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五一章 只赚不赔

飞天 第一六五一章 只赚不赔

    看着滚到自己眼前的星铃,雪玲珑拿起一看,果真是那人和自己联系用的,里面还有自己打下的法印。

    再看向自己夫君,雪玲珑有些无语了,不但灭口了,还把证物给拿回来了,事情居然解决的这么迅速。

    最关键的是,这事自己夫君谁都没惊动,就自己单枪匹马一个人出去了,要面对的还不知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背景,一般人谁敢乱来,而自己夫君快去快回,这点修为对上那般背景的人,不但丝毫无损的回来了,还把事情给利落解决了,杀人灭口外带抢劫,这叫一个神速。

    雪玲珑有点不知道徐堂然是怎么做到的,这有点超乎她的想象。

    可她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担忧别的,“你这样会不会惹怒那幕后的人?”

    “唉!”徐堂然又靠在了池壁上叹道:“你近期尽量别再出去了,只要他们拿不住你出气,幕后的人不能把我怎么样?”

    雪玲珑攀着他胳膊,愁眉不展道:“你真有这把握,不是在宽我的心吧?我是不是给你惹了大麻烦?”

    徐堂然抬手在她裸露的香肩上轻轻拍了拍,“这事我不想骂你,也不想责怪你,这次的事情你虽然做错了…其实也不能说你做错了,你想帮我另谋退路,情有可原,又何错之有?有错也是我的错,徐某人乃小人,夫人冰清玉洁的单纯性子跟在我身边久了,耳染目睹不免近墨者黑,遇事跟着往岔了想情有可原。还记得我当年强娶你的时候,你可是百般不情愿呐,为什么呢?看不上我徐某人嘛!想想当年的不情愿,再到如今的处处为我着想,这是心里真的有我了,这转变可喜啊!”

    因这话,雪玲珑不禁想起了当年被这家伙给强暴的情形,那一晚还真是伤心欲绝、不堪回首。“去!”略显娇羞地啐了声,不过眼中却是满满的感动,娇躯贴了上去,温柔依偎在了其貌不扬男人的肩头。略微鄙夷道:“娶我?妾身当年不过一青楼戏子,你敢说你当时不是抱着收为禁脔当玩物的念头?若不是大人施压,你能娶妾身为正室夫人?”

    “那个…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徐堂然略显尴尬地揭过,实在是被说中了,若非迫于压力。他还在真是玩玩而已,不可能娶雪玲珑为正室夫人。

    这故意回避的话令雪玲珑牙痒痒,掐住他的腰间肉狠狠狞了一把,疼的徐堂然呲牙咧嘴,忍痛道:“夫人必须要想一想,为什么别人不从阎修和杨召青那边下手,大家都是跟大人一起过来的人,为什么偏偏盯上了我们这边?苍蝇不盯无缝的蛋,不就是觉得我徐某人是个小人好下手吗?”

    听着听着,掐肉的手逐渐放开了。雪玲珑皱眉道:“你不会是为了争这口气而拒绝吧?”

    “争这种气,我傻了还差不多。”徐堂然嗤了一声,“你觉得可能吗?只是跟着大人看到了前途和希望而已,就像是做买卖,为点蝇头小利放弃更好的前程划不来,如今区区一个总镇的位置我还真看不上,把老子当要饭的打发呢?”

    雪玲珑霍然从他身上推开,上下看了眼徐堂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难以置信道:“牛大人如今的境况。只怕自身难保,你还觉得跟着他有希望?”

    徐堂然点头道:“以前是不知道,火修罗的弟子啊!加上大人的能力,若不是惹怒了天帝被摁住了。多少人想抢着招揽呢,你没从其中悟出点什么?”

    雪玲珑不解摇头:“如今的局势…恕妾身愚昧,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莫非你有什么高深见解?”

    徐堂然微微摇头:“有什么高深的见解我还用呆在这里吗?高深莫测的道理我不懂,倒是简单的道理我看的很清楚。啧啧,率领半支虎旗就敢和百万精锐大军死磕。别人说是疯子,我却说这才是真性格,不管将来如何,你觉得就大人这脾气将来是能被人当孙子管的人吗?不管是谁做大人的上司,都只能管的住大人一时,管不住一世。”

    雪玲珑茫然不解道:“不懂,什么意思?”

    徐堂然嘿嘿道:“道理很简单,说白了就是不管谁做大人上司,迟早都要发生矛盾,迟早都要被大人给掀翻了,除非一点都不去管大人,可天庭有这样的上司么?真有这样的上司,那还有什么上下之分?加上大人自身的能力不弱,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和上司翻脸的底气,意味着大人压根就不可能久居人下,注定要一直往上面爬。嘿嘿,就大人这脾气,上面把大人扔到鬼市来又怎样?你等着瞧吧,别把大人逼急了,逼急了的话,不等别人动手,大人就要先下手为强,迟早要在鬼市搞出事来!现在没动静是时候未到,不信的话,咱们拭目以待!”

    雪玲珑小心问道:“你的意思是大人能渡过这一关?”

    徐堂然摇头:“我怎么知道?总之败则一败涂地,成则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旦成了,你说我岂不是要跟着鸡犬升天,一个总镇的位置迟早是我的,跑不了。以后一路有大人在前面冲,我跟在后面跑就是了,你说我是为了一个总镇的位置而留步好,还是继续向前的好?我若现在为了个总镇的位置背叛了大人,就算对方给我再好的保障,我估计我这辈子也难再有作为了,一个总镇就到头了,跟着大人则不一样,有他在前面披荆斩棘开路,依然还有更好的前途可期,我现在的机会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好不容易撞上了,岂能轻易放过!”

    雪玲珑心惊肉跳道:“你怎么尽想好的,万一败了呢?我怎么觉得现在的情况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嘿嘿!”徐堂然狡黠一笑,伸手在她胸脯上捏了一把,“这就是我刚才问你的,你没从大人身上悟出点什么?”

    雪玲珑推开他的手,“什么呀?你不知道我在担心吗?卖什么关子!”

    徐堂然又啧啧道:“酉丁域一战,大人惹出了多大的事啊!可大人不但没事,还有人出面帮大人摆平事端,那可是四大天王和陛下抢人啊,抢着招揽啊,个个都要把女儿送给大人,这理到哪说去?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人呐,无关乎高低贵贱,都必须得有自己的价值,得有能让人看上眼的价值!现在不怕大人把事闹大,就怕大人闹不大,事越大跟在大人身边的人就越显眼!什么叫显眼?显眼就是有价值,换了以前谁知道我徐堂然是谁呀,现在搞不好咱的名字在天庭高层都有不少人知道!”

    看他在那得瑟,雪玲珑却是惊呼一声,“你疯了吧,你还嫌事小啊?你难道不知道这事有多危险吗?”

    “危险?妈的,跟了大人以后,遇上事哪次不危险呐?你习惯没有?一回生,二回熟,这都第几回了?反正我现在觉得好像就那么回事,不会像以前一样动辄吓的够呛,这胆是真的练出来了。再说了,你以为背叛大人就没危险?大人有多阴险我可不止领教过一次,未必能在他倒下之前安然脱身…”

    “我看你似乎有点怕大人?”

    还真说准了,徐堂然的确有点被苗毅给坑怕了,积威之下,一想到要跟苗毅对着来就有点心里发毛,可他嘴上不会承认,翻了个白眼道:“夫人呐,你怎么还不明白,现在和大人较劲的可都是天庭的高层人物,都是大人物盯上了,隔了多少个层级,和早年在天街惹事不可同日而语。大人若和等级差不多的人较量,一旦败了,我这种人的下场会很惨,人家不会容忍对手的心腹手下,可对天庭的那些大人物来说又不一样了,我们这种下面人不是谁都有机会得到上面大人物关注的,只要表现的出彩,被人家记住了,以后前途的可能性就大多了。这个跟你一下两下说不清楚,说个你能明白的吧,牛夫人毕竟是寇天王的义女,你都知道寇天王要抛弃大人,可寇天王事后会怎么表现?我们这些大人的旧部必然要得到妥善的安排,而且还得好好安排,哪怕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一个总镇的位置也跑不了。还有,现在背叛弄个总镇的位置,我以后上面就没靠山了,若等到了寇家的安排又不一样了,牛夫人以后能亏待我们这些忠心耿耿跟随大人的旧部?有她在寇家那边帮咱说话,那得抵过咱们自己奋斗多少年呐,将来成为一方都统的可能性都是极大的。”

    雪玲珑若有所思微微颔首,可依然蹙着眉头,“可和那层次的交起手来,根本没深浅,一旦大人倒下了,对方又岂能放过你?”

    “你多虑了,这又不是明争,而是暗斗,不管上面是谁对大人出手,都见不得光的,他们的目的是解决大人,只要得手立马就会退去,谁会盯着大人下面的小喽啰继续耗下去。至于你所谓的我杀了那个和你联系的人,对上面的人来说那都不是事,只要解决了大人,事情就过去了,谁还会冒着露馅的危险非要跟我过不去?所以说,我只需跟在大人身边好好表现,不管大人能不能过的了这一关,这笔买卖我都是只赚不赔的,现在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在危险来临时怎么样才能躲过致命一击,只要保住了小命,前途可期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