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一一章 一刀两断

飞天 第一五一一章 一刀两断

    皇甫君媃眼中渐渐浮现惊恐神色,不是因为母亲的话,而是母亲眉心浮现的九品彩莲,母亲偏头看着自己,自己能看到,牛有德却看不到。

    她从母亲眼中闪过的厉色中感受到了杀机,做娘的自然不会是杀她,这里除了她也就是…她瞬间明白了,讲了这么多要害,母亲想杀人灭口!

    “娘!”皇甫君媃上前一步一下抱了母亲的胳膊,“不要!不要杀他!女儿求您了,不要!”回头又看向了苗毅,“走!你快走啊!”

    苗毅也是听到这话才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只见皇甫端容霍然回头,眉心法相清晰入目,更加确认了。

    “走?我要走的话,刚才就扔下你走了,还用等到现在?一人做事一人当,君媃,这种事情没道理让你一个人承担,你站一边去,我来跟你娘解释!”苗毅偏头示意她放开她娘,脸上尴尬神情渐冷。

    皇甫端容冷厉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讶异,对方的意思很明白,不会扔下她女儿一个人逃跑!

    “解释什么?你快走啊!”皇甫君媃急得快哭了,死死抱紧了其母的胳膊。

    更让她着急的是,苗毅眉心亦浮现出法相,赫然是一品彩莲。

    皇甫君媃惊恐道:“你想干什么?她是我娘!”两人一旦动起手来,她该帮哪一边?这种事情她夹在中间是最难受的。

    “哼哼!”皇甫端容冷笑两声,嘴角挂着讥讽:“我当哪来的胆子,原来修为突破到了彩莲境界,这进度还真够神速的,莫非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另一只胳膊突然出手,当场制住了皇甫君媃。顺手收进了兽囊,省得碍事。

    苗毅知道对方还不至于把自己女儿怎么样,所以倒不担心皇甫君媃能有什么事。神色平静道:“是不是你的对手不重要,不过我可以保证。无论是屋里的我,还是外面我的手下,你想留下任何一个都难,随便走了哪一个,对御园总镇动手的罪名你担不起!”

    皇甫端容:“你在威胁我?”

    苗毅:“我不想威胁你,只是看在你是君媃娘的份上,不到逼不得已我不想跟你动手,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炼狱考核百万大军中我尚敢单枪匹马杀个三进三出…不瞒你说,荒古死地可比你厉害多了,照样奈何不得我,你若非要动手,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大掌柜又何苦惊动天街守卫来看热闹?”

    皇甫端容盯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的劝说有效,总之她眉心的法相渐渐消失了,寒着脸道:“我之前说过,你们两个在一起的后果你都听到了。我不可能让你们两个在一起,你若真是为她好,就不要再和她来往了!”

    她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谁知苗毅微微颔首道:“可以!”

    皇甫端容一愣,之前见他为了自己女儿还不肯独自逃走,没想到现在答应的这么痛快,这是反正已经玩过了不吃亏吗?不由冷笑道:“还有一件事,这件事我不想再有其他人知道,你若做不到守口如瓶,我皇甫家也不是吃素的,皇甫家就算倒霉也能拉你垫背!”

    苗毅:“君媃你准备怎么处置?”

    皇甫端容:“这不需要你担心,我自己的女儿我比别人上心!”目光一扫榻上的凌乱。加上屋内残余的异样气息,令她心头火起。好好一个漂亮女儿就这样便宜了这王八蛋,女儿这辈子算是毁了。她是一刻都不愿多呆下去,留下一声冷哼,转身便去。

    等到苗毅从屋内走出时,已经不见了她的人影,只有月色寂寥。

    阎修闪身落在他身边,阴森森道:“大人?”

    苗毅微微摇头表示没事,只是举头望月时忍不住一声轻叹,还没和皇甫君媃快活完就撞上了这种事,这叫什么事?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对他和皇甫君媃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否则他也没办法和皇甫君媃解释将来要发生的事情,断了也好,只是对那女人来说,心中有愧!

    他回头不忘交代一声,“这事只有你知道,切不可让夫人知道。”

    阎修点了点头,知道这事如果让夫人知道了大人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整个苗家上下有谁不怕夫人的?

    大人也不例外啊!

    天街西城门,从天而降的刘嬷嬷跟在皇甫端容的身后而入,一路回到了群英会馆。

    入了内院,留下了刘嬷嬷,皇甫端容独自一人进了阁楼,上了女儿的闺房,将门一关,挥手招出了皇甫君媃。

    皇甫君媃看了看四周,发现已经回了自己房间,顿时一脸惊恐地拉住了母亲胳膊,道:“娘,你把牛有德怎么了?”

    皇甫端容甩开女儿的拉拉扯扯,寒着脸道:“没怎么样,看在你的面子上,娘也不想让你伤心,放过了他!”

    皇甫君媃惊喜道:“真的!”

    皇甫端容:“自然是真的,不过娘和他好好谈了下,他答应了,从此和你一刀两断,也答应了会保守秘密,我想他也不会骗我,否则出了事对他也没任何好处。”

    一刀两断?皇甫君媃惊住了,摇头道:“不会的!”

    皇甫端容一把抓住了她,迅速施法解除了她身上的禁制,又一把推开了她,“娘用的着骗你吗?你若是不信,不妨亲自和他联系确认一下,看看娘有没有说错!”

    皇甫君媃见她如此自信,心中涌起绝望,可她仍不死心,迅速招出了和苗毅联系的星铃,准备找苗毅问个清楚。

    谁知,眼前一花,手腕一紧,皇甫端容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又迅速出手封了她的修为,强行将她掌中的星铃给夺了走。

    皇甫君媃眼睁睁的,眼睁睁地看着皇甫端容抬手施法在星铃上一抹,抹去了她和苗毅留在星铃上的法印。

    瞬间,皇甫君媃明白自己上了母亲的当。

    道理很简单,她身上有许多星铃,母亲根本不知道哪只星铃上的法印是苗毅留下的,那么多星铃核对起来麻烦,首先必须要找到留下有苗毅法印的物品才能核对,可到处打探必然惹人生疑,母亲略施小计欲擒故纵,立刻让自己把和苗毅联系的星铃主动拿了出来,省去了诸多麻烦。

    “娘!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让我确认吗?”皇甫君媃悲愤摇头道:“为什么?为什么?”

    皇甫端容翻手收了那只星铃,看向女儿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叹道:“确不确认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娘真的没骗你,牛有德真的答应了会和你断了,并保证了不会再和你来往,为了你好,也是为了他好,这件事情就当过去了,你若再纠缠下去,将要把皇甫家拖入万劫不复之地,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娘和你爹被天庭给拖上刑台吗?难道你就忍心看到爹和娘人头落地吗?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回头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皇甫君媃脸色惨白,依旧是披头散发的模样,踉跄后退,一脸凄然地摇头,她知道母亲说的都对,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是错的,可是她心里真的放不下那个人,她同样也不想连累父母,不禁喃喃自语道:“那我该何去何从…”

    皇甫端容:“只要你肯断了和他的来往,何去何从不难抉择!这间铺子我会马上调派人来接手,你以后就跟在娘的身边,娘会再给你物色个好的男人,离了他牛有德你照样活得好好的。”

    皇甫君媃惨笑摇头:“我身子早就给了牛有德,你再给我找个男人?谁愿意捡破鞋穿?”

    皇甫端容眉眼一竖:“现在知道后悔了?大不了不嫁!就算嫁又如何?皇甫家族的门楣摆在这里,有的是人想入赘我皇甫家,进了皇甫家的门,还轮得到他来甩你脸色看?能找到我女儿这么漂亮的夫人,他偷着乐去吧,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媃媃,娘不妨和你说句老实话,在你爹进皇甫家之前,娘也有过其他男人,也曾如胶似漆,也曾恩爱难离过,只是那人不愿入赘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早先娘也有和你同样的担心,可如今我和你爹还不是过得好好的,所以说有些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说这话时眉眼低垂了下来,若不是为了劝慰女儿,估计这话永远也不会告诉女儿。

    皇甫君媃瞬间安静了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听说天元侯下台了,如今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他如今在嬴天王府邸当差……”

    东华总镇府,屏退了里里外外所有人,前来探望老上司的苗毅和碧月夫人对坐在后花园中长谈,话题免不了涉及到天元侯、海渊客和海平心。

    感谢了苗毅对海平心的照顾后,碧月夫人黯然神伤,道:“虽然见不到人,海渊客那我经常联系,天元那我也经常联系,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在干什么,如今女儿也见不到,这都是我自作孽……”

    有些事情没人能和她谈心,如今也只有一个知情的苗毅了,说起来后,这女人絮絮叨叨个没完。

    苗毅发现这曾经明媚照人的女人眉宇间多了几丝淡淡的忧伤,耐着性子听她唠叨的差不多了后,适时地提出了此来的目的,“碧月,你那只千面妖狐能不能借我用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