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五六章 情不自禁

飞天 第一五五六章 情不自禁

    午宁联系完毕,收了星铃后见她眼中隐隐流露犹豫,伸手抓了她的柔荑,“夫人,怎么了?”

    皇甫端容叹道:“那牛有德怎么突然就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四大天王竟然要抢着把闺女塞给他,这叫什么事,我看他也就那样,连寡妇都不放过,简直是畜生不如!”

    午宁一愣,呵呵道:“你看起来对他意见很大,难道还是因为他当年抓了媃媃的事?”

    皇甫端容咬牙切齿道:“这种人应该千刀万剐才对,四大天王都瞎了眼吗?”

    午宁拍着她的手背,“你这不是说气话么,火修罗的弟子,率五万近卫军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此乃将帅之才,得一人足抵百万雄兵,四大天王有心联姻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足为奇。媃媃当年的一点小事,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反正媃媃也没吃什么亏,过去的事情就算了。”

    “你…”皇甫端容有种憋的吐血的感觉,瞪眼道:“有你这样做爹的吗?”

    午宁呵呵道:“我这样做爹有什么不妥吗?我这种爹叫做心胸开阔!”

    “好了,我不跟你说这事了,再说下去我非要被气死不可。”皇甫端容挥手甩开他手,推掌打住,道:“我问你,如果有一天媃媃知道了你的身份,你该怎么面对媃媃?”

    “知道了就知道了,有什么关系。”午宁翻了个身侧躺,懒洋洋道:“媃媃不会在乎这个,只要我对她好,对她娘好就足够了。”

    皇甫端容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媃媃的将来?她年纪也不小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你能不能求大总管网开一面放她离开皇甫家族,让她像一个正常女人一样过正常的日子?”

    午宁笑眯眯道:“就算总管大人能答应,我也不会开这个口。”

    皇甫端容吃惊道:“为什么?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午宁笑道:“正因为是亲生女儿才这样。女儿嘛,留在身边多好,有喜欢的男人让他入赘好了,她看上了哪个让她跟我说。我亲自来操办,这样女儿能永远留在我们身边,多好的事,我现在发现有点喜欢皇甫家的家规了。”

    “少在这里说大话,就怕她看上的你给不了!”皇甫端容霍然站起。咬牙切齿道:“假如有一天,媃媃那进了皇甫家的夫君最后也是和你一样身份的人,根本不是真心喜欢媃媃,而是来监视媃媃的,你愿意吗?”

    午宁笑不出来了,默然许久,最终徐徐道:“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好了,你想多,对了,我倒要问问你。媃媃到底犯什么错了,你要把她给软禁在家里?”

    “跟你说也是白说!”皇甫端容砸下一句话扭头便走。

    “夫人…夫人…容容…容容…”午宁翘首连喊几声,直到皇甫端容的身影不见了,方摇头躺下了,又扬起了手中的古卷,架了腿悠哉,嘀咕自语:“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藏真阁,小树林内,广媚儿和苗毅并肩行走在林中小径内,已经在林中来回绕了好几趟。一体态婀娜曼妙,一身穿紫甲英武。

    隔了短距离跟在后面的婢女也不知道前面两人在说什么,总之不时能看到广媚儿笑得咯咯的,貌似有点开心。

    藏真阁掌柜夏玲玲突然从林中横穿了出来。对苗毅和广媚儿行礼后笑道:“王妃在那边小楼内给小姐和将军准备了一些点心,请二位过去坐下慢慢聊。”

    苗毅顺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是花园中的一座孤零零小楼,雅致的很,不过还是笑着拒绝道:“刚吃喝过不久,王妃的好意心领了。”

    广媚儿赞同点头道:“走走也不错。”

    “是!”见两人都不愿去。夏玲玲只好笑着退下了。

    不过没多久,夏玲玲又出现了,手上多了只食盒,这次却是拦住了后面的两名婢女,低声交代了几句后,再三强调:“东西放下后你们就退下,没我的允许谁叫你们都不准过来。”

    两名婢女本就是她安排的人,自然是遵命照办。

    两人快步走到了苗毅和广媚儿的前面,一人告知:“王妃让人把东西送过来了。”另一人则快步去了前面的一座亭子里打开了食盒,摆放东西。

    广媚儿看向苗毅笑道:“牛大哥,既然是我母妃一番心意,那就过去坐坐吧。”

    苗毅看看四周,又不是在封闭的屋里,估摸着不会出什么事,遂点头答应了。

    两名婢女很自觉的退下了,广媚儿和苗毅落座在亭内,前者主动提袖执壶帮苗毅倒酒。

    “不敢有劳,我自己来!”苗毅推挡,广媚儿却盯着他笑道:“说好了以后是朋友的,何故如此客气?莫非只是嘴上虚与委蛇并未真把我当朋友?”

    苗毅苦笑,只好放开了手,这一番接触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女人并没有什么心机,为人落落大方,见识也不凡,不愧是王府出来的。

    填满酒的广媚儿举杯,“牛大哥,认识你很高兴,我敬你。”

    苗毅盯着酒杯瞅了瞅,最终还是端了起来,他反正也不怕别人在吃的东西里面动手脚,“我先干为敬吧。”

    两人一杯酒之后,广媚儿又帮他斟满,随后瞅了瞅周围,有点好奇地问道:“牛大哥,你真把如意天妃打了一顿吊在了旗杆上啊?”

    苗毅小汗一把,战如意如今是什么身份,那是天帝的宠妃,哪是能拿来随便乱谈的,立马一本正经道:“没有的事。”

    广媚儿媚眼一翻,“没意思了啊!这里又没外人,反正又没人知道,说说嘛。”

    苗毅摇头:“都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

    广媚儿撅了下嘴,“就算天妃知道了又怎样,我和她很熟悉的,以前我们经常在一起玩的,她肯定不会责怪我。哎!不过依我看,如意姐姐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她只怕未必愿意去天宫做什么天妃。”

    闻听此言,苗毅脑海中又浮现出某一幕,莫名揪心了一下,暗暗深吸了口气,抓起酒杯一口喝光了,又主动倒了两杯痛饮才放下,淡淡笑道:“天妃之位几乎已经做到了女人中的极致,既然要强,也算是遂了愿,有什么不愿意的。”

    广媚儿又看看四周,低声道:“那是你不了解如意姐姐,她很早就立志要做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人,家人说她迟早要嫁人的,说大军中不适合女人厮混,不愿动用关系帮她,她就隐姓埋名主动跑去做了一名小兵,从最底层做起,听说有几次还差点死在了别人的手上,最后才一步步爬到了大统领的位置。当然,后面她的身份也暴露了。你说她如此要强的性格,怎会愿去后宫和一群女人争宠献媚讨好陛下,肯定是不愿意的。”

    苗毅神情木讷,两人边喝边聊,不知不觉,也不知是不是有了真正接触的原因,苗毅开始打量起了广媚儿的姿色,那真是世间少有的尤物,越看越让人心动,渐有股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而广媚儿两颊也渐渐有些潮红,本就媚态横生的眉目越发撩人,明眸水汪汪的,嘴中话渐渐有些暧昧,“听母妃说已经为我向你提亲了,牛大哥并未反对,不知是不是真的?”

    苗毅含糊其辞地“嗯”了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应了。

    “牛大哥会答应这门亲事吗?”广媚儿语气渐渐发媚,甚至慢慢站了起来,靠在了苗毅身边斟酒,两人身体不知不觉磨蹭在了一起。

    苗毅自然知道自己不会答应,可一只手却是想入非非地碰到了广媚儿的腿,情不自禁地慢慢随着大腿滑了上去,抚在了广媚儿后翘充满弹性的丰腴之地,那手感销魂,五指不禁蹂躏不放。

    广媚儿娇躯一颤,身体有些发软,嘤咛一声趴在了苗毅的肩头,搂住了他的脖子,与他耳鬓厮磨在一起,呼吸有些急促,“牛大哥会答应吗?”

    谁知苗毅眉头猛然一跳,那只躁动的手突然离开了她的身体,发现体内法源涌动,心焰不驱自动,蔓延体内,在五脏六腑及四肢百骸中然起一阵冥冥飞烟,心神一激灵,察觉到自己中毒了。

    施法内视,立马一惊,与飞红相遇时的情形一模一样,竟然又中了七情六欲中的情欲,怪不得之前有心查探都没发现,居然不知道是怎么中的毒,难道又是那见鬼的东西?

    苗毅猛然扯开了广媚儿的双臂,起身闪到了一旁,沉声道:“媚儿姑娘,你喝醉了!”

    他知道下这种毒不会下得过量,否则会被察觉到,所以他知道该怎么解救,翻手两颗冰魄在手,一只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一只塞入了广媚儿的手中。

    广媚儿手上瞬间染上寒霜,且往胳膊上蔓延,整个人冻的一哆嗦,激灵中清醒了过来,猛然反思起刚才的情形,羞的“啊”一声,后退几步。

    星空中,庾重真忽然看到前面飞行的高冠摸出了一只星铃,也不知高冠在和谁联系,随后只听高冠“哼”一声冷哼,双袖一甩,整个人骤然加速飞走,速度快了不止一点点,脱离了后面大队人马。(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