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零二章 你狠!

飞天 第一六零二章 你狠!

    天宫,星辰殿。

    同司马问天联袂而来的高冠一开口,坐在长案后面的青主攸地站起,竖目怒视,“死了?怎么会自杀死了?你监察右部是怎么办差的,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们还能干什么?”

    “陛下息怒,并非下面办差不利,而实在是事发太过突然……”拱着手的高冠将详细情况报上。

    “妹妹?什么乱七八糟的,那江一一说通没头没脑的话自杀是什么意思?”青主双手撑在案上,怒声道:“难道你们就没听出点可疑之处,这背后明显有什么隐情,你们居然不深挖,就这样放过了?”

    高冠立马回道:“臣也认为有隐情,江一一临死前似乎是在向什么人传话,若臣没猜错的话,想必上官总管心里应该清楚。”

    几人一起看向了上官青,上官青有点尴尬和犹豫。

    青主怒目相视,“你知道什么还不快说出来?”

    上官青尴尬着一张老脸道:“好像,群英会那边为了控制江一一,好像拿了他妹妹做人质,看来江一一是在以死明志,以证明自己虽然受尽酷刑也没招出任何东西。”

    好像?司马问天嘴角微微一翘。

    青主愣了一下,上下瞅了眼上官青,有点明白了,什么叫好像,这老货怕是心里清楚的很,肯定有这么回事,只是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显得太过卑劣了,不好讲出来而已。

    所以他也就没深究了,因为他明白有些事情下面也是没办法,想把事情办好免不了会用些不光彩的手段。青主火气消了大半,又慢慢坐下了,“不惜一死明志!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什么都没招出来。”

    上官青可不敢做这保证回头被雷轰,“还需看信义阁那边的反应才能确定。”

    “牛有德那边呢?”青主斜眼道:“他如今和寇凌虚穿一条裤子,江一一在总镇府外打埋伏,你敢保证牛有德没试着撬开江一一的嘴巴?”

    “这…”上官青迟疑。不敢保证。

    高冠道:“据江一一临死前交代,牛有德倒是没有审过他。”

    青主目光一转:“如果江一一隐瞒了向信义阁招供的事,难道就不能隐瞒向总镇府招供的事?这事朕怎么看都觉得蹊跷,要自杀为什么非要在交接的当口自杀。为什么不能回来说清楚,要以死明志回来后岂不更妥当?”

    高冠:“兴许是怕回来后没机会自杀明志,他若不是趁着解开法力封印的瞬间自爆心脉,根本没机会自杀。”

    “是吗?”青主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倒是一旁一直保持静立的司马问天暗中传音道:“陛下。据安插在牛有德身边的探子回报,牛有德的确没有对江一一进行审讯,一直在琢磨信义阁把江一一送到他手上有没有其他企图,没敢对江一一轻举妄动,牛有德也没想到江一一会自杀。”

    青主眉头微挑,听了这话,脸上的疑色才渐渐消退。

    高冠和上官青互相看了眼,都察觉到了司马问天在暗中向青主传音,不知道在暗地里沟通什么,只听青主冷哼一声。“拭目以待吧,看夏侯老鬼会不会发难吧,若真的事发了,你这老杀才摘了脑袋去以谢天下!”又指着上官青的鼻子破口大骂了一声,接着甩袖而去。

    上官青垮着脸低个头,心里明白,这事真要捅破了,谁不知道群英会是由他掌控,真有可能是他出来背这个黑锅,他不出来背难道要让青主出来背上这低劣的骂名?青主是要面子的人。高高在上惯了,神圣不可侵犯,哪受得了这个。

    待青主离去后,司马问天走到上官青身边。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拍了拍他的后背,“放心吧,陛下说的是气话,谁都知道,这事捅开了对夏侯家没一点好处。夏侯家那边顶多是拿这事来做要挟,若夏侯家真的知道了,也是拿来做利益交换,陛下也会让步,不可能走到拿你脑袋以谢天下的地步!”

    “哎!怎么就失手了呢,这江一一从未失手过啊!”上官青摇头叹了声。

    司马问天双手往袖子里一笼,“不失手也要看对上的是什么人,跑到信义阁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还派出了干系重大的江一一,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亏你干的出来。”

    上官青看了看四周,低声道:“陛下当时咽不下寇老鬼的得意嚣张,非要搅黄了牛有德和那云知秋,刚好酉丁域的事牛有德又把江一一给牵涉了进来,这又是江一一拿手的事情,陛下又不想担负任何嫌疑和骂名,我不派江一一派谁去?我总不能对陛下说这事有难度,等有了稳妥的办法再说吧,真要这样说了,你信不信陛下当场就要嫌我没用,肯定要把我骂个狗血喷头?你们总不会认为陛下真的不知道江一一的身份吧?”这算是私底下诉苦了。

    高冠和司马问天交换个眼色,不用他诉苦两人心里也明白,没青主的授意上官青自然不会冒然和寇家对着干,只是有些事情心知肚明不会往外说而已。

    司马问天握拳干咳一声,把话题从青主身上岔开,“你也是,搞这样的事焉能不计划周全了就冒然动手,能怪得了谁?”

    上官青两手一摊,“怎么没计划周全?已经是小心小心再小心了,关键是江一一还未动手啊,还没露出端倪就失手了,我冤不冤,我都怀疑信义阁是不是能掐会算。”

    司马问天摇头:“行啦!谁都别抱怨,问题还是出在你自己身上,我这里得到消息说,鬼市总镇府外已经被信义阁抓了不少人,途径朝总镇府内多瞄了两眼的都被抓走了,江一一只是其中之一,人家无差别清扫,连我下面闻讯过去盯梢的两个探子都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上,江一一敢守在总镇府外面,不被抓才怪了,有什么好叫冤的,不落网才叫冤。”

    高冠:“我下面也有三个人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上,不过信义阁已经放了。”

    司马问天诧异道:“信义阁有这么好说话?这么干脆就把人放了?”

    高冠:“我直接联系了曹满,说那三个人是我的人,不放人我就直接去天翁府带夏侯拓来监察右部配合调查,所以曹满就把人放了。”

    “……”另两位当场傻眼,见过直接的没见过这么直接的,不过两人相信高冠真能干出这事来,加上监察右部不像左部和群英会见不得光,人家就能堂而皇之干这事。

    上官青满脸敬佩地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你狠!早知道就让你找信义阁把江一一要出来,哪还用搞的这么麻烦。”

    司马问天好笑道:“谁叫你一开始遮着掩着不说。”

    高冠斜睨道:“你们两个没病吧?难道要我说江一一是我监察右部的人?”

    汗!上官青略显尴尬。

    “也是,那淫贼是监察右部的人和是群英会的人没什么区别,弄出了天庭的背景都兜不住。”司马问天摇头苦笑一声,又抬头道:“对了,高冠,我下面那两个人,帮我弄出来。”

    “你下面的人和那淫贼有什么区别吗?谁知道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想要?自己找曹满去。”高冠毫不客气地撇清,又对上官青道:“江一一死了,他那个妹妹留在你手上应该也没什么用了,我这里在琢磨一件事情,把人给我吧。”

    上官青摇头:“谁说没用了,江一一的法印早年就准备了一大堆,照样能控制他妹妹。高冠,不是不给你面子,只是有些人哪怕没用了也是不能轻易放走的,出了江一一这事,道理想必就不需要我多说了。”

    “一丘之貉,少干点缺德事吧!”高冠没有强求,扔下话转身走了。

    “呵!”上官青指了指高冠的背影,“搞的他多清白似的,死在他手上的人还少了?”

    “哎!”司马问天抱臂叹道:“没办法,谁叫他麾下人马能光明正大行事,咱们两个只能偷偷摸摸,让我掌管监察右部,我也能有底气说这话。”

    上官青冷哼道:“说的比唱的好听,让你坐那位置你能做到他那般铁面无情?你若是真敢像他一样谁都不怕得罪,可能陛下还真会考虑换你上去。”

    司马问天“呵呵”一笑摇头,甩开袖子背个手踱步离去。

    有些话是不用说出来的,他自认还真做不到高冠那样一点人情世故都不顾虑,像人家上官青好歹还知道对外示个好卖点人情好办事,而高冠却是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啊!

    信义阁。

    “什么?江一一在鬼市总镇府自杀了?”盘膝打坐中的曹满霍然睁眼从榻上跳了下来,吃惊一问。

    七绝点头:“据那边的探子说,听说是自杀了。”

    曹满:“好好的怎么会自杀?”

    七绝:“那边的探子接触不到,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只看到的确抬了江一一的尸体出来,像是自爆了心脉。”

    曹满立刻挥手道:“你亲自去一趟,问问牛有德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

    七绝领命而去后,曹满沉着脸在屋内来回徘徊,突如其来的惊变打乱了这边的计划,由不得他不多想,可实在是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能是一声轻叹等消息。

    他怀疑是不是牛有德猜出了江一一此来的目的,一怒之下把江一一给宰了,若真是如此,他就不信牛有德没接到天庭的施压,这样还敢动手,那这牛有德还真是有够折腾的,不按常理来会让人头疼。(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