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二四章 四城门又封闭了

飞天 第一五二四章 四城门又封闭了

    何谓凌迟处死?就是千刀万剐!

    一旁的牧雨莲看向苗毅有些欲言又止,觉得杀就杀了没必要使用酷刑,容易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看看身边的手下没办法将相劝的话说出口,自己的手下被人杀了,大人在出这口恶气,她阻拦算怎么回事?

    “呜…呜…”褚子山闻听,口角甩血,疯狂摇头干嚎,却无法逃脱被行刑人员给拖走的命运。

    拖到一旁,剥下了身上的战甲和衣裳等一应身外之物,赤条条,被强行摁跪在黑龙司成员的尸体前。

    左右各一人拉拽住他的双臂,后面一人揪住了他的发髻控制死了,同时一只金属长靴踩在他后背顶住了。

    跪地却不能动弹的褚子山疯狂呜呜,一名金甲小将走到了他的正面,挥手捞出一把匕首,寒光在手中忽闪,在他胸膛上划出一道血迹,一片鲜肉飞走。

    寒光越闪越快,正儿八经的小刀片肉。

    蓝虎旗中军本就有肩负刑罚之人,这种事情不愁找不到人干。

    不一会儿的工夫,褚子山赤条条的身上便如同血洗了一般,半肉半骨的身子跪那,痛得得瑟瑟发抖,喉咙里咕噜声不断。害怕的劲头已经过去了,绝望的眼神中不乏悔意,悔不该不听人劝,本有大好前程的自己一时**熏心为了个女人居然落得如此下场……

    千刀万剐的场面绝对没那么好看,牧雨莲自己都看得头皮发麻,女人再心狠也难以适应这场面,转过了身去。

    清理打扫战场的数万人陆续回头,看着这边行刑的场面,也一个个有点心寒发冷,不时看看那面无表情的总镇大人。

    众人既感慨这位总镇大人手段的狠辣,也再次发现这位总镇大人的确是容易意气用事之人,当年因看不惯嬴天王卖女求荣没管住自己的嘴,落得个荒古千年刑罚差点丢了命。这次又因为下面弟兄的死伤一怒之下将近万天庭人马给屠尽,还真是不怕惹麻烦。

    可是不管怎么样,无可否认,有个这样的上司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看向苗毅的眼神只有发自内心的敬畏!

    没等太久,血流一地的现场,几乎成了骨肉分离骷髅架子的褚子山终究是没能熬下去,在极度痛苦的煎熬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为防意外,行刑的那支匕首直接从排骨中间插入。刺破了里面的心脏…

    行刑完毕复命,苗毅对牧雨莲下令道:“将战场打扫干净,准备回御园!”

    “是!”牧雨莲领命安排去了。

    苗毅独自离去,到了一处避人耳目的地方,将黑衣人和‘云知秋’又放了出来。

    ‘云知秋’瞪着苗毅,一副恨不得一口咬死苗毅的样子,苗毅却一把将‘云知秋’推给了黑衣人。

    黑衣人点了点头,将‘云知秋’收了,借着山脉走势掩护,快速离去。

    稍等了一会儿。估计人已经走远了,苗毅双臂一振,澎湃法力之下,轰一声天摇地动的巨响,山崩地裂,浩荡烟尘翻腾,将其给掩埋。

    打扫清理战场汇总情况的数万人马一惊,迅速成群结队飞来,只见大地烟尘漫卷,不知出了什么事。

    稍候。苗毅的人影突然从弥漫烟尘中冲天而起,盯着下方四处打量,脸色不太好看。

    牧雨莲迅速飞近,惊疑不定道:“大人。怎么了?”

    苗毅拍了拍原本挂着兽囊的空荡荡腰间,沉声道:“江一一突然破囊而出,遁地跑了!”

    牧雨莲一惊:“大人不是在他身上下了禁制吗?”

    苗毅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就跑了出来,我一剑刺出,也不见任何动静。我手中剑竟然瞬间化作齑粉,还差点着了他的道,他一闪便钻入地下没了踪影。”

    他为何不挑别人来背黑锅,偏偏挑**贼江一一?就是因为他曾经亲眼目睹过江一一化金为粉、遁地来去自如脱身的本事。

    牧雨莲迅速回头下令,“给我搜!”

    数万人马立刻散开了拉网搜查,法力深探地下,远远近近地快速搜索。

    而苗毅则站在一旁的山头上摸出了星铃,联系上了云知秋。

    云知秋:牛二,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苗毅:事情已经解决了,你现在可以走出商铺亮亮相了,证明你并未被江一一劫走,以还你清白!

    云知秋心惊肉跳:什么叫事情已经解决了?你杀了褚子山?

    苗毅:我不杀他难道还留他不成?

    云知秋急了:你杀了他怎么对上面交差?

    苗毅:我自有办法应对,好了,不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善后。

    随后直接掐断了和云知秋的联系,气得云知秋直跺脚,不过她也知道,弄出这么大的事情苗毅肯定要进行善后,现在不是跟苗毅发泼的时候。

    褚子山手下的上万人马其实也并未全部战死,有些只是被流星箭给射成了重伤,未伤中要害者并未毙命,正被人给抓来集中到一块。

    一名手下提来一名伤员,被苗毅伸手拦了下来,示意其将人留下后,又挥了挥手示意其忙自己的去,这人交给他来处理。将那伤员提到偏僻处,苗毅问:“你叫什么?”

    伤者心有余悸道:“周郎!”

    一番问答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苗毅解开了他身上的法力禁制,摸出了两只星铃打下了自己的法印,又双双递给对方,“留个联系方式。”

    伤者一愣,不知道苗毅为何要和他留下联系方式,不过心中大喜,既然要和自己保持联系,那就说明不会杀自己。

    他自是赶紧照办,在两只星铃上打下自己的法印后,一只奉还给了苗毅,见苗毅点了点头默许了,自己也就将另一只收了起来。谁知东西刚收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眼前寒光一闪,一口锋利宝剑已经砍下了他的头颅。

    “我也是在夹缝里救生,见谅!”收了宝剑的苗毅盯着倒下的身躯淡淡一声,转身而去。

    云华阁,正堂的伙计们突然一个个静止,皆看向了同一个方向,看向了从后堂款款走出的云知秋,千儿、雪儿相随在后。

    木匠等人早知道她没事,还好点,其他伙计们则明显有些诧异,老板娘没被抓走一直在铺子里?

    “一个个不干活,眼睛都看直了,没看过还是老娘脸上长花了?”云知秋一如往常的派头喝斥了一声。

    伙计们立刻动了起来,心头忧虑散尽,脸上有了笑容,继续忙自己的。

    云知秋刚走到门口,忽见石匠匆匆忙忙的快步而回,撞见在门口。石匠见到老板娘愣了一下,旋即见礼,“老板娘。”

    云知秋斜了眼对面店铺门口朝这里鬼头鬼脑看了眼又缩回了铺子里的伙计,目光落回石匠身上,教训道:“掉了魂似的急急忙忙干什么?”

    石匠回道:“老板娘,四城门又封闭了。”

    云知秋眉头一皱,“又出什么事了?”

    石匠摇头:“不知道,只听说是守城宫那边下令封锁了四城门,城头上也加强了戒备,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云知秋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领了千儿、雪儿继续走向街头。

    这时对面商铺门口冒出一体态微胖的胖掌柜,正是之前跑到云华阁内打探过消息的那位,一脸乐呵呵笑容地凑了过来,“哟!老板娘,出来逛街了?”同步随行在云知秋身边。

    云知秋冷哼哼道:“再不出来露个面这天街上怕是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老娘往死里咒,本想安心修炼,谁知尽冒出闹心的事来。”

    胖掌柜哈哈笑道:“怎么可能,老板娘与人为善,和大家无冤无仇的,谁没事咒你干嘛。”

    “是吗?”云知秋美目斜睨,“那我怎么听铺子里的伙计说,麻掌柜跑到我铺子里说什么我被**贼江一一给掳走了?你说这话不是存心坏我名声么,我哪里还坐得住,还不得赶紧出来走一走。”

    “这话说的,你铺子里的伙计肯定是听错了。”胖掌柜干笑两声,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头,业已当面确认眼前这女人的确是云华阁老板娘云知秋,也就不再自找没趣了,找了个理由走人,“我铺子里还有点事,老板娘,您忙,我就不奉陪了。”

    走了一个胖掌柜,两边商铺里又不断冒出其他商铺的掌柜过来打招呼,云知秋一一应付自如。

    之前是云知秋被**贼江一一给掳走的消息扩散开了,如今又是之前的消息是谣传,云华阁老板娘并未被**贼江一一给掳走的消息扩散开了。

    消息传到守城宫时,守城宫内的天街大统领叶易正心神不宁的徘徊在后花园中,脸上带着忧虑之色。

    由不得他不担心,突然接到上面的通知,说九环星一带出现了一伙不明人马围攻酉丁域都统及其随行人马。叶易问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然而上面一时间也弄不清是什么人,只告知据褚子山的手下上报似乎是近卫军的人,现在正在逐级上报让天庭那边确认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其他的情况暂时还不知道,只让这边加强戒备以防万一。

    叶易随后联系褚子山身边的亲信问情况,谁知这一联系发现对方已经联系不上了,很有可能已经死了,这让他心惊不已,赶紧下令封闭了天街的四城门,以防突变!(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