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一七章 说客登门

飞天 第一六一七章 说客登门

    转过了身来,“不管什么原因,你名义上毕竟是他的义女,他还不至于把你怎么样。如今这情况,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你身份又公开了,的确还是暂住天王府比较安全。”

    云知秋也知道寇家都做到这一步了,她不回去有点说不过去,可仍免不了担忧道:“那你怎么办?”抬手把了他胳膊,满眼关切。

    苗毅呵呵一笑:“你放心,寇铮也说了不用太过担心,有寇家的高手保护,应该问题不大,何况我还从炼狱带了批高手出来,我会事先做安排的。”

    云知秋欲言又止,然而说再多也没用,寇家那边第一次发话,不听不好。

    她回头找了飞红,将大致情况讲了下,问其要不要跟自己去天王府。飞红也无奈,监察左部那边给她的任务就有尽量呆在苗毅身边这一条。云知秋只好把苗毅这边托付给了飞红,自己不在的时候让飞红照顾好苗毅。

    这里已经让寇铮耽误了几天,寇铮如今在寇家可是主事的,不好再多耽误,稍作准备后,云知秋跟了离去。

    临行前,临出房间时,寇铮停步转身面对身后的苗毅,算是留了个忠告给苗毅:“妹夫,人生在世,得罪人的事情免不了,这种事情也小心不过来,可没必要处处给自己留下死敌,这不是明智之举,有些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让人家没有反抗之力,否则就不如忍耐,这并不丢人,谁笑到最后才是赢家,何必搞得自己步步维艰。另外,到了你如今的地步没必要老是亲自干那打打杀杀的事情,常在河边走免不了有湿脚的时候,保不准哪天就要失手,能让下面人去办的事情就尽量让下面人去办,遇事总是亲自冲在前面打杀还要下面人干什么。大家为什么都想往上爬?到了总镇这个地位,你见过几个老是亲自动手的?不到没办法的时候,你自己尽量不要冲在最前面,明白我的意思吗?”

    苗毅默了一下。不管赞不赞同人家的说法,都拱手道:“受教了。”

    听没听进去寇铮不知道,言尽于此,微微颔首,转身而去。

    苗毅亲自送到了总镇府上方出口。而寇铮出行身边自然有不少的随行高手保护,目送云知秋领着千儿、雪儿在其间一起消失。

    回头,看到身边的飞红,苗毅微微一笑,顺手牵了她的柔荑一起回走。

    飞红惊讶之余心中暗浮惊喜,跟了苗毅这么多年,还没见苗毅对她如此自然而然地温柔体贴过,尤其是在边上还有人的时候,嘴角不禁挂上了一丝难以自矜的甜蜜,竟然找到了一种久违的家的幸福感。此时此刻才真正感觉到这是自己的男人,乖巧相随在苗毅身边一起步步走下台阶……

    “寇铮来的时候没易容,走的时候也没易容,光明正大的来,光明正大的去,带走了云知秋和两名侍女,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信义阁,曹满临窗眯眼眺望,七绝在一旁汇报情况。

    听过后的曹满冷笑一声,“还能干什么。无非是抓个人质在手上而已。”

    “人质?”七绝惊讶道:“云知秋是寇凌虚的义女,寇铮胆子再大也不至于干这事吧?”

    “你认为是寇铮?”曹满偏头斜睨看来,“老爷子那边来了消息,青主已经在朝会上松口了。答应了让天后立子嗣。”

    这方面七绝也听说了,愣怔中似乎明白了什么,沉吟道:“东家,青主只是口头上答应了,可没有给出具体时间,而万一天后短时间内怀不上的话。青主也有各种理由推脱,届时朝堂上老爷子那边就还需要借力寇家,寇家不至于现在就弄人质吧?若是青主真的在推脱,寇家这样做岂不是弄巧成拙,让牛有德心里怎么想?”

    曹满摆了摆手,又背个手转身漫步,“寇家不至于傻到明白告诉牛有德是扣了他夫人做人质,还得看青主有没有下一步动作,青主若是无动作,寇家那边好生招待着云知秋,谁能说是人质?若青主真的有下一步动作施压牛有德的话,牛有德自然就会想到云知秋还在寇家手上,不得不掂量一下背叛的代价,寇家只是有备无患而已,也可以说是不得不这样做,青主占着大势,手上的牌可比寇家多,寇家不提前做点准备的话,回头就有可能成为笑话。而寇铮光明正大地进出总镇府带走了云知秋,无疑也是在向青主释放信号,他们手上有人质,希望断绝青主的歪念头。”

    七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天宫,夕景园。

    上官青跟随在青主身后禀报着来自鬼市的情况。

    负手在花径中的青主冷哼道:“安排人去劝降吧。”

    “现在?”上官青一愣,“牛有德为了云知秋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如今云知秋在寇家手上,牛有德焉能答应?”

    青主漫不经心道:“弄了个人质就能让朕却步?就算云知秋没在寇家手上,朕也没指望牛有德能轻易背叛寇家,毕竟是刚认的义父和新上门的女婿。能不能劝降不重要,重要的是离间牛有德和寇家的关系,有了裂痕就不怕撬不开,合适的情况下再扔个名正言顺的机会给牛有德,自然水到渠成。”

    上官青叹道:“牛有德何德何能,竟然能让陛下如此用心良苦,这也算是他的福分了。”

    “福分?为了个女人敢背叛朕还能有福分?”青主唇边浮现一抹讥讽,嗤之以鼻道:“笑话!区区一个牛有德而已,朕用他,他才算个东西,不用他,他什么都不是,难不成朕还离不开他了?别说他,就算火修罗再生,朕也不放在眼里。哼!连朕的人也敢抢,寇老鬼既然喜欢摘桃子,朕倒要看看他怎么吃下去!”

    上官青恍然大悟,明白了,感情纯粹是在恶心寇凌虚,怪不得之前不派人去找牛有德,反而要等到寇家之后。当即拱手道:“老奴这就去办。”

    青主挥了挥手,旋即独自背手消失在花径深处。

    数日后,闻泽带着两人赶到了鬼市总镇府。

    苗毅闻讯立刻赶了出来迎接,一看到人便大老远拱手道:“闻大哥,来此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同样对其身后两人拱手致意。

    大步走来的闻泽调侃道:“老弟在此独霸一方,不敢有劳远迎啊!”

    两人相近碰面,苗毅翻了个白眼:“闻大哥这不是在埋汰我么,我若敢在鬼市独霸一方,信义阁还不得把我给灭了。”

    “哈哈!”闻泽大笑,拍了拍他肩膀,“我还是头次来鬼市总镇府,走,带我看看去。”

    “请!”苗毅让路伸手相请。

    一脸陪笑的徐堂然立刻在前面点头哈腰地领路,几人在鬼市总镇府内到处转了遍,一路上都是徐堂然在做介绍。

    转完之后,自有酒菜备上,几杯酒客套下肚后,闻泽让随行两位退下了,苗毅看出了他似乎有什么话说,也让其他人退下了,亲自执壶给闻泽斟酒道:“闻大哥有事?”

    等酒蓄满后,闻泽目光落在他脸上,“老弟可知最近朝堂上发生了什么事?”

    苗毅心中微动,笑问:“可是有关天后立子嗣之事?”

    “我就猜你知道。”闻泽点了点头,又叹道:“老弟,你可知自己目前处境危矣?”

    苗毅淡淡笑道:“略微察觉到了一二。”

    闻泽又问:“老弟准备如何自处?”

    “难不成闻大哥认为寇家是吃素的?”苗毅举杯敬酒。

    闻泽跟着举杯一口干掉,阻止了苗毅执壶,自己亲自提壶斟酒,“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什么情况老弟自己心里清楚,无须我多说。你我相识一场也是缘分,老哥我也不想看你出事,所以特意赶来帮老弟一把。”

    “哦!”苗毅饶有兴趣道:“不知闻大哥何以助我?”

    闻泽叹道:“其实左督卫指挥使大人还是颇为看重老弟的,就看老弟有没有这心了,若是老弟还愿意回左督卫,破军大人的脾气你是知道的,闹起来怕是能把天后娘娘的好事给折腾没了,这个关口上正是机会,天后娘娘不敢不给破军大人面子。一旦老弟回了左督卫,无论是谁想动你,都要掂量掂量一下。”

    苗毅瞳孔骤然一缩,冷冷盯着对方,这事破军和天后能做主?他几乎是立马联想到了云知秋回寇家的事,终于彻底明白了寇铮为什么会亲自来接走云知秋,瞬间怒火中烧,寇家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怕他经受不住天庭的诱惑在拿云知秋做人质吗?难道对他苗毅连这点信任都没?

    尽管如此,苗毅还是尽快让自己的情绪平定了下来,淡淡道:“这事没有陛下同意,谁能做这个主?”

    闻泽摇头道:“谁做主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让老弟回近卫军,谁能真正保障老弟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老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苗毅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徐徐道:“闻大哥,莫非想陷牛某于不仁不义?不是牛某不领情,也不是不给闻大哥面子,这事没有寇天王同意,牛某万难答应,闻大哥的好意牛有德心领了。”

    PS:大过年不说废话,新年快乐!猴吉!猴吉!(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