罪之有?若是哪天陛下下面的人连一个敢讲实话的人都没有,天下必危……”

    “够了!”青主怒极打断,挥手指向外面,怒喝道:“滚!老匹夫,给朕滚出去!”

    “忠言逆耳,还望陛下能听进去,臣告退!”破军狠狠拱了拱手,丝毫没有反悔的意思,大袖一甩,转身大步而去。

    简直目中无人!青主可谓恨得牙痒痒,面颊直抽搐,有恨不得冲上去直接将破军给宰了的冲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