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零八章 太没面子了

飞天 第一六零八章 太没面子了

    有点没想到,苗毅真没想到自己对杨庆委以重任而杨庆居然反抛出一个如此长远的计划来,倒是把他给惊住了,上亿人塞入炼狱之地,想想都吃惊?

    倒不是怕出什么意外,是塞入炼狱之地又不是塞入大世界,小世界的人基本上不知道他在大世界的情况,倒是不虞有什么风声走漏牵连他,炼狱之地传出他苗毅的名声也没什么,他在大世界叫牛有德,何况云傲天他们也自会进行保密控制,不会给他们自己找麻烦。

    只是一下如此宏大的计划砸出来,让苗毅有点难以往嘴里塞。

    稍作思量,在杨庆注视的目光下反复掂量了一番,发现没什么不妥,而杨庆说的也的确是有道理,苗毅最终点头沉声道:“好!就按你说的办,这事既然交给了你,就交由你全权打理,趁着这短时间你把人员转移的事拿出一个章程来。”

    杨庆还以为他要好好思考几天,没想到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这份信任令他心中一暖,拱手道:“卑职定竭尽全力不负大人厚望!”

    苗毅点点头,转身又沉吟道:“还有一件事,此来,我准备纳穆凡君的小弟子月瑶为妾,你怎么看?”有那么点羞于启齿,到了关口了,不说不行,回头都要知道。

    杨庆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平静道:“夫人之前已经跟我说过了,卑职心里有数,薇薇那边卑职会安抚好的。”

    他也不想苗毅一堆又一堆地往家里纳妾,这对他女儿有影响,可是他没资格阻止,到了苗毅这个地步,多几个女人算什么,当初女儿非要嫁给苗毅的时候,他就做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他也不知道苗毅为什么突然要纳没什么交集的月瑶为妾,是姿色?他觉得扯淡,到了苗毅这个地位还怕找不到有姿色的女人。苗毅硬塞给他的那个就是绝色美人。而云知秋亲自出面找他谈这事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不是单纯的看上了月瑶的姿色那么简单。打过多年的交道,云知秋他是清楚的,该泼辣的时候不会客气、该软的时候也不矫情。分寸拿捏的很好,把苗家里里外外的人管的服服帖帖的,至少让家里的一群妾室做什么没人敢有二话,连他杨庆的女儿也不例外,云知秋一句话秦薇薇跑断腿也不敢有怨言。据他所知连苗毅这么容易冲动的人都隐隐有些惧内,硬是把几个有相同背景的妾室给管的和和气气,从来没听说彼此之间闹出过什么公开的矛盾,都说家和万事兴,这本事说着简单实际上却不是哪个女人都拿的出手的,云知秋在家里的确是拿的住事的主,是个镇宅的女人,不会放任苗毅乱来不管,所以没云知秋点头月瑶不可能进门,既然是云知秋亲自出面张罗。那其中就肯定有什么原因。

    云知秋没说,他也不好多问。话又说回来,人家跟他打声招呼是尊敬他,不跟他打招呼他也不好阻止。

    “夫人跟你说了?”苗毅愕然,没想到云知秋在背后已经帮他摆平了杨庆,他还担心惹得杨庆不高兴耽误他的大事,如此一来倒是省的自己花心思费口舌。

    “是!”杨庆点了点头。

    两人出了正堂后,见到了外面干等的秦薇薇,杨庆对秦夕使了个眼色。秦夕心知肚明,小两口久别胜新婚。不好打扰人家的好事,对苗毅见礼后赶紧离开了。

    没了外人,秦薇薇没了顾忌,欣喜地扑入苗毅怀中。“大人,夫人让妾身这段时间好好陪陪你。”

    感受到挤压在胸口的双峰似乎比以前更有压迫感了,苗毅食指大动,加之佳人浓情蜜意难拒,立刻毫不犹豫地俯身抄起秦薇薇的大腿横抱在手朝寝居之地大步而去,“啊!”一声惊呼的秦薇薇双手圈了他脖子。都是过来人,自然知道要发生什么,羞涩中眼含几乎快要溢出的浓情,明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任由了。

    衣衫纷飞,发簪拔除,秀发打在清瘦白皙的锁骨肩头,掩夹的**间不见一般女人都有的茵草,臂捂双峰,坚实的翘臀难掩,一脸羞意动人。在苗毅目光的肆无忌惮打量及转圈欣赏之下,秦薇薇更是一脸的不堪,比当年略显丰腴的娇躯有点瑟瑟发抖,被看的有点站不住了,最终哀怨一声:“大人…”

    当屋内传来难以抑制的嘤咛声时,外面的红棉、绿柳相视抿嘴偷笑。动静越来越大时,二人脸颊有点发烫,知道苗毅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后面的日子里多少都会光顾一下二人。

    想入非非之际,见到有下人来往,两人赶紧过去驱散了。

    次日,呼延太保从天外天赶来迎接月瑶,苗毅这边到了小世界后,方通知了穆凡君要在小世界办和月瑶的婚事。如今穆凡君不在小世界,只能是由大弟子代表娘家来接人走过程。

    和呼延太保见了一面后,苗毅又和秦薇薇腻在了一起,一起游览天下,处处鸳鸯不离,似乎要做补偿似的,把久旱的秦薇薇给滋润的不行,一脸的光彩照人。得了云知秋的首肯,苗毅可谓是放心大胆地放纵,秦薇薇有心体恤之下,红棉、绿柳亦偶有沾光。

    返回无量天后,在大喜的日子将近之际,苗毅又领着阎修偷偷跑去了中宿星宫。

    软禁寡居的诸葛清一身白衣长裙,素颜朝天也难掩其倾国倾城的容颜,看的苗毅暗暗惋惜。

    再见苗毅,诸葛清欣喜之余,泫然欲泣,最终跪在了苗毅跟前痛哭,“圣主,妾身知错了,求夫人宽恕!求圣主可怜,为妾身说说情……”

    这么多年,修炼资源倒是没有短缺她的,可她还在想尽办法离开,不时找守卫疏通递话,被云知秋知情后惹得云知秋震怒,一声令下,从此没人敢再和她说话,皆唯恐避之不及,连伺候的侍女也给撤掉了。偌大的中宿星宫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外界的消息一点都不知道,加之圈禁在此,对曾经风光的一派之主、又对自己姿色有自信的女人来说,那滋味实在是难熬,几乎让人崩溃。

    “起来吧,夫人那边我会沟通。”苗毅扶了她起来。

    “谢圣主!”诸葛情动一声,顺势扑入了苗毅怀中嘤嘤啜泣。

    对掌控过一个门派的她来说,她有审时度势的能力,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也知道自己唯一脱困的希望在谁身上,有心之下,如此佳人,苗毅想不多逗留一日都难。诸葛清虽非荡妇,却也是极尽伺候之能,令苗毅**。

    然而最难消受美人恩,这边舒服痛快了,回到无量天后,苗毅只能是硬着头皮找到了云知秋商量,希望云知秋能答应还诸葛清自由。

    一听这话,笑吟吟的云知秋脸色淡定了下来,“这不可能!我不杀她已经是给了你情面,不要逼我!”

    苗毅叹道:“你这样一直把她关着又能怎样?”

    云知秋:“大人莫非忘了承诺,内宅女人之间的事由妾身来做主?什么时候放她,该不该放她,我自然心里有数。喜事将近,大人还是把心思放在新人身上,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

    苗毅叹道:“秋姐儿,连月瑶你都答应了,为何就非要跟她过不去?”

    云知秋不假颜色:“我是女人,比你更懂女人,什么样的人能进这家门,什么样的人不能进这家门,我自会把关,你若是不想以后闹得家里鸡犬不宁,就不要再提这事了。”

    苗毅双手一摊:“她已经知错了,把她放出来又能怎样,你还怕她不成?当年是我错了,你已经把她关了这么多年,难道那口气还没消?”

    云知秋转身面对,直视苗毅双眼,一字一句郑重告知:“你若非要放她出来,我也拦不住你,可若是你说话不算话,这个家我也没办法当了!要么你放她出来,给我一份休书,要么你就别管这事,关到我愿意放她出来为止。”

    “秋姐儿…”

    “多余的话不用说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她继续关在那,还是我走人,你自己选,我不勉强你!”

    如此决然,令苗毅满脸怒色,指着云知秋的鼻子。云知秋下巴一抬,目光灼灼面对,毫不避让!

    咬了咬牙的苗毅大袖一甩,转身怒气冲冲而去。

    谁想云知秋又火上添油地砸出一句话来,“你给我听好了,以后没我的同意不许再去找她,否则我不介意在中宿星空摆具永垂不朽的尸体让你长长记性!”

    走到门口的苗毅终于忍不住了火气,回头指着怒骂一句,“不可理喻,泼妇!”

    “贱人!你骂谁?别跑!”云知秋二话不说,抓了茶几上的一只茶盏狠狠砸了过去,一点都不客气。

    苗毅脑袋一缩,躲过了,大步逃离,外面啪嗒一声,茶盏碎裂一地。

    其实他倒是想让云知秋揍一顿,只要云知秋肯狠揍他一顿,按常理,那这事就有解决的希望,反倒是云知秋这样摆明了态度有事说事让他头疼,越是这样越不可能让云知秋答应。

    就云知秋这态度,真要让他休了云知秋放诸葛清出来也不可能,孰轻孰重不用多想。有云知秋坐镇,搞得连个自己睡过的女人都不能弄进门,很让他头疼,太没面子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