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五二章 初见王妃

飞天 第一五五二章 初见王妃

    “不去!”内屋传来一声抗拒。

    媚娘快步而入,见女儿低个头坐榻旁,手里一匹锦绣不断被撕拉成一条条。

    她上前直接捞住女儿胳膊拽了起来,怒声道:“该说的道理都跟你说明白了,你还耍什么任性?现在心里有疙瘩,等你嫁过去了别人羡慕你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娘是为你好!”

    广媚儿跺脚道:“不嫁!要嫁你嫁给他好了!”

    啪!媚娘抬手朝她屁股上就是一巴掌,喝斥道:“说什么胡话呢!他哪点不好了,你说说你认识的那些当中有哪个比他更好的!”

    广媚儿不屑道:“你看他多凶,凶神恶煞似的,进城就杀人,这种人谁敢嫁给他。”

    媚娘哭笑不得道:“他不是刚领兵打仗回来嘛,沙场上哪有讲斯文的,不想活命了还差不多!那不叫凶,那叫男儿气概,等你以后和他真正相处了,自然会发现他的好。”

    “娘!”广媚儿抱住了她的胳膊,哀求道:“他在城上抱着那个女人,那样那样的,我要真嫁给了他还不得被别人给笑话死!”

    媚娘苦口婆心叹道:“那都不算事,这事娘向你保证,一定会给你解决好的,谁也威胁不了你正室夫人的位置,娘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至于别人笑话,那你就当做笑话来看,回头你男人成了侯爷、成了星君,而她们的男人却没个正事靠着家族混日子连给她们挣个诰命的资格都没有时,或她们的男人在你男人手下当差要看你脸色时,你再看看是谁笑话谁!再说了,你想让人笑话也得有让人笑话的资格啊,你当人家牛有德就一定能看上你啊!”

    广媚儿哼道:“看不上最好,我才不稀罕!”

    一听这话,媚娘彻底怒了,这是想故意搞破坏吗?一把将她拉了个正面对,指着她鼻子,声色俱厉道:“我警告你。今天你必须好好表现,若是把事情给办砸了,回去我立马找个能让你哭一辈子的把你给嫁了,让你后悔一辈子去!”

    广媚儿有些委屈地低下了头来。之前已经被母亲的各种诉苦和厉害关系的劝说给劝通了,临时变了主意也只是事到临头矫情一下而已,对苗毅也谈不上反感,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好像有期待。也很紧张,更多的是面子上磨不开,想找个台阶下证明自己是被逼无奈才去配合的,没想到母亲把话说的这么重。

    见她这个样子,媚娘恍然大悟,也意识到了点什么,她毕竟也是女儿家过来的,马上又变得温和了起来,“媚儿,听娘的没错。娘是过来人,从一贱卑身份走到今天,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排除其他的原因不说,就凭他为救人能不惜犯这么大的事,这就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人肯定坏不到哪去的。娘也承认一开始想把你嫁给他的确是存了为利益盘算的心思,可现在看来,能得如此有情有义之人,把你嫁给他娘倒是放心了,从各方面来说目前真的帮你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男人了。媚儿。凭你的身份,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啊!这个‘情’字指的不是情情爱爱,指的是‘情义’啊。情爱这东西只是一时的欢愉,是难以持久的,只有真正重情义的男人才值得你托付此生啊!哪怕他以后不再新鲜你了,也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谁也动摇不了你原配的地位,娘这个过来人的话。你懂不懂啊!”

    广媚儿嘤嘤啜泣了起来。

    媚娘双手捧起了她的脸,盯着女儿的双眼,温柔道:“媚儿,娘说的你都听明白了吗?”

    广媚儿嘤嘤哽咽声中似有似无的微微“嗯”了声。

    “真是我的好女儿!”媚娘张开双臂拥抱住了她拍着她后背慈母般的安抚了一阵,终于舒心了,笑吟吟帮她抹了眼泪儿,重新帮她整理发饰,拉理整齐衣裙,温言细语道:“别哭了,哭花了脸待会儿怎么见人?待会儿也不会让你难为情,不需要你多主动,只需让人家看出你愿意就行了,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凭我们家媚儿的姿色,哪个男人看了能不心动?这事肯定能成!等到你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烈马配好鞍,好女配好男,说的就是你们两个,让那些说酸话的人羡慕嫉妒去吧。嗯,娘还等着你们给娘生个外孙,到时候娘帮你们带。”

    广媚儿顿时破涕为囧,跺脚不依道:“娘!你再说我不去了!”

    这是答应了!媚娘赶紧认输,“好好好,我不说了,快点把妆容收拾一下,勾管家为你这终身大事花了不少的心思,别让他久等了。”把女儿推到了梳妆台前。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想到回头要跟那人见面,而那人十有八九要成为自己将来的夫君,因为自己没办法拒绝家里的安排,顿时心跳加速,掌心里有点冒汗,不知道见面后该说什么做什么。

    哪个少女不怀春,她也曾幻想过自己将来的夫郎,只是没想到这一天突然就这么来了,也未曾想过自己要嫁的人竟然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天帝御封的第一;数次凌虐满朝权贵家的商铺;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的威名;旗杆上吊打如意天妃;御园陛下迎亲仪式上闹事,狠狠扫了嬴天王的脸;竟然还被罚进荒古死地,还活着回来了;自己更是亲眼在城头目睹了那人直接恐吓威胁要血洗屠城,他所带领人马的气势更是自己见所未见的,果然是不负其名。

    尽管姐妹们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时候会骂那人几句,但哪次不是一听到牛有德的事迹便引得大家一片哗然惊叹,尤其是获知御园闹事那次,连陛下的亲事上都敢那样,姐妹们更是惊叹连连。

    若是姐妹们又听说了五万大军击溃百万精锐的事,又不知会该如何议论?

    若是姐妹们突然知道大家经常议论的坏人成为了她广媚儿的夫郎,不知又会是何种反应……对着镜子的广媚儿自己都想的羞了脸,她内心其实挺期待姐妹们届时看见自己时的震惊反应的。

    藏真阁外,苗毅的手下止步在外,人家以天旨压人,说只传苗毅一个人进去问话,谁也不好强闯进去打扰人家奉旨办差。

    内园的优雅环境自是不提,寒冬一路在前领路,每到拐弯处客客气气伸手相请,那真是相当的客气,一直将苗毅领到了一片幽静小树林边。

    小树林中一座亭子,勾越就坐在亭内,没有伪装,露出了真容,自有一番威仪。

    将人领到,寒冬拱手报道:“大总管,牛总镇来了。”

    大总管?苗毅审视着亭子里蛮有雅兴坐那煮茶的人,琢磨着难道这人就是广天王府的大管家勾越?

    勾越回头一看,明知顾问道:“你就是牛有德?”

    “是!”苗毅拱手道:“不知阁下是什么人?”

    勾越放下了手里的活,慢慢走出了亭子,“天王府的管家勾越便是我,因为我恰好在此,西军那边遂下令命我为特使,先找你了解一下情况,你若有什么疑虑可即刻向你上司请示核实。”

    苗毅回:“不用了,不知大总管想要了解什么?”

    “不要紧张,西军只是命我问话先了解情况,审案的事等具体的人到了再说吧。”勾越挥手向林中小径,“放松点,便走边说吧。”

    苗毅跟在了他身后,两人慢慢走入林中,寒冬隔了段距离跟在后面。

    没走几步,勾越回头温和笑道:“说说吧,这次事情的前因后果是怎么回事。”

    “本将之前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从荒古死地出来后,第一件事情便是调整轮换贡园的值守人马,人马在这边酉丁域这一带碰头后,谁知刚好碰上了淫贼江一一劫持了人质撞上来……”苗毅将准备好的说辞娓娓道来。

    勾越听着不断点头,偶尔插嘴问上两句,两人在林中交错小径中慢慢游走。

    说了一阵后,勾越察觉到了储物镯内王妃的传讯星铃在异动,遂不知不觉领着苗毅向林中另一条小径走去。

    林子其实也不大,不一会儿走了出来,眼前碧波潋滟,湖上亭台水榭华美。

    苗毅刚扫了眼环境,谁知对面阁楼的上出现了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朝这边笑道:“勾管家,倒是难见你如此悠闲,不知你身旁是何人,为何看着有些面生?”

    苗毅抬头一看,只一眼便暗暗惊讶于对方的姿色,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中暗叹,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尤物。

    勾越赶紧拱手道:“回王妃,老奴并非闲逛,而是奉命问案情,老奴身边这人便是御园总镇牛有德。”

    王妃?苗毅心中一惊,察觉到自己有些无礼,赶紧低头将目光从那女人身上挪开了,原来这女人就是广天王的夫人。

    果然,阁楼上的媚娘诧异道:“他就是牛有德?本妃可是久闻大名,本人倒是第一次见到,若是不误事的话,不妨带上来一见。”

    “是!”勾越应下,继而向拱桥那边伸手道:“牛大人,请吧。”

    苗毅估计寇家说的事要发生了,心有抗拒,沉吟道:“牛某为公事而来,这怕是不妥吧?”

    谁知上面的媚娘淡然接话:“本妃听说牛大人是最重尊卑和上下规矩的,一进城就因为天街大统领目无尊上而加以惩处,不知是本妃的诰命级别不够,还是牛大人不给本妃面子?”话里软中带硬,暗示她也可以学他那样做的。

    人家拿他的话来压他,还能怎么办,除非想自寻倒霉,这种人身边的护卫岂能是一般人,苗毅只能是跟着勾越过了拱桥,登上了阁楼。(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