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六四章 算你说了句人话

飞天 第一五六四章 算你说了句人话

    媚娘亦缓缓闭上了双眼,突然又一摇头,不甘心地睁开双眼急切道:“管家,牛有德和那云知秋不是还没修成正果吗?应该还有机会挽回的,是不是?”

    勾越叹道:“牛有德审讯中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了自己睡了云知秋,承认了云知秋是他的女人,那是寇天王的义女,寇天王如果要牛有德对他女儿负责,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陛下也没理由阻止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如果老奴没猜错的话,天王此时已经去找寇天王索要好处去了”言下之意是王爷也默认这次输了。

    媚娘恨得牙痒痒,破口大骂:“如此卑鄙的事也干的出来,寇家一家不得好死,迟早要遭报应”

    勾越无奈道:“王妃息怒,以后碰到了更好的良婿,老奴一定在王爷面前进言成全。”

    媚娘掉了心头肉似的表情,痛心疾首道:“哪还有什么更好的,各家子弟我数了个遍,到哪去找条件这么好又没什么复杂背景的去。”

    勾越听明白了,这女人惦记的是能纯粹站在她们母女这一边的,考虑的是自己,而不是整个王府,他还能说什么?

    广媚儿默默低头在一旁,脸上神色有几分失落……

    “什么?义女?”

    天翁府,禁园内,手抚着要十几人才能合抱的一棵大树树干的夏侯拓猛然转身惊问。

    在旁禀报的卫枢苦笑点头,“是的,消息确认了,寇家和云知秋当众互相承认了。”

    啪夏侯拓一手扶杖,一手拍着额头,连拍好几下。似乎在责怪自己糊涂似的,哎哟喂道:“真是老糊涂了,这么简单的办法我怎么就没想到寇凌虚啊寇凌虚。老夫还真是小看了你,竟能被你想出这么绝的办法来。算你狠,老夫心服口服”

    卫枢在一旁安慰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不光是老爷没想到,只怕天庭上下谁都没想到寇凌虚能扯出个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人来联姻,一点情分基础都没有的义女拿来联姻,他还真敢做,就不怕将来遭遇背叛?”

    放下手的夏侯拓又是一阵长叹摇头,“话不是这么说的。现在想想,九环星天街那出戏啊,寇凌虚玩的漂亮啊,早不出手晚不出手,一出手就断了青主和其他三位的后招,又做了个几家相迫的危难时刻搭把手的局,还保住了牛有德帮其渡过了难关,有这份大人情在,牛有德和云知秋焉能轻易背叛,那可是要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的。加上寇凌虚今后笼络人心的手段…这义女收的好啊火候掐的刚好合适,达到的效果不亚于寇家拿血缘女儿联姻。寇凌虚玩出这么一出邪招,青主那边只怕要傻眼要气得够呛。”

    卫枢默默点了点头。也叹道:“还是没能阻止住,还是让他们得逞了,不知道青主接下来会怎么应对。”

    夏侯拓又拍了拍粗糙树干,抬头看了看茂盛枝冠,“拭目以待吧”

    天宫,一顶黑色高帽,一袭黑色披风的高冠大步进入宫墙之内,直奔星辰殿。

    还未走到星辰殿,已经在等候的上官青便迎了过来。提醒道:“牛有德的事,陛下正在气头上。急招你觐见,你待会儿小心点。”都是青主身边的老人。不费事的顺水人情多卖卖也不损失什么。

    高冠:“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区区一个牛有德,陛下何必如此生气。”

    陪同行走的上官青哎哟一声,“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陛下哪是在乎那个牛有德,是气在被寇凌虚当傻子给耍了一把,换了谁能不生气?”

    高冠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因为已经到了星辰殿门口。

    两人进入殿内,只见司马问天破军和武曲都在场,青主身边的老人都到齐了。

    破军的脸色不太好看,牛有德跟寇凌虚的女儿有了那层关系,怕是没办法在近卫军呆了,其实他是很欣赏牛有德的。

    高冠还来不及行礼,站在殿中央的青主已经指着高冠的鼻子劈头问道:“你在那边难道就一点端倪都没发现?”

    高冠还是先行了一礼,才回道:“臣在九环星天街的确是没看出任何端倪,臣在回来的路上听到此事后也很吃惊,后悔走的早了点。”

    青主指了指破军,“那牛有德好大的胆子,竟敢瞒着朕干这样的事情,看看你手下养的是什么东西,吃里扒外左督卫你是怎么管的?”

    破军绷着脸道:“牛有德哪能有这本事,也不可能玩转上上下下这么多人,这明显是牛有德被寇家给利用了,是寇家精心策划的局,否则凭高右使的神目焉能看不出端倪”

    “你还敢帮他说话?”青主大步上前,手指都快戳到破军脸上,不过他心里也清楚,牛有德的确没这么大的格局,肯定是寇家的精心杰作。

    破军闭嘴了,这事自己这边也多少有责任,没必要为这事争吵。

    青主转身,阴着一张脸,双臂两边一挥,“如今朕怕是成了天下人的笑话,你们说说该怎么办?”

    在场几人暗暗交换眼色,觉得青主太在意那啥了,天下人谁没事笑话这个,偶尔笑话一下又能怎么样。可是也能理解青主的心情,高高在上惯了,自然把自己的形象和脸面看的重一些。

    高冠淡然道:“办法不是没有。”

    青主偏头看来,“说”

    高冠:“纵容部下在天街杀天街守卫和强行募捐的事近卫军还没审,从严审理,从重量刑近卫军若是觉得不方便做,交给监察右部好了,臣保证牛有德必死无疑”

    其他几人无语瞥了他一眼,那么大的事天庭都给压了下来,谁心里不清楚其中原因?如今为这么点小事将牛有德给处死,当寇凌虚是哑巴吗?再说了,陛下吃了这个亏却拿个小人物来泄愤,陛下面子上下得来吗?

    青主一张脸差点贴在了高冠的脸上,阴森森道:“高冠,这就是你的好主意?你是不是看谁的脑袋挂脖子上都不顺眼,杀人杀上瘾了?你难道不知道你杀人的名声已经臭大街了?治理这天下若是靠杀能解决,朕还要这满朝大臣干什么?”

    其他几位老神在在,就知道高冠说出这话要自找没趣。

    哪怕青主的脸要贴在自己的脸上,高冠依然是波澜不惊如石雕的样子,丝毫不避挪,面无表情道:“既然陛下觉得杀之不妥,那就贬”

    青主离开了他的脸,两手一背,“贬?朕这里将他贬了,他那便宜岳父要不了多久就能给他升回来。”

    高冠:“那就一贬到底,贬到他一时半会儿升不回来。”

    青主:“他把人家女儿都睡了,寇凌虚要牛有德娶他女儿朕能拦着?说的过去吗?届时近卫军也容不下了他去了寇凌虚的地盘上,一贬到底又有什么用,凭牛有德的能力,寇凌虚有的是办法创造机会让他高升”

    高冠:“近卫军容不下,可以扔到没人愿意去的鬼市去,我就不信寇凌虚还能有办法在鬼市帮牛有德高升”

    “唔…”青主一愣,脸上火气瞬间消了,眯眼捻着胡须沉吟不语。

    另几位看着高冠无语,发现这位高右使那是一贯的心狠手辣啊,这牛有德撞到这位的手上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司马问天拱手道:“陛下,高右使这主意不错。”

    青主还在沉吟不语。

    上官青也笑着提点道:“陛下,不管是天街还是鬼市,市集买卖范围内的都是天后娘娘在管着,牛有德去了鬼市的话,那就是个烂摊子,能把基本的税负给收齐就不错了,还从未听说有人能在鬼市立功的。寇天王若是想帮牛有德有所建树的话,怕是就要和夏侯家发生冲突了。”

    青主眉头挑了挑,上官的提醒让他想起了夏侯拓那老狐狸躲在背后搅浑水的事。

    司马问天又道:“就牛有德那脾气,那是走到哪都能惹祸的主,在鬼市那么复杂的地方,不惹出事来才怪了,那是夏侯家的地盘,牛有德出了事寇凌虚帮还是不帮?不帮的话,他这得意之作就废了,帮的话就要和夏侯家发生冲突,总之能让寇凌虚笑不出来,此乃一石数鸟良策。”

    青主哼哼冷笑了起来,夏侯拓不是躲在背后煽风点火悠哉的很吗?寇凌虚不是得意吗?让这两人斗一斗还是不错的,能斗个两败俱伤就妙了。

    他慢慢转身斜了高冠一眼,冷哼道:“算你说了句人话”

    高冠面无表情,好像什么都没说过似的。

    另几位松了口气,这事终于解决了,不然还不知道陛下这火要发到什么时候,只是那牛有德怕是惨了,火修罗弟子又怎样?这辈子的前途怕是毁在了高冠这几句话上。

    事情解决了,诸人散去后,青主又身心愉快的去了东宫,高兴的时候和不高兴的时候他都要去东宫布施雨露,不知羡煞多少后宫佳丽。

    之后,轻衣慵懒地侧躺在瑶榻上的青主,眯眼看着轻纱后面的曼妙体躯从浴池内如出水芙蓉般走出,这隔着轻纱若隐若现的欣赏情趣别有一番滋味。

    侍女帮里面高挑的人儿穿好衣裙后,揭开纱帘簇拥着送到了梳妆台旁,帮着梳理。

    青主赤足走了过来,挥手让侍女们让开了,顺手拿了侍女手中的梳子,挽起战如意的秀发,以天帝之尊来帮她梳理长发,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娇容,笑道:“你父亲战平在侯爷的位置上多年,朕会找个机会让他坐上星君的位置,爱妃觉得如何?”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