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四一章 牛有德来了

飞天 第一五四一章 牛有德来了

    “这疯子带人怒冲冲跑这里来干嘛?”

    “你傻呀,没听说云华阁的老板娘跟他有一腿啊!”

    “他跟云华阁老板娘有一腿关天街什么事?”

    “蠢货!褚子山要强娶那女人,现在还不明白褚子山是怎么死的吗?算账的来了!”

    “早就怀疑那疯子有可能会打上门来,褚子山那傻鸟,惹谁的女人不好,这下好了吧,自己把命玩没了也就算了,还连累下面丢了几十万条性命,这次搞不好还要连累九环星天街。”

    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几乎静止的天街突然骚动起来。

    “掌柜的,他不至于攻打天街吧?”

    “连酉丁域都统都宰了,几十天庭大军说杀就杀了,他会把我们的命当回事吗?这家伙血洗天街可不是头回,驾轻就熟啊,安全稳妥第一,快把东西收起来躲一躲。”

    “发什么呆?还不快收东西关门,牛有德那疯子搞不好又要血洗天街,速度快点……”

    许多商铺的掌柜迅速招呼伙计收东西关门,先躲一躲再说。

    “我说李掌柜,你还发什么愣,牛有德要来清算云华阁老板娘的事了,先避避再说吧。”

    有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也被隔壁或邻里之间给提醒的赶紧往铺子里跑,飞快招呼伙计手脚快点。

    没办法,虽然苗毅当年血洗天街的事情远没有传言说的那么可怕,可是谣言这东西本就带了造谣的成分在其中,传来传去各种说法都有,可真要撞上了,人本能的都要做最坏的打算。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我又不是不付钱。”

    “客官,对不住了,小店有点事,您去下家看看吧。”

    “怎么回事?我们看看也不行吗?”

    “客官,去别家看吧,本点要关门了。”

    “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吗?”

    “你有意见去统领府告状去……”

    一时间不断有客人被从商铺里推出来。然后干脆关门。不断有赶出商铺的客人站在街头怒骂,不过大家很快发现天街兴起了一波轰赶客人的关门潮,站在街道上左看右看,简直是从街头关到街尾。

    不少客人傻眼。这才发现不仅仅是自己个人遭受了不公正待遇,甚至还发现有些商铺掌柜的把门一关后立刻领着一群伙计跑路,也不知道往哪钻去了。

    不在天街开铺子做买卖的人,是很难明白前因后果堆积在这个时刻下‘牛有德’这名号对天街的威慑力的,很多人看不懂了。有懂的人解释后,才恍如大悟。

    这一大悟,不少来此采购的客人也慌了,担心殃及池鱼,有人开始赶快找地方躲。倒不是大家真有多怕牛有德,而是人一遇乱都有盲从心态,所以如传染病一般,在一些逃跑客人的惊恐传染下,跟着跑,可是能往哪跑啊。四城门全部封闭了,憋在城内乱窜。

    一时间,天街差不多有九成的铺子集体关门,街头人潮滚滚,不少商铺伙计在隔着门缝朝外看。

    天街顷刻间乱了。

    守城宫外,千儿、雪儿和木匠等人正焦急地等在高高的台阶下面,云知秋被带进了守城宫究竟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若不是云知秋传出讯来说没事,这边怕是已经打进去了。

    石匠不时看看街头的一条巷子里,那里有几条人影徘徊,是魔道的人。一旦有事,随时做好了强攻守城宫的准备。当然,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这一步,目前为止和云知秋的正常联系保持着畅通。可见守城宫内也没有剥夺云知秋的对外联系。可若是定时间隔联系的云知秋没了反应,这边可真就要动手了。

    而云知秋随身的兽囊里带了老范,也是为了以防万一的。

    可就在这时,一道隆隆之音自报家门回荡守城宫上空,顿时让千儿等人愣了一下。

    雪儿随后大喜道:“是大人来了,大人终于来了!”

    木匠等人也松了口气。能有官方对官方的人交流就好了,毕竟苗毅的级别在那,高过天街大统领。另就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做不了云知秋的主。

    可随后让他们傻眼的是,发现天街很快乱了套,关门的关门,拒客的拒客,一时间街头到处是人跑动,他们亲耳听到对面的商铺里还有人喊:牛有德来了,快关门!

    石匠见巷子里那几名魔道的人被人群冲的不知道该往哪站,一个个贴墙,不禁挠头道:“喊着大人的名号,又关铺子,又到处乱跑,什么情况?”

    木匠愣愣道:“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儒生却是哭笑不得道:“要不要这么夸张?”

    千儿、雪儿面面相觑,大人有那么可怕吗?

    ‘牛有德’对他们没有任何危害,他们当然理解不了那些商户宁稳妥点也不惹麻烦的心情。

    同样傻眼的还有东城门内城墙脚下的一群人。

    这群人不是别人,勾越等人、左儿等人、唐鹤年等人、断鸿等人。

    媚娘母女已经戴上了纱笠,另外三方也有三名女子也戴着纱笠。

    四方已经探好了苗毅的抵达时间,都是来看看苗毅这边究竟是什么状况好做准备的,谁想在这个地方不期而遇了。

    勾越、左儿、唐鹤年、断鸿四人彼此间都非常熟悉,那都是认识多少年的老人了,尽管都易容了,可是一撞面立马看出了对方是谁。

    四方正互相打量呢,彼此间都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忽然传来苗毅一声喝,紧接着就发现天街乱套了,关门关铺拒客赶人,街头到处见人跑,跟凡人见了鬼一样。

    尤其是他们所在东城门这块,那几乎是家家户户的掌柜带着伙计一起跑路,因为离‘牛有德’最近,怕先遭殃,躲远点,很快让他们身边变得空荡荡的,倒是清净了。

    这场面简直太壮观了。令四方有些所料不及,勾越、左儿、唐鹤年、断鸿面面相觑。

    左儿半冷哼一声,“还真是恶名远扬!”

    她对苗毅是没什么好感的,所以说话没什么好客气的。若不是到了这个地步,才不会来往这事上凑。

    至于她身旁戴着纱笠的嬴月,那是曾经在御园战如意入宫时的大喜日子见过苗毅的,她对苗毅并无好感,实在是苗毅和嬴家结怨太深。她堂兄嬴耀的死和苗毅有牵连,苗毅又扫过她家在天街的商铺,加之苗毅还在战如意大喜的日子让嬴家颜面大失,能对苗毅有好感才怪了,在朋友圈说到‘牛有德’可谓没什么好话。

    正因为如此,所以嬴家事先已经和嬴月讲明了道理,由不得她不同意,就是要她做牺牲的,算是继战如意之后吧。所以左儿也不介意当着她的面讲苗毅的不好。

    “头回来认面,想不到面还没见着。就先见识了他令‘小儿止啼’的威名,这场面倒是难得一见,也算是不虚此行。”唐鹤年瞅着街道上的乱象乐呵呵一声,有几分调侃的意味,他的目的别样,带来的寇文绿只是障眼法,所以一些话说的也没什么顾忌。

    唐鹤年身边的寇文蓝摸出手帕左右擦了擦脸,嘀咕道:“至于么?”易容了也改不了下意识的老习惯,他真没想到自己的老部下牛有德在天街竟然有这么强悍的威慑力,自己貌似也是做过天街大统领的。怎么体会不到这感觉?

    听到有人惊慌喊着‘牛有德来了’的话逃跑,加之左儿和唐鹤年的话,戴着纱笠的广媚儿忍不住语发颤音道:“那牛有德如此可怕吗?”

    她也是经常到天街玩的,虽然来的不是此地天街。可是从未见过天街乱成这样,哪怕是跟自己父王到天街,也没见人怕成这样啊!娘竟然想让自己嫁给这么可怕的人…

    “是媚儿吗?”听到媚儿的声音,唐鹤年身边戴着纱笠的女子试探着问了声,正是随行前来的寇文绿,寇文蓝的四姐。

    “绿姐姐!”广媚儿一喜。双手一掀垂纱,满眼好奇。

    寇文绿也掀开了垂纱,露出了清秀面容,很是端庄,微微一笑。

    “绿姐姐,你怎么来了?”广媚儿顿时高兴上前拉了她的手。

    谁知断鸿身边的纱笠女子也掀开了垂纱,露出一张面如莹莹皎月、眸若秋水的绝色佳丽,樱唇嘴角勾出一抹笑意,“绿姐姐,媚儿妹妹。”

    二女回头一看,广媚儿又惊喜道:“燕子姐姐!”

    三女碰头一起,又下意识看向了嬴月。嬴月本不想露面的,可此时还是有些不得已地慢慢揭开了垂纱,露出一张春花秋月般的娇容,轻露贝齿,带着一丝牵强笑意道:“绿姐姐、燕子姐姐、媚儿妹妹。”她大概猜到了这三位的来意。

    几人地位相当,都是经常在一起玩的人,各家的争斗对此没什么影响,若是哪家被斗垮了,自然就会断了往来。

    不过四人很快又看向了戴着纱笠的媚娘,广媚儿暗暗吐了吐香舌,昊轻燕对媚娘迟疑道:“你是?”

    断鸿果断打断道:“小姐,不要胡闹了。”语气中带着喝斥意味。

    有些人的身份心知肚明就行了,揭穿了的话,大家全都得低头行礼,于自己要办的事反而不利。

    勾越也不想媚娘在这种场合抛头露面,转身先闪身跳上了城头,余者陆续跟随,守卫也不阻拦他们,反而领着他们上了城头的阁楼上,因为事先早就有人通好气了,否则堂堂天街副大统领方立横也不会守在这城头上。

    不过此时的方立横已经是惊得目瞪口呆,双手扶在墙头上,瞪大了眼睛盯着城外的人马发憷,牛有德?竟然是这见鬼的家伙!带着人马杀气腾腾跑这来干什么?他隐隐猜到了什么,一想到云知秋还在守城宫,心肝就有点发颤,后脊背已经在冒冷汗,褚子山堂堂酉丁域都统都被干掉了啊!还有什么是这疯子不敢做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