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四三章 焦虑的叶易

飞天 第一五四三章 焦虑的叶易

    说出此话的声音虽然不像一开始自报名号滚荡全城,但是靠近东城门一带的商户却是听到了,血洗屠城?不知道多少人心惊肉跳,心中狂骂,这疯子还真想血洗天街啊!

    一些躲在商铺里不出的掌柜和伙计们之前还抱着侥幸,认为牛有德不见得真敢血洗天街,可听到这话后哪还敢侥幸下去,人家都当众讲出来了,立刻再次开门快跑,赶紧逃远一点,东城门一带的街头很快空的不见一个人影。

    城头守卫高度紧张了起来,阁楼上的众人可谓相当无语,发现这牛有德还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冒。

    然而令所有人深信不疑的是,牛有德这家伙还真干的出来,估计不是说出来吓吓人的。

    可令阁内诸人难以置信的是,牛有德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他身后的人马竟然无一有异样,那眼中的怒火仿佛在告诉所有人,今天非进城不可,若进不去屠城又如何?

    唐鹤年突然轻轻叹息一声,“这支虎狼之师怕是很快要不复存在了。”

    左儿微微点头道:“怕是很快就要面临被解散的命运。”

    其他年纪轻的人,包括王妃媚娘在内都听不懂两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勾越等几个老家伙却是微微轻叹,似乎都明白。

    媚娘不禁暗中传音问勾越:“既是虎狼之师,为何要被解散?”

    勾越暗中回她:“近卫军是陛下的近卫军,而不是其他某个人的近卫军,连牛有德说出这样的话来,下面连点异常反应都没有,就凭他们只听令牛有德一人,这就是最大的罪过!”

    媚娘恍然大悟,惋惜道:“那还真是可惜了。”

    勾越提点道:“只要牛有德在手,就会出现第二支虎狼之师、第三支虎狼之师,王爷手上不愁给他练兵的人马!”

    媚娘明白勾越的意思,这是在暗示只要牛有德归附王爷。近卫军有什么损失和王爷又有什么关系?

    她不禁暗暗咬唇,这同样也越发说明这牛有德对王爷的重要性!

    “牛大人稍等,我这就去通报!”方立横再次拱手,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迅速转身而去,避开到一旁还拉住一名手下叮嘱道:“尽量稳住,千万别惹怒这疯子,否则这滚刀肉可真的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那人心想,还用你提醒吗?嘴上却是连连点头。“是是是!大人速去速回,否则卑职怕坚持不了太久。”他是真心不想应承这局面,压力太大!

    方立横当即掠空而去,快速飞往守城宫。

    时间回头,守城宫内的天街大统领叶易其实早一步知道了情况,在苗毅率人马赶到之前刚好知道了消息。

    外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他今天也没心情修炼,正在后花园内思虑漫步时,突然接到了上峰总镇府的传讯。

    总镇大人亲自传讯,明确告知。让他小心点,上面通报下来,那率领五万近卫军斩杀酉丁域都统及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的人就是牛有德!

    一听消息,叶易差点吓得肝颤,倒不是他和牛有德有什么过结…当然,也不是一点过结都没有,他当年也是参加过炼狱之地考核才升任了天街大统领,是首届参与炼狱之地考核的人,和牛有德是同届,所以他当年也是围攻牛有德人马中的一员。就这么点过结,不过毋庸置疑,当初那么多人,牛有德肯定不认识自己。也仅仅是自己认识牛有德而已。

    正因为他亲眼见识过牛有德在百万大军中单枪匹马三进三出的情形,才深知牛有德的彪悍,加之人家如今地位比自己高,手上又握有重兵,哪是他招惹的起的,关键那家伙是出了名的疯子。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而最大的麻烦是,他命人把云知秋给请进了守城宫问话。

    他现在咒褚子山祖宗十八代的心都有了,所有事情联系起来,哪能还不明白褚子山是怎么死的,牛有德那疯子果真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这他妈是有人动了牛有德女人把牛有德给惹怒了,几十万天庭大军就因为牛有德的冲冠一怒为红颜给屠了!

    现在自己抓了牛有德的女人,虽然自己是请来的,可鬼知道牛有德会怎么想,那疯子不会跑到这里来血洗天街吧?

    叶易真的有点怕了,酉丁域集结的百万精锐大军都挡不住人家,自己手上这点人马估计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何况自己手上人马的装备跟近卫军压根没办法相提并论,防护阵根本挡不住近卫军的破法弓攻击,他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啊!

    惶恐之下当即向总镇大人求援,告知自己把云知秋给请进了守城宫,人现在还在守城宫,怎么办?

    那位总镇大人当即大骂,褚子山死就死了,关你屁事,你吃饱了撑的插手这事干嘛,活得不耐烦了吗?牛有德若是率人攻打总镇府的话,连我都挡不住,你算老几敢管这事?

    骂归骂,事情还得想办法解决,那位总镇大人让叶易赶紧放了云知秋,务必要安抚好,他那边再跟上面联系,让上面沟通左督卫那边,希望左督卫的命令能管得住那疯子!

    叶易赶紧拜谢,收了星铃后立刻扭头喝道:“来人!”

    一名部下赶紧跑来,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

    叶易指着监牢方向,咬牙道:“快!立刻把云华阁老板娘云知秋给我带来!不…给我请过来,快!”

    “是!”其部下赶紧跑了。

    没多久,云知秋波澜不惊地跟在几名守城宫将领的身后来了,神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异样情绪。

    徘徊在亭子里内心焦虑的叶易回头一瞅,见人来了,脸上马上换上了笑脸,快步出了亭子,走下台阶做迎接状。

    几名守城宫将领站到了他的左右,云知秋面带微笑提袖行礼,“云知秋拜见大统领!”

    叶易心里就纳闷了,这女人也就气质好,姿色自然也是上乘的,但还谈不上是什么绝色,那褚子山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那牛有德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凭两人的权势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犯得着为这女人不惜前途拼命么?

    当然,脸上还是一脸笑意道:“老板娘,没惊扰到你吧。”

    云知秋笑道:“还好!”

    叶易松了口气,幸好早先得了方立横提醒,留了后路没对这女人乱来,点头道:“那就好。”

    谁知其中负责主审的人暗中传音告知:“这女人嘴硬的很,什么都不肯招,反复就是一句什么都不知道。大人,我看还是对她太优待了,令她无所畏惧,真要想问出什么来,得切断她和外界的联系,再动点刑…”

    叶易霍然回头瞪去打断,杀了这家伙的心都有,传音问:“你老实交代,没对她乱来吧?”

    主审人愕然,赶紧回:“没有!遵大人的吩咐,一直客客气气的,她和外面联系不断我们也没打扰。”实际上呢,审问嘛,一两句不客气的话免不了,多少威胁了那么一两句,只是看大统领的样子没敢说出来。

    叶易回头又换上了笑脸,伸手向亭子里请引:“老板娘里面请坐,喝杯茶压压惊,下面人有什么不当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云知秋看了眼里面斟茶的婢女,她哪敢在这里乱喝东西,鬼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当即笑道:“大统领真是折杀妾身了,万万不敢和大统领平起平坐,大统领有什么吩咐,云知秋洗耳恭听便是。”

    叶易再三邀请,见她不从,也没敢过分勉强,犹豫了一下,也不敢再耽误下去,那牛有德就在附近星域和酉丁域人马干开的,说不定现在已经带人朝这里来了,耽误不起。遂就站在亭外开诚布公道:“就因为请了老板娘来守城宫问话,叶某怕是已经惹得牛有德牛总镇不高兴,所以希望老板娘能在牛总镇那边帮叶某美言几句!叶某保证,今后在这天街绝没人敢为难老板娘,若有什么需要叶某帮忙的地方,叶某能帮上的也一定在所不辞,怎么样?”这是谈条件了。

    他也做好了准备,一旦谈不妥,赶紧找个借口离开天街找个地方避避,躲过这风头再说。

    此话一出,左右之人面面相觑,难道这女人真的跟牛有德有一腿?

    云知秋微微笑道:“大统领说笑了,妾身和牛总镇只是泛泛之交,来守城宫回两句话怎么就会惹得牛总镇不高兴?妾身实在是有些听不懂。”

    “泛泛之交?”叶易苦笑道:“就因为褚都统对老板娘心怀不轨,引得牛总镇领五万近卫军将其斩杀,又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大军,屠杀数十万人,若这也算是泛泛之交,那叶某还真是不懂了,请老板娘赐教,什么才叫深交?”直接挑明了。

    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是牛有德干的?左右之人脸色一变,尤其是刚才负责审问的人,后脊背开始发凉,终于明白了大统领对这女人为何会如此客气。

    云知秋神色平静,微笑道:“妾身和牛总镇真的只是泛泛之交,牛总镇怎么可能因为妾身而怪罪大统领。”

    谁知这里话才刚落,外面陡然传来一阵如惊雷般的滚滚怒喝声,“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率部在此,速开城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