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七二章 玲珑宝塔再现

飞天 第一四七二章 玲珑宝塔再现

    一个金莲九品的修士如此咄咄逼人,令王公大为震怒,然而虽怒,却未失去理智,坑中的惨叫翻滚仍在,那能莫名其妙伤人的东西令他颇为忌惮。

    忌惮归忌惮,可并不能阻止他夺取苗毅肉身的企图,一旦成功,所得到的好处完全值得付出任何代价。

    不过他也不会冲动,悬浮在空中,目光闪烁不定,思索着对策。

    苗毅却不愿再和他耗下去了,提枪倒插在了地上,翻手捞出了破法弓,流星箭上弦,砰一声,三箭齐发,三道流光射向空中。

    王公挥手一捞,一面防御盾牌抓在了手中,不躲不避,挡于身前。

    轰轰轰三声震响,震的他胳膊发麻,震的倒退而飞,震的灵力有几分涣散,心中吃惊不小,久闻天庭破法弓的威力,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盾牌一放,王公露头一看,心中忽然有了主意,骤然俯冲,直线冲落地面。

    苗毅一见到对方手中的盾牌就知道单对单的情况下,破法弓对王公怕是没什么效果了。

    这里刚挥手捞回了三支流星箭,苗毅目光跟着王公的身形落地,神情瞬间紧绷。

    只见王公贴着体面急速射来的同时,挥刀斜斩向地面,轰隆一声,平地起波澜,一道飞沙走石的戈壁砂砾大墙在王公的法力推波助澜下,如一道巨大的浪墙般推来,整个大地都在隆隆颤抖。

    而王公的身形隐藏在了那砂砾浪墙的后面,让人分辨不出其身在何方。

    苗毅瞬间明白了对方的企图,这是欺负自己不能飞行,无法越过那巨大的浪墙,又能抵御自己心焰的偷袭,准备对自己进行强行碾压。

    “嗷!”黑炭朝着那浪墙一声怒吼,蠢蠢欲动。

    “留下!”苗毅喝了声,顺手捞了插一旁的逆鳞枪,翻身而起,飞脚在黑炭脑袋一踏借力。也算是对黑炭的警告,整个人已经翻身落地冲了出去,斜枪在手,快步如飞。悍然独自朝着那滚滚而来的浪墙冲了过去。

    “突噜噜…”黑炭打了个响嚏,瞪大了眼睛,很是吃惊的样子,似乎没想到苗毅居然要和王公硬碰硬。

    身穿战甲孤零零急速冲去的苗毅刹那间和滚滚而来的惊涛骇浪冲撞在了一起。

    相撞的瞬间,苗毅挥枪怒扫。轰!在滚滚洪流中斩杀出了一道口子。

    然却没有任何抵御效果,破开的口子一合,可谓瞬间被滚滚洪流给吞没在了其中,黑炭惊的四爪不停刨地。

    藏身在滚滚砂砾浪涛中的王公一喜,他藏身其中能轻易看到苗毅的动静,而苗毅却看不到他,加上苗毅冲撞瞬间造成的动静,立刻让他锁定了苗毅的方位,可谓是瞬间冲来,一刀狂斩向苗毅。

    冲入滚滚砂砾中的苗毅已经闭上了双眼。拼命施法抵御砂砾冲袭的同时,侧耳倾听。

    几乎是危机逼近的霎那,翻手亮出了玲珑宝塔,宝塔骤然变大,底部的塔基猛然张开,连同袭来的危机和灌来的滚滚砂砾给一起装了进去。

    他既然敢强行冲来硬碰硬,自然是从危机中看到了机会,捕捉到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果断出击,不愿错过。

    稀里哗啦的隆隆声中,一刀狂劈而出的王公突然发现自己劈了个空。耳边的轰鸣嘈杂声也突然消失了,眼前一亮,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从天而降。他迅速施法悬停在了空中,看着身旁的大片的砂砾哗啦啦砸落在地。有些惊疑不定地环顾四周,周围好安静,越看越心惊。

    浩瀚无边的戈壁竟然不见了,眼前是一座座到处浓烟滚滚的火山,下方的一座火山口子里还能看到红融融的熔浆。他本能的以为这是幻象,然而那火山中散发出的一股天生的压制气息令他有些胆战心惊。令他不得不怀疑这不是幻象,而实实在在存在的地方。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场景一变出现在了这里,几乎是一点预先的征兆都没有,就好像忽然间跨越到了另一个时空一般,这是哪?

    戈壁上,哗轰声震动地面,刚才还翻滚的砂砾浪墙突然间变得无力,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场景陡然弱化,铺天盖地的气势化作哗啦啦砸落的堆积如山砂砾。

    “突噜噜…”打了个响嚏的黑炭紧盯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没有听到打斗的动静怎么就突然停下了?

    轰!横亘在戈壁上的一道砂砾高坡突然炸开一截,玲珑宝塔飞了出来,浮在空中,宝塔七层,层层在那转动。下方跳出一个人影落在砂砾高坡上,正是苗毅。

    黑炭立刻快如疾风奔跑而来,一个纵身跳上了砂砾高坡,落在了苗毅跟前摇头摆尾,看了看四周,奇怪道:“那个王八蛋哪去了?”

    苗毅不加理会,顺手将枪插在了砂砾上,双手掐出了法诀,打出一道道毫光,开始驾驭玲珑宝塔。

    玲珑宝塔内,浮空惊疑不定四顾的王公突然低头看向脚下,只见下方几座火山中红融融的熔浆突然剧烈翻滚了起来,有五个熔浆火人慢慢冒了出来,慢慢浮出火山口。突然间五个火人速度加快,从五个方向一同冲向了空中的王公。

    王公大惊,作为邪灵来说,天生惧怕火性的东西,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拼尽全部法力疯狂劈出几道刀罡,轰轰五声,将那五只熔浆火人瞬间全部打爆成了四散的熔浆。

    见不过如此威力,根本不足以对自己构成威胁,王公大大松了口气。

    然而还不待他放松下来,下面的五座火山口子里又冒出了五只熔浆火人,再次从五个方向扑来,这次令他吃惊的是,这五只熔浆火人的攻击速度远不是之前那五只能比的。

    不出他所料,连防御力都远比之前的强悍,他五道刀罡劈出,居然无法将五只熔浆火人给打散,顿时被缠住了围攻。

    手中刀起刀落,拼命和五只熔浆火人怒战在一起,一只只熔浆火人被他杀溃。

    可把他吓得不轻的是,那熔浆火人似乎杀不完一般,他杀死一只又冒出一只,而且实力也是越强,再冒出来的个个都能和他战个势均力敌,也就是灵活度不如他而已。

    既与他势均力敌,又源源不断冒出,他且战且逃,可此地仿佛是无尽的火山之地,似乎永远跑不到尽头,永远有杀不完的熔浆火人。

    半个时辰后,王公心中已是绝望,拼命力敌之际,放声求饶道:“牛先生,是王某爱妾不知死活,是王某不知天高地厚,王某知错了,若有冒犯之处还请高抬贵手,有什么条件都可以谈,还请放我一马!”他显然已经猜到是落入了苗毅的陷阱。

    声音隐隐从玲珑宝塔内传出,苗毅根本不予理会,继续操控玲珑宝塔,到了这个地步他哪还会留王公性命,现在轮到他来灭口了。

    黑炭闻听却是乐了,看着空中反复拧巴着转个不停的七层宝塔,砸吧嘴道:“原来关那里面去了啊!”

    又半个时辰后,一直激战没有丝毫停歇的王公已是筋疲力尽,已无太多闲力在空中激战,落在了地面与那些熔浆火人拼命。而他也发现了此中蹊跷,那就是他出手的威力弱了后,那进攻的熔浆火人出手威力也弱了,只不过火人永远都和他势均力敌,耗都能耗死他。

    他也不笨,很快知道了该怎么化解目前的危局,捞出了盾牌防御,不再攻击,而是在那硬抗揍。果然,没多久,攻击他的火人出手威力就越来越弱了。

    “哼!”苗毅冷哼一声,这可不是最早的玲珑宝塔,外面不知道里面的动静,他自然是察觉到了王公的企图,偏头道:“胖贼,你又有东西吃了,进去吧。”

    空中旋转的玲珑宝塔塔基下面豁然敞开,黑炭纵身一跳,冲了进去。

    内中硬扛的王公突然抬头,发现天空亮出了天窗,天窗出现了一下又闭合了,倒是落下一个东西,只见黑炭从天而降扑来。

    已是精疲力竭的王公大惊,盾牌奋力一下推开一个火人,闪身逃窜。

    轰隆落地的黑炭箭步一个弹跳扑去,腾空一爪,咣!直接将王公拍落在地。黑炭跟着扑去,将爬起的王公又摁倒在了地上,也不管人家有没有穿盔甲,血盆大口一口咬下去,连头盔一起咬。

    被黑炭蛮力摁住的王公抽搐挣扎,却难以摆脱。

    几个熔浆火人如烂泥般溃散在地流淌,火山崩塌下沉,地势变动起山峦,有河水从上游倾泻而下,在山峦间自成河流,大地上草绿冒出,大树以可见的速度茁壮生长,微风徐徐,可谓转眼改天换地。

    黑炭惊愕看着四周的变化,随后不管了,继续把爪子伸进战甲里面掏啊掏,又抓起战甲在那抖动,很快抖落出一颗白中带着彩纹的怨灵珠,头一低,舌头一扫,将地上的怨灵珠卷入嘴中,咕嘟咽下,美味的很的样子。

    一座洞口突然凭空出现在它身旁,能看到外面的戈壁,王公遗留下的东西被一道法力席卷了出去,又传来苗毅的声音,“吃完了还不滚出来。”

    黑炭一蹿而出,又落在了砂砾高坡上,再回头,已见玲珑宝塔骤然缩小掉下,被苗毅挥手一扫给收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