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五八章 接连袭击

飞天 第一四五八章 接连袭击

    山高,风寒,艳阳在上,皑皑白雪覆盖山峦。

    一顶黑色高帽,一袭黑色裹肩披风在寒风中翻飞,面无表情的高冠独自静立在覆雪山崖边。

    一条人影悄然从山间绕来,看到山崖上的孤立身影后,神情一肃,迅速飞身而上,落在高冠身旁恭敬行礼,“卑职萧林满参见右使大人。”

    高冠头也不回,无动于衷地眺望着远方,淡淡一声,“不必多礼。”

    萧林满拱着的双手不放,“是卑职来晚了,让大人久等了。”

    高冠:“是本使来早了,和你没关系。”

    萧林满汗颜道:“本该亲自去面禀大人,没想到惊扰了大人亲自前来。”

    高冠:“事关重大,恰好经过这边,顺便来一趟而已。说吧,消息是否可靠?”

    萧林满回道:“消息谈不上可靠不可靠,只是属下察觉到了一些不对,觉得有状况。”

    高冠淡然道:“说!”

    萧林满沉吟道:“据安插在十行宫那边的人手回报,十行宫几乎是在同一天有了异常,虽然十行宫那边都做的隐蔽,但属下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寻常。通过汇总十行宫那边的情况,一些侍候十行宫重要人物的弟子都和平日里有了些不一样的反应,有的不再取山间清泉煮茶,有的突然安心修炼,有的不再每天例行出来行走,都是些细微的异常反应。若是只有一宫如此,那也许没什么,卑职也不敢因此惊扰大人。偏偏十大行宫都略微出现了一些异常,这恐怕不是巧合。卑职觉得有必要报知大人知晓。”

    高冠:“做了细报没有?”

    萧林满立刻摸出一块玉牒,恭恭敬敬双手奉上。“详细情况奏报卑职都在里面一一例了出来。”

    高冠侧伸出手来,萧林满轻轻将玉牒放在了他的手上。玉牒拿来,高冠施法查看良久,显然看得比较仔细。

    萧林满暗暗察言观色,心中可谓既期待又紧张,他这个位置不是经常能有机会见到监察右使高冠大人的,实在是十行宫那边太安静了,几乎让他没有任何表现的机会,没有表现的机会就意味着没有立功的机会。也就意味着没什么厚赏,光靠一些俸禄又能干什么?好不容易有了一次在右使大人面前表现的机会,他想抓住,不想错过。

    好一会儿后,高冠微微颔首道:“你干的不错,竟能从这些细枝末节中发现异常,让你这么多年空守十行宫这边倒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萧林满心中一喜,能得这位天帝心腹夸奖一句实在是难得,当即谦虚道:“这都是卑职份内之事。”

    高冠清冷道:“用不着谦虚。做的好就是做的好,本使从不说那客套话。”

    萧林满:“是!谢大人夸赞。”

    披风在寒风中摇摆不定,高冠稍作静默,徐徐道:“从这件事情上本使也看出了你的能力。把你放在这边的确有些大材小用了。最近右部这边诸事繁多,有些事情正找不到合适的人手,有些更复杂的事情本使想交给你去做。不知你可愿意接受?”

    萧林满心情激动,这是要重用自己吗?用力抱拳道:“卑职愿赴汤蹈火。”

    高冠:“该有的功劳也不会少你的。六司那边还缺一个副手,回头你就去六司上任。其他的一应赏赐事后会一起到位。不过有些事情你要知道,你在这边的任务是绝密,突然封赏你怕会引起别人怀疑,去了六司暂不会提拔你,稍微过渡一下会安排个立功的机会给你,也好掩人耳目,希望你能理解,暂时委屈一下。”

    萧林满眼中闪过狂喜神色,任六司副手那是连升两级了,其他赏赐想必也不会轻,赶紧回道:“卑职谨遵大人安排。”

    高冠:“回头会安排人去接手你现在的位置,至于是谁接手你的位置你就不用管了,也没必要让接手的人知道上一任是谁,有关十行宫的所有事情必须烂在肚子里不得再向任何人说起,直接去六司报到,明白吗?”

    萧林满当然明白,既然是绝密任务就不能让消息扩散,除非自己活得不耐烦了,肃穆回道:“卑职明白。”

    “去吧!”高冠偏头看向他。

    “是!”萧林满拱手后退远了,方转身掠空而去,依然抑制不住满心的激动。

    目送消失,高冠神情无任何异常,手中的玉牒细报却是嘎嘣一声,化作了齑粉随风散去。

    一段时日后,萧林满终于来到了满心期待的监察右部六司。

    而上面也没有食言,来了没多久果然就给他创造了立功的机会,与六司掌令单独去执行一件任务,萧林满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是特殊照顾。

    一场牛刀小试的打斗结束,几名目标落网成擒,得了几句夸赞的萧林满正拱手谢过,头还没抬起来,毫无防备的身形忽然一紧,一条捆仙绳已经将其给捆紧了,胸口剧烈一疼。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猛然捅进自己心窝的宝剑,缓缓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刚才还满口夸赞自己的六司掌令裴默。

    裴默冷眼瞅着他,平静道:“安心去吧,你因执行任务殉职,家眷会得到妥善安排。”

    “为什么…”萧林满眼中满是不甘,喉咙里咕噜出血来,体内脏腑已经被宝剑在体内释放出的法力给搅烂。

    “有些事情不需要知道为什么!”裴默剑一拔,挥出一道寒光,一颗脑袋应势飞走……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潺潺溪水环山经谷,碧波潭水旁,幽兰相伴的一块磐石上,坐着一名素衣老者垂钓。

    山中有异响,垂钓老者偏头看了眼,原来是一名老樵夫挑着一担柴慢慢下山,颇为艰辛。

    见无异常,垂钓老者继续安心垂钓。

    老樵夫挑着柴顺小径一路下山,经过溪潭边时,挑在左边的一捆柴中猛然刺出一道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正中垂钓老者的后背。

    然垂钓老者反应速度之快也非寻常,尽管是毫无防备,震惊之下亦是骤然出手抓住了从胸口贯穿而出的剑锋,施法压制住了这一剑的攻击威力扩大,霍然一掌反拍而出。

    柴捆爆开,持剑人现身,悍然一掌迎去,双掌对上,轰隆震响,澎湃法力瞬间令这片山川崩塌。

    持剑人震退,垂钓老者已然脱险,浮空怒视,一脸激愤,怒喝:“什么人?”

    回答他的是一支飞剑如雷霆之势从另一边的柴捆中爆射而出,怒斩而去,又一人崩开柴捆现身,连同之前震退的一人联手杀去,和已经负伤的垂钓老者怒战。

    老樵夫肩头依然扛着扁担,在弥漫狂涌的烟尘中平静注视着眼前的打斗一幕。

    见二人一时半会儿竟然战不下已经身负重伤的垂钓老者,老樵夫周身气流急剧涌动,瞬间凝固成肃杀剑罡,剑罡银白刺眼,整个人骤然化作一支利剑射去,气势如虹。

    缠斗垂钓老者的二人迅速抽身闪开,巨型剑影从两人之间一闪而过。

    轰!空中犹如响起一声闷雷,垂钓老者手掐法诀,左右手各出三指,六指虚合在胸前,竟然将银白剑锋的锋利剑芒陷在胸前不得寸进,眼中却满是震惊神色地瞅着身裹在剑罡中的人,似乎想看清对方伪装下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人。

    剑中人冷眼以对,指引剑罡刺出的双指再次用力一顶,剑罡分裂,骤然化作十二支小剑罡射出。

    “天行宫…”垂钓老者瞪大了眼睛闷出一声,紧随而出的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坠落的身躯上插着被他施法死死抵御住的十二支剑罡,十二支剑罡渐渐消淡,化为无形消散于虚空。

    老樵夫浮空冷眼以对,一人闪去,一剑将那坠落的垂钓老者给彻底斩杀,返回后与老樵夫二人迅速朝另一个方向赶去。三人所去之地是离此十几里外的一个山庄,山庄里的人已经被远处剧烈的打斗声给惊动,冒出的人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已有上百人从四面八方围杀而来,整个山庄须臾间天翻地覆陷入泥土中。

    农田里劳作的农人都被这天神大战的一幕给惊呆了,有人吓得瑟瑟发抖,有人跪地叩头拜个不停……

    巍峨宏伟的皇宫中,大群的侍卫护卫着惊恐万分的皇帝陛下飞快奔跑,却赶不上如波澜翻滚而来坍塌的地面,皇宫大殿摧枯拉朽般崩塌,转眼被掀翻的泥土掩埋。

    打斗从宫内的御用道观里开始,开始波及整个皇宫,不知从哪冒出的人和宫内的道士如同天神交战般打了起来,四周到处是惊叫声。很快,大群侍卫和护卫着的皇帝陛下惊恐抬头,从天上飞下一座掀飞的宫殿,直接将他们拍入地下。

    打斗很快,不到片刻,袭击方便以绝对优势平息了厮杀,一群体态纤婀的黑衣人冲天而去,迅速消失在苍穹之上……

    江边的码头上…

    平静的乡村中…

    浩瀚星空的一颗颗星球上,一处处凡夫俗子所居之地,看似不起眼,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剧变。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