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九零四章 风北尘震怒

飞天 第九零四章 风北尘震怒

    听了此话,云豹有些好奇,这意思是不想放弃仙国那边,可又想坑安如玉那边,看来是个人恩怨,只冲安如玉一个人,不由问道:“苗毅,你和安如玉之间究竟有何恩怨?没听说你们之间有什么仇啊,她为什么要弄死你,你为什么又要坑她?”

    这话你得去问你侄女!苗毅心中嘀咕,真实情况实在是难以启齿,这已经不是吃亏不吃亏的问题,有损男人尊严,女人吃了这方面的亏还可以告上一状诉苦,男人大多是打死也不说。遂拒不承认道:“我和她没恩怨,我可没说要坑她,我只是想把幕后黑手逼出来!”

    见他不想说,云豹知道问也没用,换了话题,“那你怎么办?仙国那边万一闹起来了你这宫主躲一旁不露面?”

    苗毅淡然道:“我误入陷阱,如今和崔永贞、姬美眉一样,生死不知…在你这躲一会儿,现在跑出去,两边岂不<无><错>要找我要答案?等那边闹的差不多了看情况再说。”

    “你小子有够坏的,还是老实呆在仙国好了,魔国不欢迎你。”云豹啧啧摇头一声,拍了拍他肩膀,“先这样说,傅元康还等我下棋!”转身出去了。

    “八叔,派高手去做,别让人发现了。”

    “知道。”

    门一闭,苗毅转身对默立一旁的秦薇薇道:“薇薇,情况如果不对,我先安排人送你回去。”

    秦薇薇没有反对,默默点了点头。心里有些难过,感觉自己成了累赘,一点忙都帮不上。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自己这次压根就不该跟来,这种事情压根就不是自己能插上手的。

    她就想不通了,当年苗毅尚是白莲修为的时候就能去星宿海狩猎,后又参加星宿海戡乱会,硬是从十八万修士中杀了出来,青莲境界的时候又去流云沙海冒险,而期间还经历过其他一件件又一桩桩的事情。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凶险,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

    而她如今修为远胜苗毅当年,已经是红莲境界的修为。却发现离开了所在的地盘什么也干不了,什么也不是,再回想自己这些年,其实也没经历过什么危险的事情。最危险的那次还是苗毅救了她。如果真要撞上苗毅所经历的事情怕是随便哪件都能置她于死地。

    再看苗毅刚才那番交谈安排,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无能,一路上都是别人铺好了路给她走。

    “对了,今天这事回去后除了夫人不要对外提起,杨总管那最好也别提,不然他非得恨死我不可。”苗毅又补了句,刚才本来不想当她面说的,想传音交谈之类的。转念想想还是没让她多想。

    “是!”秦薇薇应了声。

    云豹出来后,招了两名君使过来。两枚储物戒递给两人,交代一番后,两位君使点点头,悄然消失在了黑暗中。

    云豹站在阴影下嘿嘿一乐,背个手又回了正厅,见傅元康还在那慢悠悠端着茶盏等,不慌不忙走到他对面坐下。

    傅元康斜眼讥讽道:“撒泡尿要这么长时间?”

    “顺带拉了泡屎!”云豹厚颜无耻地隔着桌子伸出手掌,乐呵呵往傅元康鼻子前撩去,“不信你闻闻,还有屎味。”

    傅元康把脑袋往后一仰,避开了,皱着眉头看了看手上的茶盏,瞬间没了胃口,这又是屎又是尿的,哪还喝的下去,茶盏放在了一旁……

    玲珑宗,今天的防守似乎格外严格,风北尘在这里也不可能不严格,明里暗里都有玲珑宗弟子守着,避免有人擅闯冲撞。

    灯火辉煌下的大殿深沉,广场上悬挂的一只只灯笼随风轻轻摇摆。

    嗖!一声轻响打破宁静,一只储物戒叮呤当啷在广场上弹跳了几下。

    数道人影立刻从暗中掠出,两人站在了落地的储物戒前,还有几人直接朝储物戒弹射来的方向追去,窜到可能的位置迅速一阵搜索,却是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等到几人回来摇头时,那枚储物戒已经捡了起来,首先看过里面东西的人已经惊呆在了原地。

    “什么东西?”有人从他手里拿来一看,也有些傻眼了。

    很快,几人迅速向后山掠去,不一会儿就将东西交到了莫名和苗君怡夫妇的手上。

    看过里面的东西后,俩夫妇可谓吓得不轻,脸色都变了,苗君怡喝道:“东西哪来的?”

    为首捡到东西的弟子诚惶诚恐道:“夫人,有人将东西弹射到了广场上,不知何人投掷,前去搜查也没发现任何人,出手的人修为只怕远胜我等。”

    “怎么会这样?四位君使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凭他们的修为就算对上圣尊,打斗也有个响啊!”莫名可谓是一脸骇然。

    别说他,就连苗怡君也不知道这四人干什么去了。

    “这事隐瞒不得!走,快去见师尊!”苗君怡也有些慌了,这可不是小事,无量国的君使一下死四个,连个响都没听到,而且是死在了玲珑宗,这事真的闹大了,她一把拖上丈夫的胳膊,俩夫妻匆匆离去。

    后山禁地,两人通报后匆匆来到一座小殿内等候。

    得到通报的风北尘慢慢从后殿走了出来,见到两人淡淡问道:“什么事如此急急忙忙求见?”

    “师尊,出大事了!”苗君怡双手将那枚储物戒奉上。

    风北尘看过后,两眼骤然冒出精光,可谓一脸震怒,身上陡然浮现杀气,冷冷盯着两人厉声道:“怎么回事?”

    “有人投掷到了正殿广场上,下面人出去搜查也没找到人……”苗怡君当即将大致情况讲了遍,她也感应到了师傅身上的杀气。最后战战兢兢补充道:“弟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凭四位君使的修为,弟子竟然没有听到任何打斗的动静。”

    风北尘扫了二人一眼。又拿起手中储物戒看了看,他当然知道两人不知情,四位君使干什么去了知道的人屈指可数,为了不打草惊蛇,压根就没告诉玲珑宗任何人。

    现在最关键的是,这里只有四位君使的尸体,却不见自己弟子崔永贞。也不见崔永贞回来,这里面的问题大了,他有种落入了陷阱被人耍了的感觉。

    “来人!”风北尘喝了声。

    外面立刻快步进来一位女侍。风北尘道:“立刻让傅元康来见我!”

    “是!”那女侍快速离去。

    苗君怡和莫名垂首站那,大气不敢喘,只敢不时偷看一眼负手来回走动仍在震怒中的风北尘。

    而此时的云豹仍在和傅元康对弈,云豹的一名随从走了进来。换了热茶。将云豹杯子里的茶水给斟满了,斟的很满。随后侍从又走到傅元康跟前斟茶。

    云豹瞥了眼自己杯子里的茶水,眼中一丝戏谑一闪而过,这是事前约定的信号,茶水斟满就说明事情圆满了,说明交代下去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而此时,风北尘派来的女侍也在通报一声后匆匆走了进来,对傅元康传音道:“圣尊要见您。”

    傅元康皱眉。传音问道:“什么事?”

    女侍回道:“不知道,总之圣尊震怒。要您立刻去见他。”

    云豹端着茶盏吸了口茶水,乐呵呵道:“什么鬼鬼祟祟的事不能当面讲?”

    “不下了!”傅元康抓了把棋子撒在了棋盘上,起身便走。

    云豹茶杯往桌上一顿,冷笑道:“他妈的,傅元康,你耍老子是不是?你孙子用激将法激老子陪你下棋,现在说不下就不下了!不下也行,乖乖认输把赌注留下,否则别想离开这里!”

    傅元康多话没说,翻手一只储物戒弹了过去。

    云豹接到手中一看,估摸着十亿金晶不会少,当即挥手道:“棋艺不如人就别找气受,现在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快滚吧?”

    傅元康气的牙痒痒,自己赢多输少,现在还受这气,奈何没办法,师尊催的急,没时间跟云豹耗下去,大袖一甩,快步离开了正厅。

    外面四名手下见他出来了,立刻围了过来,傅元康与之碰头传音问答了一番,随后挥手一声,“走!”

    几人立刻掠空而去,直奔玲珑宗方向,直接降落在了禁地大殿外,傅元康一个人快步而入,见到了殿内垂首而立的苗君怡和莫名夫妇,也见到了来回走动的风北尘。

    上前拱手道:“师尊,不知何事召见?”

    “你自己看!”风北尘信手将储物戒扔了过来。

    傅元康面带狐疑,看过后陡然一惊,霍然抬头,“这…这…师尊,怎么会这样?”

    风北尘朝苗君怡看去,苗君怡会意,立刻将大致情况讲了遍。

    风北尘旋即又接话道:“大魔天那边什么情况?”

    傅元康急声道:“云豹一直在跟我下棋,中途虽然离开了一下,但也不过片刻,往返根本来不及,更不用说再打上一场。其下面的君使也被我的故弄玄虚成功吸引到了周围戒备,我手下的人不时能看到他们的出现,就算有个别人离开,也不可能将我们四位君使给斩杀,何况师妹也在,真要动起手来,还不知道谁杀谁,不可能是云豹他们干的。”

    听到这里,苗君怡和莫名相视一眼,大概听出了暗中有什么连他们也不知道的行动。

    “现在关键是你师妹也生死未知!”来回走动的风北尘脚步一停,沉声道:“你立刻带人去现场看看,多带几个人以防不测,君怡也去。”(未完待续……)

    ps:ps:提一下,每天更新暂时放在晚上十七点后!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