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九零六章 坏事的妖若仙

飞天 第九零六章 坏事的妖若仙

    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风雨欲来!

    姬德海语调阴沉,发出了最后警告:“安如玉,交出姬美眉和苗毅!”

    傅元康也跟了句,“交出我崔师妹!”

    两人此话一出,不少人惊诧,难道不仅死了八位君使,崔永贞和姬美眉也落在了人家手里?

    连安如玉也察觉到事情诡异离常,别人不说,修炼无量已经到了一定境界的崔永贞怎么可能栽在苗毅手里?事情严重超出她的意料,她一时间也搞不清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过现在什么都不会承认,“搞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乔装混在空中人群里的苗毅暗乐,打吧!最好帮老子把安如玉这老娘们弄死,你们死的越多越好,最好统统闹个两败俱伤,等到你们元气大伤,届时妖若仙现身老子更方便将人给救走!

    同样浮在空中观望的玲珑宗掌门莫名可谓一阵揪心疼,这帮高手一旦打起来,他玲珑宗肯定是完了,不知道多少玲珑宗弟子要被殃及池鱼。/当年玲珑宗毁了一次,门中弟子亦死伤巨大,花了千百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恢复了元气,想不到又碰上这事。

    眼看一个个拿出了武器,大战一触即发,不相干的人已经在缓缓后撤,谁知山峦间突然响起一声厉喝,“子阳在此!项百亭,可敢应约一比!”

    众人一怔,苗毅亦愕然,这的确是妖若仙的声音。

    所有人偏头看去,瞅向了空中一个炼宝门派。只见中间一人闪身而出,飞到了山谷上空,双臂一震。脸上炸开了一阵皮屑,随风散去,露出了真容,眉心一朵六品红莲。

    苗毅眼睛一直,不是妖若仙还能是谁!

    不过今天的妖若仙穿戴的整整齐齐,再也看不到以前的邋遢样,终于有了一份正常人的样子。

    “黄兄。你…”那炼宝门派的掌门指着妖若仙,“你…你就是子阳先生!”

    妖若仙转过身来,拱手道:“包兄。不错,某正是子阳!当年与包兄相交时实乃被逼无奈,不得不隐姓埋名,今番借贵派的掩护来此也是不得已。还望包兄不要见怪。想必这么多大人物也不至于和贵派斤斤计较!”再次低头告罪。

    那位包姓掌门无言以对。

    苗毅嘴角抽了一下,没想到妖若仙也有自己的路子,已经混进了这里,看来自己倒是多此一举了!

    可是你什么时候现身不好,为何偏偏现在现身?不是说好了明天十九的吗?苗毅有点恨得牙痒痒,发现妖若仙这厮专给他出难题,而且还坏了他的好事!

    实际上妖若仙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他自有办法混进来。可是突然却闹出个谣言漫天飞,揭穿了当年玲珑宗大比的真像。他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除了苗毅那缺德货还能有谁,他也知道苗毅是为了他好,可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来到这里时白天也看到过苗毅,奈何不便接触,他也猜到了苗毅来此十有是为了他。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闹出了现在这样的事情,苗毅中了陷阱不知死活!

    妖若仙突然发现自己太自私了,若是苗毅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如何对的起千儿和雪儿,心中的悲愤之情难以形容。

    而之所以现在现身,也实在是不想因为自己将玲珑宗毁于一旦,此来固然想一雪前耻,可玲珑宗毕竟是一手养大他的地方,更是对他有传艺授业之恩的地方,若是没有玲珑宗,也没他今天,他只想雪耻不想毁了玲珑宗。

    至于能不能活着回去,压根没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来时压根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所以将螳螂以及所有的修行物资基本上都留在了苗毅的日行宫。

    眼看就要打得昏天黑地,却因为妖若仙的出现,一下让局势缓了下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盯在了他的身上。

    唰!一道人影闪到了妖若仙的对面,正是玲珑宗掌门莫名,神情复杂地看着妖若仙,这一瞬间似乎苍老了不少,语气中透着苍迈无力感:“为什么要这样干?”

    妖若仙看着他,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微微垂首,不吭声。

    莫名满脸悲苦道:“为什么还要回来?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已经消失了这么多年为何还要出现?人活着不易,为什么不继续好好活着?”言下之意似乎在说,为什么要跑来送死!

    压在妖若仙心底多年的情绪似乎瞬间爆发了出来,他一声咆哮怒吼道:“不公!因为不公!谁都可以对我不公,唯独您!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我只想讨回一个公道!”最后一句话几乎是握着双拳歇斯底里呐喊出来的。

    莫名瞅了瞅妖若仙那花白的头发,深深叹了声:“有些事情不需要问为什么,能不能讨回什么又如何?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为什么不继续隐姓埋名好好活着,为什么要跑来,为什么这么傻?”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闪到莫名身边,正是苗君怡,指着妖若仙喝道:“孽徒!竟敢在此猖狂,早知如此当年就不该一片好心放你生路,如今不思图报,反倒跑来诋毁师门,这里岂是你撒野的地方,来人!将这逆徒拿下!”

    迅速有几名玲珑宗弟子闪来,谁知莫名陡然喝道:“都给我退下!”

    那几名弟子当即愣在空中,不知该听谁的好。苗君怡顿时勃然大怒,谁想莫名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深吸了一口气,徐徐叹道:“退下!”

    苗君怡缓缓回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我让你退下!”莫名嗓门一大,似乎也彻底爆发了,怒声道:“你是玲珑宗掌门,还是我是玲珑宗掌门!”目光一扫那几名弟子,“让你们退下没听见?”

    几名弟子脑袋一缩,有些为难地慢慢飘了回去。

    “你…”苗君怡脸色铁青,还想说什么,耳畔突然传来一道冷冷传音,“你想干什么?”

    苗君怡神情剧变,低头乖乖闪离了,闪回了玲珑宗,从一扇打开的窗户钻进了一栋阁楼内。

    阁楼内,风北尘正透过花格窗负手看着外面的情形,秦夕陪立在一旁。

    “师尊!”苗怡君上前小心一声,“那逆徒实在可气,我…”

    啪!清脆响亮,风北尘回身就是一巴掌抽在她脸上,直接将她打的跌坐在了地上,冷哼道:“这还不是你当年干出的好事?若非你这蠢货,又岂会出现今天的事情?如今你师姐下落不明,还令我折损了四位君使,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又敢擅作主张,莫非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看你才是逆徒!”

    坐在地上的苗君怡捂脸低头,不敢吭声。

    一旁的秦夕偏头淡淡瞥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回头又继续看向窗外。

    风北尘一声冷哼,转身负手,也继续看向了窗外。

    此时已经另有一人闪到了莫名的身边,不是别人,是她的女儿莫君兰,风北尘眉头下意识皱了一下。

    “兰儿,你来干什么?”莫名喝道:“莫非你也不听我的话?”

    莫君兰不理他,只盯着妖若仙,面带凄苦地问道:“二师兄!外面的传言是不是出自你,是不是真的?”

    妖若仙看到她的出现,看到她那熟悉的芳容,又是一阵激动,胸脯一阵急促起伏,好一阵欲言又止,可是看了眼莫名后,眼中闪过悲苦,突然挥拳重重在胸口擂了一拳,咚一声重响,大声向所有人宣告:“外面的谣言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也并非我宣扬,纯粹是小人作祟,纯粹是有人捣乱,我此来只想堂堂正正比试一场!”

    耳听到此话的苗毅呲了呲牙,心里狂骂,老东西,我一番好心帮你,到你嘴里倒成了小人作祟!

    不过妖若仙此话一出,无异于当众洗刷了玲珑宗的污名,还有什么解释比的上他此时此刻的亲口证词更有说服力?

    阁楼内观看的风北尘微微颔首,回头看向低头垂首站在身后的苗君怡,淡然道:“看的出来,这个子阳对兰儿还是很有感情的,兰儿一出现,他什么委屈都忍了,看来并不在乎兰儿已经嫁过人,一片真情可鉴呐!这么好的女婿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却是被你活生生给丢了。记住我的话,此事大有可为,找个真心对兰儿好的男人比什么不强?男人嘛,又不是女人,男人的长相永远都不是最重要的,有能力比什么都强!”

    苗君怡咬着嘴唇不吭声。

    而当面的莫名心中却是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看着眼前的弃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心里是最清楚妖若仙当众说出这话憋了多大的委屈在心中,此话当众一出,以后就再也没机会洗刷自己的冤屈了,再出尔反尔也没人信了,谁知道你说的哪件是真哪件是假,这等于是要背负一辈子的冤屈!

    莫君兰只看着妖若仙的眼睛,一声不吭,从其眼中闪过的悲苦之色中,似乎读懂了什么,她自己的神色并未因为得到答案证明了什么而高兴,反而是黯然落寞。

    “兰儿退下!”莫名偏头说了声。

    莫君兰默默转身飘走后,莫名又朗声道:“百亭!你师弟找你切磋来了,你敢不敢应战?”(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