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四八四章 冰火之心

飞天 第一四八四章 冰火之心

    苗毅问:“你是凤巢如今的主人?”

    美丽女人诚诚恳恳道:“我名灵兰,是留守凤巢的看守仆人。”

    仆人?苗毅心中嘀咕一声,又试着问道:“不知路过又如何,拜访又如何?”

    灵兰温柔道:“路过自然是请自便,拜访自当以客礼相待,有请入内歇息。”

    苗毅:“远道而来,路过贵地不拜见贵地主人,未免太过无礼,不知主人可在?”

    灵兰:“老主人早已故去多年,少主人现皆在天庭效力,如今凤巢就剩我看家。”

    苗毅一怔,难道这女人是凤族的仆人?又问:“随便什么人都能入内?你就不想问问我是何来历?”

    灵兰:“不存在什么随便什么人,能来到凤巢的人,来者都是客,没有怠慢客人的道理,至于你是何来历,你愿说自然会告诉我,不愿说又何必强求。”

    苗毅看了看四周,“我来的途中重重险阻,一路遇见不少冰灵和冰焰凤凰追杀,实在是怕了,不知凤巢内可安全?”这是在质疑凤巢内有没有陷阱。

    灵兰微笑道:“尊驾不必多心,冰焰凤凰和冰灵只是为了阻拦外界的邪灵擅闯,凤巢有规矩…还是那句话,能来到凤巢的人,来者都是客,不会怠慢。冰焰凤凰和冰灵只在凤巢外围防御,不会闯入这盆地平原内妄动干戈。”

    话说到了这种地步,进还是不进?苗毅颇有些犹豫,可是转念一想,费尽心思来到这里不就是想进凤巢吗?看对方的意思也的确没什么敌意,真要有什么不轨企图应该也犯不着把自己给诱入凤巢吧?

    念及此,苗毅一咬牙,收了手中枪,拱手道:“如此,那就打扰了。”

    灵兰做出侧身让路伸手相请的客气姿态。

    苗毅翻身从黑炭背后跳了下来,大步前行。正欲拾阶而上,台阶上的灵兰却是提醒了一声,“凤巢乃冰清玉洁之地,贵客是不是先把身上清理一下?”

    苗毅停步一愣。看看自己身上,不是自己的血就是黑炭的血在身上留下的干涸血迹,的确有些脏,遂施法一振双臂,身上爆出一阵粉尘。封在脸上的血迹和战甲上的皆一扫而空,露出了崭新的战甲和英气勃勃的面容。

    台阶上的灵兰这才再次做出伸手相请的姿态,等到苗毅上来了,看了眼苗毅身后的黑炭,微微一笑,“尊驾的坐骑还真是特殊。”

    苗毅回头看了眼,知道所谓的特殊二字可以当做难看来理解,现在的黑炭就像是掉毛的癞痢狗。

    进了大门,立见一空荡荡的圆形大厅,穹顶高高。空间浩大,四壁到处雕刻有各种栩栩如生的凤凰形态,到处晶莹剔透,精美高雅,正上的台阶上有两张凤凰盘窝状的冰雕座椅,高高在上,并排摆置。

    灵兰静静陪在一旁,也不催促,任由苗毅四处查看。

    苗毅其实暗中戒备着她,环顾四周看过后。回头问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之前施法卷走外面积雪的人应该就是你吧?”

    灵兰含笑颔首:“贵客没看错,的确是我,有客来访自然要扫雪迎客。”

    苗毅:“如此说来你也应该是冰灵才对。这古冰原的冰灵不少,为何这凤巢内不见其他冰灵?”

    灵兰:“这凤巢内也不是什么冰灵都能进来的,只有主人选定的冰灵才能入住。”

    苗毅:“这么大的凤巢,难道你们主人就选定了你一人看守?”

    灵兰:“原本是有不少的,后来凤巢冲撞了天庭,凤巢内的冰灵皆被天庭剿灭了。”

    苗毅:“那天庭为何又放过你?为何又放过外面那群冰灵?”

    灵兰:“当初凤巢内的冰灵已被剿的一个不剩。外面那群冰灵还未成形,加之主人以邪源不可被邪灵占领为由求情,天庭才放过了外面的冰灵留以防范外部的邪灵入侵,而我恰好是外面那群冰灵中刚刚化作人形的,主人遂点了我来看守凤巢。”

    苗毅狐疑:“还未化作人形?凭你们当时的实力,能挡住外面邪灵的闯入?”

    灵兰:“当年主人还在的时候,外面还不存在什么强大的邪灵,那些弱小邪灵又如何能闯的进来,如今外面的邪灵虽有了些实力,可古冰原的实力也是跟着增长的,那些邪灵想闯进来也没那么容易。”

    苗毅想想,倒也是这么回事,再问:“如此说来,你的主人应该就是如今在天庭效命的凤族。”

    灵兰:“是!”

    苗毅:“看来你的主人很少回来。”

    灵兰:“的确很少回来,十多万年的时间,我也总共就见过三次,一次是点我留守凤巢的时候,还有两次是主人奉天庭法旨来剿灭荒古内渐渐坐大的邪灵时。”

    苗毅:“你不问我的来历,却对我的话有问必答,是何缘故?”这话的意思是,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灵兰轻笑道:“我来凤巢时,凤巢就已经是这样,我也只见过主人三次面,知道的也不多,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何况主人早已交代,能来凤巢的人应该都是天庭派来的人,让我无须隐瞒,有问必答。”

    “……”苗毅无语,感情人家早就知道自己是天庭来人。

    不过想想也是,古冰原对邪灵的克制作用太明显了,玉杀那种应该是荒古的顶尖高手了,连玉杀都闯不进来,其它邪灵又如何闯的进来,能进来的无非是荒古之外的人,而荒古出入口又被天庭给封锁了,能来凤巢的人自然是得到了天庭许可的人。如今凤族说是为天庭效命,实际上是在天庭为奴,没有任何的权利可言,实权连他这个总镇都不如,天庭派了人来,凤巢的人焉能不客客气气。

    想通了后,之前的疑惑也就解开了,保持的高度警惕虽说未必能彻底放松下来,但也松懈了几分。

    稍微默了默,又道:“既然是有问必答,那我问你,之前阻拦的那些冰焰凤凰中的七色光点,我见都锁在外面的冰凤中,这是为何?”

    对于这个问题,灵兰犹豫了一会儿,回道:“那都是以前被天庭正法的凤族灵魂,凤族和其他族不一样,死后不入轮回,永世不灭,永留故土,死后虽然没什么法力,却依然具有召集冰焰守护故土的能力。”

    灵魂永世不灭?苗毅惊讶,没想到凤族还有如此奇特的地方,连死了都不会魂魄缥缈依然继续守在故土,怪不得当年一直死守在这里,若不是妖僧南波捣乱,根本不会去管外面的闲事。

    他对这里有许多的疑惑,回味过来后又问:“那这凤巢的邪源是从哪来的?”

    灵兰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主人应该是知道的,不过从未对我说起过。”

    苗毅:“那我能去看看吗?”

    灵兰:“这凤巢除了邪气之源外,贵客可去任何地方观赏,唯独邪气之源不行,这也是主人点我留守、天庭许我性命的原因,就是为了镇守这邪气之源。”

    好不容易来了这里,却不能看看邪气之源,苗毅自然是不甘心,“难道就不能通融通融?”

    灵兰平静道:“也并非不能通融,贵客如果真的想去看看,倒也有两个办法。其一,如果贵客有天庭的法旨,我自然不敢阻拦,不知贵客可能拿出天庭的法旨?”

    苗毅哪来的什么法旨,“第二个办法呢?”

    灵兰:“第二个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打败我,打败了我,我自然就挡不住贵客。”

    苗毅上下看她一眼,“不知灵姑娘的修为几何?”

    灵兰亮出了眉心的五品金莲,“金莲五品。”

    苗毅嘴歪了一下,乐了,施法亮出了眉心的九品金莲,“灵姑娘看来挺有自信的,我看还是不用那么麻烦了吧?”那意思很明显,你修为和我差这么多,外面那么多冰灵都挡不住我,又岂是你能阻挡的。

    灵兰轻轻一笑,“我明白贵客的意思,只是恐怕要让贵客失望了,我的实力可不能以外面的冰灵实力来衡量。主人既然能让我留守此地,自然是留了能让我克敌制胜的法宝,我随时能召集无数冰灵和冰焰与我合体,在这古冰原占尽地势之利,一般的高手想胜我怕是不容易。当然,来者是客,凤巢不会让客人难堪,灵兰也不想在这里大打出手毁了凤巢,主人曾留下东西,告知,若是能破主人留下的东西的人,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让我不用再自讨没趣,可任由客人在凤巢做任何事情。”

    “哦!”苗毅饶有兴趣道:“不知你们主人留下了什么东西?”

    灵兰挥袖轻轻一扫,只见一旁的坚硬冰面泛起瑰丽的蓝色涟漪,很快涌出一颗冰蓝透亮的珠子,比鸡蛋要小上几圈,却是十分的漂亮,其中似乎还有跳动的火焰影子。

    珠子浮出地面,地面涟漪静下如初。

    珠子落在了灵兰的掌中,托在掌心,璀璨夺目。灵兰道:“此物乃是主人炼制的一颗项链坠子,还未打眼穿孔,主人称它为冰火之心。主人留下的话很简单,能在此物上打眼穿孔的人,让我不必阻拦。”~~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