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四六章 妖魔肆虐图

飞天 第一六四六章 妖魔肆虐图

    实在是不把两人分开不行,都动刀动枪干上了,回头大家一走,这两人非得又干起来不可。

    天王府屹立至今,还是头回见到有夫妻两个真刀真枪打起来的,尤其是直接在天王府内干起来,简直是奇葩。

    带开后的目的也很简单,无非是问问怎么回事。

    苗毅这边说没什么,说云知秋就是个泼妇之类的,今番也的确气得够呛。

    见问不出什么,寇铮也就没再深究,他也知道,若苗毅真存了休妻脱离寇家的心思,你也问不出来,所以老爷子才没有多过问什么,只是让这边试试看。

    至于云知秋那边对隋楚楚的说法,就是怀疑苗毅在外面有女人了。

    对此,隋楚楚劝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男人都这样,尤其是有点权势的男人之类的。

    回头寇家几兄弟和几位姑爷都来了,拉了苗毅一起喝酒,也可以说是劝慰。

    总之两边都是劝合不劝离。

    但是亲疏这玩意有些时候就能分出来,换了寇家其他夫妻这样搞,寇家自然有家规收拾,而苗毅夫妇闹出这事也没人追究什么责任,只有寇老爷子的一顿训斥。

    云轩在打斗中毁了大半,重建需要时间,苗毅夫妇暂时也就留在了寇铮这边的园子暂住。

    换了新房间,云知秋又使唤着千儿、雪儿重新摆置东西。

    收拾东西的当口,犹豫再三的千儿终于忍不住出声劝了句,“夫人,其实有些事情私底下怎么闹都行,让大人当众丢了面子,会不会有些不妥?”

    “哼哼!你们这两个丫头懂什么。”云知秋靠边坐下了,双手一提裙子,翘了个二郎腿,略显自得道:“夫妻两口子,别以为女人对男人百依百顺就能恩恩爱爱。时间久了,腻了就是腻了,再温柔体贴都没用。你们当我喜欢当泼妇?当泼妇不是目的,让他明白底线才是真的。今天他翻了天了,竟然敢对我动手,老娘屁股现在还疼着,那王八蛋是真下狠手了,我若是不来狠的。真要让他以为打了我就能吓唬住我,等到他以后腻了我,还得了?就得让他明白把我惹火了我什么都干的出来,得让他有所顾忌,明白什么是不能干的,得降的住他,这家才能持久,否则以后还不知道这王八蛋会干出什么事来,老娘再温柔体贴哪怕给他舔脚丫子都没用,到时候你再有心挽回也晚了。话又说回来。你们大人也不是傻子,老娘对他是好是坏他心里清楚的很,这就叫张弛有度,不然哪能容我闹,呵呵!”

    一想到苗毅被她闹得灰头土脸、当众狼狈不堪的样子,她自己都忍不住噗嗤发笑,眼中浮现一抹温情,心中暖暖的,那家伙始终还是在乎她的,否则凭他如今的实力哪能被自己给逼得手忙脚乱。这是舍不得把她弄伤了而已。

    这番理论令千儿、雪儿相视无语,两人暗暗叹息,大人娶了夫人也算是够惨的,想大人从早年开始就是个桀骜不驯、杀伐决断的人物。沙场征战是何等的英雄,偏偏撞在了这位夫人的手里,就夫人这手段,刚柔并济,简直把大人吃的死死的。

    两人很快又听到云知秋轻轻叹息了一声,回头一看。见云知秋神情间隐隐有一丝黯然,不知怎么了。

    殊不知云知秋今天这样闹也是另有想法,希望消息传出去后能让有心人多斟酌一下,她怕天庭那边不耐烦了会对苗毅下死手,也许夫妻不合的一幕传出去能缓一缓。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算是埋下一个伏笔,一旦苗毅那边实在是堪忧了,她这边策应缓解起来也不至于显得太突兀,而有些想法还不能告诉苗毅,否则苗毅肯定不会答应……

    苗毅终究还是被寇铮给劝了过来,夫妻两人一见面,还有些互别苗头,隋楚楚在其间当和事老,说干了口水劝和。

    搬出了老爷子来压人,才好不容易让两人都答应不闹了,寇铮和隋楚楚这才松了口气离开。

    只是厅内气氛有点不对,两人一个看这边,一个看那边。

    “老娘屁股被人打疼了,千儿、雪儿,你们来给我揉揉!”最终还是云知秋起身走人了,顺带把二女一起给带走了,剩下个苗毅在厅内孤零零。

    苗毅倒不认为云知秋能真的生自己的气,如同云知秋说的那样,他还是了解云知秋的,两人向来是闹过了就算,没谁会记谁的仇,只是这次苗大官人感觉脸有点丢大了,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夫人提着刀追杀,脸上实在是下不来。

    不过想到自己即将要去鬼市干的事情,叹了口气,也起身寻摸了去。

    找到卧室内时,云知秋正趴榻上,千儿、雪儿还真在给她揉屁股,苗毅看了牙疼,这女人…置于么?

    见他进来了,云知秋闭了眼,当做没看见。

    苗毅挥了挥手,示意千儿、雪儿出去。两人走了后,他坐在了榻旁动手帮她揉起了屁股,问道:“打疼你了?”

    “你说呢?”云知秋没好气一声。

    苗毅没接这句,突然道:“秋姐儿,你不是想知道我和战如意之间的事吗?我承认,我和她之间的确有点事情。”

    云知秋再也绷不住了,两眼一睁,啪!一巴掌打开了他那摁在自己屁股上的手,霍然翻身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我说牛二,你还真把她给睡了?战如意的姿色还不至于让你如此情不自禁吧,你疯了吧?”

    “你想哪去了?”苗毅摇了摇头,叹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事说来话长,当年我在黑虎旗任职时曾把战如意给抓了吊在旗杆上你是知道的,后来战如意的母亲嬴珞环来黑虎旗找过我,我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在御园战平侯亲口说穿了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战如意其实压根不想进宫为妃,曾想逃离御园,但当时的情况只有我才能助她离开……”

    从他接到上面的法旨拘禁战如意开始,战如意当时是怎么哀求他的,甚至脱了衣服在他面前放弃了高高在上的尊严苦苦哀求,他是如何拒绝的。事后战平告知了战如意其实是喜欢他的,也说了嬴珞环当时找他的目的,战平是如何希望他能抓住最后一丝机会带战如意走的,可他又是如何狠着心拒绝了的。都一五一十详详细细地说了出来。

    他其实不想跟云知秋说这些,这是他最不堪回首的往事,是甚少瞒着云知秋的事件之一。

    可夫妻两人因为这事而起吵闹了一顿后,他忽然觉得有必要告诉云知秋,怕云知秋误会是其一。其次是之后鬼市的事情究竟会是个什么下场他说不清,他希望有些事情云知秋心中有数,不至于万一的情况下应对出错,也算是做后事准备吧。

    听完后的云知秋震惊了,终于明白了苗毅当初为什么会当众干出那么冲动的事情以至于被贬进了荒古死地受罚,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这样匪夷所思的故事。

    她太了解苗毅了,知道苗毅骨子里是个有所为、有所不为、极为重情义的男人,遇上那样的事情,依这男人的脾气当时得下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出那般铁石心肠的事来,可是他身上背负了那么多。让他怎么办?

    就凭这男人容易热血冲头的性格,却偏偏还得眼睁睁看着、亲手把战如意送进天宫,对他来说未免也太残酷了一点,哪怕是现在说出来,云知秋都能感受到他当时的心情。

    无关乎是不是喜欢战如意,云知秋知道这事恐怕将成为苗毅这辈子最不愿揭开的伤疤,怕是不想、也不愿再见到战如意!

    说完后的苗毅轻轻闭上了双眼,脸上带着淡淡微笑,只是这微笑背后的不堪回首让能懂他的云知秋有点心酸。

    云知秋头回觉得自己发泼有点过分了,不该逼得苗毅说出这事来。这简直是在往这男人的心窝子里插刀子。

    她靠近了过去,跪坐在了他的身边,张开双臂搂了苗毅脑袋轻轻拥入怀中,埋头贴紧了他的脸颊。与其耳鬓厮磨,轻声道:“也许你是帮了她,也许那才是她最好的归宿,谁说的清呢?”

    “希望是她最好的归宿吧!”苗毅轻轻笑了声。

    “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老娘这次原谅你了。下次再敢对老娘动手,老娘跟你拼了……”

    没有在寇天王府久呆,几天后,唐鹤年告知,鬼市调换的人马已经准备好了,已经赶往了鬼市,苗毅遂告辞,在寇家派出的高手保护下返回鬼市。

    抵达鬼市后,第一件事情自然是撤换人马。

    这边才刚将事情划理好,总镇府的老人刚撤走,信义阁那边便派了人来,恭请苗毅过去一趟。

    苗毅先把人给打发走了,说手头有事,改日再去拜访,实际上却将手头上的事情全部放下了,吩咐了下去,谁也不见,在屋内徘徊良久,最终联系上了身在炼狱之地的杨庆,求教!

    此番他所做之事,危机重重,由不得他不小心,想来想去还是想听听杨庆的意见。

    杨庆获悉他想干的事情后大惊,这简直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急问:寇家怎会同意大人干这样的事情?难道寇家不知自己的力量在鬼市难以从容,无法给大人提供什么助力?做这些完全是无用之功,

    苗毅:是我当面说服寇天王的,道理很简单,就算我不做,有些人也不会放过我,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

    杨庆:大人能否将详细情况告知?

    苗毅也没隐瞒,把自己当场说服寇天王的详细情况说了一下。

    听完后的杨庆追问:寇家默许了大人取嬴阳的脑袋,还想办法帮大人更换了鬼市的人手?

    苗毅:没错!支持的力度不可谓不大。

    杨庆惊呼:大人此言差矣!大人如今的处境早就成了寇家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令人寒心!大人若是不这样做,寇家还要想尽办法保大人,凭寇家的势力还有酝酿周旋的余地,逼不得已还可以做利益交换,如今大人这样做了,寇家反而可以顺水推舟,对外示之是全力支持了大人,出了事是大人自己找死,届时寇家少了累赘不说,对内对外也都有了交代,而大人却将自己置于了死地,大人,你糊涂啊!

    经此提醒,苗毅脸色也沉了下来,发现寇家果然还是靠不住,不过他还是发狠了,就一句话:靠人不如靠己!

    杨庆还是老毛病,依旧是劝苗毅三思,上面掰手腕的事情让上面去劳心劳力去,没必要自己拿脑袋去撞墙。

    可苗毅心意已决,大的方向已经下定了决心,非干不可,杨庆无奈,知道劝不了,只得请苗毅容他再想想。

    飞红数次进屋,发现苗毅都在面壁,盯着墙上的一幅画一动不动。

    画是新换上的,是苗毅让徐堂然新弄来的,一幅‘妖魔肆虐图’,画如其名,画面很恐怖,也不知徐堂然是从哪弄来的。飞红虽然不知道苗毅为什么要在屋内挂一幅这样的画,可必然是苗毅想要的,说到这个连飞红也不得不服了徐堂然,只要是苗毅开口了,徐堂然总有办法弄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满足苗毅的意图,简直是匪夷所思,令人不得不服。

    数次进出欲添茶水,都不见苗毅动一动,飞红也蹑手蹑脚放轻了脚步,知道苗毅在思考事情,不敢打扰。

    小半天后,苗毅终于等到了杨庆的回复,苗毅问:你意下如何?

    面对鬼市这一摊子,他其实也有点没头绪,不知该先从哪下手,否则早就先干了再说。

    杨庆无奈,回:大人若非要那样干,必须要先做到一点。

    苗毅:先生必有良策,愿洗耳恭听先生教诲!

    良策个屁,你能听我的才怪了!杨庆肚子里早就骂翻了,可还是不得不尽心尽力,希望苗毅能听进去:自然是安身立命,先保障自身安全为首位,而后再图谋其他,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苗毅:何以教我?

    杨庆:大人极乐界遇袭,找佛门要个交代也不为过,地藏寺身在鬼市,大人怎能让其置身事外……(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