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八零章 江郎

飞天 第一五八零章 江郎

    出的城来,天地间一片雪白。

    冬天的城外,行人稀少,雪地留下一路脚印的两人离开官道,慢慢拐上岔路,朝一条人迹罕至有马车碾痕迹的小路上行去,尽头是山脚下的一座依山傍水的山庄,安静在白茫茫中。

    走上一座石桥时,两人习惯性地双双停步,江郎问道:“月瑶,你有心事?”

    “嗯?”月瑶闻声回过神来,两人面对,静立在拱桥之上相视,月瑶最终摇了摇头。

    一手撑伞的江郎微微一笑,伸手掸向月瑶围脖上的雪花。

    月瑶脸颊上闪过一抹绯红,略带羞涩地向后避了避。

    江郎不以为意,动作继续,掸掉了她脖子上的几片雪花后,直视月瑶的明眸,儒雅一笑,“你的确有心思,不妨说来听听。”

    月瑶似乎有些受不了他那眼神,转身面向了还未冰封的宁静小河,“江大哥,听说了天庭御园大婚的事情吗?”

    江郎目光瞬间一凝,旋即轻笑道:“牛有德和那个云知秋?听说了,怎么了?”

    月瑶摇头叹气道:“我只是想不通,堂堂四大天王之一的寇天王怎么会收那样一个女人做义女,还有那个牛有德,娶什么人不好,为什么要娶那个寡妇?”嘴上不承认认识,但是心中对云知秋的敌意依旧难解,尤其是知道害得自己大哥冒那么大的风险,就更是心中不忿,以至于在外人面前说出了这种话。

    而对于这个外人,月瑶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态,初识时也在这附近,当时两人都易容了,她易容成了一个男人,他易容成了一个老头。他在山间挥毫泼墨作画,她则是在查探任何接近这一带的可疑人员,自然要凑近一看。两人见面都知道对方易容了,她想尽办法让他露出了真容。查问核实之下确认了对方在几十里外的一处断崖隐居了上百年。

    至于是什么身份,还有待核实,而对方也不愿吐露真相,只说称呼他‘江郎’便可。

    这里是仙道在外界的一个点。名叫秀水山庄,对此可疑人物自然不敢放松警惕,月瑶持续保持接触查探。

    在不知道她是女儿身的情况下,两人成为了‘朋友’,常结伴四处逍遥。终有一次。江郎勾肩搭背拉扯劝酒时,令月瑶露馅泄露了女儿身,这不妨碍两人继续做朋友。

    月瑶索性追究江郎的来历,江郎告之,我不过问你的来历,你也不要过问我的来历。

    的确如此,江郎从不靠近秀水山庄,也不过问月瑶任何有关秀水山庄的事情,这态度令秀水山庄安心不少。可他同样也不向月瑶透露任何有关自己的事情,两人就这样来往了几百年。

    男女之间如此长期相处。加之江郎相貌不凡,更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谓才华横溢,接触的越久越令人倾心,月瑶知道自己已经对江郎暗暗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只是不知他对自己是否也有别样情怀,她自认自己样貌不差。

    若非如此,两人又焉能如此近距离共同行走在一张油纸伞下,两人之间似乎就差捅破一层窗户纸,可这层窗户纸又似乎是难以破开的隔阂。两人似乎都因为各自的身份在保持着小心和警惕,说到底还是因为不明对方的真实身份。

    月瑶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对这男人产生这种情愫,原本在她心目中,她一直认为自己要嫁的人就是大哥。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只是想嫁给大哥,这个目标从来没变过,这是她从小的目标,可对大哥却没有对江郎这种情动羞涩的感觉,也没这种在一起时身心愉悦的感觉。

    她不禁怀疑,难道是自己不喜欢大哥?可是也不对。自己好像一直在吃云知秋的醋。

    当然,她也怀疑自己对云知秋究竟是不是在吃醋,像又不像的,自己也说不清怎么回事。

    对此,她纠结了好久。

    不过此时,话一出口,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妥。

    “呵呵!”江郎摇头发笑,“离我们太遥远了,你是不是操心太多了,莫非你认识他们?”略带闪烁的目光微斜,注意着她的反应。

    月瑶亦摇头轻笑:“动静闹得这么大,想不注意都难,我倒是想认识一下,看看什么样的寡妇竟能让天王收为义女,还能让那牛有德不惜数十万人性命。”

    江郎笑问:“事情闹再大又如何,和你有关系吗?”

    “是没关系。”月瑶找了个理由,叹道:“也许我是在羡慕那个云知秋吧。”

    对这个理由,江郎默默颔首表示理解,警惕且默默观察的目光终于从月瑶脸上放开了,目光投向静静流淌的弯弯小河,叹道:“一个男人能为一个女人做到如此地步,的确是羡煞天下女子,你有这想法也不足为奇。”回头又看向秀水山庄方向,笑道:“好了,送到这止步,回头再联系。”

    手中把持的油纸伞递给了月瑶,随后如孤鸿弹身而起,落于小河之上,蜻蜓点水般在河面起落,凌波微步画中仙,一袭白裘翻飞,动作潇洒飘逸应景,最终冲天而起,顺着小河流向远去,消失在空中。

    月瑶打伞目送,能从伞柄把手处感受到对方把持过后留下的温暖温润自己的掌心,令她脸颊有些暗暗发烫,缓缓踏雪向秀水山庄,红唇半咬默默。

    到了山庄,未走正门,从后门进去了。内里庭院深深,见到了背个手在长廊下来回走动的唐君。

    “师兄!”走入长廊下的月瑶喊了声,收了油纸伞抖掉伞上积雪。

    唐君背手走来,皱眉道:“怎么现在才回来?”

    月瑶:“师兄急招有事吗?”

    唐君:“和那个江郎在一起?”

    月瑶愣了一下,发现唐君神情不对,颔首道:“想查明他的来历,免不了多接触。”

    唐君沉声道:“师妹,你老实告诉我,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和他之间是不是…”余话不说,神情和语气已经暗示的很明显。

    月瑶略有心虚,却白了唐君一眼。“师兄想哪去了,他身份不明前,我和他怎么可能,我也是想查明他的身份才多有接触。”

    “师妹知道就好。”唐君递出一块玉牒。道:“他的身份应该已经明朗了,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师妹以后要多加小心。你自己看吧。”

    月瑶惊奇,接了玉牒查看。

    唐君在旁解释道:“传出淫贼劫持江一一的消息后,我们就关注上了这个人。这是天街商铺那边送来的天庭逃犯通缉画图,真是没想到啊,这个人竟然就在我们身边。”

    月瑶银牙暗咬,脸色有些难看,玉牒画图上的淫贼江一一虽然和江郎没那么神似,但是大概的样子还是相似的,尤其是穿着打扮,简直是一模一样。

    “江一一,江郎…”唐君啧啧摇头,“怪不得不肯透露来历。原来竟是这般见不得人的淫贼,现在想想,我都有些后怕,师妹,以后不可再和他来往了,否则什么时候吃了亏都不知道,介时我没办法向师傅交差。”

    月瑶委实难以相信,她接触江郎这么久,真看不出江一一有任何淫贼的趋向,也有点不愿接受这个现实。恨恨扭头道:“我去问个明白。”

    “师妹!”唐君陡然喊住她,沉声道:“我们这情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以后不要再来往就是了。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确认了不是天庭的探子,我们也放心了,疏远就行了,没必要惹出什么麻烦来。”

    月瑶偏头回视,“不行。他若真是江一一,就要把他赶走,万一哪天天庭来此抓捕岂不是要连累到我们。”

    “这…”唐君沉吟,师妹这话似乎有几分道理,突闻动静,再抬头,发现月瑶已经掠空而去。

    “呜呜…呜……”

    风寒雪飘,百丈高处积雪崖,幽咽洞箫声袅袅轻灵空寡,一袭白裘的江郎迎着风雪独立断崖之巅,秉萧寂寥吹奏。

    他隐居的地方就是山崖下半空处的一个洞穴中。

    一条人影从天而降,正是月瑶,落在了他的身后不远处。

    幽咽声顿止,江郎回头看来,横萧手中,转身笑道:“才刚分手,怎么又跑来了,一脸怒气的样子,谁惹你了?”

    月瑶寒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江郎目光一闪,依旧从容不迫地淡笑道:“说好了的,我不打听你,你也不要打听我。”

    月瑶:“若我今天非要知道呢?”

    江郎:“何必强人所难。”

    月瑶手中玉牒抛了过去,江郎一把接到手中,看过之后,无动于衷,倒是手中一捏,令玉牒化作了齑粉。

    “是与不是?”月瑶逼问道。

    江郎手中粉尘随风而去,平静微笑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月瑶:“也就是说,你承认了自己是淫贼江一一?”

    江郎笑容不改:“我是江一一,可我不是淫贼,别人说我怎样不重要,我有对你做过什么不堪的事情吗?就如之前说的那个什么云知秋,都说我去了九环星天街,又在通缉我,可是你比谁都清楚,那个时间段我不可能去那作案。”

    月瑶愣住,发现自己有点气糊涂了,居然不能理智考虑问题,是啊,他如果是江一一的话,怎么可能出现在九环星天街,这段时间两人正结伴游玩,才刚回来啊!

    心中怒火已经消了大半,试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淫贼之名是别人诬陷你的?”

    “是真的也好,是诬陷的也罢,虱子多了不怕痒,反正我也被人泼惯了污水,早已经习惯了,只是没想到,躲到了这里还是不得清净。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人心难测,我只求平淡一生,也无须辩解,信则有,不信则无,你我泛泛之交,从此天涯是路人便是,对你我都无得无失,你又何须介怀生气,以后不再相见便可。”江郎话毕转身,再次秉持洞箫于唇边,幽咽声再起。(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