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四二章 我必血洗屠城!

飞天 第一五四二章 我必血洗屠城!

    不但是他在发憷,城头上的守军也一个个心里冒寒气。

    城内乱成一锅粥一般,东城门城头上的守军竟然无一回头去看看,而是直盯盯看着城外那支人马,一个个极度紧张了起来。

    为什么天街的守军防御较弱?一旦有外敌入侵的时候,事关大家所有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城内的商户都有共同御敌的责任,这得是一股多大的力量?然而面对天庭人马的进攻,城内商户谁敢乱来?没人帮助天街守军,就靠他们去抵挡外面那批人马?

    登上城头阁楼,率先走到一扇窗前朝封锁城外看去的勾越本是云淡风轻的样子,然而轻飘飘的目光往下一扫的瞬间,瞳孔骤然一缩,身形静在了窗前,眯眼死死盯住了外面那支人马。

    掩饰了身份走到勾越一旁窗口前的媚娘身形亦瞬间僵住,垂纱后面的美目无法挪动。

    唐鹤年领着寇文蓝往窗前一站,目光往外一瞟,两人双双静止。唐鹤年嘴唇用力绷紧了,寇文蓝瞪大了眼睛。

    断鸿走到另一扇窗前,目光往城外一瞄,双眼骤然一眯。

    左儿走到窗前本是侧身偏头朝外看的,结果双目瞬间定格不动,身子却下意识慢慢转正了面对城外。

    广媚儿、昊轻燕、寇文绿、嬴月,四女结伴在一起有说有笑叽叽喳喳走来,也没能让窗前的几人有丝毫的动静,对吵闹的几女置若罔闻一般。

    当然,嬴月显得比较安静,只跟在三女的身后,显得沉默寡言,因为她清楚知道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倒是前面三个女人在丝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在异地相逢显得别有一番兴致,或叽叽喳喳,或窃窃私语,笑意盎然。商量着回头去哪玩的事情。

    然三人走到一片空窗前朝外一看,欢声笑语瞬间静止,一个个檀口微张,明眸僵化。神情愣怔。

    最后慢慢走到三人身边的嬴月微微低头,并未朝窗外看,不过很快察觉到了气氛不对,屋内为何突然如此安静?

    她抬头看了看屋内站在窗口的一群人,旋即慢慢回头看向城下。心脏可谓骤然一缩,似乎有种心跳停止的感觉,眼神愣愣看着下面那支杀气腾腾的人马。

    四家的人走到窗口前逐一被定格,目光看向城外那支人马的瞬间,一个个仿佛瞬间遭受雷击一般,僵在了窗口。

    一支列队并不整齐的人马,聚集在城外显得凌乱,甚至是显得有些狼狈,满身的狼狈。

    可就是这么一支貌似衣冠不整的天庭人马却给所有人极为震撼的视觉冲击力。

    蓝虎旗、各色鹰旗、各色狼旗在风中猎猎飘扬,染血变得黑褐后猎猎飘扬着。甚至是破破烂烂飘扬着。

    在各色战旗下的人,衣不卸甲,干涸的血迹遍染全身战甲。有人缺了一条胳膊,有人缺了一条腿,有人瞎了一只眼睛,几乎找不到什么完好无损的人,几乎是人人身上带伤,却一个个倔强地站在那。

    那混着血迹和尘土的斑驳身躯,俨然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一般。

    那些人满是血迹的脸庞上,许许多多人的脸庞上有泪水冲刷出的痕迹。很明显是哭过。那泪水冲刷血迹的泪痕干涸在脸上,带给阁楼窗口前众人的心灵震撼是难以言喻的。

    什么事能让这么多修士哭泣,什么事能让这样一群死都不怕的人哭泣,这些人该经历过怎么样的绝望?

    阁楼上的众人终于知道自己获悉的五万人马击溃百万精锐的战果是怎么来的。就是眼前这样来的。终于知道自己看到眼前这群人为什么会震撼,因为眼前就站着一群这样的人,一群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人。

    但是让众人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这些人的眼中都闪耀着怒火,一个个带着悲愤神色看着城头上,那一双双眸子里燃起的怒火仿佛要控制不住将这座城给摧垮。

    就是这群人给城内造成了巨大的慌乱?众人突然间觉得理所当然了。

    各色战旗依然在风中猎猎飘扬。战旗下,站在万人军阵前身着红色战甲的苗毅闭着双眼,压抑着心头的怒火,静静等候着,等城头上的答复,等对方开城门。

    “骄兵悍将!”窗前的左儿盯着城外的人徐徐吐字,也不知是赞还是夸。

    这一声让媚娘回过了神来,她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广天王手下的人马,更多的人马她也见识过,可是今天亲眼所见的这支人马所带给她的心灵震撼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那群人的愤怒眼神竟然让她有些害怕。

    有些东西是她不明白的,是许多人不明白的,一番前所未有的别样淬炼,一番前所未有的别样生死洗礼,让某种东西深深镌刻在了这些人的骨子里,让这些人散发出了一种别样的气势。

    媚娘垂纱后面的目光慢慢从那群人马身上落在了站在最前面的苗毅身上,银牙暗暗咬唇,连她也明白了为什么牛有德能带领五万大军击溃百万精锐,为什么几家的高层人物都亲自跑来了想要拉拢牛有德,这种人若真成了自己女婿的话,以后自己在王府的地位将无人能动摇,女儿自然也能水涨船高。

    此刻她下定了决心,这个女婿她如论如何都要抢到手,女儿愿嫁也得嫁,不愿嫁也得嫁!

    媚娘慢慢偏头看向一旁的勾越,传音确认道:“最前面那人就是牛有德?”

    勾越却没有回答,反而一字一句道:“真乃虎狼之师!”随后反应了过来,朝媚娘微微点头传音,“老奴也没见过,应该就是他。天后觉得此婿如何,可还中意?”

    媚娘回:“英气勃勃,气如山岳,乃真英雄,我甚满意,这事我可以代媚儿做主,还请管家务必尽力撮合成功!”

    “王妃满意,老奴自当尽力!”勾越回了声。

    寇文蓝也是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眼神中却有几分失落。

    以前不管苗毅怎么闹,其实在他心中并不认为自己比苗毅差,内心还有几分因良好家教不显现出来的优越感。但是今天,见到苗毅率领的这支人马后,他感觉到了自己和苗毅的差距,自己是带不出这样的人马的。

    “站在最前面的就是牛有德。”寇文蓝回头对唐鹤年传音一声。

    负手而立的唐鹤年微微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了,盯着苗毅的目光微微闪烁。

    “前面那个就是牛有德吗?”广媚儿目光从苗毅脸上挪开后,轻轻问了问身边的姐姐们。

    她心中说不清是什么味道,既想到了母亲说过要让自己嫁给牛有德,又有点害怕眼前的这支人马,这样的人马她在父王身边也不曾见到过,总之给人一种很厉害的感觉。

    嬴月认识,却没有回答,看向下面的眼神有几分复杂,这就是当年在御园别院内对抗嬴家的那支人马?

    昊轻燕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寇文绿知道寇文蓝知道,传音问了声得到答复后,点头道:“就是他。”

    而下面闭眼等候了好一会儿的苗毅突然睁开了双眼,手一捞,凭空抓出了逆鳞枪,骤然迎风指向城头,“嘤嘤”龙吟声回荡:“我再说一遍,速开城门!”

    城头傻眼的守军们下意识后退一步。

    “啊…”傻眼好一会儿的方立横一个激灵,哭丧着脸道:“牛大人,你还未回我,为何非要进城?”

    苗毅沉声道:“本部人马平叛路过,手下弟兄伤亡惨重,奉上命进天街休整,为何阻拦,莫非我等没资格进天街?”

    平叛?平鬼的叛!分明是你和褚子山抢女人好不好!

    方立横心中骂了回去,表面上客气拱手道:“牛大人,城内稍有骚乱,怕是不利于大人手下人马休整,不如就在城外扎营,需要什么东西守城人马代为采买如何?”

    “骚乱?”苗毅冷笑一声:“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在天街为祸!我部既然撞见了,焉能坐视不理,打开城门,容我部进去平乱!”

    方立横再次拱手:“不用劳烦,守城人马自会安稳,大人还是让弟兄们早点扎营休息的好。”

    苗毅手中枪头指向了封闭的城门,懒得跟他啰嗦,“是不是想让我亲手帮你打开?速开城门!否则别怪我下令攻城!”

    城头诸人大惊失色,这也太嚣张了,竟敢当众说出下令攻城的话来,你还是不是天庭人马?

    阁楼内的诸人面面相觑。

    可是没人会怀疑苗毅的话,这疯子连酉丁域都统都杀了,将酉丁域百万精锐也给屠了个几十万,连天帝迎亲的场合也敢闹事,攻城算什么?

    方立横紧张道:“牛大人息怒,我受令封闭城门,下令开城的事我做不了主啊,给我点时间回去禀报大统领如何?”

    噗!苗毅手中枪往地上一插,厉声道:“给你半柱香时间,半柱香后,若城门不开,我必血洗屠城!”说罢偏头示意。

    他身后的牧雨莲立刻摸出了一炷香,当众折断,断香点燃,投掷插地,一点香火在风中忽明忽暗,有风势相助,烧的有点快。

    血洗屠城!

    这是什么概念,这是想将城内杀个鸡犬不留吗?(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