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千七百章 裴默?先生

飞天 第一千七百章 裴默?先生

    上官青正盯着低眉垂眼的司马问天琢磨,有些事情陛下身在局中也许看不明,可他在天宫冷眼旁观这么久,上上下下大臣之间是什么行情他太清楚了,这么对陛下胃口的消息奏报简直是在捧监察右部那边的高冠,不合监察左部司马问天的作风嘛,平常就算有这类消息估计也会被司马问天给压下来,怎么这次就直接递上来了?

    他很快意识到了一点,目光扫了眼青主捏碎玉牒后落在地上的粉尘,想到两份奏报是一起递上来的,眼中闪过一丝揶揄,投桃报李啊!

    可就在这时,破军的话一砸出来,简直是如雷贯耳,让他有些傻眼,愣愣看着破军,心中暗骂,这老货就不能让陛下高兴一下吗?你是不用长期跟在陛下身边,咱跟在陛下身边的人一旦陛下心情不好,你知道是什么滋味吗?杀千刀的老王八蛋!

    司马问天嘴角一抽,也偏头看向破军,这败兴家伙又堵不住嘴了!

    破军不屑地将玉牒随手扔给了一旁的武曲,就像扔什么脏东西似的。

    接了东西的武曲牙疼,一边施法查探玉牒中的内容,一边斜眼破军,心中暗叹,这臭脾气又是何苦来着!

    再瞄瞄青主的反应,果然,青主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陡然发作了,指着破军的鼻子破口大骂:“老杀才,为朕舍命办事的人都是奸臣,天下就你是忠臣是不是?”

    刚刚看到高冠在寇府的所作所为,扫寇凌虚的面子扫的那叫一个痛快,尽显他青主的威严,因变局之事而抑郁的他气顺了不少,谁想还没高兴起来,便被当头泼下一盆凉水,那滋味…

    破军立马梗着脖子硬顶回去,“如今局势微妙,当为陛下的大局着想,可高冠却为了个探子不惜干出可能激化矛盾的事情。也许仅仅是为了博陛下开心,却有可能让天下血流成河,令陛下苦费心力得来的天下大乱,这不是大奸若忠是什么?但凡只知道一心讨好陛下的人都是奸臣!”

    青主一碰上这家伙的话就憋不住火。暴怒道:“冒着性命之忧去做事,在你眼里却成了戏子博朕开心?人家为了部下以身犯险,在你嘴中却如此不堪!朕问你,当年你力保牛有德时是不是也在做戏?”

    破军:“两件事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陛下迎娶战如意为天妃说什么大局都是扯淡。最后成了宠幸的私欲,牛有德骂的好,陛下身边缺的就是敢说真话的人,死了岂不可惜!说到这事,臣不得不说,陛下啊,您久居宫中,身边没有一个真心人很容易受人蒙蔽,大家都投陛下所好,没一个敢讲真话的。长久下去还如何得了啊?陛下位极天下,讨好奉承的太多,容易迷眼呐!后宫之中真正需要的是一个能帮陛下掌眼的女人,是一个能劝的住陛下不让陛下自以为是、一意孤行的女人,是一个能随时提醒陛下保持清醒的女人,是一个能随时对陛下说出逆耳忠言的女人,而不是以声色娱好陛下的女人……”

    听到什么自以为是,什么一意孤行,青主两眼都瞪圆了,这简直是在当众骂他。左右看了看,四周却空荡荡,找不到砸人的东西,最后指着破军鼻子打断了喋喋不休。一声怒吼咆哮,“给朕滚!”

    破军还不肯闭嘴,一旁的武曲突然出手制住了破军,抱住了立挺挺的破军就走,今天的确骂的有些过了,再让他说下去青主估计要拔刀了。

    “老匹夫!老杀才……”青主指着被抱走的人骂个不停。脸都气红了。

    司马问天和上官青冷汗一把,这也就是破军了,换了别人这样骂陛下只怕早就把他脑袋给砍了,天威哪是那么好冒犯的,破军能这样一次次活下来也算是奇葩了。

    好一会儿之后,被折腾的气呼呼的青主才平复了下来,冷笑一声,“上官,特制一面‘令行天下’的令牌,朕要在朝堂上当众颁发给高冠!”

    司马问天和上官青相视一眼,明白了,这是针对‘寇凌虚说高冠那所谓旨意是红口白牙’的举动。

    上官还好点,只当是高冠的做法深得天心,又多获得了一层权力上的加持,以后执法查案怕是更肆无忌惮了。

    司马问天却是暗暗叫苦,自己投桃报李怎么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现在假如高冠要闯自己的监察左部自己还能找借口拦着,以后高冠持明旨令牌硬闯的话,自己还能、还敢拦吗?而且似乎有点把左部的风头给压下去了。

    而对青主来说,却是另一番考虑,既然是好刀,就得磨锋利了使用,尤其是如今的局面下!

    青山绿水,田园风光,红墙绿瓦庄园一座。

    绵绵细雨打着窗外的芭蕉叶,裴默躺在一张躺椅上,身上盖着一张薄毛毯,看着窗外风景,听着屋檐雨滴滴嗒声,别有一番情趣滋味。

    木板楼梯上传来一阵上楼脚步声,他不以为意,以为是伺候的下人。他伤后被从寇家救出来后,就被监察右部安置到了这个世俗庄园内静养,这里都是世俗凡人,没人知道他的身份。四周的环境虽不是洞天福地般的优美,但胜在淡泊宁静,很容易让人心绪平静,非常适合养伤。

    眼前出现人影挡住了看向窗外的视线,不是下人,而是一个虬须汉子,凡人也许看不出来,但修士一眼就能从那没血色和生机的脸上看出是戴了假面。

    “啊!先生,您怎么来了…”裴默一惊,立刻要挣扎着坐起。

    虬须汉子伸掌一摁,一股法力将他摁回去了,发出沙哑嗓音,“你重伤在身,不用多礼,躺着吧。这次的事情很危险,是让你冒着性命之忧去干的,害你受如此重伤,难为你了。”

    裴默忙道:“些许小伤无大碍,略做调养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不过这次能侥幸躲过一劫得亏监察右使高冠及时出现,若不是他亲自跑到寇府要人,也不知道寇府会不会给监察右部面子放了小人,小人怕是没机会再见到先生了。在这一点上,小人不得不承认,高冠对右部的弟兄真是没话说,大家都服他。对了,先生交代的事情,我想应该成功了,先生提点的话说完不久唐鹤年就出现了,我观他反应,应该是听到了,想必…”

    虬须汉子摆手打断,“不用详说了,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这次做的很好。”

    已经知道了?裴默暗惊,这位究竟是什么人?

    疑惑按捺在心中,“先生有什么吩咐直接星铃联系便可,用不着亲自跑来,万一被人发现怕是有碍先生安全。”

    虬须汉子叹道:“我这次露面是特意来看你的,这次让你做的事情我心里着实过意不去,实在是事情紧急才不得已出此下策。”说着摸出了一只储物镯放在了裴默胸上,“一点修炼资源聊表歉意。”

    裴默忙推拒道:“不用不用,先生上次给的足够裴默用许久了,不用再破费。”

    虬须汉子挡了回去,“里面有件法宝,关键时刻也许能帮你保命,收下吧,不要再推辞了。我还有事,不便在此久留,就此告辞,你且安心在此静养吧。”

    裴默又要坐起相送,虬须汉子伸手摁了他肩膀不让他起来,身形一闪已经如一缕青风消失在窗外雨幕中。

    裴默拿着储物镯愣神许久……

    “终于撤军了吗?”

    天街,一名商铺掌柜抓着跑进来禀报伙计的胳膊,惊喜确认。

    伙计连连点头道:“是的,把守星门要道的驻军已经撤离了,说是人马操练结束,要返回了。”

    “那就好,那就好,真是操练就好,害得我还以为是想造反,一旦兵荒马乱别说做买卖,那真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当年天下争霸时不知道卷进去多少人,听说死的人数都数不清啊。”掌柜的拍着胸脯重重松了口气。

    “撤军了,撤军了,操练结束了。”

    往日繁华无比,如今变得无比萧条的街道上,又有人跑了出来大声欢呼。

    很快街道上欢笑交谈的声音响成一片,基本上都是各商铺的人,街头没客人。

    守在城头上的将领重重松了口气,直接披甲躺在了地上,哎哟喂了一声,“真是差点吓死我了。”

    周边围过来的天兵天将也纷纷席地而坐哈哈大笑,如今天街可是归天庭管的,一旦真有造反的话,他们这些天街守卒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总之不管天街是属于天庭管,还是地方诸侯管,一旦发生战乱他们都没好果子吃,都是对立一方的洗劫对象。

    鬼市,苗毅听闻了云知秋传来的高冠登门闹事消息后亦唏嘘,不过却没当回事,高冠那王八蛋就是青主的铁杆走狗,牛的一塌糊涂,干这种事太正常了,也不需要太奇怪。他真正感慨的是没想到高冠敢这样扫寇凌虚的面子,那情况下还真是不怕死,

    这事他不会放在心上,他另有事干,跑到了信义阁,主动找到了曹满讨茶喝。(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