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五九章 一露身手

飞天 第一四五九章 一露身手

    天行宫,碧落殿,钟离哙孤零零站在了殿内不敢乱动,殿内除了他,空无一人。

    后殿静室内,温环真收了手上星铃,轻轻松了口气,刚接到了弟子们的消息,事情已经办妥了,为了不引起怀疑,暂时不会急着赶回来,会分散云游天下,后面再慢慢陆续返回。

    这边的事情稳妥了,温环真又摸出另一只星铃摇动,联系上了那个素未谋面不知道是谁的神秘人:孤星,这边已经好了。

    孤星:他若问起,你就说天行宫帮他解决了五间商铺背后的十个据点。

    十个据点?温环真一怔,他刚才已经接到了弟子的详细禀报,对付的那个据点实力不弱,就算天行宫倾全派势力而出,顶多也就能应付三四个类似的同样据点,根本做不到同时应付十个。

    他不知道这个神秘的孤星为什么要说十个据点,不过对方既然这样说,想必就有对方的道理,有些事情自己不好多问,对方如果要告诉自己的话自然会告诉自己。

    很快,温环真从后殿慢慢踱步走了出来,钟离哙赶紧行礼,“拜见祖师!”

    温环真站定在他面前,微微笑道:“联系他吧,就说他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接下来该轮到他来支付报酬了。”

    “是!”钟离哙领命,联系上了苗毅告知。

    身在荒古死地洞中听着黑炭打盹声的苗毅有些吃惊,十个据点?天行宫竟然一口气灭掉了五道的十个秘密据点?

    他并没有告诉天行宫要对付的人是什么人,可是有一点他是知道的,五道余孽在外界建立的秘密据点既然能瞒过天庭的耳目这么久,那肯定是没那么容易发现的,可天行宫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揪出五道的十个秘密据点。天行宫的能力可谓让他吃惊不小。

    他是真的没想到沉寂这么多年的天行宫居然还能有这么强悍的能力,想想都忍不住惊叹,不愧是当年名震天下的十行宫之一啊!不动则已,动则惊人,这办事的能力还真是不能小觑。

    他目前还不知道五道这十个据点所代表的实力,若是真正知道了这十个地方所隐藏的实力有几何的话,只怕会更加吃惊。

    应付完了钟离哙,苗毅负手来回在洞内走动,这个消息他暂时不准备告诉云知秋。还是等他们知道了情况再来问自己的好,有些事情毕竟是天行宫的一面之词,具体是否真的如天行宫所说自己也不知道,万一根本没有自己把大话说早了,岂不是自寻尴尬。

    这里想着,云知秋的传讯又来了,这已经是第三次来讯追问了:牛二,到底有什么话要说,我们人已经到齐了,他们催个不停。我可是快顶不住了。

    苗毅:不用急,稍候你们自然会知道。

    云知秋忍不住怨了一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妹妹对我的态度,我在这里拖拉。她对我可没什么好听话。

    苗毅:她若有牢骚,你让她找我来发,越来越不像话了。

    云知秋:你给个时间吧,到底还要我们等多久。

    苗毅:先这样说吧,快了。

    无相星,一座海岛上,站在海边崖壁上迎风的云知秋苦笑一声,收了星铃转身向山脚下的树林走回。

    树林里的树荫下以各家势力范围划分。各聚一群,笼统有几十号人。

    大家陆续来这里聚齐,已经干等了三天了,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有些人不免有些急躁。

    见云知秋走了回来,木匠立刻俯身挥袖扫了扫一棵大树下的石头,请了云知秋坐下。

    斜对面坐着的姬美丽问道:“夫人,大人说了吗?”

    云知秋苦笑摇头:“他还是不肯说。只说快了,让我们再等等。”

    玉奴娇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一天又快过去了,大人究竟想干什么?”

    云知秋叹道:“我也不知道他这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哼!”突然有人冷哼一声,“兴许是你自己在故弄玄虚吧。他如今困在荒古死地,生死未卜。哪来这心思,还不知道谁挑唆的。”说话的正是月瑶,看向云知秋的眼神似乎都带着刺,说出的话自然也有些刺人。

    总之她就是看云知秋不顺眼,早年是为儿女情吃醋,如今已经接受了现实,这方面的念头也淡了。可她还是看云知秋不顺眼,就是觉得云知秋配不上自己大哥,一个跟了别的男人几万年的女人,干不干净就另说了,为别的男人守节几万年又勾搭到了自己大哥头上,简直是恬不知耻,害得自己大哥弄了个捡破鞋的名声,想想就火大。

    尤其是听说了云知秋早年的那暴露的穿着打扮,据说胸和屁股都快露出来了,说有多狐狸精就有多狐狸精,摆明了就是一个十足的骚货,也不知道怎么就把自己大哥给骗了,骗得自己大哥到如今还晕头转向执迷不悟帮她说话。

    更可恨的是,就是因为这贱人,害得自己二哥至今音讯全无,若不是这贱人,自己兄妹三人说不定早就团聚了,哪会像如今这帮天各一方。

    心里憋了这么多的怨恨,她简直是一看到云知秋就不知道气打哪来,云知秋走路扭胯轻摆的动作她看不顺眼,云知秋每个眼神她看不顺眼,云知秋说句话她也看不顺眼,总之是看云知秋哪哪都不顺眼。

    云知秋斜了她一眼,淡然道:“月瑶姑娘若是不相信,你不妨自己问问他去。”当着众人的面,她又不好揭穿月瑶和苗毅的真实关系。

    月瑶嗤声道:“有你在边上挑唆,别人的话他哪听的进去。如今他困在了荒古死地,怕是正如了你的意,反正你身边男人多,也不差他一个。”眼神瞟了瞟木匠等人,可谓讥讽中带着意味深长。

    此话一出。木匠等人的脸色瞬间变了,一个个怒视月瑶,要不是这里没他们擅自乱来的份,现在能冲上去宰了她。

    姬美丽等几个苗毅的妾室亦是眉头骤起,她们跟云知秋接触那么多年,对云知秋的为人还是知道的,尽管云知秋身段尤物般又长的妩媚,但绝不是乱来的人,都发现穆凡君这个徒弟怎么有些嘴贱!

    在场的除了云知秋和千儿、雪儿外。其他人基本上都不知道月瑶和苗毅的关系。还有个知道的仿佛置身事外,红尘仙子坐在云知秋后面盘膝打坐,就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嫏嬛姐妹颇为尴尬,论辈分月瑶是她们母亲的师妹。

    云知秋霍然站起,她再忍耐也经不住月瑶这样毁她清白,双拳紧握,脸都气白了。

    她身后的十六叔云刚、十九叔云广、三十三姑云香可就忍不住了,云香冷狞一声,“我撕了你这贱人的臭嘴!”

    兄妹三人正要一起冲出,云知秋却张开了双臂拦住了三人。银牙咬唇道:“算了!”

    有些话连唐君都听不下去了,对月瑶喝了声,“师妹。胡说八道什么?”转而又向这边拱手赔礼道歉,“苗夫人,我这师妹从小被我师傅宠坏了,还望不要往心里去。”

    月瑶却是一把将他行礼的双臂摁了下来,冷笑道:“师兄,说错话也是我说错了,你犯得着向她赔礼吗?再说了,你听说过有几个女人的闺房是其他男人能随便进的?我可是听说某人在流云沙海的洗澡水可都是别的男人给提进去的。有几个男人在她闺房里进进出出可是常事!做都做了,还说不得吗?”

    这指的分明就是木匠、石匠、厨子和儒生四人,四人看向云知秋恨声道:“老板娘!”言下之意是你如果不反对我们就动手了。

    而云广三兄妹都快气炸了,哪还忍得住,已经骤然冲了出去。

    仙道那边的人迅速挡在了月瑶面前,尽管唐君怒视月瑶,可还是挡在了她前面。

    “住手!”云知秋陡然尖声一喝,“十六叔、十九叔、云香姑姑。都给我退下!”

    三人停步回头,云广怒声道:“秋姐儿!”

    “我让你们退下!再不退下休怪我执法无情!”已经是气得瑟瑟发抖的云知秋缓缓上前,抬手分开三位长辈,身后阵阵魔气缭绕,眉眼间亦是几分魔性浮现。令娇容更显妖娆。

    唐君出声道:“苗夫人…”

    已经晚了,砰一声。一阵魔气如墨般炸开,狂浪般扑向仙道诸人,云知秋身形亦淹没在魔气中。

    仙道诸人施法抵御之际,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如风般从他们中间穿过,一回头都吓一跳。

    月瑶也吓了一跳,因为云知秋突然和她面对面站在了一起,近得鼻尖都快碰上了,挥掌带着电弧劈去,结果打中的瞬间云知秋又猛然淹没在魔雾之中,一掌也打了个空。

    云知秋的人又近距离站在了她的右侧,她又是一掌,还是没打中。紧接着又出现在她左侧,又出现在她后方…

    屡屡出手落空的月瑶差点惊得汗毛竖起。

    唰!魔气突然扫了回去,在云广等人跟前收敛现出了云知秋的本尊。

    “念在我夫君召集大家来有事要办,念在我夫君尚困在荒古死地生死未卜,我帮不上他什么,但也不想让他分心,所以今天我忍了。待我夫君从荒古死地出来了,你若再敢口无遮拦,休怪我端起身份来教训你!”停手的云知秋盯着月瑶冷冷警告道。

    她这一露身手立刻把在场诸人全部震慑住了,现场安静无比。连云广三兄妹亦面面相觑,眼中满是震惊神色,这难道就是更高阶的大魔无双诀吗?

    月瑶银牙咬唇不语,依然心有余悸,她知道人家刚才放了她一马,若是要杀她的话,简直是易如反掌,她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只有云知秋自己心里清楚,刚才那招根本没大家想象的那么厉害,只不过是更高级的障眼法而已,欺负现场没人见识过。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