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九零章 淫贼真相

飞天 第一五九零章 淫贼真相

    然而人家需要讲理吗?在地下世界,尤其是在鬼市,信义阁就是理,游戏规则人家说的算,连天庭都奈何不了他们。

    俊俏男人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辈子也算是经历过不少的风浪,还是头回栽的这么冤,啥也没干就这样了。

    他可以肯定人家抓自己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可人家不管,就这样把你给抓了,可你又能怎样?

    话又说回来,由此可见信义阁对鬼市的掌控,竟然只因为自己开窗户开的久了点就能盯上自己。

    事实也的确印证了他的判断,壮汉吹了个口哨,打趣道:“小白脸,说说吧,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俊俏男子朝地上的尸体努了努嘴,“都这样了,你就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说出来我们也是死路一条,不用废话了,给个痛快吧。”没了牙,说话有点走风变音。

    “哟!嘴还挺硬的。”满脸横肉的壮汉脸上露出几分狞笑。

    他边上一人,正是之前率先闯进俊俏男子屋内的那人,上前对壮汉道:“杠头,这家伙修为不高但是却通晓金、土两种功法属性,之前一时不查,若不是准备周全,搞不好要让他跑了。”

    这不是虚言,若不是下面有人守株待兔,真要让这人一层层落到下面,一旦钻进了地下,在这晶币矿伴生地还想破土找到这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俊俏男子闻言脸色微变。

    “金、土两种属性功法?貌似有这天赋的人可不多!”壮汉嘿嘿冷笑一声,偏头道:“找画影来对比一下。”

    后面立刻有人转身而去,同时有人对俊俏男子和地上的尸体进行搜身,将两人身上的东西全部搜了出来。

    没多久,有人拿了画影来,与俊俏男子进行对比,锁定目标后,将画影给了壮汉。

    壮汉拿着玉牒亲自再次进行对比,还捏着俊俏男子的脸左右掰动着仔细看了看。最终撒手嘿嘿一乐,“淫贼江一一,竟然是这家伙,原本以为只是个独行贼子。可嘴里居然藏着毒牙,看来还是谁家的死士,有点意思。我说江一一,到了这里嘴硬是没用的,无非是看你最终能坚持多久。到了这里有的是办法对付嘴硬的,还没人能扛住这里的审讯手段,最后什么都招了,又吃尽了苦头,这又是何必?”

    没错,俊俏男子的确是江一一,他从来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是以这种形式落网。

    听闻什么审讯手段,江一一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紧绷了绷嘴唇,“不要白费力气了。给个痛快吧!”

    “不识相,那我也没办法,弟兄们,给他上菜!”壮汉扔下话背个手走了,出了门以后,边走边说道:“拿他们身上的星铃去比对库,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挂上号的人跟他们联系,这厮专对天庭官员的女人下手,居然还是死士,怕是来历不简单。一般人可以排除,从上往下对比兴许能省点时间。”

    信义阁执掌地下世界多年,秘密建立了一套天下独一无二的庞大且绵密的法印对比渠道。

    “是!”后面人领命而去。

    “啊!”一声惨绝人寰的凄厉惨叫声从后面的石室传来,壮汉回头看了眼。摇头笑了笑,“敬酒不吃吃罚酒!”

    小半天后,壮汉来到了一间室外敲了敲门,里面一声“进来”,他推门而入,关了门。走到窗前一人身后拱手道:“七爷。”

    临窗负手的七绝看着窗外似乎有些走神,静默了一会儿方问道:“问出了什么没有?”

    壮汉道:“七爷,这淫贼嘴硬的很,到现在还硬扛着没松口。”

    七绝回头冷冷一眼,“那你跑来找我干什么?你就让我这样回复东家?”

    壮汉嘿嘿笑道:“七爷别急,估计他开不开口都不重要了,从这厮身上查出了点有意思的东西,您猜我们从这淫贼身上对比出了和谁联系的星铃?”

    七绝顿时来了兴趣,知道对方这样说,必然是有所指,转身道:“别嘻嘻哈哈跟我绕圈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壮汉依然嬉皮笑脸道:“皇甫端浩!皇甫家的皇甫端浩,这淫贼十有八九是群英会的人。”

    七绝微微眯眼,“有和皇甫端浩联系的星铃不算什么,如果他只是和皇甫端浩认识呢,并不能说明他就是群英会的人。”

    壮汉摇头:“七爷,关键是这淫贼的身份特殊,不会让太多人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来往的人并不多,而身上有联系的星铃也并不多,这其中却有皇甫端浩的联系方式,耐人寻味。最重要的是,另一个死者的身上也找到了和皇甫端浩联系的星铃,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七绝双手十指交叉在腹部,大拇指磨蹭在了一起,“去!把江一一曾经作案对象的资料调出来。”

    “好!”壮汉点头,快步离去。

    “确认是群英会的人?”

    待到七绝掌握了情况后来向曹满汇报时,曹满也颇为诧异一声。

    七绝颔首道:“十有八九就是,应该不会有错。”

    曹满踱步来回,颇为费解道:“群英会掌控在上官青的手上,也就是属于天宫,这江一一却屡屡对天庭官员的女人下手,这是个什么情况?”

    七绝道:“老奴之前也想不通,后来调集了江一一所有作案对象的背景查看,所发事情相隔时期不定、地域不定,不查不知道,一查有点吃惊,从相当一部分人当中发现了一个共通点,那就是都曾或多或少地得罪过天宫那位,或是不讨天宫那位的喜欢,偏偏碍于情理天宫那位又不能把他们给怎么样,最后都被江一一狠狠羞辱了一顿。当然,也有不具备这一点特殊状况的,不过老奴认为这只是障眼法,都是为了掩盖前面那一点,避免惹人生疑。”

    “哦!”来回走动的曹满脚步一顿,啧啧有声道:“看来上官青能掌控天宫这么多年,讨好青主的手段的确有一套,连这龌龊手段也敢使,怪不得能屹立不倒、荣宠不衰!感情天庭追查了这么多年的淫贼江一一本就是天宫的杰作,是用来打压异己的,怪不得一直抓不上,一直有人为这淫贼通风报信,还怎么抓?也就是天宫没办法把手插到咱们这里,才让咱们捡了一个漏,否则咱们只怕也未必能抓到这小贼。这次这江一一又盯上了鬼市总镇府…”颇为玩味地嘿嘿了一声。

    七绝点头道:“有了这个背景就不难猜测江一一盯上鬼市总镇府的企图了,青主在寇天王手上吃了亏,肯定要想办法扳回一局,一旦寇天王义女的清白坏了,只怕牛有德也难以面对,这是存心想拆散这一对,再将牛有德拉回到天宫那边。而之前牛有德本就在酉丁域用过江一一的幌子,江一一来寻仇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出了事情谁也怀疑不到天宫的头上。”

    曹满点头道:“这招的确有点阴损,却不得不承认非常有效。”

    七绝问:“要不要告诉牛有德?”

    “不!”曹满抬手,一脸古怪道:“这事知道的人越少,咱们握在手中当把柄的威力才越大,你想想看,一旦让天下人知道天宫竟然干出了这龌龊事,青主情何以堪?那些被江一一羞辱过的官员会怎么想?满朝上下又会怎么想?如今老爷子那边正在和寇老鬼联手施压,助天后立子嗣,青主却在那拖着,寇老鬼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另几家也不想老爷子那边得好,如今有了这个把柄在手上,咱们这边可以帮青主下下决心了。这牛有德来鬼市还真是来得妙啊,倒也没白帮他一场!”

    七绝:“那江一一怎么办?”

    “这淫贼干系重大,待我和老爷子那边确认一下再说。”曹满说着摸出了星铃对外联系。

    许久之后,曹满放下星铃回头问道:“江一一那边招了没有?”

    七绝:“还没有,骨头挺硬,估计还能扛上一段时间,不过最终免不了还是会开口。”

    曹满道:“立刻通知下面不要再动刑了,不能让江一一招出来。”

    七绝一愣,不过还是迅速摸出星铃让下面照做了,随后奇怪道:“老爷子那边莫非另有考虑?”

    曹满叹道:“有些事情还是老爷子看的更远呐,论深谋远虑我还是不如老爷子!老爷子的意思很简单,这种把柄不到关键时刻不能动用,就算青主妥协了也会恼羞成怒,天后那边就算立了子嗣也是夏侯家硬生生要挟青主得来的,青主不会容忍这个,只怕天后有了子嗣最后结果也未必能如夏侯家的意。把江一一扔给牛有德吧!”

    七绝诧异:“给牛有德?”

    曹满:“给了牛有德后,立刻放出风声,说牛有德抓了江一一。”

    七绝:“上官青只怕已经猜出了是我们抓了江一一,现在再把人给牛有德也没任何意义。”

    “怎么没意义?江一一不是还没招吗?”曹满乐呵呵道:“风声一放出去,心急如焚的上官青那边必然做动作,牛有德肯定会得到施压,令其不得擅动江一一,把人犯给上交。原因很简单,上官青肯定已经猜到了江一一先落到了我们的手中,他要确认江一一是不是说了什么好做应对。”(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