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五零章 搞什么鬼?

飞天 第一四五零章 搞什么鬼?

    嘤嘤龙吟声起,曼舞的飞红缓缓停在风中,看着苗毅提枪在月下狂舞不休,枪势惊人,状若疯魔。

    待到苗毅一枪插入地下,扶枪而立静下后,飞红慢慢走到他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轻声细语道:“妾身不明白,大人当时为何会做出那般冲动不理智的事,给自己带来如此麻烦?”

    苗毅回头,一阵饱含深意的凝视,目光从她发丝随风掠面的绝色容颜上挪开,眺望夜色下的远方,给了个借口,“我和战如意有仇,她一旦成为天妃,岂能不找我麻烦,而她是天妃,我又能奈何?”

    原来是这样!飞红暗暗点头,这个问题她想知道答案,也是上面想知道答案让她探询的。

    苗毅等了一晚上,没等到天庭对自己的处理结果,这种迟迟不见落实的滋味不好受。

    天一亮,寇凌虚开门而出,见到闻声迎来的老唐,第一句话便问:“还没有结果?”

    “没有。”老唐摇了摇头。

    寇凌虚捋须沉吟,“难道真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嬴天王别院内,林园小径中,嬴九光负手悠然而行,偶尔驻足欣赏着花瓣上的晨露,看似悠然淡定,实则不太那么淡定,他留在这没走就是一种不淡定的表现。

    他原本是准备迎亲仪式结束后就回去的,谁知出了苗毅那档子事,本也没打算逗留,获悉破军出头了才留了下来,想看看青主的处理结果。哪想上半夜过去没消息,又等到了下半夜还是没消息,于是一直等到了天亮。

    这种没有结果的结果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如同寇凌虚的猜测一样,难道真的因为破军出面了就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用发生过?若真如此,让嬴家情何以堪?

    其实留在这里不走,就是用一种沉默的方式向青主施压,要青主给他一个交代。他相信天宫那边会知道他嬴天王还在这里。还没有走。

    目前的状况让他很失望,表面悠然,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愤怒,不是因为苗毅。而是因为青主的态度,我这里刚把外孙女嫁给你,你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嬴家,把嬴家当什么了?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青主真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话。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他只好硬来了。

    青主不处理苗毅,那他就来处理!

    当然,他是不会亲自去动手的。他会离开这里,不过嬴家有人会咽不下这口气,跑去直接把苗毅给宰了,纯属个人鲁莽冲动,和嬴家无关,回头他也会学破军亲自出面求情,没道理你只给破军面子不给嬴家面子。

    很快。两位天王都收到了消息,破军被招进了宫,接着天宫有内侍领着数名天将去了御园总镇府。

    两位天王精神一振,应该是处理结果出来了。

    嬴九光倒要看看青主能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而因为情况有变,让人揣摩不透青主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寇凌虚也在拭目以待,如果破军和嬴九光的交锋之下苗毅还是免不了一死的话,那就轮到他出面了,他要开始招孙女婿了。

    他不比破军,他的能量可不仅仅是局限于一地。他出手了的话,青主和嬴九光也必然要让步。原因很简单,嬴九光把外孙女送进宫的目的是什么?靠嬴家一家和夏侯家掰手腕的话嬴家想占上风的可能性不大,肯定要拉拢其他几位天王在宫中的势力帮助战如意。宫内只是角力场之一,宫外才是和夏侯家的正面战场,嬴九光不会为了一口气而置利益不顾非要置他的孙女婿于死地,只能是让步。

    同样的道理,青主若是不想娶战如意入宫的目的破局,不想把寇家推到夏侯家那边去的话。也要让步。

    等结果的人不仅仅是这些人,黑龙司上下的人也极为关注这事,不知道总镇大人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上下弟兄不知道多少人在关注着总镇官邸。

    这次没有大人物再露面了,不过小小天宫内侍的出面也立刻引得不少黑龙司人马聚集过来,围在了总镇府大殿外。

    “荒古死地!”

    大殿内的内侍宣布处理决定之后,殿外可谓一阵哗然,七嘴八舌声起,谁都没想到对总镇大人居然是这么个处理方式。

    殿内听候处置的苗毅亦愕然,居然要将自己押送于荒古死地受刑,这是什么意思?处罚自己用得着这么麻烦吗?若说想弄死自己也没必要这么麻烦。

    杨庆等人神色各异,或眉头紧皱,或面有忧虑之色。

    宣完旨的内侍领了几名天将离去,只留下了一名叫闻泽的红甲大将。

    闻泽笑眯眯看了看殿内诸人,苗毅去荒古死地受刑后,将由他来兼顾黑龙司,不过他的职责重点仍在天宫,破军点了他来兼顾黑龙司事物。

    目光环顾一圈,落在了苗毅身上,呵呵笑道:“牛有德,发什么呆啊,一千年的时间而已,很快过去的,就当是呆在荒古死地安心修炼了。”

    苗毅自嘲道:“一千年?我去了后也不知道能活几个时辰。”

    荒古死地他久有耳闻,那曾是龙族和凤凰一族的盘踞之地,原来叫做龙穴凤巢,好像亘古就存在,但是搞不清是什么状况,只知道很危险,传言修为不到法力无边境界去了里面几乎就是找死。貌似早就被天庭给封锁了入口,早已是荒无人烟的死地,属于一块被人遗忘的地方,他想不通为什么要把自己给扔到荒古死地去进行惩罚。

    闻泽呵呵一笑,看了看殿内的其他人,拍了拍苗毅的肩膀,“走!找个安静的地方走一走。”

    苗毅一愣,看出了他似乎有话要避开其他人对自己说,遂伸手道:“大人请!”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两人去了后院,找了处僻静无人之地并肩溜达。此时闻泽才开口打趣道:“老弟有种啊!敢在陛下的迎娶仪式上打嬴家的脸,还惊动了指挥使大人为你求情,如今左督卫谁不知道你牛有德的鼎鼎大名,将来前途无量啊!”

    苗毅脸一垮道:“将死之人,大人何必拿我开玩笑,大人还是直接说事吧。”

    闻泽抬手拨开迎面而来的树枝,“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一早指挥使大人入宫是反对将你送入荒古死地做惩罚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指挥使大人又指派了我兼管黑龙司,你还看不出什么意思吗?”

    苗毅隐隐有些念头,但是不敢确认,遂道:“看不懂什么意思,还请大人明示。”

    闻泽笑道:“很简单嘛,真要派人接管黑龙司也犯不着让我这个级别的来,这说明这个位置还为你保留着。另外你没发现吗?上面只说把你押入荒古之地关押一千年,并未去你的职,也没贬你的级,更没有罚你的俸禄,这不同样说明了问题嘛。”

    苗毅摇头:“怕是因为知道我去了那地方后死定了,用不着再那么麻烦吧。”

    闻泽摆手:“我找你单独聊,是因为指挥使大人有话让我转告,荒古死地的恶劣环境对火修罗影响不大,对你应该也没什么影响…”

    这是什么逻辑?苗毅愕然:“什么意思?”

    闻泽奇怪道:“你不懂什么意思吗?我还以为你懂,我也不懂。”

    “呃…”苗毅很快反应了过来,记起了当初高冠调查自己背景问过的一个身份,自己貌似承认了自己是火修罗的隔代弟子,想到这个有点牙疼,难道就因为这个把自己扔去荒古之地,这下非得被坑死不可。

    想明白了,摸了摸鼻子道:“好像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闻泽点点头,继续说道:“让你最好别深入,别去招惹里面那些惹不起的东西,就呆在入口一带好好修炼,至于你每年的俸禄会帮你折换成修炼资源投送进去。啧啧,这意思也太明显了,说明你肯定没事,老弟,连我都羡慕你啊,你这是入了指挥使大人的法眼啊!”

    苗毅嘴角一抽,“闻大人,里面那些惹不起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闻泽两手一摊,“我又没进去过,我怎么知道,以前进去的人能活着出来的也不多,一些乱七八糟的传言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我现在乱说反而可能会影响你。指挥使大人是进去过的,你按照指挥使大人说的去做应该就没问题。记住了,你还有三天时间,三天后上面就要派人将你给押走了,有什么事这三天尽快做安排,至于你黑龙司的那些手下你也不用担心,上面让我兼顾的意思显然就是维护原有的架构,你放心我不会乱动,等你从荒古之地回来后一定完璧奉还。老弟,留个联系吧,有什么事咱们保持联系。”说着摸出一只星铃打下了法印递来。

    苗毅也只好摸出一只星铃打下法印递给他,互相做了交换。

    “荒古死地?”

    寇天王别院的一座阁楼上,嬴九光和寇凌虚对坐喝酒,前者是特意跑来找后者的,嬴九光隐隐怀疑寇凌虚突然来此留宿一宿有什么企图,特意来探口风。

    口风没探出来,倒是等来了苗毅的惩处结果,这个结果让两人异口同声愕然,面面相觑,都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这下两人都有种无处着力的感觉,不知道青主究竟在搞什么鬼。

    寇凌虚举杯纳闷。

    嬴九光也是发作不起来,毕竟凭牛有德的修为把牛有德给扔那地方去跟送死没什么区别,青主也算是给了他面子。

    可是两人不用猜也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惩处方式不管死活都犯不着这么麻烦。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