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九八章 捅破窗户纸

飞天 第一五九八章 捅破窗户纸

    走到门口,苗毅就听到了屋内悲恸压抑的呜呜痛哭声,门前略停,推门而入。

    月瑶侧趴在榻上,把脸堵在被子里痛哭,千儿在一旁轻拍着后背安慰,回头看了眼入内的苗毅。

    苗毅默默站在门口看着,看着痛哭的妹妹,脑海中又浮现出了许久许久以前的画面…寒风凄厉声中裹着单薄被子的老三抽着鼻涕可怜兮兮说,大哥,我好饿!

    往事不堪回首,苗毅瞬间心酸,眼眶一红,满脸憾色地闭眼仰头,也不知是该去安慰还是该去干嘛。

    想到这么多年自己的确没尽到做大哥的责任,而弄的妹妹伤心如此也全是因为自己当初的决定,若不是自己让天行宫去动手,老三也就不会被那淫贼给亵渎。

    闭目仰头许久,双眼霍然睁开,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转身快步离开了屋内,一路快步向地牢方向而去。

    途中撞见了若无其事款款走来的云知秋,苗毅心神一颤,夫妇二人面对面站在一起。

    见他眼眶发红,云知秋试着问道:“怎么了?老三那边…”

    苗毅揪心地问道:“你…杀了他?”

    云知秋叹道:“杀了他的话,你如何向监察右部那边交代?高冠是你惹得起的吗?”

    听说没杀,苗毅避开她,又继续朝地牢而去。

    云知秋反手捞住他胳膊,拉住了他,“你想干什么?”

    苗毅背对道:“只要他能保证以后对老三好,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我可以放他走。”

    云知秋好气又好笑,就知道这男人的德性,所以才把他赶走,绕身拦在了他前面,目光深邃地盯着他的眼睛,“保证?怎么保证?万一有事,你想过后果没有?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你想过没有,你能保证所有人都能及时走脱?”

    苗毅:“我们知道了他的身份等于捏住了他的把柄。谅他也不敢乱来。”

    云知秋:“放走了他,监察右部那边你怎么交代?火修罗弟子又怎样,你目前投靠了寇家,青主不介意拿这个借口要你的小命!”

    苗毅一脸痛苦纠结道:“那我怎么办?老三好不容易有了个喜欢的男人。把江一一交给了天庭只怕天庭也很难让他活命,眼睁睁让江一一去送死,到时候老三岂不是要恨我一辈子?”

    “哎!你这人呐,一牵扯到感情的事情就稀里糊涂。”云知秋无奈摇头叹了声,挽了他的胳膊往回带。“回去吧,一切我都安排妥当了,会给你、给老三、给天庭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几乎是被拉走的苗毅问道:“怎么交代?”

    “本想告诉你的,可你这种状态我怎么跟你说?这事我做主了,你不要管了,我说了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就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不会让你在老三那边难做。看着我干嘛,我还能骗你不成?”

    “不是,你不说清楚,我心里没底。你…”

    “哟!看来是真不相信我呀,好啊,果真是妹妹才是一家人,比起妹妹来,老婆也就是个外人,牛二,我今天算是看透你了。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到,这日子没办法过了,跟你宝贝妹妹过去吧!”云知秋一脸愠怒。放开手甩袖转身,扭着腰身快步离去。

    “夫人,你等等,我不是那意思。”苗毅赶紧追来拉她。

    “少来这套。刚才牢内让我滚的人是谁?你那点花花肠子我算是看出来了,玩腻了,早就看我不顺眼了想换新人是吧?男人都这德性,行,我成全你,回头给老娘把休书送来。老娘接了!”云知秋甩开他的手就走。

    苗毅简直是一个脑袋两个大,老三出那事,飞红那层窗户纸又捅破了,现在又来这出,发现女人没一个省心的。两步并成一步,拉住了云知秋的手,叹道:“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

    云知秋扭身劈头问道:“牛二,别来这虚的,我就问你信不信我!”

    苗毅回头看向地牢方向,云知秋伸手捞他脸上,将他脑袋掰了回来看向自己,“信还是不信?”

    苗毅唉声叹气道:“我没说不信。”

    “那就行了,搞的我会害你似的。走,别在这丢了魂似的。”云知秋反抓了他的手腕,硬是给拖走了。

    将苗毅拖回到千儿的屋内方放开了,看着榻上香肩颤抖哭个不停的月瑶,微微颔首,回头对苗毅传音道:“能哭出来就好,闷在心里不发泄出来那才是真的憋上了。”

    苗毅传音:“你们女人的心思我不懂,别在这看热闹,还不去帮忙劝劝。”

    云知秋斜他一眼,慢慢走到了榻边,哟了声,阴阳怪气道:“我当是谁在这里哭的那么伤心呢,平常不是牙尖嘴利的很嘛,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在笑话我,现在一看也不过如此。啧啧,为个淫贼如此伤心,比我还更加不堪,我也算是服了你,以后可别在我面前嘴硬了。”

    这是劝人吗?苗毅神情抽搐,赶紧上前拉了下云知秋的袖子。

    “拉拉扯扯干什么?”云知秋啪一声拍开了他的手,“就许她说别人,别人还说不得她了,这算哪门子道理?见不得人的事情都做了,还怕别人说?有本事一头撞死算了,犯得着在这里假惺惺装模作样博同情么?”

    “你…”苗毅气堵。

    趴那的月瑶抹了把眼泪,坐了起来,满眼愤怒,咬牙切齿地盯着云知秋,伤心事似乎过去了,怒火似乎又出来了。

    “嗤!”云知秋轻蔑地不屑一声,下巴高傲地一抬,无视月瑶的怒火,就这么转身轻飘飘地走了。

    苗毅左右看看,也不知道该帮哪个好,无处下嘴,看向千儿,千儿亦是一脸无奈。

    “千儿!”外面又传来云知秋的召唤声。

    “诶!”千儿赶紧低头避开苗毅的目光跑了出去,一到外面,云知秋便低声交代道:“看好这小姑奶奶,没我的同意别让她出来,这里人多眼杂。”

    千儿弱弱道:“夫人。这样关着她不好吧,大人怕是不会同意。”

    云知秋:“这事上他就是个糊涂蛋,别理他,不同意让他来找我。想吵想闹我奉陪!先关一关,等这小姑奶奶情绪稳定了下来、头脑清醒了、恢复了理智、不会乱来了再说,现在放她出去游荡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明白了。”千儿点了点头。

    屋内,坐在榻旁的月瑶低头看着脚尖,苗毅站在一旁亦是一声不吭。千儿进来后。苗毅给了个眼色,示意照顾好。之前兄妹两个彼此间什么狠话都说了,一个说没这个妹妹,一个说不认这个大哥,他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转身走了。

    此时的飞红静坐在梳妆台前,手中梳子慢慢梳着两鬓垂发,表面平静,心中却是惴惴不安。

    阎修就在屋内,虽然只是静静站在门侧。门也敞开着不虞有什么不轨企图,可自从嫁给牛有德后,另外有男人直接闯进她的寝居之地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问过为什么,也骂过放肆,可阎修就一句话,奉命保护她!

    她摸出星铃想联系苗毅,结果阎修却出手抢走了她的星铃,不给她与外面联系的机会。

    傻子也能看出阎修是在看着自己,这让她心里极为忐忑,努力装出平静的样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脸笑吟吟的云知秋领着雪儿进来了,阎修稍稍欠身致意。

    “夫人!”飞红立马放下梳子站了起来,犹如见到了救星一般,快步迎上。一脸委屈地指着阎修告状,“夫人,这阎修简直是无法无天了,竟敢单身擅闯妾身的闺房,这要是传出去了,妾身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将阎修的所作所为一番控诉。

    “没那么严重。总镇府内出了点事,是我命他来保护你的。”云知秋笑吟吟一声,回头又对阎修偏头示意了一下。

    阎修会意,欠身退了出去,顺手带上了房门,守在了门外。

    而站在云知秋身边的雪儿一挥手,两个昏迷状态的女人扔在了地上,正是飞红的两名贴身丫鬟。

    飞红一惊,脸上闪过慌乱,若说之前还能镇定,那是因为笃定这里没人知道她的背景,现在连她的丫鬟也动了,一些事情简直是摆明了。不过按理说,她的背景应该不会泄露才对,顶多是怪自己偷听了不该听的事情,自己完全可以说是顺道经过顺便听了一下而已,所以她仍强作镇定,脸上还作出羞愤神色,“夫人,妾身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妾身要找大人做主!”说罢就要强行闯出去。

    “妹妹!”云知秋伸手一拦,一脸淡淡笑意:“这些年了,你应该也知道,家里的事情我还是能做主的,大人有大人的事情,内宅女人间的一些小事若是惹得大人心烦那就没必要了,莫非妹妹觉得我这个正室夫人是摆设,管不了你?”

    “妾身自认这些年也算是恪守尊卑,从来没有违逆过夫人,也从未干过和夫人争宠得罪夫人的事,夫人让妾身干什么,妾身也从未有过二话,对夫人一向恭敬。”飞红说着指向了地上的两名侍女,“可飞红实在是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得罪了夫人,何至于如此羞辱妾身,难道妾身连向一家之主讨个公道也不行吗?”

    云知秋双手收于腹部搭着,慢慢从她身边走过,打量着屋内的陈设,背对道:“说什么争不争宠有点过了,我身为正室夫人需要去争吗?若是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我也不会嫁给他。妹妹,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作为这个家的女主人,管好内宅的事让大人安心外面的事是我的责任,若是让外人跑进来闹得家里鸡犬不宁那可就是我的过错了,所以我想搞清楚,妹妹的心里究竟是向着大人,还是胳膊肘朝外拐…向着监察左部?”回头冷眼斜睨,气势凛然。(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