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一四章 王妃心思

飞天 第一五一四章 王妃心思

    本是风吹雨打身不由己任人摆布之身,一朝成为天王妃,而且是四大天王家眷中唯一的一位正室王妃,显耀、殊荣和荣华富贵自然是不在话下,不知羡煞天下多少女人。

    媚娘自然也明白自己这一身富贵因何而来,知道自己的本钱是什么,可她也知道自己的弱势在哪,自己毕竟不是广天王的原配夫人,在其他三位天王都因王侯霸业的过程中牺牲了家人不续弦以表达愧疚怀念之情的情况下,给了她很大的压力,她以色上位上的太高了点,加上出身低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根基有点浮浅。

    她深知,以色博人尤其是长久伺候一人的情况下,哪怕你再漂亮,对方也有腻的时候。而她入王府的时间较晚,她入王府时,广天王的其他妾室已经为广天王诞下了子嗣,在面对天庭压力四大天王有意控制子嗣数量的情况下,她已经失去了为广天王传宗接代的资格,只许她生了一个女儿。

    在这样的豪门,儿子和女儿完全是两个概念,女儿迟早是要嫁人的,儿子才有得到重用的资格。如今广天王的几个儿子权势渐重,一旦其中某子真正得势,焉能坐视自己母亲是妾室的身份,必然要想办法把自己母亲给扶上正位,以正母亲名分,同样是以正自己名分,掌权才能理所当然。

    无论是世俗还是天庭,母凭子贵的道理放之天下而皆准。

    偏偏广天王虽然喜欢她,却也仅仅是喜欢她,只给她荣华富贵,却没有给她相应的权势,只让她管管王府家长里短的事情,不让她插手正事。她软磨硬泡想找点正事做。广天王总是乐呵呵一句:操那闲心干嘛,你又不懂!

    总之每次都以你不懂为理由打发了她,而她也确实从未经手过正儿八经的事,拿这话来堵她,她能有什么脾气?

    所以说,她地位虽然荣宠,虽然贵为天王妃,可在这王府的实权还不如广令公几个儿子,广令公的几个儿子表面上对她恭恭敬敬。可她知道,哪会将她放在眼里,只怕个个惦记着迟早一天让自己的母亲将她取而代之。而这王府除了广令公外,权利最大的其实是王府管家勾越,绝不会是她这个天王妃。

    所以此时广令公乐呵呵看着下面那些孙女辈的和婢女们玩耍时,她媚娘的注意力却在他的身上,注意着他的喜怒哀乐而应对伺候。堂堂天王除了公务繁多外,还要花大量的时间修炼,不会经常有这样的空闲,只要有这样相处的机会。她媚娘自然是要尽心尽力让广令公高兴的。

    外人只看到她的风光,却不知道她的压力。

    就在这时,媚娘身子微微后倾。从广令公脖子后面借光,瞅了眼大步走来的一个老头,正是王府管家勾越。她心里有些不舒服,知道这位一来就肯定有事,小事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天王的雅兴,她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和天王相处,估计又要被打断。

    勾越顺长廊走入了阁楼内,微微左右偏头示意一下。阁楼内环伺的婢女们皆恭恭敬敬默默低头,纷纷静悄悄退下了。

    “王爷、王妃。”走到正座旁的勾越行礼后不说话了,看向了媚娘,虽不好说什么,可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我和天王有要事谈,天王不让你干政,你还是自己识相点吧。

    媚娘心里不爽。假装没看见,只管盯着下面莺莺燕燕欢笑的场景。

    同样盯着下面的广令公察觉到身旁的王妃没反应,慢慢偏头看来,“咳咳”干咳了两声,他也不好直接赶王妃走。也是在暗示提醒王妃暂时回避一下。

    媚娘脑袋微微低垂,脸上浮现几分委屈。又带着几分泫然欲泣,低声哀怨道:“王爷说了今天不谈公事,答应了今天陪我和媚儿一天的,你看媚儿今天多开心,在那卖力跳舞表现给自己父王看,王爷说话不算话吗?”

    广令公目光投向下面围了一圈的莺莺燕燕,中间斗舞的一女舞姿优美,不但长的漂亮,更兼媚态横生,里里外外都是个天生的尤物,活脱脱继承了其母的优点,更有其母没有的青春烂漫气息,名叫广媚儿,是他最小的女儿。之所以最小,自然和媚娘进府晚也有关系,此时正和一群年纪差不多的侄女辈一起玩耍。

    再偏头看看一脸委屈的夫人,广令公心中多少涌起几分歉意,偏头另一旁,问:“事情机密吗?”

    勾越瞥了眼媚娘,回道:“机密倒也谈不上。”

    广令公抓了媚娘的一只柔荑到自己手上抚摸着,“既然不涉及机密,那就没什么好回避的,说吧,什么事?”

    勾越道:“是牛有德的事。”

    “牛有德…”广令公愣了一下,苗毅虽然出名,可还不至于常在他的议事日程上,怔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是谁,奇怪道:“他不就是从荒古活着出来了吗?能有什么事?嬴家出手了?”

    勾越:“收到风声,有传言说,这牛有德是火修罗的弟子。”

    “什么?”广令公身形一震,直接将媚娘的手给撒开了,站了起来,从案后走出,面对勾越沉声道:“消息可靠吗?”

    陪坐的媚娘也慢慢跟着站了起来,目光连连闪烁,心想,这牛有德自己倒是听说过,这火修罗又是谁,竟然能让王爷如此震惊失态?

    勾越微微摇头:“消息是否可靠无法核实,不过十有八九是真的。”

    “何以见得?哦…”刚问出一句的广令公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微微颔首道:“是了,是了,应该是这样了,怪不得了。我当初就奇怪,青主为什么会把一个小小牛有德给调到左督卫去,如今看来是真的在刻意培养。”

    勾越:“不错!破军力保他,最后又松口让他去荒古死地受罚,这不像破军那倔驴的作风。很显然,青主早就知道了牛有德的底细,后来也告诉了破军,才能让破军松口答应。还有,牛有德能像火修罗一样活着安然离开荒古死地就是最大的佐证,而且据闻牛有德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彩莲境界,进度神速,又和火修罗的际遇吻合上了!王爷,无风不起浪,种种矛头指到一块,这事是真的可能性很大。”

    一旁的媚娘心中隐隐有些小激动,找到了参政的刺激感,头回旁听王爷的正事内容,想不到就听到了这么大的事,以前只当那牛有德是个惹祸精,这又是左督卫指挥使破军力保,又是青主刻意培养,那火修罗是什么背景回头得好好打听下,竟然能让这么多大人物高度重视。

    广令公眯眼捻须沉吟良久,徐徐道:“此子将来若能有他师傅火修罗一半的本事,也必将前途无量,如此美玉本王焉能错过,拿什么才能将他招揽过来呢?”

    勾越:“他人毕竟在青主手上,就算愿意投靠王爷麾下,青主若是不放人也不好办,唯一的办法…联姻!”

    广令公点头:“生米煮成熟饭,成了我广家的女婿,青主就算扣着不放也说不过去。那小子又没什么背景,联姻后就彻彻底底成了我广家的人,好!”转身看向了下面欢歌笑语的莺莺燕燕中,“你看谁嫁给牛有德最合适?”

    勾越上前,目光扫向下面,正欲筛选,一旁的媚娘咬了咬唇突然清脆出声:“就让媚儿嫁给他吧。”

    广令公和勾越齐齐回头看来,谈到正事,差点忘了她的存在,也都有些诧异。

    广令公眉头一皱,“媚儿?这不太合适吧?媚儿是本王正室王妃所出,乃是天王府正宗嫡女,用来联姻是不是有点过了,还是从孙辈中挑一个合适的吧。”

    媚娘上前挽了广令公胳膊,“既是嫡女,为父王分忧自然是首当其冲!妾身今天如果没听到还罢了,既然听到了怎能装聋作哑为护自己女儿而让其他侧室的女儿去联姻,传出去还不得让人戳我这王妃的脊梁骨!王爷,就让媚儿下嫁吧!”眼神中藏着一丝期待。

    不是没人想娶她女儿,想娶的人多了,也得要她看得上才是。放在以前,什么牛有德她是不屑的,但今天都听到了,虽然她不知道火修罗是谁,可这么多大人物看中的人,连自家王爷也要下血本培养的人,只要眼睛不瞎,都知道这牛有德将来的前途无量,假以时日必然是一个手握重权的人物!

    什么豪门子弟求亲,什么权贵子弟求亲,她的女儿不缺,最缺的就是一个手握重权的人将来做她们母女的倚仗,有了这样的倚仗她们母女在王府说话才有真正的分量,才能让她们母女的腰杆真正硬起来,而不是虚有其表,才不用担心轻易会丢掉王妃的位置。这些,那些豪门权贵子弟是做不到的!

    如果是早年,她也许会像普通人一样,一听说是什么豪门权贵子弟就觉得人家可以无所不能,在王府这么多年后终于明白了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不是所有的豪门权贵子弟都能上升到足够的层次。遇上真正的大事后,那种姻亲有些情况下有用,有些情况下各家顾各家利益的时候什么联姻都是假的,真不如手上握有一个手握重权的实权女婿强。

    没碰上不知道也就算了,这么好的机会被她碰上了,哪怕说了不让她参政,她也断然不能错过,哪怕挨骂她也要掺一嘴为自己女儿争取。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