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八九章 抓!

飞天 第一五八九章 抓!

    确认了信义阁那边的态度,敲定了地藏寺那边,回到总镇府后的苗毅立刻进行布置。

    鬼市的情况让杨庆等人快速疏理,他这边要上报。他也和杨庆讲明了,这边暂时只会等上个一年,一年后就要带其一起回小世界,有什么要准备带回的东西尽快着手。

    随后又联系上了六道,让六道外部的人马筹集需要带入炼狱之地的修炼资源,正式告知了他有办法进炼狱,给他们两年的时间做筹备,两年后他会回炼狱,顺便帮他们把东西带进去。

    六道闻讯震惊,再三向苗毅确认,是否真的有办法将修炼资源带进去。

    爱信不信,苗毅明确告知,他不可能老是往炼狱跑,让他们自己看着办,不过有一点他也是再三声明了的,不能让六道外部的人马知道他在六道的真实身份。

    至于他为什么敢向六道泄露这个秘密,是天行宫给予六道的重创给了他底气,有了钳制六道的能力,否则焉敢。

    同时命六道外部的势力慢慢囤积愿力珠,这是他要的,不会让六道吃亏,他会拿等价的东西去兑换。

    之后又让云知秋这一年内囤积一批固元丹和仙元丹,固元丹占多数,他要带回小世界换取愿力珠,以后小世界的愿力珠他要一个人包了,虽然小世界的愿力珠不多。

    云知秋自然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干,苗毅现在利用愿力珠修炼占优势,能节省不少的修炼资源。

    眨眼就是三个月后。

    悠然客栈,鬼市总镇府斜对面的一间客栈。

    一名刚刚入住的白面汉子出了客房,看了看四周,从内部回廊绕了半圈,绕到了对面,慢慢走到一间客房门口,“咳咳”略有节奏地轻轻咳了声。

    啪嗒!门后传来门栓跳开的声音,白面汉子看了看周围。顺势推门闪入,又快速将门一掩。

    屋内略微敞开的窗口旁,一名虬须汉子转身看来,白面汉子打了个手势。虬须汉子也回了个手势。

    确认是接头的人后,虬须汉子略显不满地淡淡传音一声,“情况早报上去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白面汉子:“我知道你一个人日夜不停盯着吃不消,可上面交代了。信义阁不是吃素的,想在鬼市动手脚须小心小心再小心,宁愿慢一点,也不能惹人怀疑。”

    虬须汉子没再多说什么,走到一旁榻前盘膝而坐,重重松了口气,这短时间着实把他给耗的有点吃不消。

    白面汉子接了他的岗位,侧身站在了半敞开的窗前,朝外看去,正好能将总镇府的进出动静一览无遗。他随口问道:“有什么情况要交接吗?”

    闭着眼睛的虬须汉子徐徐道:“你只需将总镇府内人员进进出出的情形全部记下来,重点是牛有德的夫人,她若出来了立刻告诉我,其他的不用你管。”

    白面汉子:“重点是牛有德的夫人?咱们这是在干嘛?”

    虬须汉子:“不该问的不要问。”

    白面汉子无语,只好回头继续盯着窗外。

    信义阁,管事七绝快步走到东家门前,有规律的敲了下门,喊道:“东家。”

    “进来!”屋内传来曹满的声音。

    七绝推门而入又关门,走到盘膝打坐的曹满身边,道:“总镇府外面可能有点情况。”

    闭眼不开的曹满淡然道:“什么情况?”

    七绝:“总镇府外斜对面的悠然客栈三个月前入住了一人。恰好入住了我们重点戒备方位的房间,因为那个地方能观察到总镇府的动静。”

    曹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七绝:“看似正常,可下面人经过观察后发现,那房间的窗户几乎始终小开着。应该正好能看到总镇府,而入住里面的人更是足不出户。就在昨天,我们派入客栈的人发现有一名住客鬼鬼祟祟进了那人的房间,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出来,两个大男人在屋里闷了一整天,天大的事也谈完了。何况两人都有自己的房间,的确令人生疑。”

    曹满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吐出一个字,霸气十足:“抓!”

    七绝一愣,“我们的人一直盯着,他们并未干什么,现在抓的话…”

    曹满直接打断道:“难道要等到出了事再动手吗?任何苗头都给我及时掐断!老七,牛有德现在还不能出事,至少不能在鬼市出事,别的地方我不管,鬼市这边一定是没问题的!我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有任何可疑之处,哪怕是眼神不对,也一律给我先抓了再说,抓错了大不了再放掉,以后就照这意思办。”

    连眼神不对都抓,是不是搞的太严重了一点?七绝小汗一把,应声领命道:“是!我这就去安排!”

    悠然客栈,数名汉子大步直接闯入,二话不说直接朝楼上走去。

    “客官!”伙计连忙拦在了楼梯口,陪笑道:“几位客官是要住店还是要找人?若是找人先容通报一声,若是住店还请先付了钱。”伸手朝柜台那边示意了一下。

    谁知客栈外随后又进来了几人,一人直奔柜台前,翻手亮出一面令牌送给柜台后面的掌柜的看。

    掌柜的瞬间目瞪口呆,持令牌的人偏头楼梯口“嗯”示意了一声,掌柜的赶紧挥挥手示意让开。

    于是掌柜的连同店里的伙计,都被快速集中到了一旁看管。

    有三人直奔楼上,来到一楼层,脚步不停,大大方方朝走到一间房间门口,为首之人随手直接拍开了房门。

    屋内,站在窗口的白面汉子,盘膝打坐在榻上的虬须汉子,皆是一惊回头,见到闯进来的人,两人几乎是二话不说立刻做出反应。白面汉子迅速崩飞窗户跳了出去,虬须汉子崩塌床板直接落地。

    窗外,几道黑影闪过,从三个方向飞来,截向白面汉子。

    白面汉子迅速挥剑狂劈,然而和拦截者的修为相差太大了,被对方以更快的速度空手入白刃,一把抓住了手腕,一拧,胳膊咔嚓一声折断,下一步已经被人一把锁住咽喉不能动弹。

    白面汉子双目圆睁,牙关用力一咬,这边人还没落地,其鼻孔中就冒出了粉红烟雾,快速发黑深陷进去的眼眶中,眼神里居然流露出一股无比美妙满足的神色。抓住他的人一惊,朝上方窗口沉声一喝,“毒牙!”

    屋内,虬须汉子一崩塌床板,率先冲进来的人已经是快若闪电般一记钢鞭卷了过去。

    虬须汉子反掌一挥,卷来的钢鞭瞬间化作粉尘,又瞬间凝聚如烟,化作一支支利箭反射而出。

    冲入出手之人吓了一跳,双臂胸前一振,护体罡气如有形,陷住了近在身前的利箭。

    他左右冲入之人再想出手已经晚了,那虬须汉子竟然落地如坠入水中一般,石头地面如涟漪般将其给淹没。

    楼下,虬须汉子从上方楼层一掉下,负手等在屋内的三人中为首之人鬼魅般闪出,一掌印在了对方的后背。

    虬须汉子措手不及,没想到下面也有人等着,实际上别说下面,他上上下下、前后左右都有人等着,往哪都走不了。

    “噗!”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还不待人震飞,已经被人一把卡住了下巴。

    抓住其下巴之人五指发力,“咕噗”虬须汉子一口鲜血混着连根拔起的所有牙齿全部喷了出来,噼里啪啦落地。

    制住他的人顺手一拉,翻手就将其给塞入了兽囊之中,二话不说,转身离去,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其身后一人施法朝地上一挥,落了一地的牙齿爆开,其中一颗里面弹跳出了一颗粉红色胶囊状物体,落入他的掌中,随后也转身离去了。

    楼上楼下的人在下楼梯的地方碰面了,互相点了点头之后快速而下。店内惊动的客人跑了出来趴在扶栏前伸头,愣愣看着这一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楼下大堂,一群人出去之际,有人对客栈掌柜的传音道:“客栈内的一应损失到信义阁领取赔偿。”说罢便走了。

    一群人来的也快,走的也快,走到门口目送的掌柜的还有点发懵。

    虬须汉子再见光时,发现自己已经砸落在了地上,不知身在何方,只知身在一间石室内,一旁扔着一具干瘦如骷髅的尸体,只需一眼他就猜到了是自己的同伙,因为他知道什么情况下会变成这样。

    再抬头,眼前站着一排黑衣人,为首一名满脸横肉虎背熊腰的胡须壮汉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端了茶盏慢慢嘬着。

    壮汉茶盏放下一偏头,立刻有人过来将他扯了起来,解开了他身上的部分禁制,脸上的假面也被人一把扯了下来,露出一张英俊不凡的脸,令口角鼻孔的血色越发显眼。

    “哟!没想到抓到了一个小白脸。”壮汉站了起来乐呵一声,两手一背颔首道:“小白脸,是自己老实点说,还是让我们撬开你的嘴巴。”

    露了真容的俊俏男人喘了口气,似乎想到了什么,扫了眼石室内的人,问:“你们是信义阁的人?”

    壮汉哼哼冷笑两声,没回答。

    这不回答也是种态度,俊俏男人明白了,摇头苦笑,撞到了信义阁的手上,出动了这么多高手抓自己,难怪自己栽的这么冤,又喘了口气道:“我不明白,我什么都没做,也没有冒犯你们,为什么抓我?”

    壮汉淡然道:“因为你窗户开的太久了,我们看你不顺眼!”

    “……”俊俏男人无语,开窗户也有罪,就因为窗户开久了点就要抓自己,这算什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