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五八章 右使驾临

飞天 第一五五八章 右使驾临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勾越既然能跪在她面前,就不会牵连到王爷,媚娘也知道自己惩处不了他,只能说是让王爷来处理,至于王爷会不会处理,也不是她能追究的。f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陡然浮空悬停,在封闭的天街城门外与城楼齐平。

    来人头戴黑色高帽,背后抖开的披风徐徐垂下,正是先到一步的高冠。

    城楼上不少近卫军的人镇守御园时都见过高冠,发现了他的到来后,皆默默看着。

    高冠也在默默审视着这群一来到此地便接防还未收拾自身的残兵,最终徐徐出声道:“某乃监察右使高冠,打开城门!”

    城上守军面面相觑,无人响应。

    等了会儿,高冠挥手亮出一面令牌,青主赐予的龙令,沉声道:“开门!”

    一位守将抬手摁在了墙跺上,绷了绷嘴唇道:“高大人,监察右部无权调遣近卫军,恕难从命!”

    高冠淡然道:“本使奉天命查案,尔等莫非想抗旨不成?”

    守将回道:“我等只知尽责,天命如何我等也不懂,此并非调兵令牌,不能仅凭高大人一面之词说是天命就是天命,说开城门就擅开门,高大人不妨先和我等上峰联系,若的确有天旨,上峰有令,我等自当开门!”

    高冠没再废话,轻飘飘落地,转身背对城门方向,笔直而立,也没跟谁联系,闭上了双眼,静静等候。

    天将暮色之际,庾重真、轩辕卓及监察右部的人从天而降,落在了高冠的身边。正诧异高冠站在这里干什么,高冠已经偏头看向庾重真:“下令开门吧。”

    庾重真和轩辕卓下意识相视一眼,大概明白了原因,又齐齐看向城门上,很显然城门上的守将在跟高冠较真。近卫军真要较起真来,只听天旨和近卫军内部调遣。其他任何部门没人能调动。

    庾重真一挥手,身后人马一变十,十变百,转瞬间上万人马罗列身后。

    “开门!”庾重真喝了声。

    谁知城头守将道:“为防有人假冒,还请先验明正身。”

    假冒?轩辕卓偏头看向庾重真,一脸古怪。庾重真身后的那批人马亦难以置信地看着城头上。

    庾重真怒容满面,自己麾下人马自己居然都调遣不动了,开什么玩笑,喝道:“不开城门。防护阵外,如何验证!”

    城头守将:“总镇大人就在城内。”言下之意是,你越级了。

    庾重真霍然挥手指向城头,嘴巴张了几次,硬是找不出理由说什么。

    有些规矩本来就是存在的,只是渐渐模糊了,人家非要较真,他也不能说人家做错了。否则谁的职位高就能为所欲为还得了,若破军下令攻打天宫怎么办?

    当然。世上没什么规矩是完美的,都有许多矛盾之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才给了人钻空子的机会。

    庾重真手重重放下,摸出了星铃联系苗毅。

    很快。城门洞开。

    背对城门的高冠冷冷瞥了眼庾重真,转身,领着监察右部的人马掠入城内,直奔藏真阁。

    庾重真手下分出了四批人直奔四城门进行控制,另有一支人直奔守城宫。这次是真正接管九环星天街的城防,庾重真自己则跟了监察右部的人走,也想知道苗毅如今怎么样了。

    藏真阁大门外,一群人落下,高冠拖着一身黑色披风登上台阶大步直闯。

    守门的一群人还想阻拦问话,高冠身后闪出两人,亮出了监察右部的令牌开路,让开稍晚的,立刻被后续而来的刀枪给顶到了一旁靠墙让路,不敢乱动。

    一路就这么直闯内院。

    “高右使大驾光临怎么不先打个招呼!”

    被惊动的勾越带着人露面了,勾越老远乐呵呵拱手打招呼。

    高冠脚步一停,身后随行众人一停,待勾越近前,高冠冷冷问道:“你有天庭官身吗?”

    勾越愣了一下,干笑道:“没有。”

    别说他了,四大天王府邸的管家都没用官身,不是录用不上,而是有了官身就要接受天庭的调用,一旦被天庭找到机会把他们从四大天王身边调走,那是四大天王的损失。

    高冠又问:“你是西军派来的特使?”

    “不是!”勾越反应也快,心中一惊,赶紧摆手,有些事情在苗毅面前能玩,在高冠面前却玩不得,他回头一偏,后面立刻出来一位有天庭官身的人,双手奉上一块官职玉牒:“回高右使,末将是西军派来的特使。”

    话刚落,高冠身后有人上前接了玉牒验证了身份后朝高冠点了点头。

    “呵呵!高右使…”又有话说的勾越神情一僵,因为高冠都不带正眼瞧他,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若仅仅是这样走了也罢,偏偏还扔出了一句话,“把他扣起来!”

    数名右部人员立刻上前,就要将勾越给拿下,勾越后面人员一惊,迅速闪身上前挡住。

    前面的高冠又是脚步一停,慢慢转过了身来,面无表情地冷冷看着这对峙一幕。

    唰唰!监察右部数百人员突然间全部刀枪出手,围住了勾越等人。

    勾越赶紧摁了下手,护住他的人员亦默默退开了。勾玉寒着一张脸:“高大人,不知为何要拿我?”

    高冠冷冷道:“全部拿下!”

    监察右部人员立刻刀枪齐出,架在了这群人的身上,而勾越等人也没还手,硬生生被制住了。

    “咳咳!”轩辕卓身后走出一长须魁梧汉子,正是地申星君安屠的心腹手下,左监军独孤无,拱手道:“高大人,这无缘无故拿人,未免太过不妥。”

    “本使奉天命查案,相关可疑人员带回去问话很正常。”高冠扔下话又调头走了。

    独孤无欲要快步追上,还想说什么,勾越却朝他微微摇头,表示不会有事,让他不要再说了。

    勾越心里明白,谁都知道他之前把牛有德给带来是假冒西军的名义,只是这种事情没办法揭穿,然此风不可长,高冠同样以奉旨查案来压他,这是在故意给他颜色看,并不能把他怎么样。

    独孤无只能眼睁睁看着勾越等人被押到一旁,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轩辕卓,冷哼一声。

    小树林中,高冠止步,亭子里的苗毅亦平静打量着突然冒出的这群人。

    上下打量苗毅一眼,“带走!”高冠扔下话又转身而去。

    奉命就地看管的赵光对苗毅做出了请的手势,带上了苗毅随众离去。

    庾重真是领会了上意而来的,见苗毅无事,既松了口气,又气恼,后悔当初答应了把这人弄到北斗军来,尽给自己惹麻烦,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一群人刚走出小树林,撞见了闻讯而来的王妃媚娘。

    她一出现,高冠身后大部分人都拱手行礼,唯独高冠止步后傲然而立,冷目盯着。

    高冠的级别无须对她行礼,天帝身边的人,这天下能受他礼的人本就不多。

    “高右使,这是什么意思?”媚娘指了指后面被控制住的勾越等人。

    高冠平静道:“可疑人员带回去问话而已,王妃莫非想干预天庭办案?”

    “这帽子可就扣大了。”媚娘冷笑道:“本妃只是想问问他们有何可疑?”

    高冠不假颜色:“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九环星天街不寻常的人都可疑。”

    媚娘摇了摇头,冷笑道:“照高大人这么说,景云堂的唐鹤年,齐光轩的左儿,星月楼的断鸿,岂非都可疑?”

    高冠偏头斜眼身后,淡淡问道:“王妃刚才点出的人可都听清了?”

    “听清了。”后面有人回道。

    高冠又盯向媚娘,道:“立刻带人去把王妃检举的人扣押。”

    “是!”那人领命后,一挥手,迅速带了支人马离去。

    “……”媚娘有点傻眼,这怎么就成检举了,有点恼怒道:“本妃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也很可疑?那高右使是不是也要把本妃给扣押起来?”

    高冠断然接话,“王妃提醒的对,庾都统!”

    “在!”庾重真拱手领命。

    高冠:“立刻调派人马,将藏真阁、景云堂、齐光轩、星月楼给围起来,在未结案前,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出,违令者…不管是什么人,杀无赦!若执行不利,提头来见我!”

    “是!”庾重真领命,朝身后一挥手,迅速有人去下令调兵。

    “你…”媚娘指着高冠,一张俏脸气得煞白。

    高冠突然挥手亮出一块龙令,直接亮在她眼前,双目漠然盯着她。

    一见这令牌,媚娘瞳孔一缩,这是天帝特赐给监察右部先斩后奏大权的令牌,她没想到高冠竟敢直接对她堂堂王妃亮出这面令牌来吓唬她,到嘴的话硬生生给堵了回去,心生寒意,下意识后退几步让出了路来。

    令牌一收,黑色披风随着高冠的脚步荡动,高冠目不斜视,与之擦身而过。

    裹挟在人群中的苗毅瞅瞅差点咬碎银牙的媚娘,心中不禁小汗一把,这高冠办事的风格估计一般人还真吃不消,那可真是不管对谁都一点情面都不留,这简直是把天下人给得罪光也无所谓。

    不过想想也是,这位冷面判官是怕得罪人的人吗?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