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四九章 惩处方案

飞天 第一四四九章 惩处方案

    上官青和司马问天有点腻味,两人又没得罪破军,结果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被那倔驴给数落了一顿,搞得他们是奸臣一样。

    高冠依旧面无表情站那。

    堂堂天后被破军给当众骂成了一堆臭狗屎一样,骂的一文不值,夏侯承宇实在是将破军给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偏偏她又不能把破军给怎么样,偏偏破军把陛下给顶撞成这样陛下还放他走了,气死她了!

    人虽然走了,可大殿内似乎还回荡着破军那振聋发聩和青主愤怒咆哮的声音。

    殿内几人悄悄打量了一下气得气喘吁吁的青主,皆默不吭声,都知道青主此时在气头上。破军是顶撞青主顶撞成习惯了,估计青主也习惯了,但是破军能干的事情不代表别人也可以干。

    破军是一而贯之,其他人若是突然如此那青主肯定要怀疑你的用心了。

    良久之后,夏侯承宇方敢出声道:“陛下,老贼无礼,那牛有德就交给臣妾来处理如何?”

    高冠等人皆斜了她一眼,不知道这女人搞什么鬼,都闹成这样了,难不成还敢对牛有德动手?人家本就想废了你,就破军那狗脾气,惹火了他,你真当他不敢来场兵谏以清君侧的名义杀入后宫将你给先斩后奏来场既定的事实?

    青主冷目一扫,喝道:“退下!”

    “陛下…”夏侯承宇还想说两句,结果青主怒目一瞪,吓得她把到嘴的话给咽了回去,弱弱道:“臣妾告退!”

    待她离开后,青主才长吐出一口气来,颓然坐回了椅子上,仍憎恨不已地喃喃骂了声,“老匹夫!”

    “陛下!”司马问天试探了一声。

    青主目光一扫,“什么事?”

    司马问天换成了传音,将御园总镇府内发生的情况讲了遍。从高冠进入总镇府开始,这些都是高冠讲过的,还有一些是高冠也不知道的,是高冠走了后的事情。

    当听到破军赏了苗毅的手下。给苗毅的手下连升两级却没有给苗毅那个最有骨气的首功者任何封赏,青主脸色稍缓,看得出破军还是知道分寸的,出面保苗毅是一码事,但苗毅亵渎天威也是事实。破军也是不赞成苗毅当众那样做的。

    尤其是那句话,明知面对强敌和强权,还能不加犹豫执行军令,有视死如归的气势,这才是我左督卫该有的骨气,若没这等骨气都变成了墙头草还谈什么忠心于陛下!

    由此可证明破军所做都是为了军心和士气,也诚如破军所说,如果都变成了墙头草还谈什么忠心于他青主。

    这也证明了破军保牛有德不是目的,想借此事劝他才是真的。

    一句忠心于陛下抵过千言万语,青主憋在胸口的一股怒气消了。整个人也迅速冷静了下来,对于刚才一怒之下将破军给打得头破血流也是稍有懊恼。

    沉默良久,青主徐徐出声道:“难道朕真的做错了吗?难道朕后宫中蓄养的佳丽真的太多了吗?难道朕在天下人的眼中真的就成了好色之徒吗?”目光看向了司马问天,显然是让他先回答。

    司马问天道:“破军就那狗脾气,什么事都由着性子来,陛下不用往心里去。”心里又补了句,反正你左右都不会杀他,也不会罪己,这种事情我们说什么重要吗?

    上官青叹道:“陛下,姑且不论破军那似是而非的道理对不对。有一点他是不明白的,打天下难、坐天下更难,这天下事其实就是陛下的家事,打天下的时候以武力横扫四方很正常。反正打烂后都是要重建的,乱一点没关系,难道治理自己的家也要一天到晚动拳头不成,打烂了算谁的?真要什么都来硬的,不说陛下,那些追随陛下打天下的人首先就不会答应。说白了。破军善战,却不善于治天下,能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足为怪。而臣下等都知道,陛下并非是好色之徒,后宫虽佳丽如云,但是陛下碰过的其实并不多,后宫佳丽其实只是象征意义,象征陛下乃是天下之主,并没有破军说的那么不堪!”

    这话听的青主心里舒服,不错!后宫佳丽就是象征意义!

    被破军一番话给讲的反思又纠结,心里可谓七上八下,现在终于找到了合理性让自己平复情绪,冷哼一声,“老匹夫不足与谋!”

    转瞬恢复了冷静和淡然,审视几人问:“那个牛有德的事,诸位认为该如何处理?”

    这话一出口,他自己都有些郁闷,这么一帮子人竟然为了一个小小总镇费脑筋。

    几人也知道被破军这么一闹,处理起来有些难办了,破军强行出面保人,一口把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可如果就这样放过牛有德的话,让扫了面子的天帝如何下台?

    诸人沉默,青主点名,“高冠,你是负责刑讯执法的人。”

    高冠淡然一句,“破军狂妄,竟敢阻拦陛下的旨意,依臣看,应该给破军一点警告,将牛有德给斩首,以儆效尤,否则纵容下去,将来怕是要出第二个破军!”

    司马问天斜了他一眼,这话说了和没说一样。

    青主眉头稍微挑动了一下,第二个破军?再多一个破军不好吗?

    他亦下意识斜了高冠一眼,淡然道:“高右使不是挺欣赏牛有德的吗?莫非是因为破军之前在御园总镇府的嚣张跋扈得罪了高右使?还是因为破军刚才骂你未必是忠臣?”

    高冠:“臣一向对事不对人,陛下既然这样说,那臣就建议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放过牛有德好了。”

    青主:“就这样放过他的话,朕倒是给了破军面子,嬴天王的面子情何以堪?”

    几人心里嘀咕,嬴天王的面子是其次,怕主要还是你自己的面子觉得过不去吧?

    不过话题的导向已经很明显了,被破军那么一搅和,青主已经没了再杀牛有德的意思,只是一番惩处是免不了的,可处理的太轻的话还是面子上下不来,嬴家那边也不好交代,处理的太重又怕破军那边再闹事。

    高冠道:“发往荒古死地,这样破军和嬴天王的面子都给了。”

    “荒古死地?”司马问天和上官青皆愕然,后者皱眉道:“这和让他送死有什么区别?里面的杀气、煞气就能杀了他,更不用说其他的。若想让他死,这未免有些多此一举。”

    青主面无表情道:“高右使,回头破军找你算账,你可别怪朕不站你这边。”

    高冠突然对他改换成了传音:“陛下难道忘了吗?他可是火修罗的隔代弟子,杀气、煞气之类的东西应该伤不了他,火修罗可就是经历了荒古死地的磨砺才真正名震天下的。”

    青主愣了一下,皱眉传音回:“可火修罗进入荒古死地之前修为已经不凡,他进去扛得住吗?”

    高冠:“能步火修罗的步伐练就一身本事自然更好,陛下又能得一员悍将。实在不行他又不傻,不会深入死地去招惹那些惹不起的东西。当然,陛下如果认为贬牛有德的职或严刑拷打一番能让赢家觉得公平,也可以不让他去。”

    青主默然,给赢家交代都是其次,关键是处理的太轻了他自己都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连搅和天帝迎娶这样的大事都不严惩的话,让天下人怎么看?他威信何在?

    司马问天和上官青相视一眼,不知道这两位在暗中嘀咕什么东西。

    随后终于见青主点了点头,公开道:“就罚他去荒古死地,这已经是最轻的惩罚。”意思是就这么定了。

    司马和上官面面相觑,又都看向高冠露出询问眼神,后者当做没看见。

    上官青问道:“陛下,即刻执行吗?”

    “明日再宣布执行吧,今天是朕大喜的日子,免得那老匹夫又来坏朕的雅兴。”青主起身从案后绕出,此事有了了结,他也身心轻松了不少,挥手道:“带路,别让天妃久等。”

    上官青当即伸手在前领路,一前一后走了。

    尾随从殿内出来的高冠和司马问天自然是不可能跟去的,两人站在殿外目送。司马问天暗暗摇头,刚还说自己不是好色之徒,这就急着去宠幸嬴九光外孙女去了。

    高冠神情淡淡瞅着,有些事情是他也没想到的,鬼市的局虽然是他出的主意,但是他没想到青主居然插入了诸多的谋划,现在也终于明白了青主为何要把战如意推到前台。

    风急月明,皎洁银辉耀铺大地。

    远离总镇府的一座山头上,苗毅站在断崖边举头望明月。

    “大人不必担心,有破军大人出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飞红走到他身后低低劝了声。

    苗毅头也不回,“你怎么来了?”

    他想一个人静一静,已经交代了不让人跟着。

    “这里风大。”飞红抖出了一件披风系在了他的肩头。

    风果然大,拉扯的披风猎猎飘扬。苗毅转身,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微笑道:“好久没看你跳舞了,想必飞红的月下舞姿别有一番风情。”

    飞红嫣然一笑,缓缓后退,在风中舒展双臂轻盈起舞,纤腰婀娜,裙袂急飘,仿佛要被风吹走了一般。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