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零六章 阎修很郁闷

飞天 第一六零六章 阎修很郁闷

    他正不知道这违心话说出来后,对方会怎么想,谁知盯着他看了会儿的皇甫君媃毅然转身离去。

    苗毅愕然回头,只见皇甫君媃出了阁楼顺着长廊进了一间屋内,就此没了动静。

    他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对方出来,遂顺路走了去,到了那间屋外推门而入。

    这门一开,屋内的情形入眼,目光定格在某处顿时难以挪开。

    “啊!”貌似正在换衣服的皇甫君媃吓了一跳,脱的光光的,小白羊似的,赶紧拿了件衣服捂住胸,背对娇喝道:“还不快出去。”然那白玉圆盘似的丰臀却彻底暴露给了某人,再往下是分开紧夹的两条修长健美玉柱,再配上那柔美曲线的腰肢,越发让那翘臀显得惊心动魄,白嫩圆凸。

    苗毅大官人嘴里干咽了咽,顺手关门,却没出去,反而闪身到了皇甫君媃的身后,张臂一把将其娇躯搂入了怀中。

    皇甫君媃挣扎道:“你干什么?我们已经没任何关系了,放开我!”

    苗毅苦笑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就不信我一点都不收敛地走到了门口,你能一点都没听见?你摆明了在故意勾引我。”

    被人戳穿了,皇甫君媃暗暗羞臊的慌,她正是因为知道苗毅喜欢她屁股,所以才故意这样背对。不过她嘴上不会承认,依然挣扎扭动道:“谁知道你会直接跑进来,快放开我!”

    苗毅没放,反而强行扯开了她捂住胸的衣服,将那胸前饱满擒入了手中把玩,瞬间令皇甫君媃身子发颤,“你这样对我算怎么回事?放开我!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

    苗毅一双手肆无忌惮:“你不会今天才知道我们没有可能吧?当初是谁在仙行星大言不惭地说要做我地下情人的?”

    皇甫君媃扭头回看,语带颤音道:“你已经有了妻子,你真的确认要这样做?不后悔?”

    苗毅反问:“你当初说做我地下情人的话还算不算?如果算的话,我会负责到底,反正我们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在一起。”换了平常冷静的时候他肯定说不出这话。此时只想达到一个目的。

    秀发垂撒,皇甫君媃头一低,松开了双手,停止了反抗。以行动默许答应了。

    苗毅二话不说,俯身抄了她双腿把人横抱在手,转身朝榻上而去。

    滚倒纠缠在一起后,皇甫君媃还是那个皇甫君媃,化被动为主动。热情的几乎要将人给融化。

    早就轻车熟路的二人没什么障碍……

    几度放纵,方雨消云散,两人相拥在一起,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动的皇甫君媃埋头在苗毅的腋下,媚眼如丝地享受着一只大手在身上游走的滋味。

    欣赏着身旁的曼妙体躯,冷静下来的苗毅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然又…可他不得不承认,在皇甫君媃身上能得到不一样的享受,这个女人私下的热情是其他女人身上没有的,简直是热情似火。是那么的炽热疯狂,和表面上看到的端庄简直判若两人。真要论褪下衣裳后的身材,说实话,他接触过的女人还没一个能比上云知秋的,云知秋的长相也许算不上是绝世佳人,但那身段绝对是绝世尤物,可云知秋的外表和内里也同样不相符。别看云知秋言行举止上泼辣,甚至能干些暧昧火辣的事,真要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却是保守的不行。经不起折腾,很容易溃的一塌糊涂,奈何私底下折腾的云知秋讫饶的场景别人看不到,这就是他收拾云知秋的方式。

    那几房小妾也大多是中规中矩。红尘更是随你摆布,属于你爱怎么玩都行,就是不做任何回应。唯独这皇甫君媃的热情似火是别样不同,很是令人**。

    魂飞天外渐渐缓过神来的皇甫君媃慢慢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五味杂陈。

    尽管是受母亲逼迫而来的,可她内心无法欺骗自己。未尝没有想来看看他的想法。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有预料过,不过一开始她不想这样做,所以才问苗毅有没有喜欢过她,如果苗毅回答没有,那么她不可能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而苗毅回答有后,她又想试试自己的身子对苗毅还有没有吸引力,才故意那啥,最后事实证明,这男人对自己的身子依然情难自禁,心里有那么些小得意。

    至于过去的不高兴的事情,什么苗毅已经娶妻的事情已经被她抛到了脑后,确切地说是她不愿再往那方面想,骨子里还是不想和这个男人分开的。而这个男人也给了她一个完美的解释,两人从一开始就知道根本不可能光明正大在一起,她早就把自己定位成了他的地下情人,如今和以前有什么区别吗?

    缓过味来后,皇甫君媃也不忘此行的任务,呢喃问道“听说你那边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件事情,淫贼江一一被你给抓了?”

    苗毅“嗯”了声,手又滑到了她胸口把玩。

    皇甫君媃:“江一一怎么会被你给抓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苗毅眉头微动,他是知道江一一和群英会关系的,斜眼道:“问他干什么,你不会是群英会派来使美人计的吧?”

    皇甫君媃眼神中闪过慌乱,翻身趴在了他身上,“是又怎样?这次要不是我娘逼我来见你,我才懒得见你这个负心人,快说,江一一究竟是怎么回事?敢有隐瞒我吃了你!”

    苗毅手到了她臀上掐了把,戏谑道:“你娘应该不会让你来献身吧?”

    皇甫一口咬在他胸口,苗毅立马求饶,“行行行,我说还不行吗?其实不是我抓的,是信义阁送到我手上的……”**归**,真相打死他也不会说,又把应付天庭的话给搬了出来,包括江一一自杀时的情形。

    “原来是这样!”皇甫君媃闻听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大概猜出了点什么,搞不好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最后说的那个什么放过其妹妹搞不好是群英会拿了其妹妹做人质,有些事情她在群英会略有耳闻。

    瞅瞅她的反应,苗毅唉声叹气一声。“原来诱惑我的目的就是这个,我怎么感觉心里有点哇凉哇凉的。”

    “死相!明明是我吃亏了好不好!”在他腰间掐了把,不过似乎也感觉自己这样做有点伤人,皇甫君媃又咬唇道:“大不了你有需要的时候我也可以帮你刺探点群英会的消息做补偿。这样总可以了吧?”

    苗毅看着屋顶,不置可否的样子。

    皇甫君媃白了他一眼,低头吻在了他的胸口,身子慢慢滑了下去,一路下吻。拿出了热情似火的奔放实际行动做补偿……

    得了女儿的传报,获知消息的皇甫端容又立马转告给了父亲皇甫晏,谁知父亲那边的反应冷淡,对此好像又没了什么兴趣。她问具体情况,皇甫晏又不肯多说,偏偏她又不敢把女儿的情况泄露给家族,搞的她也不好处理女儿和苗毅之间的关系。女儿是她看着大的,她太清楚女儿的秉性了,又和牛有德厮混在了一起能不逾越才怪了。

    稍作试探,女儿的回应有些含糊其辞。皇甫端容立马心知肚明了,女儿怕是真的跟那有妇之夫又勾搭上了,偏偏牛有德又牵扯上了寇家的背景,这事要是抖出去那还得了,偏偏又是她在明知有那可能的情况下自己亲手把女儿推过去的,可谓一个脑袋两个大,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别人怎么担心的苗毅不知道,他倒是在此和皇甫君媃逍遥快活了好几天,皇甫君媃也是鲜花灿烂了好几天,这些年郁积在心头的阴霾彻底烟消云散了。在这事先清空的空寂庄子里处处留下了欢声笑语。

    唯独冷眼旁观负责守卫的阎修看的暗暗摇头,敢这样撒野,这要是给夫人知道了还得了?估计大人被夫人给打断腿都有可能!

    阎修也头疼啊,万一哪天夫人知情了。下令给他,让他把皇甫君媃给处理掉怎么办?

    作为局外人,他观察许久反而很清楚夫人的底线,夫人也不是不让大人纳妾,大人的有些妾室本就是夫人张罗的,但是宽容有度。不会放纵大人不管,但凡是背着夫人和大人偷偷摸摸的女人,都不可能进苗家的家门,夫人不可能接收皇甫君媃,诸葛清就是前车之鉴,大人说破嘴皮子都没用,谁求情都不行!

    所以处理皇甫君媃的事情,他判断夫人十有**要找他阎修出马,届时他听从还是不听从?

    快活了几天,终究还是和皇甫君媃依依不舍地分离了,回鬼市的途中,沉默寡言的阎修忍不住开口相劝,“大人,以后还是少和这女人来往吧,被群英会知道了就麻烦了,她母亲是知情的。”

    苗毅不以为意,“这点不用担心,皇甫端容不可能拿自己女儿的性命开玩笑,只会帮着隐瞒。再说了,借由她还能获知一点群英会的消息。”

    你还真是不怕死,沾花惹草还玩出理来了?阎修腹诽不已,又再劝:“若是让夫人知道了怎么办?”

    苗毅斜眼一凝:“我说阎修,你应该不是多嘴的人,你不会跑去向夫人告状吧?我告诉你,你若真敢让夫人知道,这事你也有责任,你别忘了你是把风的,夫人照样饶不了你!”

    “大人…”阎修彻底无语了,最终叹道:“大人,我只是劝你尽量小心,常在河边走总有湿脚的时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小心为妙。”

    苗毅点头:“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以后你记得把周围的情形盘查清楚,不要有什么疏漏。”

    还有以后?阎修再次无语,服了他,当年初见的时候挺好的一个小伙子,怎么就变得这样恬不知耻了?你家里一堆女人应付不完,还跑外面找野食?

    对他这种从一而终的男人来说,实在是无法理解苗毅的滥情行为,有点郁闷。(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