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六七四章 稀里糊涂

飞天 第一六七四章 稀里糊涂

    苗毅默然许久,最终摇头:“燕大哥可能有点误会,并非你想的那样,有些事情我也不便解释,只希望燕大哥明白…除了继续向前,我没得选择!”

    此并非虚言,如果说以前还指望能把小世界当做最后退路的话,那么如今连这最后一丝的侥幸也没有了,他现在大概明白了,小世界并不是掌握在他的手上,真正的主人另有其人。想躲进炼狱也是妄想,炼狱同样在那人的掌控之下。

    而他苗毅也大概猜到了那人想干什么,那人为何至今沉吟不出的原因不难猜测,于是也大概知道了自己要干什么。

    燕北虹偏头盯着他看了会儿,“我不想干涉你什么,我只是想提醒你,你目前所做的事情和你的实力并不匹配,你拖家带口和我独来独往不一样,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苗毅点头,“我明白。”

    既然明白,燕北虹也就不多说了,话题一转,“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再等等,也许还有客来。”苗毅淡淡一声,举目看向星空深处。

    这不是他的意思,是杨庆的意思,在杨庆将罗刹门给算计进来的时候,就已经事先做了提醒,能让罗刹门暗中违规插手天庭这边,只怕罗刹门的图谋不小,恐非一个魅姬出马能放心,罗刹门那边搞不好还有人来。

    杨庆的意思是,局设好后,先不要急着动手,等上个两天,如果两天后罗刹门那边还没人来,估计就不会再有后援来了。因为两天的时间足够罗刹门的高手从极乐界那边赶到这里,加之不知道罗刹门是不是有高手刚好在天庭这边,也不知道离这里是远还是近,万一这边动起手来,突然有罗刹门的高手赶到。你不知道人家会带多少人来,就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放一放。

    而等上个两天也可以熬熬嬴家和罗刹门的耐心,熬的他们不耐烦了。一点火星就有可能点燃。

    就在这时,又有一人从星空飞来,落在二人身边,一高大魁梧的汉子,一见苗毅便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双臂抱胸,冷哼着看向一旁。

    就这德性,烂到家了,苗毅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是白凤凰。

    “还有一个呢?”苗毅问了声。

    白凤凰随手扔了千面妖狐粉儿出来,粉儿也是倒霉,这刚一露面,还来不及幽怨,又被苗毅直接给收了。

    三人并没有在这里久等,而是联袂飞往星空,再次闯入了幽泉。直入幽泉五层,和无量道大将敖铁碰面在一起,躲在一个地方默默等候。

    钢铁锥林上空,阴沉沉,顺势旋转和逆势旋转的泉眼如同鲜花不断在绽放,那冥冥幽光不知来自何方,整片天空诡谲宁静。

    几颗黝黑交错的笋尖之间,魅姬和弟子花琢隐藏在这不大的空间内,魅姬盘膝打坐,花琢窥视着远处的营寨。

    不仅仅是花琢。魅姬带来的数十名门下弟子已经撒开到了远离营寨的四周,彼此间手上攥着星铃随时保持联系。

    更远地方,隐藏在暗处的苗毅不时开启天眼环视营寨周围,将魅姬及其门下弟子的藏身位置排查的一清二楚。倒是营寨内的防御极其薄弱,大批人马远远散开了,不知去了哪里,似乎真的狩猎去了,若不是知道有陷阱,还真是动手的好机会。

    营寨内。走出帐外的嬴阳负手抬头仰望天空许久,之后又在营寨转了圈,方返回了帐内。

    “大先生,牛有德会来吗?”帐内坐下的嬴阳看向在角落盘膝打坐的燕随问道。

    燕随闭眼答道:“不知道,不过外面的眼线倒是发现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正监视着这边。”

    嬴阳顿时精神一振:“大先生觉得会是牛有德吗?”

    燕随:“不知道。”

    嬴阳:“若是牛有德,营寨内只剩寥寥数人,他们为何还不动手?”

    燕随:“不知道。”

    嬴阳无语,心中有点恼火,这是什么态度,不过一嬴家的下人,竟对少主人如此无礼。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有火也只能憋着,人家虽然是下人,可到了人家这个份上,只听命于王府内的一两人而已,还真不需要给他多大面子,只需要就事论事,搞多了乱七八糟的关系王爷反而不喜欢。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仅仅是身份高贵而已,现实点来讲,面对客观现实的东西,他这个主子还要仰仗人家,就连他父亲也需要这种人的支持,倘若王府内的这类下人都不支持的话,哪怕他父亲也很难在王府内立足。

    在没有坐上那个王位之前,父亲兄弟几个,人人都是礼贤下士的做派,对上恭敬,对下不傲,他嬴阳若敢对眼前这位无礼,回头他老子就能打断他的腿。

    轰!帐外突然传来一阵震响。

    嬴阳霍然站起,坐在角落的燕随亦是霍然睁眼,对嬴阳偏头示意了一下,嬴阳立刻快步而出查看动静,燕随却是躲在帐内没有露面。

    远处出现绿光,几只巨大的幽冥白蝠口吐绿幽幽烈焰,追杀着数名快速逃窜的修士。

    睁开法眼远眺的嬴阳看了会儿后,松了口气,又转身回了帐内。

    幽泉十层,迷幻界,天空极光绚丽多彩,摇曳缥缈,美的令人心碎。

    地面上的美景不遑多让,苍凉荒原上,忽而绿木葱笼,忽而茫茫草原一望无际,忽而遍地鲜花姹紫嫣红绽放,而这令人陶醉的美景之中又时而夹杂着世间繁华景象,热闹街头人来人往、摩肩擦踵,甚至各种叫卖声就在耳边。

    有美也有丑陋,明明刚才还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致,突然间所有场景一变,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白骨如山。

    杀气腾腾的千军万马忽然从天际出现,一路奔腾厮杀而来,眼看冲到了眼前,几头凶猛怪兽突然冲乱大军。将大军一路践踏了个惨乱,朝这边冲了过来。

    守在营寨周围的人马神经紧绷,虽然知道眼前情景是幻象,可关键是幻象中偶尔会夹杂真东西。会有真正的幽泉妖孽趁机来袭,之前就有几趟‘冥鼠妖’趁机兴风作浪,幻化成各种东西借助环境掩护逼近。

    守卫人马轮流上阵,释放出法力探测着逼近幻象是否是实物。

    尽管知道眼前大多是假东西,可是不断身陷在各种栩栩如生场景中转换。时间久了,有种令人神经错乱的感觉。

    在守卫拱卫的阵营中间,不止一座营帐,十几座凑在一起。

    外围的两座营帐内,各聚集了两堆人,一堆是广家派系下的天王、星君子弟,一堆是昊家派系下的。

    “不是来狩猎吗?聚集在这里不动是什么意思?”

    “嗨,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上面怎么说,咱们怎么做就是了。呆在这里吃吃喝喝也没什么不好。”

    “就是,喝你的酒吧,能有机会呆在迷幻界吃喝也是一种乐趣,这机会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居然和昊家那边凑在了一个窝里,昊家也不去狩猎,难道要将头名拱手让给另三家不成?难道你们不觉得蹊跷?”

    广家和昊家不但没有去狩猎,而且还联结在了一起安营扎寨,甚至还被勒令不得擅自用星铃和外面联系,令下面不少人想不通。

    而中间的一座主帐内。代表两家前来的广圣和昊云天也正隔着一张长案对坐,同样在推杯换盏吃吃喝喝。

    “也不知道还要呆多久,家里那边究竟是什么意思啊?”灌着酒的昊云天嘀咕一声。

    “谁知道,听从安排来吧。”广圣看了眼在帐外来回走动负责保护自己的高手。

    两人同样是身不由己。如同嬴阳一样,都要听从家里老爷子派来的心腹安排,往往少主子知道的东西不见得有老爷子的心腹手下知道的多,尽管他们不服气,可是在老爷子的眼里,他们就是嫩了点。老爷子就是认为他们不如自己的心腹手下老练,有些事宁愿告诉下人让下人来做主也不告诉自己的孙辈,你不高兴也没脾气。

    不过嬴阳身为当事人比他们要好一点,起码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他们这帮人却是全部被蒙在了鼓里,莫名其妙稀里糊涂的被限制了自由。

    昊云天叹道:“天下人只看到咱们风光的一面,却看不到咱们憋屈的一面,不听从安排还能怎的?听从安排倒也没什么,可一直呆在这也不是个事啊,万一幽泉深处的‘死神’跑出来溜达撞上了咱们,那乐子就大了。”

    广圣酒杯一拍,瞪眼道:“你个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幽泉十八层这么大,我们呆在这角落怎么可能撞上。”

    “呸呸呸,是我胡说八道。”昊云天连呸几声,忽又神神秘秘伸了个脑袋凑上前,诡笑道:“我说广圣,你那小姑姑广媚儿长的实在是令人流口水啊,做梦都想一亲芳泽,帮我牵线搭个桥呗。”

    “想占我便宜是不是?”广圣斜他一眼,对面这家伙真要娶了自己小姑姑,以后自己岂不是要称呼他姑父?

    昊云天嘿嘿道:“一点虚名,你还在乎这个?咱们什么关系,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谁睡不是睡?”

    广圣冷哼道:“就算我那小姑姑能看上你,你也未必吃的上,你家里能同意么?有贼心没贼胆,就知道嘴上占点便宜,德性!有本事你硬来一个给我看看,我保证不拦着,你敢吗?”

    言语中对自己姑姑没什么敬意,他倒是不介意广媚儿早点滚出广家,甚至巴不得王妃媚娘也滚出去,这也是媚娘为什么想寻找外援的原因。

    “那身段,那姿色,世间少有啊,如此娇嫩的一朵鲜花也不知会被谁给采了,可惜了呀,哎!”昊云天扼腕叹息,把盏猛灌一口,一脸懊恼。(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