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五二章 狗改不了****

飞天 第一六五二章 狗改不了****

    “那不还是有危险吗?”雪玲珑忧心难解。

    “我说夫人呐,难道你真以为我是跟了大人以后才老是遇上危险?没跟大人之前,你当我在没关系没背景的情况下爬到天街偏将的位置上就没干过冒险的事?大人还是偏将的时候,我和他来荡阴山执行任务,为了上位,我还不是照样冒险对大人下过杀手。所以说,咱平常不是胆小怕事,而是有时候要看看冒险值不值得,只要值得,该冒的风险还是要冒,顺顺当当上不了位的,天下哪有白给的好事。你就算呆在这位置上什么都不做,下面还有人嫌你挡了他的路想把你给拱翻了,或是看上了夫人你的姿色而把我给收拾了好霸占,哪来一帆风顺的事情。”

    见他扯上她了,而且说那么不堪,“去!”雪玲珑忍不住啐了声,“我不是担心你么。”

    “呵呵,担心也没用!”徐堂然靠在池壁,抬头看着穹顶,感叹道:“没跟大人之前,爬的多艰难,枉做小人也白搭,跟了大人之后呐,爬的飞快啊!你不在天庭内厮混是不明白的,尝过了甘甜,再让我缩到一旁去受人冷眼,那滋味是不好受的,回不了头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你给安顿了,什么这个局势那个局势徐某人能力有限,看不懂,徐某人只知道一点,就大人那脾气,这里迟早要成为是非之地,你先回避一下。”

    这也算是他跟在苗毅身边溜须拍马这么多年的收获,善于揣摩苗毅的心思,对苗毅的脾气只怕比云知秋揣摩都深。

    雪玲珑咬唇道:“你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我不走。”

    徐堂然偏头看来,“不是那么回事,我一个人在这边实在不行可以想办法躲避,你在这里不但帮不上我,反而可能会成为我的累赘,会拖累我。若真为我好,就先走,等这风头过去了再说。”

    雪玲珑默然,又静静依偎在了他的肩头。“你想让妾身去哪?”

    徐堂然闭眼,颇有几分深沉地幽幽道:“去天王府看牛夫人吧,呆在天王府肯定安全。如果我真出了什么事,夫人也不必留恋,既然上了赌桌。输赢都认命,届时你该找人嫁了就嫁了,无须为我守寡,凭夫人的姿色,天王府那边往来皆显贵,又有牛夫人照应,不怕找不到好人家,想必将来的生活是无忧的,徐某此生也算不负你。”

    “你胡说什么!”雪玲珑气恼连捶他几拳,结果被捉住了手。提出水面,直接摁翻在水池边就地正法……

    匆匆归来进了屋内的杨召青稍微停步,这次特意对陪飞红的林萍萍偏头示意了一下,示意林萍萍退下。

    跪坐在软榻案旁的林萍萍知道自己男人肯定和大人有什么不宜让她看见的事,赶紧提了裙子起身告退。

    “萍萍姐,我也去你那坐坐。”桌案对面的飞红立刻翻手施法熄灭了茶炉的炭火,也跟着提了裙子起身,挽了林萍萍的胳膊,一起快步离开了。

    没了其他人,杨召青走入里间。站在苗毅身后拱手道:“大人。”

    苗毅仍闭目站在那幅画前,淡淡道:“人若处理了,那个女人怕是会有所察觉,一起解决掉吧。做干净点。”

    杨召青:“那个女人怕是不用再动了,徐堂然已经回了总镇府。”

    “哦!”苗毅霍然睁眼转身,眼中略带惊讶地问道:“莫非徐堂然拒绝了?”眼中甚至有些惊喜。

    没错,这都是他设下的局试探徐堂然,其实他不想这样做,之前也没想要这样做。徐堂然毕竟鞍前马后跟了他这么多年,不管什么时候始终都站在他这一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可杨庆不这样认为,杨庆认为值此时刻需排除身边的一切隐患,对手不一般,马虎不得,攘外必先安内,否则一步错就有可能满盘皆输,对手不会再给他从头再来的机会,自古以来倒在身边人刀口下的事情比比皆是,而徐堂然是人尽皆知的小人,最是容易受利益驱使,很容易被人盯上利用,所以杨庆要苗毅安排一场试探,不行就直接除掉!

    苗毅做出这个决定很艰难,可也不得不承认杨庆说的有道理,若徐堂然真的如此容易出卖自己,不如趁早有个了结,遂才有了这安排。

    杨召青道:“大人请看!”随手往地上扔出了一具尸体,七窍流血,满面乌青,瞪大着眼睛,胸口心脏部位还补了一刀血窟窿,死的不能再死了。

    苗毅一愣,“什么意思?”

    杨召青:“这是属下安排去和徐堂然接头的人,结果被徐堂然给直接毒杀了。”

    苗毅也有点傻眼,“不是已经答应了碰头吗?就算见面没谈好,也犯不着杀他吧?”

    杨召青哭笑不得道:“正因为如此,才被他给轻易得手了,谁会想到那厮居然会见面就下毒,咱们这边一点防备都没有。估计他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认为和他碰头的人料不到他会来这招,不会太过小心检查酒菜。而他显然也是计划好了的,担心接头的人会有帮手,得手后竟然从船上的出恭地溜了……”将事发经过讲了遍后,又叹道:“幸好为了稳妥起见,是花钱雇来的人,若是用了咱们自己人,这误会可就闹大了。”

    “从出恭的地方溜了…”苗毅神情抽搐,那场面简直太美,有点不敢再往下想,回头那家伙往自己身边靠的时候自己是不是该躲远一点,以后还有胃口再吃那家伙搞的菜吗?

    目光从尸体身上收回,摸了摸下巴道:“他下毒时,难道中毒之人倒毙前一点前奏反应都没用?你们一点动静都没察觉到?”

    杨召青牙疼道:“大人,真的一点动静都没有,别说我们,就连身在船上的人都没一点察觉,估计是那厮从哪弄到了奇毒做倚仗,一击必中,否则也不敢孤身赴会。”

    苗毅也牙疼啊,这完完全全彻底是徐堂然的办事风格,不禁骂了句,“这狗东西,难道就不能男人一回,专用这下三滥见不得光的手段办事。哎!什么事情让他办了,立了功都没办法搬上台面,事成了,你想赏他还得想办法先帮他编个糊弄人的理由出来,累不累?偏偏你还不好说他,什么玩意儿!”

    嘴上骂着,心里却是舒坦了,一块大石头落地了,至于徐堂然为什么会这样干,一切都是这边布置的,一切都心中有数,不难猜测出原因,所以苗毅又忍不住骂了句,“果真是个十足的小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直接禀明说出来会怎样,难道牛某在他眼里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用?宁愿冒险,也要干些偷鸡摸狗的事,狗改不了****!”

    他还真没说错,殊不知他在徐堂然的眼里还真不是什么君子,那是比他徐堂然还阴险狡诈的人,当年追捕黑王时的初次交锋可把他徐堂然给坑惨了,若不是他徐堂然机灵,早就连命都没有了,后面搞的夏侯龙城见他一次收拾他一次,那叫一个惨!

    杨召青陪着笑了笑,和徐堂然相处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徐堂然是什么人,那绝对是小人,换了是他的话,他还真不敢用这种人,也难怪大人要试上一试。笑过之后问道:“大人,那这事…”

    “算了!”苗毅朝地上尸体努了努嘴,“处理干净,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别让他知道了,免得大家都膈应。”

    “是!”

    待杨召青收起了地上的尸体后,苗毅突然又沉吟出声道:“徐堂然的实力有点弱,回头把你修炼过的混元**给他吧。”

    混元**原是小世界风北尘手下头号战将混元真人的修行功法,后落到了云傲天的手中,云知秋转送给了苗毅,为了提高下面人的实力,阎修和杨召青等人都陆续有修炼。虽然都是小世界的修行功法,可并不意味着小世界的修行功法就会差,就那些七七八八门派的修行功法其实都不见得会逊色于大世界,更不用说风北尘手下头号战将的修行功法,也不知小世界哪来那么多的修行功法,唯一的缺陷就是修炼资源不足而已。

    总之混元**肯定比徐堂然目前的修行功法不知道强了多少。

    杨召青愣了一下,心中暗叹,徐堂然那小人还真是抱住了大人的大腿了!

    不过他也不差,他已经拿到了九重天的天字部功法,遂又点头道:“是!回头我就给他,会禀明是大人所赐。”

    苗毅嗯了声,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然杨召青又试着问了声,“大人,去留峰那边要不要安排点人过去,目前的局势,他一个人在那边属下有点不放心,万一出了事都不知道。”

    去留峰那边所指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阎修。而阎修之所以去了去留峰和当年的黑王盘踞去留峰的原因如出一辙,因为那个地方是炼制‘招魂幡’的好地方,如今阎修手上的阴魂通阳诀功法齐全,已经掌握了上面所记载炼制法宝的窍门,而六道那边也帮忙筹集齐了炼制材料。阎修要去炼宝,苗毅是大力支持的,因为他见识过那‘招魂幡’的威力,实在是诡异,而黑王手上的招魂幡还未完全炼制成功,大成后的招魂幡威力有多大,苗毅很是期待。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了可靠的人为他护法。”苗毅摆了摆手,他已经召了燕北虹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