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九五章 气的够呛

飞天 第一五九五章 气的够呛

    从她进来开始,压根就没正眼去瞧云知秋,对此云知秋早已见怪不怪,知道这小姑子一直看自己不顺眼,总觉得自己抢了她男人似的,算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然而这小姑子居然为个淫贼急成这样,云知秋暗暗心惊,同为女人自然能体会到女人的心思,这是男人所不具备的优势,她隐隐察觉出月瑶不像是为什么正事,而纯粹是为江一一这个人,一颗心揪了起来,希望自己的猜测不会是真的。

    “都大姑娘了,拉拉扯扯像什么话!”苗毅喝斥了一声,一把抓住月瑶的手腕给扔开了,不过也没忍心拒绝,见月瑶明眸怔怔看着自己,心一软,叹道:“人多眼杂,别让外人看出什么,跟在我后面。”

    对于这妹妹他一直认为自己没尽到做兄长的责任,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怎么照顾到,当年若不是其父母收容自己,自己就算没饿死也被扔进了诚愿府,早已化为朽骨,哪能有今天,心中一直是有愧疚的,以至于这份愧疚令其宁愿委屈一点云知秋,哪怕月瑶做的再出格再过分,事到临头还是不忍心责备,总是让云知秋多做点让步、多忍着点,也不愿委屈了这妹妹。

    月瑶连连嗯声点头,“就知道大哥最疼我!”眼睛余光斜了眼云知秋,有点示威的味道。

    云知秋撇了撇嘴,若说心里一点腻味都没有那她也做不到,只是她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去争,自己男人的小心思摆在那,争来争取争赢了也是输,只能憋屈着忍着,否则长嫂如母,她早就动手教训了。

    然月瑶这小撒娇的话却击中了苗毅心中的柔软,啵!屈指在月瑶脑门上弹了一下,“扮个老太婆样。丑死了!”

    月瑶揉了揉额头,知道了大哥对自己的态度没变,事情就好办了,情绪也放缓了下来。又推着苗毅的后背,“大哥,快点,别磨蹭了。”

    默默跟在后面的云知秋心里有点不舒服,确切说是有点吃醋。苗毅对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温情。然她也明白,她和苗毅是夫妻之情,对方这是兄妹之情,不一样,不能放在一起做对比,可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总感觉兄妹两个在一起时自己就成了外人似的。

    地牢内,狼狈不堪的江一一被皮筋半吊在空中,对付这种人用铁链子之类的东西怕会出事。这还不够,地牢内外都派了人看守着。防备任何意外出现。

    原本江一一身上的衣服都没了,为了不太碍眼,此时身上倒是罩了件袍子遮羞,只是袍子下赤着的双脚白骨森森,连肉都看不到了,可见在信义阁遭受了多大的折磨。

    得亏上面施压要活的,怕这淫贼交接前死了,这边多少用星华仙草帮他缓了缓,否则还真不能保证江一一这口气会不会断。

    负手进来后的苗毅淡然一声,“都退下吧。没我的话,任何人不得进来。”

    “是!”内外守卫领命退下了。

    随后外面的云知秋和月瑶才进来了。

    一见江一一的惨状,月瑶如遭重击,双眸瞪大着。脚步久久难动,最后一只手捂住胸口,哆嗦着嘴唇慢慢走近,施法挥袖,江一一散乱遮脸的长发荡开,露出了真容。

    “江大哥!”一声惊叫的月瑶捂住嘴。踉跄后退一步,泪珠儿瞬间滑落,一个劲的摇头,满眼的难以置信,做梦也没想到那个温文尔雅、玉树临风的江大哥居然会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遭受了多大的罪。

    这一声‘江大哥’加之月瑶的反应,也真正是把苗毅和云知秋给惊住了,皆惊疑不定地看着她,没想到月瑶这么大的反应。

    地牢之外,飞红小心查看了一下四周,见到地牢外面无人,屏气凝神地慢慢靠近时也被地牢内传来的那一声‘江大哥’给惊着了。靠近在地牢门口后,她简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侧耳倾听内中动静的同时,也在不断观察着四周,做好了随时经过状的准备。

    说实话,这举动有点冒险,可是她也没办法,接到了上面的紧急授意,令她务必关注这里的动静,有什么异常即刻上报,一旦发现牛有德有对江一一动手的迹象,甚至可以亮明身份直接施压阻止。

    为此,她不惜让手下丫鬟把聚集在附近的人给支开了。

    “唔…”听到熟悉的声音,耷拉着脑袋的江一一似乎从半昏迷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慢慢抬头,迷茫的目光从发隙后向外窥视,眼前三人,却没一个认识的,他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月瑶摘下帽子,一把揭开了自己的假面,语带颤音道:“江大哥,是我。”

    江一一视线定格,双眸中陡然迸发出异彩,身躯微微扭动着,几乎是下意识虚弱喊道:“月瑶…月瑶…快走…快走…”很快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月瑶,你……”

    苗毅和云知秋面面相觑。

    “江大哥,不用担心,我带你走!”月瑶说罢就要挥手施法斩断悬吊的绳索,谁知手腕一紧,被谁抓住了,一回头看到了苗毅阴沉着的脸。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苗毅脸色相当难看,傻子也看出了月瑶和江一一之间不一般的关系,似乎是男女之情,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

    他苗毅不是想阻止月瑶找男人,但有一点是免不了的,希望月瑶能找到一个对她好的男人,绝不会同意月瑶找这么一个淫贼,尤其是还想对他女人下手的淫贼!

    “放开我!”月瑶拼命挣扎。

    苗毅火冒三丈,迅速出手在她身上连点几指,下了禁制封了她的法力,挥手扔开,指着踉跄后退的月瑶喝道:“说!怎么回事?”

    “你问我怎么回事?”月瑶指着江一一,“他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对他下如此毒手?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要杀就杀,为何如此折磨他,我心目中的大哥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阴狠了?你太让我失望了!大哥,我现在还叫你大哥,你立刻放了他,让我带他走,否则别怪我和你恩断义绝,从此以后不认你这个大哥!”

    “嗯…”苗毅手捂心窝,脸色惨白,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身形摇晃着退了一步,差点气得吐血,老三竟然要为了个淫贼和他断绝兄妹关系,他最在乎的东西居然比不上一个淫贼,让他情何以堪!

    可以这样说,他这辈子也没受过这么大的打击,他有时候连死都不怕,却难以承受这个。

    见把大哥给气成了这样,月瑶银牙咬唇,也有点惴惴不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说过了。

    呆在上面江一一惊讶地看着眼前一幕。

    牢外的飞红捂住心房,紧张的不行。

    云知秋闪身扶住了苗毅,快速施法捋着苗毅的后背,帮他舒缓那口岔住的差点冲爆筋脉的真气,寒霜布满俏脸地盯着月瑶喝斥:“月瑶,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们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插嘴?”一听她开口,月瑶又怒了,指着云知秋:“你!都是你,若不是你,我大哥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了你,我大哥几次差点连命都丢了,有你这样为人妻子的吗,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你…”云知秋气得不行,正要上前去教训,却被缓过气来的苗毅抓住了胳膊慢慢摁了下来。

    云知秋怒了,“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护着她?”

    “闭嘴!我知道怎么处理!”苗毅挥臂将她拨开到了身后。

    云知秋气得跺脚,两手袖子一撸,露出白嫩小臂,双手叉腰,在那直转圈,两眼到处乱扫,有找东西砸的冲动,气没处发的样子。

    脸色难看的苗毅指着江一一,问月瑶:“老三,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月瑶:“我知道,可那都是别人泼在他身上的脏水!”

    “呵呵!”苗毅怒极反笑,“你何以断定那是别人泼在他身上的脏水?”

    月瑶上前,“大哥,至少你在酉丁域发生的事情,我可以保证和他无关,因为我当时就和他在一起,路途遥遥,他不可能去酉丁域作案,那绝对是别人往他身上栽赃!”

    酉丁域的事还需要她来证明吗?苗毅心里比谁都清楚,气喘吁吁道:“那我再问你,酉丁域之前的事你能证明他的清白吗?”

    月瑶大声道:“有一件证明还不够吗?至少证明的确有人在往他身上栽赃!”

    苗毅怒道:“你就凭这个证明他不是淫贼?”

    月瑶:“那大哥你能拿出证据来证明那些案子都是他做的吗?”

    “你…”苗毅被她气得够呛,他到哪拿证据来证明去,深吸一口气,又问:“那你知不知道他在鬼市总镇府外想干什么?他把目标对到了我的头上,是不是要我这个大哥这里出了事才能证明给你看?是不是要你大哥发生一些不幸你才高兴?”手掌重重拍着胸口。

    “……”月瑶被问住了,缓缓回头看向了江一一,“江大哥,你老实告诉我,你来这里究竟要干什么?”

    吊在上面的江一一默然,说实话,他被眼前的事情给震惊的不轻,这里面似乎隐藏了太多的秘密。

    牢外,刚过拐角的千儿忽然后退,半藏身子在墙角稍稍露脸朝地牢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悄悄退开,摸出了星铃迅速联系云知秋。

    牢内的云知秋摸出星铃倾听后,脸上怒气瞬间降下,迅速瞥了眼牢门方向,又不动声色地摸出了另一只星铃不知在和谁联系。(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