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四五章 按战时行事!

飞天 第一五四五章 按战时行事!

    云知秋点头移步,叶易一路快请,催得她也不得不加快了脚步,她心里也确实着急,手上也摸出了星铃联系外面的千儿、雪儿等人。

    守城宫外的千儿、雪儿等人刚接到云知秋的消息不久,就看到守城宫出来的云知秋等人掠空飞向了东城门方向。见云知秋的确无恙,几人放心了,也迅速朝东城门快速奔跑而去。

    他们虽然不能在天街飞行,然而如今的天街空荡荡,施法疾驰倒也没什么阻碍。

    城外,斜眼盯着地上半柱香尾上的最后一点香火的苗毅缓缓抬手,身后万余人哗啦一声甲胄声响动,全部破法弓在手,流星箭搭弓上弦,瞄准了城门方向,瞬间杀气漫漫。

    真来?城上守军吓得心惊胆寒,一个个盯着苗毅那扬起的手,都知道那只是手一旦砍下,就是万箭齐发之时。

    “这家伙真是个疯子!”阁楼内的左儿冷哼一声。

    话刚落,阁楼内的几人微微探头出来,看向了从天而降在城头的叶易和云知秋等人。

    城外的苗毅亦抬头看去,看到了云知秋,后者也看到了他,四目相对在一起。

    见到云知秋无恙,确认她真的没事而不是宽自己的心,苗毅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扬着的手掌侧甩了一下,身后蓄势待发的弓箭又哗啦一声放下了。

    瞬间,城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云知秋的身上。

    见这女人一出现,立马点燃的局势又立刻被压了下来,哪怕是不认识的也基本猜出了她是谁。

    四个带着纱笠挤在一起的女人看看城下的动静,又看看云知秋,眼中竟然都忍不住流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城下那么吓人的人马,气势那么凶悍,吓得城头上的守军脸色都变了,吓得天街内彻底乱了套,可仅仅是这女人一露面,似乎立马将城外虎狼之师的凶焰给压了下去。

    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只是露面往那一站而已,即将来袭的狂潮立刻遏停!

    什么叫风光?这才叫真的风光!

    四女突然发现自己家世背景所带来的荣光在这真正要血流成河的真阵仗上简直是弱爆了,忽然发现以前的虚华跟今天这幕比起来挺没劲的。这种风光可是连她们四个的身份地位也碰不上的。

    媚娘垂纱后面的脸色很不好看,目光死死盯着云知秋,好像云知秋抢走了她什么东西一样,传音问勾越:“这女人就是那寡妇?”

    勾越回:“应该是吧。”

    媚娘冷哼:“长的也不怎么样,还是个寡妇。牛有德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勾越无语,长相这东西让他怎么说,夏侯承宇长的不怎么样,你见了人家还不是得老老实实低头,过世的夫人也没你长的好看,可若夫人还在的话,有你什么事?

    四女中的寇文绿公然回头问道:“文蓝,这女人就是云知秋?”

    众人目光一起看向了易容后的寇文蓝,寇文蓝苦笑一声,点头道:“是她!”

    众人再次审视云知秋。貌似想找出云知秋身上有什么优点来,可惜看不到正面。

    见下面的人放下了破法弓,叶易重重松了口气,看来把这女人拉来是拉对了。

    虽然知道苗毅是为了自己,可苗毅这样疯来,云知秋本是气得不行的,可是一到城头上,一眼看到下面的情形,身心瞬间凝住了。

    那浴血后破破烂烂的一支支猎猎飘扬的战旗,那战旗下一个个貌似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狼狈不堪的甲士。一个个血染战甲,不少人缺胳膊少腿,不少人身上带着深深的划破战甲的伤痕血口,有人身上一两道。有人身上是数道,甚至是十几道,破破烂烂的在下面站的笔直不肯屈服,基本上找不出什么没受伤的人,还有那一张张血糊糊的面孔上淌过血的泪痕,令人一看就能想象这些人究竟经历了多么惨烈的厮杀。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

    一股悲壮的气息就这样活生生地扑面而来,沁人心神。

    再看看站在阵前的苗毅,战甲上的血迹虽然没那么多,脸上也没被血糊住,可那溅洒在面庞上的几道血迹是那么刺眼,令她心弦一颤。

    她一开始对苗毅是责怨的,是准备回头跟苗毅吵闹的,可这一刻,看到苗毅竟然因为听说了自己困在守城宫立刻带了一群这样的残兵赶来,什么责怪、什么埋怨都没了。

    站在城头上痴痴看着苗毅,心碎了!心醉了!

    眼眶湿润,银牙紧紧咬着嘴唇,她扪心自问,不知自己何德何能竟能找到这样的夫郎,此生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还有什么好怨的,他一向待自己不薄。

    “老板娘…老板娘…”叶易在旁暗暗提醒催促几声,可此时的云知秋已经是感动的说不出了话来。

    唰!苗毅拔出了插在地上的逆鳞枪,挥手指去,“半柱香已过,城门开是不开!”

    叶易朝下拱手笑道:“牛兄别来无恙,一晃多年未见,想不到牛兄风采依旧!”

    苗毅倒是给他说的一怔,认识吗?想不起来,冷哼道:“恕牛某眼拙,你是何人?”

    叶易呵呵道:“牛兄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年炼狱之地考核咱们见过的,在下叶易,九环星天街大统领!”他没说自己是围攻中的一员,纯粹是想缓和一下。

    苗毅不跟他扯,“立刻开城门,否则牛某说到做到,届时别怪牛某不客气!”

    套交情不成,叶易闹了个尴尬,偏头看向云知秋低声问道:“老板娘,你看呢?”

    云知秋微微点头。

    一副明显征求了云知秋意见的叶易立刻喝道:“打开城门!”

    下面城门霍然敞开,苗毅二话不说,手一挥,领着人马快速进入。

    叶易请云知秋下去一起迎接,谁知云知秋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苗毅碰头,拒绝了,叶易只好自己带了人下去。

    阁楼内的一群人也立刻走到了朝着城内的窗口前观望,只见领人而入的苗毅终于和叶易碰头在了一起。

    苗毅见云知秋没下来,回头看向了城头。

    叶易迎面拱手道:“牛兄,不知需要什么协助?”

    敢抓我女人!苗毅扭头看来,冷冷盯着他,盯的他心里发毛,一开口就没什么好话,“牛某级别高过你,见到本官为何不拜!没规矩的东西,今天教教你什么叫规矩!”砰!突然一脚踹了出去,踹得措手不及的叶易喷血倒飞了出去,飞出十几丈远落地呕血不起。

    唰唰!叶易身边的两名心腹手下迅速拔剑戒备。

    谁知当着苗毅的面一拔剑立刻惹出了祸事,苗毅身后的人可不管他们是戒备还是要进攻苗毅,两名彩莲修士迅速闪出防患于未然,两道寒芒闪过,手起刀落劈出两声惨叫,连人带甲劈成了两半飞开,肚破肠流在地,惨不忍睹。。

    进城就见如此血腥,阁楼上的四个年轻女人甚少见此血腥场面,微微偏头,有些不敢多看。

    唐鹤年等人面面相觑,心想天帝不解散这些人才怪了!

    听到惨叫声,云知秋也惊的跑到这边城墙朝下观看。

    离城门不远处的空荡荡街道上,千儿、雪儿等人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没想到一见大人便是如此情形,喜的是大人一来就控制住了场面。

    两旁的天街守卫则被一支支拉开的流星箭指来,吓得赶紧扔下了刀枪,武器丁零当啷掉了一地。

    苗毅瞥了眼晃晃悠悠爬起的叶易,淡淡一声,“先控制起来!”

    身后立刻冲出几人,迅速将叶易给绑了。

    苗毅转身走向一侧,拾阶而上走向城上,边走边铿锵下令:“酉丁域造反,九环星天街身在酉丁域,又迟迟不开城门放行,本总镇怀疑其中另有隐情,如今情况不明,一切按战时行事!四城门各派五百人马接手,封闭城门,无我法旨任何人不得进出。本部人马即刻接管天街防卫,本地守军接受我部调遣,若有守将抗拒不从,按战时行事,杀无赦!即刻通令全城商铺,捐献疗伤药物供守军疗伤守城,配合者上表奏报请赏,不配合者有通敌嫌疑者,立刻抄斩!即刻执行,不得有误!”

    “是!”牧雨莲拱手领命,迅速调兵遣将,三波人马紧急飞赴其余三座城门接管城防,另有人马驱赶熟悉本地情况的天街人马带路行事。

    阁楼上的几个年轻女人听着好像觉得这军令下达的也不无道理,有理有据,条理分明的很嘛,战时么,加强防御应该是应该的,守城的人受伤了也自然是需要疗伤药物养好伤才有力气守城。

    可唐鹤年等人一听,却是眼皮直跳。什么酉丁域造反,这摆明了是接管天街控制天街的借口。什么叫捐献疗伤药物,什么叫不配合者有通敌嫌疑,听着怎么像是要洗劫天街的商铺?

    寇文蓝离窗,想出去和苗毅打招呼,谁知唐鹤年却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微微摇头,示意暂时不宜卷入。

    城上,苗毅站在了云知秋面前,微笑道:“没事吧!”

    云知秋指了指腰间兽囊,示意没事。

    苗毅伸手抓了她的手,云知秋目光左右瞟了下,缩手抗拒,谁知苗毅却一把将她拽入怀中,当众一口吻上了她的娇唇。(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