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二六章 天帝震怒

飞天 第一五二六章 天帝震怒

    勾越:“消息应该不会有误!”

    “青主想干什么?”广令公瞬间怒了。

    勾越提醒道:“王爷息怒,这事很有可能青主并不知情,老奴怀疑可能和牛有德有关?”

    “牛有德?”广令公怒声道:“怎么又和牛有德扯上了关系?”

    勾越:“我也是刚才询问下面详细情况时才有所怀疑,褚子山所部人马出事前,要去九环星天街强行迎娶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是曾经在牛有德任职的天元星天街和牛有德传出过绯闻的一个女人,名叫云知秋。”

    谁都不是完美无缺的圣人,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容易出大错,身边越是需要一个能劝住其怒火的人。

    广令公冷静了下来,迟疑道:“和牛有德有过绯闻的女人,褚子山要强行迎娶这个女人,褚子山遭到了近卫军围攻,牛有德是近卫军的人…”沉吟中沉默了一会儿,复问:“这褚子山是酉丁域的都统?”

    勾越知道他心里已经有数了,回:“不错,正是酉丁域,是右督卫安插的人。”

    “哼哼!”广令公忽然冷笑了起来,“有点意思,青主好不容易找到借口安插下来的人,我正觉得风头没过不好再起干戈,暂时忍耐着,这牛有德倒好,先帮本王给解决了一个,看来这牛有德还真是注定要成为本王的女婿。”

    勾越:“青主知道后定会震怒,这牛有德怕是处境堪忧了。”

    广令公目光闪了闪,没接这茬,反问道:“也就是说,如今已经知道了牛有德下落?”

    勾越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眼站在殿门口远远看着这边的王妃母女。试着问道:“王爷的意思是可以安排小姐和牛有德见面了?”

    广令公道:“事犯在我的地盘上,青主要处置也没办法回避我插手,尽快把他们两个的事情敲定下来吧。”

    勾越明白了,现在正是牛有德落难的时候,牛有德的死活有相当一部分的话语权是掌握在王爷的手中,也正是排除其他竞争者的好机会,当即点头道:“老奴这就安排!”

    广令公也回头看了眼母女俩,没再多话,步履沉稳地离开了。

    躬送其离去后。勾越默立原地稍作酝酿,方转身又走回了大殿门口。

    媚娘正被这一主一奴你一眼我一眼地瞅的心里直嘀咕,此时见勾越回来了,也迈出了门槛,笑吟吟道:“总管有事?”

    勾越恭敬行礼道:“王妃,能否借一步说话。”

    媚娘微微一笑抬手,又领了勾越回庭院中,而随行的勾越立刻将大致的情况给讲了遍。

    媚娘听完后一惊,“杀了王爷手下近万人马?总管,你确认是牛有德干的?”

    勾越点头道:“八九不离十了。”

    媚娘难以置信道:“这厮怎敢如此胆大包天?”

    勾越叹道:“他又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血洗天街商铺的事情都干过两回了,嬴天王的外孙女都敢绑在旗杆上吊她几天,加上嬴天王孙子嬴耀之死和御园口出狂言。连嬴天王的脸都打过三回了,这是敢在陛下娶亲仪式上闹事的主,干出这种事来一点都不意外。”

    这么汇总起来一说,媚娘倒吸一口凉气,神情有点发僵道:“管家,这牛有德的脾气我怎么听着有点后怕,嬴天王的面子不给,陛下的面子也不给。又岂会给王爷面子,回头媚儿嫁给他后,不会三天两头挨打吧?我这丈母娘的面子到时候有用吗?”

    勾越无语,这都哪跟哪,他也是为达目的不惜开始为苗毅说好话,“王妃多虑了,他也不是一根筋的莽夫,否则惹出这么多事来哪能活到今天。还是分得清轻重的,事实上有许多事情他都是被逼还手而已,两次血洗天街哪次不是那些商户仗着背景欺他没背景逼得他举起了屠刀?嬴天王孙子的死也是他在各为其主的时候,旗杆上吊嬴天王的外孙女也是因为战如意那时候追着找他麻烦。至于陛下迎亲仪式上闹事,更说明此人是重情义的人。若是只图苟安自保的小人,怎么可能说出那样的话来?王妃。咱们先不说他火修罗的背景,光说他本人就担得起有勇有谋四个字,想必正气杂货铺王妃也听说过,那就是他还没加入天庭前一手捣腾起来的,如今已是天下数得上的买卖了,兼在天街和那么多强势背景的商户掰手腕,将那些商户给收拾的服服帖帖,天下各地天街的大统领中有几个能做到?其勇武就更不用说了,无生之地考核血战群雄,得了天帝御封的第一,炼狱之地考核单枪匹马在百万大军中杀了个三进三出,如入无人之境,傲笑百万大军为鼠辈,因此名震天下!什么鬼市、荒古就不用说了。在当初无人识其背景的情况下,他硬是凭着一身的战功在短短几千年内爬到了总镇的位置上,这速度大多数权贵子弟也不容易做到。最重要的是,他还是火修罗的弟子,修为进阶之快将远快过常人,他如今已经达到了总镇的级别,凭他的修为进度加上智勇双全的能力,离位列朝堂的侯爷之位也不过是区区几步而已,今后得了王爷助力的话,成为手握兵马大权的侯爷是迟早的事情。如此有情有义、智勇双全的人怎么可能在家里拿老婆出气,王爷能看上他并把掌上明珠下嫁自然是不会有错的!”

    一番长论,听的媚娘心头发热、目泛异彩、银牙轻轻咬了咬唇,有点怀疑这未来女婿是不是太完美了点,真心不能错过了,否则以后到哪找这么好的女婿去。可是转念一想,眉宇间又泛起忧虑之色,“他有情有义是不错,可那个云知秋是怎么回事?他竟然为了个寡妇不惜惹出这么大的事来,这有情有义若是都用在了那寡妇身上,还能看上媚儿吗?”

    勾越发现跟这女人沟通起来怎么这么困难,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都让你女儿一个人给占了?凡事有所得必有所失,许多事情连王爷都要做出牺牲,青主贵为天帝也常常做出妥协,你这…

    有些话只能放心里,却不能说出来,勾越还是微笑劝说道:“王爷之所以让老奴抓紧办这事,不就是因为牛有德此时陷于困境有把柄落在了王爷手中么?王妃自己都说了那只是个寡妇,是一个寡妇重要还是一个王爷的女儿重要他又不是傻子?再说了,凭小姐的姿色,又有王妃对小姐的管教,还怕栓不住牛有德的心么?”

    这话让媚娘眼中浮现出几分自信来,怎么对付男人她还是颇有心得的,否则她也不会成为王妃,有自己在背后调教,女儿的将来的确没什么好担心的。

    她点了点头后,突然笑道:“这牛有德我也是久闻其名,这样吧,这次我陪媚儿一起去看看吧。”丈母娘急于看看女婿长什么样的心态都是一样的。

    “……”勾越愣住,客气阻止道:“王妃,这怕是有些不妥,这次去的地方杂乱的很,您身份高贵,跑那去怕是会引得下面慌乱,王爷知道了怕是也会不高兴。”

    媚娘看着他笑吟吟道:“我想管家一定有办法说服王爷的,是不是?”

    “这…”话说到这地步,勾越作为一个下人还能再说什么?他直接强硬拒绝么?

    没办法,他只好当她面摸出了星铃和广令公联系,一番交流后收了星铃,勾越叹道:“王爷说了,您要去可以,但是不能暴露身份。”

    媚娘顿时笑容满面道:“此行全凭管家做主,本妃照办就了。”

    勾越低声道:“那还请王妃和小姐打个招呼,见到牛有德后尽量不要惹得人家反感。”

    媚娘明白他的意思,不就是收收大小姐的脾气装淑女博男人欢心么,这个好办……

    天宫,星辰殿。

    “一群废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一个个都不知道是谁干的,朕要你们有什么用?”

    殿内,从案后走到殿中,青主黑着一张脸,指着右督卫指挥使武曲、天宫大总管上官青、监察左使司马问天、监察右使高冠一个个破口大骂。

    事情出在静僻之地,没有天庭的眼线看到,现逐级上报到这里,青主反倒成了事发后高层中知道的较晚的,一听说数万近卫军围攻地方人马已是很诧异,近卫军有这么大的行动不可能不经过自己同意,这是怎么回事?连续招人询问之下,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一个个都不知情,这才是最要命的,青主勃然大怒!

    挨着骂拿着星铃紧急对下联系确认过的武曲忽然拱手,沉声道:“陛下,右督卫这边已经全部核实过了,所有人马皆在掌控中,没有人在酉丁域。”他的脸色也不好看,酉丁域的人是他右督卫出去的,竟然被近卫军的人给剿灭了,开什么玩笑?

    挨骂的几人都在拿着星铃联系下面的人确认情况。

    “不是右督卫干的就是左督卫干的,破军呢?”闻言后的青主目光扫过几人,怒生道:“破军怎么还没来?”

    “左督卫指挥使破军求见!”外面突然传来守卫高唱禀报。

    青主霍然回头,喝道:“滚进来!”

    很快,沉着脸的破军快步而入拜见,青主没二话,劈头问道:“是不是你手下人干的?”

    破军道:“接到陛下通令,臣已经紧急传令下去,让下面人快速核实,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职责分工不同,近卫军在青主有意限制下,战力最强情报路子却又是天庭各部分中最弱的,也可以说破军是天庭高层中最后知道消息的,不是青主过问他只怕还不知道,而武曲之所以早知道了消息是因为出事的就是他下面的人。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