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八四章 露了馅

飞天 第一五八四章 露了馅

    开什么玩笑,让这丫头出了事的话,碧月那边不好交差,海渊客那边也不好交差,无量道那边也难办,虽然海渊客没说过什么,可是金漫那边可是一再交代了,这丫头在无量道的地位可是和小公主差不多,千万不能出事。

    连苗毅自己都纳闷了,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折腾个碧月,弄出个这丫头却让无量道那群大佬重视的不行。

    所以他不可能放任海平心乱跑,虽然跟着自己未必安全,可至少在自己的掌控中,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也能安心。

    “为什么?”海平心难以置信地瞪着明眸,“大人不是说不勉强吗?”

    苗毅眼睑微垂,没想到被这丫头抓住了自己话里的漏洞,徐徐道:“飞红也去,你去不去?”

    海平心摇头:“不想去,不去行不行?”有点央求的味道。

    脱离了苗毅的身边,在外面野过后,早已不是当年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情形,当年初见飞红时的惊艳已经变得寻常,拿这个来诱惑她已经失去了效果。

    杨庆等人悄悄打量海平心,其实大家心里一直在嘀咕,这突然冒出的丫头究竟是什么来历,说大人在管着也好、宠着也罢,反正就是跟对一般人不一样,若说大人看上了这丫头,也不像,看不出任何男女之情的样子,倒有那么点兄妹的感觉,就是哥哥管妹妹的感觉。

    苗毅有点恼羞成怒,恶狠狠道:“不行!”

    海平心:“那你还问我们意见干什么?”

    苗毅冷冷道:“阎修!”他知道海平心最怕谁,见了谁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阎修立刻转身看向海平心,阴森森笑道:“还是去的好。”

    一见阎修笑脸,海平心一阵恶寒,声音都小了几分,嘟囔道:“去就去。”

    至于其他人,也都是或点头,或应承了下来,都表示愿意前往。

    杨庆心里是最明白的一个。从小世界来的人,苗毅不可能放任不管,一旦泄密容易造成威胁,不绑牢了都不行。问愿不愿意只是个态度问题。若真敢说出不愿意有另立的打算,只怕苗毅不会放过自己,人家已经是不经过同意把人给调来了,哪还会容你轻易走脱。

    而对苗毅来说,徐堂然能第一个跳出来表示愿意跟随让他颇感欣慰。毕竟脱离这么久了,还能坚定不移地跟着自己去没什么前途的鬼市,忠心可鉴。

    殊不知对徐堂然来说,他接触不到什么上面的情况,先不说离开了苗毅能不能混的好的问题,他想到的起码一点是,大人可是攀上了寇天王的高枝,跟着大人肯定前途无量啊!

    统一了意见,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众人散去时。苗毅突然出声道:“杨庆,你留一下。”

    走了没几步的杨庆顿步,转身而回,拱手道:“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看着眼前神态平静的杨庆,苗毅眼神有些复杂,酉丁域事件后他也感受到了,杨庆明显和自己疏远了许多,自己不联系的话,再也不主动和自己联系了,也由此反应到杨庆的那次所谓修炼出了岔子生病怕是托辞。其中的原因不难猜到,自己没听他的意见,几乎给所有人都带来了致命的威胁。

    而这次过来,也是云知秋的意思。云知秋的意见很简单:“你要么就不要顾虑太多,也不用顾虑薇薇那边,干脆将杨庆给杀了,如果做不到,就没什么好忌惮的,除非你对自己没信心。怕将来收拾不住杨庆,如果有信心又何足为惧?这事要有个选择,再这样推推拉拉下去,摆明了不信任人家,像杨庆这种聪明人怕是不起异心都难,你老是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不是大丈夫所为,时间一久一旦让杨庆确认自己没了出路,必然要逼得杨庆走极端。”

    苗毅对此还有疑虑,关键是杨庆上次暗中对云知秋下手的事,一直令他耿耿于怀。

    闻听这个,云知秋是既感动又感叹,再次苦口婆心相劝:“有些事情你也要理解,做父亲的想让自己女儿过的好一点无可厚非,人越聪明想法越多,没阎修那么纯粹,这世上也没有那么多像阎修如此纯粹的人,哪个人没点瑕疵、没点私心?你牛二也不是圣人,若是为人家那点私心就耿耿于怀,那这天下你还找得到你能用的人吗?青主难道不知道夏侯家和四大天王有私心?何况你身边能用的人本就不多,用人重在驾驭,不在于苛求,用的好了自然是助力,用不好就是麻烦,关键在你自己,不在杨庆身上……”

    总之云知秋的意思就是建议他和杨庆缓和关系。

    诚如云知秋说的那样,苗毅不是圣人,身上的确有许多缺点,容易冲动,容易感情用事,一般人说这话他未必听的进去,也只有云知秋能掐的准他的脉,特意在一次酣畅淋漓的欢愉之后搂着苗毅说出了这番话,终于让苗毅听进去了。

    “酉丁域之事,是我错了。”

    苗毅突然冒出这句,令神色平静的杨庆一愣,转念间快速思索苗毅这是什么意思,在他的印象中,苗毅可不是个容易认错的人,尤其是向他认错。

    他很快有了怀疑方向,大概猜到了是云知秋在背后的作用,认识苗毅这么多年,能让苗毅说出这种话的人绝不是他杨庆,怕也只有云知秋了。

    杨庆暗暗叹了声,可惜薇薇在苗毅面前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回道:“大人没错,大人在寇天王这边早有准备,是卑职多虑了。”

    苗毅知道他心里清楚,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也就不再纠结此事了,沉吟道:“最近遇上点事情想不通,想听听你的意见。”

    杨庆:“卑职洗耳恭听。”

    “御园大婚时收到了夏侯家的一份重礼……”苗毅将大概的情况讲了下,请教道:“我现在搞不明白夏侯家送那份重礼究竟是什么意思,你看呢?”

    杨庆眉头一皱,迟疑许久,方问道:“大人和夏侯家有没有什么特殊来往?”

    苗毅摇头:“除了和夏侯龙城打过一些交道外,也没什么来往。”

    “这样…”杨庆琢磨了一会儿缓缓摇头道:“卑职也想不明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既然愿意送这厚礼就不会是什么歹意,多半是示好的意思,也许是有什么企图,只是暂时打下一个引子,以便以后牵头时不唐突。”

    苗毅思索着缓缓点头,旋即又道:“还有件事,酉丁域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带回的那万余残兵随同黑龙司人马一起解散后,我将夏侯家的那份重礼遣人散发给那万余残兵时碰见了一件蹊跷事,竟然有人先我一步打着我的幌子在暗中资助他们……”

    说到这事他当时也吃惊不小,那万余残兵身在近卫军按说不会也不敢轻易接受外部的东西,获知是他的心意后才没拒绝,而资助的人也同样在打着他的幌子叮嘱那些人保密,若非他真正的心意没隔多久也到了,令那些人察觉到了不对劲联系上了他问是怎么回事,只怕这事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因为他不可能长期和上万人保持联系,而那幕后的资助一直到现今为止都定期保持着,没有断过。

    闻听此事,杨庆也吃了一惊,目光急闪思索,忽然抬头问道:“对方打的是大人的旗号在资助他们?”

    苗毅点头:“不错!”

    杨庆又急问:“那大人有没有捅穿此事,惊动那幕后资助之人。”

    苗毅看他神色似乎猜出了点什么,摇头道:“没有!我也想查清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做手脚,所以暗中命那些旧部不动声色继续收他们的东西,暂时还没有打草惊蛇。你是不是有了猜测?”

    杨庆施法扫了扫四周,确认无人旁听后,方徐徐道:“如果卑职没猜错的话,这事怕是和寇家脱不了关系。”

    “寇家?”苗毅一惊,道:“难道不会是夏侯家吗?夏侯家刚在那个时间点刚好送了我一笔巨资。”

    杨庆摇头:“夏侯家给了大人巨资,让大人有了资助旧部的实力,他又暗中去资助,岂不是要露馅?其中冲突的可能性太大,夏侯家真要瞒着大人暗中资助就不会给大人那笔巨资。”

    言之有理!苗毅缓缓点头,道:“说实话,我也怀疑过寇家,可是寇家有必要瞒着我干这事吗?我既已归顺,要资助直接言明便可,这样我还要记他们的人情,何须这样瞒着我偷偷摸摸?”

    杨庆目光闪烁道:“寇家所图甚远,不计较眼前的得失,难怪能屹立朝堂不倒!”

    苗毅急问:“怎讲?”

    杨庆不疾不徐地解释道:“寇家告诉了大人,大人无非是多记一份人情而已,若暗中资助,寇家就把大人的人情和那些人的人情都捏在了手里!若大人永远效忠寇家,等到大人需要那些旧部助力时,寇家也会告诉大人,大人照样要记寇家的情,不损失什么。若大人以后没有和寇家站在一起的话,大人便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对那些旧部还有号召力,寇家不会让这个力量为大人所用,一旦大人出了什么意外不在了,那些人身在近卫军得寇家资助多年,也等于落了把柄在寇家手上,也不得不听寇家的差遣。寇家这招可谓一举多得,就算被天庭察觉到有人把手伸进了近卫军,也没证据能证明是寇家干的,恐怕大人才是那只替罪羊。然寇家千算万算,没算到大人如此念旧情,竟能拿出巨资来对解散的旧部表达心意,以至于事情冲突下露了馅。”(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