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零五章 佳人有约

飞天 第一六零五章 佳人有约

    疼归疼,苗大官人却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嘀嘀咕咕道:“我只是这么一说,老三会不会答应还是回事,你发这么大脾气干什么?气大伤身…”

    “啪!”云知秋陡然拍桌,一声怒喝:“闭嘴!”

    苗毅心虚噤声。

    云知秋闭眼使劲摇了摇头,缓过了气来,指着苗毅冷笑道:“牛二,你给我听好了!你们家老三什么德性你自己清楚,她一向和我合不来你也清楚,她要进门可以,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没进门我还能忍让着,进了门的话,妾就是妾,再敢在我面前摆谱,别怪我不给她面子,怎么对其他几房的,我就怎么对她,到时候你可别怨我!”

    “那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家里的规矩还是要的,不然家里就要乱套了,这方面我对你有信心,你肯定也不会故意为难她…”苗毅连连点头奉承两句,同时也打了个埋伏,随后又弱弱试探道:“你答应了?”

    一听这得了便宜卖乖的话,云知秋立刻火冒三丈,“王八蛋!”一个闪身冲来,一把将苗毅揪翻在地,又是一顿暴揍。

    打累了再次爬起,又补了几脚,算是发泄够了,大袖一甩,摔门而出。

    “哎!”唉声叹气的苗毅爬了起来苦笑,一顿揍算是换来了同意,这打倒也挨的不冤枉。

    施法活血,鼻青脸肿的状态恢复了正常后,将几乎撕扯成破烂的衣服给收拾了,重新换了一身,这才坐在了梳妆台前摸出了星铃联系千儿、雪儿。

    千儿很快推门而入,有点驾轻就熟的味道,什么也不问,知道怎么做,拿了梳子直接帮他梳理凌乱的头发。

    瞅了眼镜子里肃着一张脸不苟言笑的千儿,苗毅干咳一声道:“其实吧,动起手来夫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让着她而已。”多少想找回点面子掩饰尴尬。

    千儿连连点头道:“那是,如今大人修为比夫人高了,不比以前…”暗暗吐舌,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果然。苗毅有些恼羞成怒道:“你说什么?以前怎么了?以前我连六圣都不怕,能怕她?好男不跟女斗,你不懂?”

    千儿赶紧摇了摇头,绷紧了嘴唇,心里嘀咕。你跟我凶什么,有本事到夫人面前凶两下试试看。

    在这边梳洗整理好了,苗毅又来到了千儿的房间,再次找到了月瑶。

    和大哥解开了心结的月瑶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见到苗毅这一进一出换了身衣裳,多少有些奇怪,不由多看了两眼,问道:“大哥还有事?”

    倒是把苗毅给看的有点心虚,怕看出什么来,让老三知道自己怕老婆。这念头暂时抛到一旁。他严肃道:“老三,大哥娶你,你嫁不嫁?”

    “……”月瑶有些傻眼,怀疑自己听错了,问:“大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苗毅再次认真道:“你以前老是说想嫁给我,我现在想通了,愿意娶你,你还愿意嫁吗?”

    月瑶有些哭笑不得。旋即眼眶一红,感动了,她看出了大哥对自己其实没有男女之情的想法,也看出了大哥为什么想通了。不用苗毅说出来,她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大哥怕自己成了破鞋有过不了的坎,以前死活不愿娶自己,如今却主动站了出来捡自己这双‘破鞋’。

    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小的时候拉着大哥的手蹦蹦跳跳说:大哥。等我长大了嫁给你!

    都说童言无忌,那是很小时候的一个承诺,也是在大哥提亲失败后的安慰,此时想来却如此的温暖心窝。

    瞬间,月瑶又笑了,看着苗毅傻傻的笑着,笑的春光灿烂,又有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嗯嗯点头道:“只要大哥敢娶老三,老三就敢嫁!”

    苗毅有些意外,本以为出了江一一的事情,加上老三之前说不想嫁了,认为此来还要费一番口舌,谁知老三竟然答应的这么痛快,顺利的令他难以置信。

    见她又哭了,苗毅抬手轻拭她脸上的泪珠儿,“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大哥毕竟已经有了妻室,让你做妾的确是委屈你了,可是没办法,大哥只能怪自己答应的晚了点,悔恨当初没答应老三。不过你放心,你嫂子性格虽然泼辣了些,却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刚才已经征求了她的意见,她也答应了,不会为难你的。当然,这事大哥也不勉强,你不妨再考虑一下,考虑清楚了再答复我。”

    月瑶破涕为笑,她知道大哥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自己哪是因为什么做不做妾而哭。摁住了他的手,把那温暖的手掌摁在了脸颊上,一脸的柔软温情,摇了摇头,道:“不用考虑了,只要大哥不嫌弃老三,老三就嫁给大哥,一点都不委屈,反而觉得高兴呢,真的,老三没骗你。”

    苗毅心中松了口气,微微一笑:“好!那就这么定了,我先跟你师傅打声招呼。”

    说到这个,月瑶又有些担心道:“我师傅能答应吗?”

    “她不答应也要答应,由不得她!”苗毅霸气十足,似乎一脱离儿女私情又变回了那个杀伐决断的苗毅,当场摸出了星铃联系穆凡君。

    穆凡君自然不会拒绝,倒是想拒绝来着,可是没办法拒绝,整个六道的生死都捏在某人的手上,她已经隐隐知道整个六道都是某人的棋子,而苗毅就是那人的代言人,六道包括她都没有任何能力反抗,被人掐的死死的。

    中断了和苗毅的联系后,穆凡君还静静坐在一张椅子上纳闷,这苗毅怎么想到要收月瑶做妾了?她是清楚两人之间关系的。

    而苗毅虽然把月瑶的事给敲定了下来,可是在云知秋那边却没受什么好脸色。

    幸好的是,云知秋一码归一码,该准备的事还是没含糊,回小世界该准备的东西都陆续准备妥当了。

    就在苗毅准备回小世界之前,突然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星铃传讯,令他头皮有些发麻,佳人有约!

    可最终,苗毅还是硬着头皮带着阎修悄悄离开了鬼市去赴约。

    离荡阴山最近的一颗世俗星球上,碧海无边,孤崖耸峙,天涯海阁。

    凌空看去,孤零零的山庄内似乎空无一人,只有幽幽琴声传来,空中两人顺着琴音来处闪身落在了一栋面朝大海的阁楼内。

    长发无饰自然披肩,迎着海风飘飘,一袭紫衣长裙席地而坐的皇甫君媃抚动琴弦,琴声幽咽。

    芳华不减,素颜朝天更添别样风情。

    苗毅默然。阎修则有些诧异,大人竟然是来见她?当初在那庄子里两人不是已经被棒打鸳鸯了吗?

    阎修从不过问不该问的事情,只做自己该做的,闪身出去,开始搜查四周是否有隐患。

    苗毅缓步走到了对面,抚琴的皇甫君媃专心致志。直到一曲完了,余音缭绕,皇甫君媃才缓缓抬头,满眼幽怨地看来,实在是不想再看到这男人。

    当初被母亲棒打鸳鸯时,她还想着怎么脱身去见苗毅,可当苗毅大婚的消息传来,真可谓是五雷轰顶,伤心怨恨之情难以言表,实在是不想再面对这负心人,也不断告诉自己,她和苗毅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从此相逢是路人。谁想,狠心拆散自己的母亲竟然又逼她再来和这负心人见面,让她情何以堪?

    她那别样幽怨至深的眼神令苗毅心虚发颤,无言以对。

    拖着长裙缓缓站了起来,皇甫君媃走到了扶栏前,面朝大海淡然道:“听说你大婚了,现在恭喜不晚吧?”

    苗毅慢慢走到了一旁,并肩而立,深叹道:“我以为我们以后都不会再相见了,所以…”

    皇甫君媃冷笑打断,“这就是你大婚的理由?你千万别告诉我说,是因为知道你我不可能了,所以才勾搭上了云知秋,你敢说你之前和云知秋没任何私情?”

    苗毅默然,最后徐徐道:“对不起!”

    “对不起?牛大人抬举小女子了,小女子受不起!”

    “君媃,我有我的原因,我也不想解释什么,是我对不起你就是我对不起你,不需要否认。只是人活在世上有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不管是谁都如此,有一点你不能否认,就算我没有和云知秋在一起,你我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在一起…”苗毅偏头看了她一眼,“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皇甫君媃霍然转身直视,“我只想要你一句实话,你有没有喜欢过我?还是只把我当玩物?不要骗我,想清楚了再回答,我要听真话!”

    苗毅沉默了一会儿,又徐徐道:“对你,一开始是场意外,也可以说是突如其来,或者是情不自禁,接着的确是抱着你情我愿玩玩的想法,因为知道你我不可能,最后…”最后是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皇甫君媃却逼问道:“最后怎样?”

    苗毅:“最后的确喜欢上了你。”这话说的有点违心,他估计自己更多的是喜欢她的身子,可是这个时候说不出伤人的话,心怀内疚。他突然发现也许云知秋说的没错,自己在这方面的确是拎不清。

    PS:老毛病,月初求保底月票,一个月开口一次应该不算过。

    。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