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五九章 若烹小鲜

飞天 第一六五九章 若烹小鲜

    “这…”夏侯承宇貌似有些为难,观察着青主的脸色。

    “好了,就这么定了吧。”青主确认一声。

    “臣妾遵命!”夏侯承宇这才‘勉为其难’的应了下来,实则心里高兴坏了,终于把那贱人赶出宫了,自从肚子里有了个小人儿,整个天宫可谓无人敢触其锋芒,连陛下也要让她三分,这才真正是母仪天下的感觉。

    青主心里什么想法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这回在天牝宫留的时间不长,稍作盘桓便说有事离开了。

    恭送青主离去后,夏侯承宇估摸着今天这样干会让青主不太高兴,可她还真不怕青主秋后算账,小人儿从肚子里出来后照样能辟邪!

    “陛下的话都听到了?”目光从外收回的夏侯承宇偏头看向一旁的娥眉,“你亲自去东宫传旨,立刻!”

    娥眉略显犹豫,“旨意该怎么说?”

    夏侯承宇冷哼一声,“你就直接告诉那贱人,陛下为了让我安心养胎,令她回娘家呆着去,立刻滚,无旨不得回天宫!”

    “是!”娥眉应下,旋即召了两人陪同离去。

    抵达东宫后,娥眉自然不会把旨意传达的那么粗鲁,但意思和原话差不多,为了让天后安心养胎,令天妃战如意立刻回家省亲,无旨不得回天宫。

    “臣妾遵旨。”战如意没任何反应,款款行礼,平静应下。

    可对东宫的人来说,却感到万分震惊!

    尤其是对其贴身侍女银霜和白雪来说,简直是气得不行,凭什么天后安心养胎就要让天妃回家省亲,这不是在羞辱人么?何况两人根本不信天帝能对天妃下达这样的旨意!

    “娘娘,奴婢不信陛下会下达如此旨意,奴婢要去找陛下求证!”银霜起身后一脸悲愤而去。

    谁知娥眉一偏头,立刻有两名宫女拦住了银霜,不让她走。

    “我要去见陛下,你们拦我干什么?莫非心里有鬼?”银霜怒声道。

    然而话才刚落。便有一记掌影狠狠抽了过来,啪一声,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直接抽在银霜脸上,银霜应声倒地。口角挂血。

    出手的是娥眉,但见娥眉居高临下冷冷盯着倒地捂脸的银霜,寒声道:“没规矩的贱婢,你有什么资格去见陛下?你是想抗旨还是在质疑天后娘娘众目睽睽之下假传天旨?”回头陡然一喝,“贱婢抗旨。来人,拖出去以抗旨论处!”

    外面立刻稀里哗啦冲来一群护旨天将。

    战如意身形一闪,拦在了银霜前面,挡住了那群天将。

    一群天将面面相觑,有些左右为难了,旨意不得不从,可在宫里混的近卫军人员,谁不知道天妃是天帝的宠妃,冒犯了天妃,回头惹怒了陛下只怕脑袋难保。

    “莫非天妃娘娘也想抗旨?”娥眉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你想多了。”战如意神态平静。回头吩咐道:“遵旨行事,立刻收拾东西…走吧!”

    东宫上下敢怒不敢言,只能是照办,后面的白雪等人迅速将银霜扶了起来。

    娥眉却不想放过,“贱婢抗旨,还想跑吗?”

    刚欲转身的战如意霍然回头,冷眼道:“娥眉,本宫已经遵旨行事,劝你不要欺人太甚!”

    娥眉笑道:“天妃娘娘这话奴婢就听不懂了,难道奴婢维护天旨也有错吗?”

    “你真的想让本宫拉你去见天帝。想试试本宫能不能摘下你脑袋吗?”战如意目光陡然变得咄咄逼人直刺娥眉,旋即又横扫诸将,娇脆之语掷地有声:“本宫倒要看看谁敢在东宫放肆,都给我滚出去!”

    “……”娥眉面露愠怒之色。可终究是咬住了嘴唇,在天宫这么久,还是头回见到战如意发飙,多少有些畏惧,她也知道真闹到天帝那里去了,她在战如意面前讨不了好。只能是微微欠身行礼后转身退了出去。

    诸将面面相觑,随后也齐齐朝战如意拱手一下,也快速退了出去,谁还敢真的吃饱了撑的在东宫从天妃的手中抢人。

    收拾起来也简单,没多久,一群宫女便跟在战如意的身后走出了东宫大门。

    出宫的路上撞见了夏侯承宇前来送行,说是来送行,不如说是来羞辱。

    战如意率众半蹲行礼,肚子半隆的夏侯承宇居高临下蔑视着,淡淡“嗯”了声,就像是战场上战胜的将军面对败军乞降之将,清冷道:“天妃还是在娘家好好呆着吧,走吧!”那话里的意思似乎在讽刺战如意,这天宫就不是你呆的地方,滚吧!

    远处一座宫楼上,青主负手站在雕花阁窗前,透过花格子注视着一后一妃碰面时的情形。

    上官青陪在一旁看着,看看外面的情形,又看看青主的反应。

    目送战如意一行默默出宫,一路上还有不少宫妃在两旁藏头缩脑指指点点,青主缓缓闭上了双目,徐徐一句,“是朕亏欠了她!”

    “哎!”上官青轻叹了一声,自然知道青主在指谁,“陛下的考量是英明的,目前的情况下,暂时离宫未尝不是好事,不然天后那边免不了经常找她麻烦。老奴已经通知了近卫军那边一路严加护送,不会有事的,天妃娘娘在娘家的各种用度都会加倍供给,只会比这里好,不会比这里差。”

    天翁府邸,禁园。

    擎天大树伞冠如华盖,树下精致小桌案,桌上碗碟酒菜,夏侯拓坐那提着筷子吃的有滋有味。

    卫枢入内,见到一个虎背熊腰的雄壮汉子系着厨裙端着一盘热腾腾的菜从另一头走来,稍微愣了一下,立刻快步迎去,喊了声,“二爷来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夏侯拓的次子夏侯令,也是整个夏侯家除卫枢外可以不用通报直接进入禁园的夏侯家子弟,同时也是夏侯家在天庭除夏侯拓外官职最高之人。虽然和夏侯拓一样都是闲散职位,可也到了元帅那个级别,只是没实权而已。

    见到卫枢,夏侯令爽朗一笑,“卫枢来了,快,过来一起尝尝。”

    “二爷又亲自下厨了!”卫枢一乐,快步跟上,就要伸手去帮他端菜。

    夏侯令稍抬一手挡了下,示意不用,亲自端到了大树下放在了夏侯拓的面前,解下身上围裙后顺手递给了来接的卫枢,自己边坐下之余,又伸手示意了一下,“卫枢,坐下,一起尝尝,我刚从外面钓来的小河鲜,烹来下酒最是美味。”

    收了围裙的卫枢一看桌上的菜,不禁哑然一笑,都是凡间河流中最普通不过的一些小鱼虾而已。

    对方发话了,卫枢也就没有矫情,坐在了一旁执壶给对坐的父子斟酒。

    夏侯拓伸筷子夹了一片滑嫩鱼肉入嘴,慢慢咀嚼着。

    先灌下一口酒的夏侯令看着对面品尝的反应,提了筷子笑问道:“父亲,味道如何?”

    他神态温和爽朗,长的也不怎么样,可那目光闪烁间却透着一股内敛的深沉,配上那健壮的身材,颇有一股若隐若现吞人的气势,只是大多时候都被他温和爽信的外表给掩盖了。

    夏侯拓闭眼砸吧了一下嘴,颇有回味地摇头晃脑道:“不错,鲜美,老二,你手艺见长啊!”

    “哈哈!”夏侯令爽朗大笑,在其父面前亦是举重若轻不显拘谨,筷子点顿示意,“老爷子都夸好,卫枢,不可错过。”

    卫枢摇头一笑,也伸筷子品尝。

    夏侯拓老眼中目光瞥了眼对面的儿子,“这小家子气的小道东西你倒是舍得花精力。”

    夏侯令对此话中暗藏的责怪之意不以为意,谈笑自如道:“小道大道皆是道,事无大小,若烹小鲜!”

    夏侯拓目露遐思,最后微微一笑,便不再说什么了。

    夏侯令倒是目光略察卫枢的反应后,随口问了句,“卫枢,有什么事吗?”

    “天后在宫里闹出了点动静,把天妃赶出了天宫……”卫枢放了筷子,把天宫里发生的事情对二人讲了遍。

    听完后,夏侯拓没一点反应,夹着河鲜慢慢送进嘴里,眯着眼睛细细品尝,吃的有滋有味。

    “就这事?”夏侯令似乎也不以为意,问了句后也继续吃自己的。

    看着两父子的反应,卫枢一愣,试着说道:“天后这次是不是做的太过了点,怕是会惹来青主反感。”

    “你还指望他不反感不成?天后该有的威仪还是要的,后宫之主嘛,放心,天塌不了,只要夏侯家不倒,天后就不会有事。”夏侯令随口几句,筷子指了指他,“我这河鲜味道如何?”

    “甚好,甚好。”卫枢连连点头。

    夏侯令乐了,“嘿!我说卫枢,我怎么觉得你在敷衍我?怎么?有心事?不妨说来听听。”

    卫枢稍作犹豫,最终还是皱眉说了出来,“其实有件事情老奴想不通,天后未必是最适合进宫的人,夏侯家聪明伶俐的女儿不是没有,当初为何会选了天后入宫?”言下之意是,夏侯承宇并不是什么聪明人,在宫中做出的一些事情并不明智,未必符合夏侯家的利益。

    夏侯拓继续吃喝,这个儿子来了后,他基本上不怎么说话。

    夏侯令斜了眼卫枢,举杯唇边,不疼不痒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亘古不变的至理!聪明人有了权势地位,控制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夏侯家送她入宫为后、帮她费尽心思立子嗣不是给她机会自立的!蠢一点的人青主也放心一点,也更容易接受,一举两得的事情有什么不好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