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七五章 抽签

飞天 第一五七五章 抽签

    然而想来想去想不通,査如艳也就懒得再想了,反正老爷和管家经常避开她在背地里密谋些神神秘秘的事情,你去问也问不到答案,反而会被一句‘就你那脑子懂什么’给打发了。

    总之她相信一点,不管怎么样,老爷和管家不会害自己儿女就对了。

    “这牛有德也太嚣张了,也是该千刀万剐了,我看他这次怎么逃过这一劫!”査如艳瞅着被询问口供的苗毅,嘴里哼哼了一声,她侄子死在了苗毅的手上,这仇她一直记着,要不是被天卯星君庞贯给严厉警告过,甚至写好了休书给她看,把她给震慑住了,她早就想尽办法找苗毅报仇了。

    本还想多咒上两句的,突然发现管家陈怀九来了,遂闭嘴了。

    “勾管家,媚儿不会有事吧?”

    “娘娘放心,不会有事的。”

    听说自己女儿卷入了是非,还死了不少权贵子弟,王妃媚娘也坐不住了,跑来一看,女儿还被扣着,有点急躁,想进去和女儿一见,却被管家勾越给拦住了。

    而事发现场的审问完毕后,花义天也拿到了一份名单,广媚儿和洛归把之前来这里的大概有哪些权贵子弟都给回忆了出来,形成了一份名单。

    “下令封锁御园,未得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出。”

    花义天一条条法旨下达下去,又将复制了一份的名单给了一名红甲大将,“你带人去,把名单上的人给找齐,全部扣押取证,谁家不交人,立刻上报!”

    “是!”红甲大将领命而去。

    一回头,花义天又偏头吩咐另一名红甲大将,“保持现场,事情没定论前,未得上令。不许让任何人靠近。”

    “是!”其人领命,又召集麾下传达。

    回头,花义天背个手走到了苗毅跟前,淡然道:“牛有德。你这又是何苦。”

    苗毅反问:“大都督,难道您看不出来他们是要致我于死地吗?”

    花义天:“你既已有准备,又何苦再为自己竖死敌?”

    苗毅不语,有些事情没必要解释。

    就在这时,花义天接到了星铃传讯。死者家人见他已经问完了话。却还不肯让他们接触死者,纷纷往上面递话了,上面下了令给花义天,命他带人撤离,尸体让家属领走,其余的人也不用再扣押了,全部放了。

    花义天自然是领命,下令近卫军撤离,把苗毅也给带走了,不带走不行。苗毅留在这搞不好会引起众怒直接被拍死。

    侯在査如艳身边的管家陈怀九看着苗毅,不易察觉地对苗毅微微一笑。

    随众撤离的苗毅心知肚明地微微点头,算是表示了感谢。

    现场除了他们两个,没人清楚这里面的猫腻,也不会对任何人公开,包括寇家。

    东军掌令嬴九光,下辖子、丑、寅三路元帅;南军掌令昊德芳,下辖卯、辰、巳三路元帅;西军掌令广令公下辖午、未、申三路元帅;北军寇凌虚下辖酉、戍、亥三路元帅。

    这次的事情是赢家那边和昊家那边联手在搞鬼,避开了广家和寇家,避开寇家那边人的原因不言而喻。避开广家是因为要利用申路元帅洛莽的儿子。而天卯星君庞贯正是卯路元帅的手下,等于昊家那边的人,加之庞贯家和苗毅的仇是人尽皆知,觉得比较可靠。所以搞这事把庞贯的儿女也给拉了进去,凑巧的是,庞贯和苗毅之间有见不得人的关系,这关系连庞贯的夫人査如艳都不知道。

    庞贯从儿子口中知情后,哪能让苗毅出事,他和苗毅还有更大的利益要谋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早就暗中和苗毅沟通过了,让苗毅早做准备。

    虽然寇家也担心这次园庆会出事,事先提醒了苗毅小心,可远没有苗毅从庞贯那边得知的情况详细,苗毅连洛归抽签中奖的事都知道,能没准备吗?

    苗毅当时一听,就告诉了庞贯,让庞贯把儿女支开。

    庞贯一听就吃了一惊,这是要动手的节奏,没能劝住苗毅,不过却提醒了苗毅,申路元帅洛莽是个性情中人,很喜欢那个小儿子,知道小儿子头脑不行,为了保儿子富贵,甚至有让这个儿子娶广令公掌上明珠的打算,其他得势的儿子都没这待遇,对小儿子的宠爱就可想而知了。那些人把洛归推出来可谓心思歹毒,若能保洛归一命,洛莽必定记你人情,你若杀了洛归,洛莽必然和你不死不休,广令公那边怕是也不得不为洛莽出头,让苗毅三思而行。

    若非如此,苗毅哪能从头到尾如此气定神闲、如此平静,否则凭苗毅的脾气事发时肯定要怒喝上两嗓子,否则他为何能在仓促之下痛下杀手时还能独独留近在眼前的洛归一命?他早就有条不紊地做好了一切准备,设好了圈套在等着!

    此时,苗毅和陈怀九也只是一瞥而过,双方不会有任何交流。

    这边近卫军一撤,一群女人哭天喊地地扑向了御田,扑在了儿子的尸体上,那叫一个热闹。

    寇铮跟去了黑龙司总镇府,见到了暂时在此受保护的苗毅,一见面便叹道:“你为何如此沉不住气,不是让你忍一忍吗?”

    苗毅淡淡一句:“我忍了他们便能放过我吗?大家不如痛快一点,要么我死,要么他们死,都不要客气!”

    “……”寇铮无语。

    广天王别院,媚娘母女暂时没有去离宫,而是来了这里,这是勾越的意思。

    媚娘吓的够呛,一回来没了外人,拿捏的范立刻放下了,连问女儿有没有事。

    确认媚娘没事后,勾越开始插话了,“小姐,能否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老奴说一说?”

    广媚儿当即把事发现场的经过讲了遍。

    勾越显然有些不满意,又问:“小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跑去找牛有德?”

    这话问的广媚儿有些忸怩,还是做娘的明白女儿的心思,早就看出女儿好像真的对牛有德动心了,不想让女儿难堪,遂插话道:“勾管家,算了,媚儿受了惊吓,还是先让她歇着吧。”

    勾越不依,朝她拱手道:“王妃娘娘,不是老奴要问,是王爷吩咐下来的,王爷说这事可疑,要老奴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可疑?”广媚儿愣了一下,“媚儿和牛有德是朋友,去见见有什么不妥吗?分明是那洛归纠缠不休自己撞上去找事,加上一伙人本就看牛有德不顺眼。”

    勾越点头,“老奴知道小姐和牛有德是朋友,可是游园的时间还没到,相互问安见礼打招呼都没结束,小姐怎么会急着去见牛有德?老奴想知道的是,小姐在此之前有没有向谁透露过要去见牛有德,或者是有没有人暗示或明示小姐去找牛有德。”

    广媚儿闻言愣了愣,似乎想起了什么,迟疑道:“霓儿姐姐和裳儿姐姐想认识一下牛有德,拉了我出离宫。”

    勾越骤然眯眼,“那她们两姐妹为何没跟你一起去?”

    广媚儿:“她们让我先去问问牛有德愿不愿意见她们…”说到这里她自己都皱起了眉头。

    勾越嘿嘿冷笑两声,没再多问了,拱手道:“老奴明白了,小姐受惊了,先歇着吧。”说罢告退。

    媚娘又不是傻子,品出了里面的名堂,黛眉竖了起来,厉笑道:“两个贱丫头,摆弄到我女儿头上来了!”

    广媚儿犹犹豫豫道:“娘,没证据的事,不要乱说了。”

    “证据?”媚娘冷笑道:“老娘这辈子就你一个命根子,谁动我女儿,我跟谁拼命!有没有证据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娘不会放过她们两个,喜欢玩阴的,好,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干,咱们慢慢玩!”

    申路元帅别院内,洛归的母亲童怜惜红着眼眶帮儿子擦拭着嘴上的血迹,嘴里愤恨不停,“牛有德!杀千刀的,以为要成为寇天王的女婿就了不起了……”

    管家郎菊默立在洛莽的边上,不时看看父子两个,儿子战战兢兢躲在母亲那边不敢看父亲,父亲则是阴着一张脸盯着儿子。

    “不要再擦了,一边去!”洛莽终于爆发了,一声怒喝吓母子两个一跳,童怜惜心惊肉跳地往边上退开了。

    洛莽体态魁梧,背个手走到了一脸委屈的儿子面前,“我问你,今天这事谁让你出头的?”

    洛归低头道:“没人让我出头,儿子就是喜欢媚儿。”

    洛莽:“喜欢媚儿的人多了去,今天别人都靠后了,就你出头了,总得有个原因吧!”

    “大家抽签了的……”洛归异常委屈地把抽签的事情说了出来,那意思是,媚儿以后就是他的女人了。

    洛莽深吸一口气,五指朝门外一张,外面树梢上咔嚓几声,几根树枝飞来,抓在了他的手中,伸在了洛归的面前,“抽!快抽!”

    洛归吓了一跳,赶紧抽了一根到手。洛莽五指一摊,手上还有四根树枝,一对比就能看出,洛归手上的那支最短。

    将洛归手上的树枝夺回,洛莽背手身后一番整理,又将抓握的树枝伸出,又是一声喝:“抽!”

    洛归老实照做,结果抽到的又是最短的。

    反复几次都是如此,洛归始终能抽到最短的,他都奇怪了,不禁一问:“爹,我手气是不是太好了点!”

    啪!洛莽直接一巴掌将他抽倒在地,五根树枝扔到了他面前,袖子一抖,又扔出了一堆不知道什么时候掐断藏在了袖子里的树枝。

    “老郎,牛有德这是存心饶了洛归一命啊!”洛莽不管儿子,负手看向门外长叹一声。(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