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五九九章 攻破防线

飞天 第一五九九章 攻破防线

    监察左部四个字一出,宛若晴天霹雳,将飞红给震的不轻,瞬间花容色变,惊疑不定地看着背对的云知秋。尽管脸色很难看,可还是强撑着牵强回应,“飞红不懂夫人在说什么。”

    云知秋慢慢转身,目光冷然,“春花秋月楼对大人下药的事,想必你还没有忘记吧!”

    飞红身形一晃,踉跄后退一步,犹如见了鬼一般,脸色惨白,渐露惨笑:“原来大人早就知道,可笑我却…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人一直对我保持着距离,为什么死活不肯将我扶为正室,原来他早就心里有数了。”

    云知秋不语,淡淡看着她。

    窗户纸捅穿了,飞红反而渐渐放下了,脸上惨笑依然,只是口气果决了不少,“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们想把我怎么样?杀了我?今天接到上面命令时,上面就考虑到了风险,我若死,只怕监察左部立刻会怀疑这边有问题。”

    这正是麻烦的地方,杀了这女人的确是麻烦,否则也不会拖到今天!不过云知秋自然是不会同意她的观点:“这不算问题,若有人强攻鬼市总镇府劫杀江一一的话,死几个人太正常了,大不了我也陪着受点伤,你说呢?”

    “呵呵!”飞红惨笑着缓缓摇头道:“我不明白,他既然早就知道了,当初为何还敢收我?”

    真正的原因云知秋没说,“因为大人的确喜欢上了你,哪怕知道你是监察左部的探子,哪怕知道你之前在牢外听到了什么,也还是不想为难你,大人心里还是有你,对你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还想尽力挽回,否则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大人只是想知道,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情意。在你眼中是不是真的就不如一个监察左部?大人只想要一个答案!”

    “情意!”飞红眼中攸地一亮,旋即又黯然,慢慢退后,颓坐在梳妆台前。“哪来的什么情意,这么多年,我没看出他对我有什么情意。”

    云知秋:“不表现出来不代表没有,大人之前告诉我了,其实这么多年他也一直很矛盾。因为知道你的身份,想亲近你,可是又害怕你,换了是你,你还亲热的起来吗?”

    飞红黯然低声道:“也许正是因为顾忌我的身份,不好直接翻脸吧。”她也不傻。

    不过云知秋也不是吃素的,反而眼睛一亮看出了什么,遂断然道:“你错了!你跟了大人这么多年应该知道大人是什么样的人,连天帝迎亲仪式上看不惯都能骂出卖女求荣来,是个容易冲动的人。若对你没感情也不会跟你敷衍这么多年。大人若是真的想应付你背后的监察左部,就更不会跟你保持距离,只会装作和你很亲热的样子来麻痹你,可是大人有这样做吗?你摸着良心说一说,你真的确认大人对你没感情?”

    听她这么一说,飞红银牙咬唇,双手十指绞在了一起,显然也不敢确认了,满脸纠结。

    云知秋趁热打铁道:“来之前,大人向我交代了。事情走到了这一步既然无法隐瞒下去了,那就要个解决。大人也说了,你若对他哪怕有一丝真心真意,就抛弃那个什么见鬼的监察左部。真正做他的女人,真正在一起。若是坚决站在监察左部那边,他也不会为难你,但是再那样耗下去也没意思了,他也累了,也不想你再受累下去。干脆趁着这个机会,就当是他识破了你的身份,让你回监察左部去。”

    “让我回去?”飞红抬头,多少有些诧异道:“他就不怕我把听到的事情说出去?”

    云知秋:“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但是大人不这么想,大人说,这件事情错不在你一人身上,当年若非他对你有心,你们之间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如果你真的这样做的话,栽在了你的手上,他认了!”

    飞红心弦一颤,眼眶有点泛红,默默低头许久,最终还是缓缓站了起来,慢慢从云知秋身边走过,黯然神伤道:“我还是回监察左部吧,既然彼此的心中都有了疙瘩,强留下面对又有什么意思。你们若是怕我泄露什么,杀了我,我也没什么怨言。”走到两名丫鬟旁,将两名丫鬟收入了兽囊。

    “站住!你要走,我也不留你,大人说了不能为难你,就没人敢杀你!”云知秋霍然转身,脆声道:“只是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所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快走到门前的飞红淡淡失落道:“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云知秋走到她身边,“我也是女人,所以我想不通!我听大人说,你虽是青楼出身却并非残花败柳,你还是黄花闺女的时候就跟了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对大人就真的没有一点点情意,真的就愿意这样毫无牵挂地抛弃大人而去?”

    飞红默默道:“夫人,问这个还有意义吗?”

    云知秋断然道:“当然有意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你能毫无牵挂离去,可大人呢?大人这么多年一直对你抱有希望,你就这样彻底让大人落得一场空,你让默默付出这么多年的大人情何以堪?回头你让我怎么跟他说,他该是何等的伤心绝望,我不想看到他难过,我帮他要一个交代行不行?”

    豆大的泪珠儿顺着脸颊静静滑落,飞红哭了,无声,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劲地在那摇头。

    云知秋却不放过,“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就算是要让大人去死,也要让大人死个明白吧!”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飞红终于痛哭失声,靠在了墙角摇头,有点崩溃了的味道。

    “好妹妹,你再这样哭下去,姐姐心都要碎了。”云知秋走去搂住了她,拥入怀中,抱着她脑袋,抚着她后背,“都哭成这样了,要说你对大人一点感情都没有,我是不信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走了,大人那边我去说,让监察左部见鬼去,大人如今好歹也是投靠了寇家,我就不信监察左部敢硬来,他们也不敢公开说你是监察左部安插在大人身边的探子,从今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过日子!”

    “不!我做不到……”扑在云知秋怀里的飞红越发哭的伤心了,似乎要把多年的委屈一块哭出来一般。

    “那究竟是为什么啊!”云知秋捧起了她那梨花带雨的俏脸,“我都保证了监察左部不敢把你怎么样,你还有什么好怕的?什么原因你倒是说啊!真是急死我了,都是一家人说出来也好解决啊!”

    飞红拼命摇头,就是不肯说。

    云知秋算是看出来了,这女人肯定有什么把柄在监察左部手里,否则不会为难成这个样子,明眸闪了闪,陡然扶住飞红双肩摁于一旁,大包大揽道:“好!这事我做主了,你哪也不用去,好好在这呆着,我现在就让我义父找监察左部把你要过来,探子都安插到我家来了,我就不信把事情挑明了他们敢不给!”说罢就走。

    “不!”飞红立马扑来,半跪地上抱住了云知秋裙子下面的大腿,摇头哀求道:“不要!我娘在监察左部的手里,他们会杀了我娘的!”

    “啊!”云知秋立刻蹲身扶起了她,满脸吃惊的样子道:“你的意思是说,监察左部拿了你娘做人质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飞红再次摇头,不肯说,就知道哭。

    云知秋道:“你放心,我让我义父把你娘一起要过来!”

    “不要!”飞红真要被云知秋给逼得崩溃了,抱紧了她的胳膊不放,“夫人,我求求你了,没用的!监察左部不可能承认自己干了这种事,找上门去,他们会立刻杀了我娘,不会留下对证的,监察左部也不可能开这样的头!”

    云知秋当然知道监察左部不会开这样的头,否则以后安插在各家的探子都这样给监察左部施压的话,那监察左部就要散架了,有谁会心甘情愿被监察左部控制?

    云知秋扶着她双肩催促道:“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

    到了这个地步,防线彻底攻破的飞红终于架不住了她的攻势,哽咽着娓娓道来,“我本名太叔傲雪,本也是权贵出身,我父亲是前任地辰星君太叔闻昌……”

    一番前因后果可谓断断续续道来,简而言之,就是飞红本是前任地辰星君的掌上明珠,她还小的时候,家里突然卷入了炼狱之地考核作弊的弊案,惹得天帝震怒,太叔家满门抄斩。当时飞红已经被押行刑,眼看断头刀已经砍了下来,谁知昏厥醒来后却发现自己没死,同样没死的还有自己的母亲,母女两个被关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后来监察左部的人出现了,说母女俩之所以能活命,全靠飞红长了个美人胚子,让两人惜福,只要听话两人还有活命的机会。后来母女两个就分开了,飞红被带去了一个地方进行调教,学习歌舞之类的东西。再后来,她就被送去了天元星,成为了青楼戏子。最后就是接到了监察左部的命令,在春花秋月楼勾引苗毅,之后就一直到现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