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四八章 骤然紧绷

飞天 第一六四八章 骤然紧绷

    船进水洞,入内靠岸,阎修转身揭开了帘子,苗毅从船舱内大步走出。

    站在岸边台阶上等候的曹凤池面露笑意,拱手相迎。

    上岸的苗毅乐呵呵道:“怎敢有劳曹掌柜亲自来迎。”眼神中再次露出上下审视的意味,和以前见这女人不一样,他上次在蓝夜寺已经有了判断,这女人十有**是夏侯龙城的妹妹,其当时含糊其辞的回应也是佐证。

    曹凤池也知道他识破了自己的身份,笑道:“牛大人毕竟是鬼市总镇,地主驾临,凤池焉敢怠慢。”伸手相请入内。

    “抬举了!”苗毅自嘲一句,谁是鬼市的地主需要争辩吗?没必要纠缠这个,又看了看四周,“怎么不见七爷。”

    陪行在旁的曹凤池摇头打趣,“就知道牛大人觉得凤池迎接的级别不够,可是没办法,七爷有事,只好委屈委屈牛大人将就一下。”

    “不愧是兄妹,跟你哥哥说话一样有意思。”苗毅随口丢出一句。

    然这一句一下就将曹凤池给砸的有些失神,精神恍惚了一下才快步跟上,沉默了。

    斜睨关注的苗毅暗暗一笑,看来没错了,还真是夏侯龙城的妹妹。

    到了楼上,再入内,阎修被拦在了过道,能让他到这里已经算是给了苗毅面子,苗毅也示意他就在这等着。

    “曹东主!”

    一间会客的雅间内,领入的苗毅见到了曹满,两人也不是第一次见面,苗毅拱手问候。

    坐在煮茶泥炉旁的曹满微微一笑,也没有起身,只伸手对面示意请坐,看似失礼,可在这块地面上人家的确有这个资格,能拨冗相见,已经是很给苗毅这个名不副实的鬼市总镇面子。

    请了苗毅坐下。曹凤池绕到曹满身后站定。

    茶香飘逸,曹满亲自动手斟茶待客,神态悠然。

    宾主稍品香茗,礼数略表后。苗毅主动问道:“不知曹东主招呼牛某前来,有何吩咐?”

    “吩咐谈不上。”举杯唇边的曹满摇头笑了笑,浅尝之后放杯,“恭喜总镇大人倒是真的。”

    苗毅呵呵道:“何喜之有?”

    曹满也不跟他绕,直言不讳道:“信义阁最近打探到一批逃犯的下落。一旦牛大人将这些逃犯抓获,想必官复原级不远了,自然是要恭喜。”

    苗毅还当是什么事让自己亲自跑一趟,原来是这事,这事寇家之前就和他打过了招呼。

    他却不知这事让信义阁费了点事,青主突然大赦天下闹的,硬生生把事给搞的曲折了不少,闹得一向稳坐钓鱼台的信义阁都郁闷了,怎么事情一牵涉到这个牛有德总是闹出一些措手不及的事,之前江一一的结果出乎意料。如今一批嫌犯又出意外。

    “有劳。”苗毅点了点头,大家都心知肚明无须多说,只是有一点不免相问:“些许小事曹东主派人打声招呼便可,惊动曹东主接见,想必另有吩咐吧?”

    曹满微微一笑,“寇家对总镇大人的支持可谓不遗余力啊,听说甚至惊动了天后将鬼市总镇府的老人几乎全部给换掉了,说来那些老人也算是占了总镇大人的光,没关系没背景守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多年,如今终于解脱了。背后说不定多感谢牛大人。”

    这点苗毅也承认,天后手上管控的只有市集,鬼市人马撤出后天后没权利往别的地方塞,只能塞到天街那边去。一群本来没啥前途的人突然走了鸿运,竟然调到了油水丰厚不是谁都能去的天街,不是沾了他的光是沾了谁的光?说白了还是上面一个念头,便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

    不过对方想说的显然不是这个,苗毅端茶嘴边等着他下面的话。

    果然,曹满端详了一下他的反应之后。又继续说道:“福祸相倚,有些好事未必是好事,有些支持也未必是真支持,牛大人认为曹某说的可对。”

    有些话点到为止,两人也并未深谈。

    曹凤池亲自送了苗毅离去后返回,见曹满站在窗前,走近往外看了眼,正好看到苗毅的坐船荡波离去,不禁问道:“三爷爷,总镇府挖地道的事为何不警告他?”

    曹满目光深邃,“地道是小事,随时能毁掉,装作暂时没发现好了,就当多给他一条活命的退路,倒是这家伙的背后有点意思,藏的很深!以前关注六道那么久都没有发现什么,若不是上次破法弓的事这家伙被差遣到了鬼市露出了一丝蛛丝马迹,谁能想到这家伙的背后居然能牵扯到六道,同时在天庭那边屡屡惹事都能逃过一劫,这背后恐怕不是运气能解释的,而这些我们居然一点都没有掌握,夏侯家屹立天下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迟钝到了这个地步?想想都后怕啊!”

    曹凤池迟疑道:“三爷爷,您的意思是?”

    曹满眯眼徐徐道:“现在唯一的关节点就在这家伙身上,线索脆弱的很,一旦这家伙出了事,我们触及幕后的机会恐怕就彻底断掉了。那家伙的幕后警惕性很高,从我们关注六道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就可见一斑,为防打草惊蛇,我们和寇家的交易虽然结束了,但是暗底下还是不能让他出事,老七前往黑市巡视没回来前,你多盯着点。”

    曹凤池若有所悟,点头道:“凤池明白了。”

    “凤池,听说你在蓝夜寺的时候和牛有德走的很近呐!”曹满突然手扶窗柩来了一句。

    曹凤池心中一凛,没想到蓝夜寺稍微接触了一下就让三爷爷知道了,她尽量坦然地回道:“谈不上走的很近,都是鬼市这边的人,多聊了几句而已。”

    “那就好!”曹满转过了身来,看着她淡淡笑道:“没别的意思,听说他是龙城生前唯一的朋友,我担心你会多想,所以想提醒一下你,他的背景这样深,说不定就是有意接近龙城,是不是真正的朋友只怕未必。千万别感情用事!你虽然是女儿身,可家族能挑中你来这边,就说明家族对你寄予了失望!”

    曹凤池点头,“三爷爷。我明白了。”

    炼狱之地,无量星,月朗星稀,杨庆却难眠,静静走到山崖边。

    崖下惊涛拍岸。崖上杨庆举头望月,短短一年时间不到,他神形竟然显得有些枯槁,可看向夜空的目光依然精神闪烁,深邃而炯炯有神,眉头微皱,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青菊从后面慢慢走来,一件黑色披风抖开轻轻披上了他的肩头,见到深思中的杨庆鬓角显现的几丝白发,青菊不禁低头抿嘴。神态间有些酸楚不忍。只有她最清楚杨庆来到炼狱后是什么样的状态,只有她最清楚杨庆和这么多老家伙周旋消耗了多大的精力,真如杨庆对苗毅说的那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不远处,赵非和邬梦兰盯着杨庆那消瘦了不少的身影看了会儿后,心有灵犀地相视一眼,亦轻轻摇头叹息一声。

    他们虽然不像青菊那般是杨庆的贴身侍女,不如青菊知道的多,但有些东西还是看在眼里的。

    两人跟在杨庆身边亲眼目睹了杨庆是怎么和六道老家伙交锋的,拉拢五圣召集小世界的旧部。挑的六道鸡飞狗跳,又出面平息,又挑的鸡飞狗跳,又继续平息。反复制造矛盾,反复安抚。

    也许是旁观者清,两人感觉五圣已经不知不觉被杨庆推到了前台而不自知,而杨庆却似乎变成了和事佬的角色,渐渐成了双方之所以不撕破脸的不可或缺角色,不说威信渐隆。至少已经没人会再忽视这位大执事。作为杨庆身边跑腿的,两人亲眼见证了杨庆种种手段,有点惊为天人的感觉,可这背后杨庆付出的却是无止境的操劳,现在杨庆手上能为他在这事上分忧的人还没培养出来。

    总之杨庆来到炼狱后,真是连轴转个不停,两人见到的杨庆不是在六道间奔波,就是思虑不停,几乎不见他有歇下来过,这种状况就算是修士也有点吃不消。至少他们两个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不过幸好还有司空无畏和陶青离,两边轮流倒换着跟着杨庆随时听候吩咐。

    现在赵非和邬梦兰算是明白了苗毅为什么会对杨庆委以重任,至少夫妇二人如今就对杨庆心服口服了,杨庆的能力不是他们夫妇能比的。佩服之余看到的也让两人唏嘘不已,一个健壮汉子渐渐变得憔悴,竟然变得苍老了几分,这分明是长期劳神不得恢复的结果,否则堂堂一修士不至于如此,眼前山崖边月色下变得有些消瘦的身形就是证明。

    只是今天不知杨庆怎么了,平常杨庆思考问题都是在庭院里转悠,不会暴露在外面让人看到。

    殊不知杨庆的精力如今已经由炼狱这边暂时转到了鬼市那边,转到了苗毅身上,他也是没办法,他太担心苗毅那边了,一旦苗毅出事,这边花再大的精力都白瞎。

    苗毅办事的风格往往让他几欲抓狂,他实在是没办法左右苗毅,因为苗毅经常不按常理来,不过这次苗毅请教到他头上来后,他首要的一点要求就是要掌握鬼市那边的情况,要苗毅把鬼市那边发生的状况随时告知他,实在是这一局真的输不起。

    苗毅嘴上答应了他。

    杨召青负责总镇府人马收集鬼市的情况转报杨庆,杨庆还不放心,要常随苗毅的阎修把苗毅平常观察不到的一些状况也转报这边,幸好两人都有和青菊的联系方式,由青菊随时和杨召青、阎修联系。

    这样还不够,苗毅确认非要那样干后,他又立刻找了六道的人碰头,要六道在鬼市那边的所有消息渠道掌握的鬼市一切情况都及时上报。他这次直言不讳地向六道高层通报了苗毅目前的处境,明白告知,一旦苗毅出事,大家一切都白瞎,后续的资源别想再进来了,大家就等着下面那么多人耗尽了资源后出事吧。

    被杨庆这么一折腾,搞的六道也紧张了起来。

    不过杨庆随之又安抚,要六道保持鬼市如常,不要打草惊蛇,实际上他的目的也是怕六道这帮老家伙阳奉阴违不及时将鬼市情况上报而已,他如今需要大量掌握鬼市的各种情况。

    为此,杨庆已经从六道抽调了一批高层集中在这边随时接收汇总各路有关鬼市的消息,以最快速度有效组织起了一支庞大的消息网围绕苗毅一个人服务。

    就在刚刚,杨庆又接到了苗毅的消息,苗毅告知了和曹满碰面的详细经过。

    曹满莫名的暗示提醒其实和他对苗毅说的是一个意思,可就是这么一句提醒引起了杨庆的高度警惕,令其神经骤然紧绷了起来。

    站在山崖边思虑良久之后,杨庆又摸出了星铃和苗毅联系,突兀询问:大人,你在鬼市有没有和六道的人接触过?

    苗毅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嘛,回:鬼市是信义阁的地盘,我哪敢在这里接触六道的人。

    杨庆想想也是,可他一贯小心谨慎,遇上这种事情还是稳妥性地多问了句:大人真的确认在鬼市从来没有和六道的人接触过?

    苗毅:没有…

    随后又想到什么似的,又补了句:做鬼市总镇后没有,在之前,天庭在鬼市设下陷阱的时候,我遇到了一点麻烦,借助无量道的人脱身过,如果这也算接触的话。

    杨庆立刻追问:大人能否把详细情况告知?

    对于这个苗毅倒是没有做任何隐瞒,把能记起的经过告诉了他。

    “大人稍等!”听完后的杨庆给了这句话后,二话不说,披风一甩,大步朝金漫的居所走去。

    修炼中的金漫自然被他打扰了,两人客厅一见面,杨庆拱手见过,“圣主。”

    金漫好奇道:“大执事这么晚有事?”

    “听圣王说,当年天庭在鬼市设下陷阱的时候,圣王遇见了点麻烦,无量道曾派人接应过……”杨庆长话短说,把想问的迅速讲清楚了。

    言简意赅,金漫没理由听不懂,略一思索,微微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圣王亲自联系到了我,是我亲自安排了鬼市那边的人去接应的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杨庆:“我想知道接应时的具体情况,能查出来吗?”

    金漫迟疑道:“下面具体经手的事我就不清楚了,恐怕要问一问。”

    杨庆不废话,就一个字:“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