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六二章 轮到我们出场了!

飞天 第一五六二章 轮到我们出场了!

    小毛病?近卫军和地方人马都杀的血流成河了,死了几十万人,这也算小毛病?

    上官青心里嘀咕,有些无语了,可他知道,这天下是青主的天下,只要能讨青主的欢心,错的也是对的,只要青主心里认为你是对的,那就是对的,若是惹得青主心里讨厌了,你做得再好也得怀疑你是心怀不轨,人心如此,根本没什么道理可讲的。

    他下意识看了看周围连绵起伏的宫宇,在这后宫之中又何尝不是如此,数不清的绝色佳丽哪个不想讨陛下的欢心,只要博得了陛下的喜爱,不说自己能在人前显贵,还能马上福及宫外的家人,犯点小错也不算什么。就譬如东宫那位如意天妃,明明一直对陛下保持着距离,可陛下却认为是真性情,经常跑来看那位的冷脸,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就是得了陛下欢心,事不同,道理却是一样的。

    上官青自认自己不是破军,什么话都敢往青主脸上砸,破军能说的话,却不是他能说的,所以他也不会逆着青主的话说,非要学破军强劝青主该怎么怎么去做。

    牛有德是一番话讨了陛下的欢心,如意天妃是对陛下不冷不热讨了欢心,破军则是因为老是拿话顶的陛下下不了台得了陛下欢心。三种看似毫无关联的博取圣心的方式,在上官青看来却有相同之处,因这三人一而贯之,在陛下眼里都是真性情。

    牛有德从陛下知道其名字时就经常这样干,那是敢当面骂嬴天王卖女求荣的人,这家伙嘴里说出什么话都容易让陛下认为是真的,类似审问时大义凛然的话别人说出来在陛下眼里搞不好有作假的嫌疑;如意天妃则是一贯对陛下冷脸以待,从未改变过,其他妃子若学着来,在陛下眼里就是做作,反而讨陛下嫌;破军就更不用说了,从跟随陛下开始就经常跟陛下顶牛,别人若突然改变风格学破军跟陛下那样说话。肯定要被陛下给砍了。

    当然,他也没必要夸什么,跟在青主身后岔开了话题道:“三部联审,西军那边发出了控诉。控诉高右使有意扣押四天王的人。”

    青主:“谁叫他们主动撞到高冠手上去了,此事高冠已经上报!朕让高冠抓紧时间结案,四家却在拖延想逼迫牛有德妥协,尤其是广家那边!高冠已经斩断四家和牛有德的联系,同时也是在拿四家的人做人质。酉丁域的案子一天不定下来,高冠就不会放人。高冠已经奏请朕让监察左部配合,必要的时候会从四家身上审出点事来施压,以便尽快结案!这事高冠办的漂亮,些许压力朕给他挡着就是!”

    “是!”上官青颔首应承。

    事情在上层达成了妥协,下面的事就不算事,酉丁域一案的结果很快出来了。

    四家捏了人质在高冠手上,朝堂上追究近卫军责任要求将近卫军并入四天王麾下的苗头刚冒出便被压了下去,轩辕卓的责任也没人再追究了,酉丁域一案牛有德只是率部自卫?反击。酉丁域上下也没事,他们只是奉命行事。大家都没事,但责任总要有人来担,于是死了的褚子山最倒霉,所有责任全部到了褚子山这个死人的身上。

    案子在朝堂上一定性,高冠终于空出了时间审问四天王的人,省出的结果自然是上面达成了妥协的结果,四家人啥事都没有,全部无牵连释放了。

    一场惊天大案本不知要掀起多大的风波,最终却是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高高扬起,又轻轻过去了,天街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所有人几乎都放了出来。出来后的苗毅却发现不对劲,只有云知秋被关着,没有被释放。

    苗毅立刻前往春花秋月楼找庾重真要答案,却在门口碰见了率部走出正要离去的高冠,当场拦住了高冠,行礼道:“高右使。末将请教,云知秋不是已经没事了吗?为何还关着不放?”

    “看管在押人员的是你们近卫军,执行的事情你不该问我。”高冠扔下话便率人掠空而去。

    苗毅站在门口默了默,听懂了高冠的意思,扣住人不放的是庾重真,和高冠没关系。

    他正要进春花秋月楼,谁知忽又冒出两拨人来呼喊。

    “牛大人,星月楼有请赴宴!”

    “牛大人,齐光轩已备下酒宴再续前约。”

    苗毅转身扫了眼,发现又是那般讨厌的家伙,没心情跟他们应付,“都统大人召见,事后再说。”大步进了春花秋月楼。

    景云堂,沐浴后一身轻衣便装显得飘逸的唐鹤年刚出浴门,等在外面的寇文蓝和大掌柜沈丁臣立马迎了过来,自然是有要事报知。

    “只有云知秋没有被放出来?”唐鹤年捻须嘀咕一声,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呵呵轻笑一声,“就知道天宫那边搅局的事没这么容易过去,走吧,他们闹完了,诸事已定,轮到我们出场了。”

    寇文蓝和沈丁臣面面相觑,随后快步跟上。

    春花秋月楼,一栋华阁内,苗毅一见到庾重真便拱手请教:“都统大人,事情已了,不知为何关着云知秋不放?”

    庾重真对左右交代了一声挥挥手让大家退下了,负手慢慢走到了苗毅跟前,盯着苗毅打量了好一会儿,最后叹道:“牛有德,这事虽然过去了,可真相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你惹出这么大的事来,若不做惩处,何以服众?以后人人效仿又该如何?上面的意思本都已有所耳闻,你这总镇的位置怕是保不住了,很有可能要连降两级贬为大统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就要承担后果!让下面准备一下,返回御园等候处理结果吧!”

    苗毅再次拱手:“上面怎么处理末将都认了,末将不明白的是,云知秋为何不放?”

    庾重真淡然道:“没说不放她!只是天宫的那些娘娘们听说云华阁的首饰不错,上官大总管遂交代了一声,请云知秋带上首饰去一趟天宫。”

    “……”苗毅一愣,原来是这样,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不想云知秋卷入后宫那是非窝里去,回道:“云知秋没见过那场面,怕会有唐突娘娘们的地方,不如末将和云知秋商量一下,末将把首饰带去就行了。”

    庾重真:“不用了,上官总管点明了要云知秋亲自去。”

    这是什么情况?苗毅一惊,“为何非要云知秋亲自前往?”

    庾重真哼哼一声,“牛有德,我说你是真糊涂,还是在装糊涂?别以为上面不知道四天王的心腹出现在这里是所为何事,难道你认为那四家的人会轻易放过云知秋吗?上面担心那四家会拿云知秋逼你就范,凭你的实力挡的住吗?上官总管是一片好意,娘娘们看首饰是假,找借口保护云知秋想成全你们两个才是真,懂了吗?”

    原来如此!苗毅松了口气,可眉头又皱了起来,云知秋不可能永远呆在天宫,就算能一直呆在天宫,四天王的势力早就伸进了后宫,退一万步说,云知秋就算呆在天宫能保安全,那也等于是落了个人质在天庭手上,一旦他的秘密曝光,云知秋将会是第一个倒霉的。

    “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用担心,上官总管在天宫想保一个人还是没问题的,哪怕是天后也要敬大总管三分,谁敢对上官总管保的人动手,除非她活得不耐烦不想在天宫混了,所以你不用多虑!”庾重真抬手拍了拍苗毅的肩膀,道:“你呆在这里也不安全,四家会缠着你不放,会钻空子对你下手,立刻整备人手返回御园,有我做挡箭牌,谅他们也没胆子硬来!即刻执行,不要拖延了!”

    “是!”苗毅慢慢点头应下,摸出了星铃下令给牧雨莲,整顿人马返回。

    很快,九环星天街的近卫军人马全部整合在了一起,云知秋也在近卫军的护送下去云华阁取了不少的首饰,随后在春花秋月楼和苗毅碰面了。

    接到情报的勾越、左儿、断鸿都在易容后露面了,不约而同地碰面在了春花秋月楼对面的酒楼上,临窗而站,眼睁睁看着苗毅混在近卫军的人群中出了春花秋月楼的大门。

    这边几次想派人接近苗毅都没办法,全部被庾重真给挡了,理由是近卫军要押牛有德回去再接受近卫军的审问,酉丁域的事过去了,天街杀天街守卫的事还没过去。

    三家人胆子再大,也不敢从庾重真手上强抢,被庾重真给闹得无计可施,天宫那边占的优势不是几家能比的。

    “唐鹤年呢?”左儿突然反应了过来,左右问了声。

    三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察觉到了异常,寇家从头到尾安静的有些过分。

    城外,近卫军人马刚掠出城至半空,突然几条人影陆续急闪而来,终于现身的唐鹤年拦住了前行的大军。

    庾重真挥手止住大军,一脸警惕地盯着几人,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谁知唐鹤年对着人群中的云知秋慢慢折腰,恭敬行礼道:“老奴见过小姐!”声音隆隆扩散。

    一旁的寇文蓝心里腻味,却也同样恭敬行礼道:“文蓝见过姑姑!”声音同样隆隆回荡。(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